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八章 缘法(二)

第八章 缘法(二)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82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46
   明净说道:“家师佛法精深,圣凡不二,情见皆空,了解无物,智慧通达,自然能无心应物以为用,施主请不必多疑。”  华天宇听得云山雾罩,明净和尚讲得晦涩难明,虽然听得不甚明了,但是大概意思总算明白一些,这和尚应该是说,他师父佛法精深,已经到了祸福所依,知道别人和自已的灾难祸福,智慧通达。  “明净师父,请问要见我的是贵寺哪位高僧?”华天宇的好奇心越来越强,就算现在赶他走,他也未必离开了。  明净说道:“家师印生大师!”  华天宇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位印生大师他听说过,正是普济寺那位成就肉身舍利印空大师的师弟,这位印生师父在国内佛教界的名气很大,不仅仅因为他是印空大师的师弟,而是因为他佛法高深而成名。  华天宇是宽城人,当然听说过这位高僧的事迹。印生大师12岁剃度出家,为他剃度的正是印空,印空长他三十岁,却不收他做弟子,而是代师收徒,他对弟子们说:“印生智慧通达,佛缘深广,他无缘法收印生做弟子,只能做他师兄。”  这些故事都是华天宇道听途说,在宽城市井之间流传甚广,印空大师七十年代去逝,算起来这位印生大师如今也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  关于这位印生大师的故事很多,据说国内很多大老板拜谒过他,受到他的点化后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就算是港、澳、台等地区也有很多超级富豪、名人也前来拜访他,希望得到大师的指点,更为印生平添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华天宇是宽城人,当然对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老法师闻名已久,只不过他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这位大师认定他是贵人,华天宇还怎么能按耐住内心的好奇,只犹豫了一下,就随着明净、明空向后院的一座禅房走去。  禅房里充满着淡淡的檀香味道,檀香入鼻,立刻使人心神安定,佛家用檀香祀佛,南朝梁沉约《瑞石像铭》:“莫若图玅像於檀香,写遗影於祇树。”可见这檀香与佛家之间的渊源。  华天宇一进禅房,闻到这檀香的味道,立刻就感觉到浑身舒畅,不仅仅是因为檀香理气、清心,而是感到一股禅意,使人宁静致远。  室内的光线略微有不足,可是华天宇还是看清了端坐在禅床上的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和尚,他眉毛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慈祥安泰,一双眼晴明亮清澈,只是脸上的气色有些不好。  华天宇一进来就看到老和尚一脸慈祥的望着他,他知道这位年愈古稀的老和尚一定就是印生大师了,还没等他说话,印生大师已经开口了:“贵人到来,请恕老僧身体抱恙不能远迎,快快请坐,明净,快去上茶。”  印生大师一脸笑意,伸手示意华天宇坐到禅床上。华天宇连忙说道:“小子华天宇,见过印生大师。”  印生大师笑道:“小友不必多礼,你我能够相见,这就是一场缘法,快请坐。”印生笑呵呵的说道,他望向华天宇,笑容突然凝滞在脸上,“咦”,印生大师闭上眼晴,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原来小友是大缘法之人,怪不得一入寺院,喜鹊就在枝头鸣叫。”印生满脸笑意,望着华天宇,若有深意的点着头。  华天宇被这老僧看得心头猛跳,印生眼神清澈透明,好像能直入人心,难道这位法师看出了什么?华天宇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  “华施主福缘深厚,当是一位仁心妙手的医侠,‘生有菩提心,侠义肝胆间’,小友宅心仁厚,日后必是大福大贵之人,前途不可限量,日后当福缘无边,自会靠福一方,只要守得本心,当得大福报。”  “大师,您夸奖了,小子只是一介平凡人,当不得大师的夸奖!”  华天宇听到印生对他的评价后,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如果放到过去,听到这番言论或许他会嗤之以鼻,会诽腹对方装神弄鬼,可是现在他绝对没有生出这样的心思。  