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章 牛刀小试

第四章 牛刀小试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841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46
   列车缓缓驶进宽城车站,华天宇拉起行李箱跟随在人流中走出站台,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刚刚走出站台天空之中就飘起了雪花,北风一吹,格外的寒冷。  华天宇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刚要拉开车门进去,眼角的余光撇见不远处,一名男子拥着一位妙龄女子相拥着上了一辆车,华天宇就是一楞,那背影太过熟悉,他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  宽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是一个比较富裕的中等城市,它北上京城,南下天宁,地理位置极为优越,从98年后,十几年的时间高速发展起来,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相对富裕的城市。  华天宇家世代都居住在这座城市,父亲年轻的时候在市里的修配厂工作,94年企业改制后分流下岗,到了一家私营的修理厂做了修理工,后来因为得了风湿病,无法再继续干老本行,就在居民区开了一家小小的超市,勉力维持家计。  华天宇之所以高考的时候报考了天宁医科大学,就是因为看到父亲当年受风湿病折磨的痛苦,发誓一定要学医,等父母老了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享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不再受病痛的折磨。  所以他家里并不富裕,居住面积还不到70平米,姐姐出嫁后,他才摆脱两个人一个房间的尴尬。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最先迎出来的是他的小外甥女,小丫头今年四岁了,最缠他,华天宇一进门就扑到他的身上,舅舅,舅舅的叫了起来。  “天天,快下来,别缠你舅舅,快让舅舅先进来。”姐姐华文茵嗔怪的说道,将天天从华天宇身上拉下来。  “爸、妈呢?还没回来?”华天宇一边脱着衣服,一边问道。  “明天元旦,买东西的人多,爸妈还要忙一会才能回来,你怎么样,下学期就要毕业了,有什么打算,考研还是找工作。”  华天茵一边说话,一边将煮好的面条端了上来,热气腾腾,上面还放着两个荷包蛋。  华天宇将天天放到腿上,然后拿起筷子,小天天大声叫着:“我也要吃,我也要吃。”华天宇笑着吹了吹面,挑起一根面条喂小天天吃。  华天茵将天天抱过来,不让她捣乱。  “我打算直接工作,不考研了。”华天宇老实的回答。  “那怎么行?你是学医的,不考研怎么就业,一个医学类的本科生,你能找什么样的工作,你要是考研,研究生毕业了,我还能叫你姐夫帮忙求朋友在医院给你安排份像样的工作,这事我和你姐夫聊过。  他那个朋友说,像你这种专业必须是研究生毕业才好安排,中医越老越值钱,你年纪轻轻的,又没有职称,很难按排工作,所以你必须考研。”  华文茵不容置疑的说道。  “姐,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中医类研究生还要读三年,咱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三年研究生,学费、生活费就得10多万,医学类的研究生不像其它专业,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别的,毕业后只能做医生,三年之后工作去向未知,凭白无故的就浪费了三年青春,有这三年,我可能在社会上有了很大的发展。”  “怎么,你不想当医生了,这可是你从小的理想,就这么要放弃?”  “谁说我放弃了,不考研并不代表当不了医生,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考研就不能当医生,这又是哪的道理?所以姐,你就别为我操心了。”  乍一听华天宇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华天茵脑筋只转了一转就找到了他话里的漏洞。  “天宇,你别糊弄你姐,你说到社会上闯那还能做医生吗?再说,家里就算再困难也不差你读书的钱,你给我好好去考研,姐供你读书,姐就你这么一个弟弟,还指望你给咱们家争光,出人头地,最起码也要做一个让人敬仰的医生,你不能半途而废。”  华天宇心里涌起阵阵暖流,这种亲人间的亲情让他鼻子发酸,不过一想到刚才在车站上看到的那一幕,他心里就异常的不舒服起来。  “姐,你放心吧,医生这个职业是我一辈子的职业,那是我的理想,现在这个理想就快实现了,我怎么可能放弃,所以你就别为我操心了,对了,姐夫呢?”  华天宇吃了一口面,小心的看着姐姐的脸色。  “你姐夫啊,他出差了,公司派他去杭城了。”  “出差了,过节也不让在家过啊,他们公司周扒皮啊!”华天宇心头阴云更盛。  华天茵笑道:“没办法,谁让你姐夫现在是部门经理,他主抓业务,这几年制药厂生意很好,他工作也越来越忙,家里等他养,他做为一个男人不努力工作怎么养我们母女,我要出去工作,他还不许,那就累他一个人吧!”  一提起丈夫,华天茵满脸喜色,显然对老公很满意。华天宇看到姐姐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如果姐夫真的出差了,那么在车站看到的那个人又是谁,他搂着的那个年轻女人又是谁?华天宇眉头皱了起来。  父母快到十一点才关了店回来,母亲还好,父亲的风湿病又犯了,上楼佝偻着腰,手指关节都红肿着,华天宇心痛父亲,将他扶到沙发上,打了温水,将父亲的脚泡到温水里。  “爸,你的病又犯了?”华天宇给父亲洗着脚,想着小时候骑在父亲的肩膀上玩耍,那场景历历在目,一晃经年,父母已经老去,而自己也已经成人,这个家应该由他抗起才对。  父亲的风湿病已经有年头了,这种病是世界十大疑难杂症,病因复杂,而且对病人的身体伤害极大,父亲年轻的时候身板很直,也是一个帅哥,可是下岗后得了风湿病,整个人都佝偻起来,虽然只有五十多岁,可是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老头,华天宇的心莫明的抽痛着。  这些年来他在天宁医科大学一直帮助父亲寻医问药,也向一些非常有名望的老中医求过药,可是父亲的风湿病如同附骨之蛆,怎么都无法治愈,好了再犯,犯了再治,反反复复。  西医治疗只能靠激素类的药物控制病情,缓解病痛,副作用极大,这些年父亲一直在服用西药,连带着胃也跟着吃坏了。  这些天,华天宇一直在研究葛洪先师的《抱朴子》,那里面记载了很多葛洪治疗风湿病的医案,华天宇反复捉摸了几天,早在学校的时候就拟好了方子,临行前他就抓了几副药,想看看这本书中的记载的药方到底有没有用。  给父亲洗完脚,他直接去厨房熬起了药汤。  母亲走过来道:“天宇,又给你爸抓药,你去睡觉吧,我来熬药。”  “妈,你累了一天先去休息,半个小时就煎好了。”  “天宇,别煎药了,都半夜了,我吃几片西药顶一顶,这药汤我也喝够了,看着就恶心。”华父闻到厨房的药味,也走了过来。华天宇每次回来都带回不同的中药方,可是对他这病的疗效并不显著,所以华父对中药也没什么信心,只不过儿子孝心,他不好直说,打击孩子的自信还有那份孝心。  中药汤的确难喝,华天宇也知道,中医之所以势微,与它本身也有关系。中医讲究一病一方,一人一方,根据病人的体质、病情、情智等等来分析入药对症,不像西医那样,可以一刀切,所以中医发展受到这方面的局限,没有西医普及快,最重要的是培养一个优秀的中医人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西医可以按照模版制造医生,而一个高端的中医人材却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培养,古代那些著名的中医也就那么几个高徒,有的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徒弟都没带出来,从这一点上就看出中医为什么势微,一个好的人材实在太难寻觅了,以现在中医学院的那种方式根本就带不出高明的中医,因为中医对文化传承要求实在是太苛刻了。  不过半个小时候的时间华天宇就把药煎好了,华父捏着鼻子把药汤灌下去。华天宇忐忑不安,这是他第一次利用《抱朴子》里的医术治病,而受医者还是自己的父亲,《抱朴子》里面的医术到底有没有作用,那要看父亲明天的状况。  这一夜华天宇几次起来溜到父亲的房间查看,直到快凌晨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睡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