他的脑海里就存着葛洪先师的传承,这印生大师一语就道出他仁心妙手,这眼晴毒的厉害,先前还有的那一丝好奇探索之心,全因印生这几句话给消化了。  不过印生大师的话还是让华天宇颇为激动,他哪里知道,这位印生大师与人说话从来不会如此直接,就算是生有大福大贵之人前来拜谒他,他也不过是寥寥数语,哪会说了这么多,就连端茶进来的明净和尚也感觉出师父对这名年轻人的与众不同之处,不由多看了华天宇两眼。  华天宇连忙说道:“大师,您气色不好,应是久病不愈,小子略通医理,想为大师把把脉像,不知大师可信得过?”  印生大师的目光慈祥,很像他爷爷活着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华天宇就对印生大师生起尊敬之心,想到明净和尚请他来的初衷,话就脱口而出,不过话一出口,华天宇就有了一丝悔意。  他虽然得到了葛洪先师的传承,但是医病救人却是要不断积累经验,只有不断印证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虽然从父亲的风湿病上见证了这传承的不同凡响,但是他也不敢保证就能医好印生大师的病。  印生大师笑着点了点头:“那就辛苦了。”印生大师很自然的伸出了左手。  既然话已出口,华天宇就算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硬着头皮搭上印生的腕脉。  中医四诊,望、闻、问、切。  这脉诊是最常见的诊病方法,也是考究一名中医是否有些斤两的方法之一。《抱朴子.外篇》中葛洪总结了扁鹊与仓公的脉诊之术,这两人一个是脉诊的始祖,一个将脉诊发扬光大,都是不世出的奇人。  葛洪将脉诊归纳为32种,比他们学校教习的24种多出了8种,华天宇通过这段时间的对《抱朴子》的学习,也算是初窥门径,为人看病这脉诊是必不可少的手段,可以通过脉诊判断出病人体内的真实状况。  其实就算是不用诊脉,华天宇也知道印生大师得了什么病,他在后院帮明净筛选药物的时候就已经通过那些药物大概判断出印生大师生了什么病,只不过是想通过这脉诊进一步确定,也进而验证一下《抱朴子》上的医术。  只诊了片刻,华天宇就收回了手,他对印生道:“大师,您这是飧泄,西医将这种病叫做慢性肠胃炎,您这病是脾胃虚弱,肝气郁结引起的肠胃综合症,很难治愈,尤其是像您这样的年纪,脾胃功能下降,更是不好调节。”  印生说道:“这是老毛病了,老纳12岁入释门,那时还没有解放,经常食不果腹,这病因都是那时做下的,只是近几年,年纪大了,这老毛病又犯了。”  明净在一旁焦急的说道:“华施主,师傅每天夜里腹痛、喛气,时有恶心、呕吐,苦不堪言,虽多方诊治,也未能痊愈,请华施主慈悲,解家师之痛。”  “明净师父,我只能尽力,可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治好大师的病,请明净师父将大师过去诊病的病案拿过来给我看一下。”  华天宇说的到是实情,印生这种病,是因为年老体虚引起的肠胃功能紊乱,在西医里就是很严重的慢性胃肠炎,无论是中医、西医,治疗这种病效果都不能立杆见影,而且时常复发,稍有不甚,吃的食物不适,或者寒凉,都能促使病人发病。  这病发作的时候,恶心,呕吐,吃的东西不消化,食物在肠腹之中走过,根本不曾消化,脾胃根本不正常运转。  如果把人体比做一辆车,那么脾胃就相当于发动机把汽油燃烧产生能量,进而推动汽车运转。  印生大师现在就好比那辆车,吃的东西不消化,吃什么排什么,脾胃功能丧失,不正常运转。  华天宇一边翻看病志,一边思考。这病志里不仅有西医的诊断,也有中医的诊断,华天宇甚至看到了吴作荣教授的诊断还有药方,吴教授是他的导师,在国内中医界也是泰山北斗式的人物,华天宇可不敢含糊,仔仔细细的将吴老的诊断从前看到后,这才问道:“大师,吴老的药您吃了效果如何?”华天宇将吴作荣的诊断和药方送到印生大师身前。  印生大师看了一眼,苦笑了一下道:“吴老先生对老僧的病极为上心,最初吃了几副药后效果显著,可是事后又复发,再吃吴老的药就不见效果了,老先生给调整了药方仍然无用,他只是说,常喝白术汤,从饮食上调理下,不易多吃药物了。”  华天宇又看了一会吴老的药方,然后询问了一下印生大师最近身体上的反应,心里就明镜般的透彻了。  吴老这样说,其实就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飧泄这种病,在中医辩证中,是脾胃虚弱引起的,用中药调理,是使脾胃升发阳气,阳气一足,自然就能使脾胃运化水谷,可是大师年老体虚,虚不受补,他这病已经将他的身体折腾得如同风中之烛,如果用药量太多,大师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药量小了,又不起作用,没有任何一个中医在这种情况下敢加大药剂来催生他脾胃阳气,那样做,很可能就会要了病人的命,所以吴老只是开了白术汤,慢慢调理大师的病情,可是这种方法作用却是太小了。  华天宇眉头皱起,闭目沉思了许久,这才睁开眼晴。  他刚要说话,明空师父从外面推门进来道:“师父,主持师叔说有贵客请见师傅,不知道师父能不能抽出时间见一下外客?”  印生大师眉着微微促了一下,然后说道:“俗人俗世,不见也好,去回主持方丈,今日已有贵客,不易再见他人,还是改日吧!”  明空施了一礼,然后就走了出去。  华天宇心道:“看来就算是出家人也免不了要应付这俗人俗世,就算是超然物外,也不免受这俗世惊扰。”  待印生交代完明空,华天宇继续说道:“大师,您脾胃虚弱到了极点,单靠药石之力恐怕很难见效,药力过猛,则虚不受补,药力太小,却又不起作用,我看了您过去的治疗方案,有了一点想法,既然从脾胃调理不见效果,不妨另辟蹊径。  无论怎样施治,最终的目地是要补足您脾胃之中的阳气,阳气一足,脾胃的消化功能自然就恢复了,这病也就好了,所以我要双管齐下。”  印生听得不住点头,他也懂得医理,听到华天宇侃侃而谈,说的颇有道理,不住点头。  “我要用针炙之法,取肾经,肾藏志,志有余,则飧泄止。取脾胃,补阳明经,化腹脘肠鸣,补脾胃阳气。用药物调节肾水,水(肾)生木(肝),木生火(心),火生土(脾胃),这叫做养水培土法。”  华天宇刚才思考了许久,几乎将《抱朴子》翻了个遍,才想到这么一个办法。先前西医方面的治疗是通过补充液体及纠正电解质,通过口服补液盐,补充氯化钠,碳酸氢钠,******,葡萄糖和蔗糖,还有抗菌性的药物,这种疗法对大师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中医方面,几位老中医也是采取中规中矩的治疗方案,效果也并不明显。  华天宇权衡再三,这才定下这双管齐下的治疗方案。  印生说道:“无妨,那就麻烦小友了!”  华天宇道:“大师我也不敢保证能治好你的病,只是尽力一试,这就告辞,我回去准备药方,明天再来为大师医治。”  印生微笑着点了点头,随手将手腕上的一束佛珠摘了下来道:“小友与我有缘,这串佛珠就赠予你,望小友日后广结善缘,造福百姓,南无阿弥陀佛!”  大师相赠,华天宇不敢不受,双手接过,佛珠触手温润,散发出淡淡的檀香味道,华天宇还没等细看,就感觉到脑海之中的那本书忽然自行翻开,哗啦啦的在脑海中响个不停。  华天宇这一惊不要紧,差点失手将佛珠掉到地上,明净嗔怪的望了华天宇一眼,带着华天宇走出禅房,直到走到门外,华天宇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明净不无羡慕的道:“华施主,这串佛珠是朱毕古与家师讨论佛法,感家师佛法精深而赠予家师,家师佩戴已经有二十年,每日加持,形影不离,施主当好生保管,不可让外人触碰。”  华天宇这才‘啊’了一声:“朱毕古赠予大师的?他是谁?”华天宇一边问着,一边查看脑海之中《抱朴子》的变化。  明净摇了摇头,有些苦恼华天宇的无知:“朱毕古就是藏传佛教中的活佛,拥有大智慧,堪破万物。”  华天宇吓了一跳,怪不得这东西一入他手,脑海之中的《抱朴子》就自动翻开,他能感觉到从这串佛珠上传来阵阵令人舒适的气息正通过他的手腕源源不断的传到脑海中的《抱朴子》。  华天宇震撼莫明,《抱朴子》受到佛珠牵引,如长江吸水一般,那股气息越来越清晰,全部通过他的手腕涌到他的脑海里,整本书悬立在他的脑海中,一时之间金光万丈,哗啦哗啦的响个不停。  华天宇感觉到自己好像沐浴在这万丈金光之中,浑身舒服的想要呻吟出来,直到走出十几步,那股气息才渐渐的变弱,而《抱朴子》也恢复了正常,静静的躺在他的脑海中,再也一动不动,可是华天宇明显的感觉到,那本书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只是他此刻无法辩识。  华天宇用手轻轻的摸着那串佛珠,心头思绪起伏,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参透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一定得到了一场天大的造化。  两人走出禅房,就看到院子正中安老、安依萱、小胖丫柳依依、董经理正站在那里,几人身边是一位身着袈裟的老僧,明空站在老僧身边正向他说些什么。  董经理一看到华天宇从里面走出来,惊讶的道:“天宇,你怎么在这里?”董经理挠了挠头,看到华天宇身后的和尚,心想:“这厮是不是又乱闯,让人家和尚给赶出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