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十六章 守礼

第十六章 守礼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483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48
   这场同学聚会一直进行到10点钟,安依萱提前告辞,安老一个人在酒店她不放心,明早老爷子要回香港,她要回去陪爷爷。  其他同学还没尽兴,在林小帽的建议下一会还要去ktv。  安依萱礼貌的向大伙告辞,互留了电话,希望大家有机会到香港,她一定盛情款待。董经理喝了酒,不能开车,柳依依推着华天宇让他送安依萱去酒店,这丫头故意给两人创造机会。  虽然不少男同学都想送安依萱,想借机接近她,可是在柳依依的‘安排’下,一下子就把众人的小心思给掐断了。  华天宇也趁着这个机会从众人的觥筹交错中抽身出来,说心里话,虽然他也喜欢和同学们常聚聚,却不喜这种过度的饮酒。  刚才他已经尽量控制自己,还是喝了三四瓶啤酒,至于平时喝起来就挡不住的董经理已经下肚七八瓶了,就算是安依萱,别人敬酒时只是抿一小口,也抿进去了一瓶。  此时脸上布上了一层红晕,多了一分少见的妩媚,任何人看见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  华天宇拦了一辆出租车,安依萱拉开车门坐到后面,华天宇坐则到了副驾驶上,虽然刚才觥筹交错时还互有说笑,可是当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两个人反到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一路之上谁也没有说话,幸好距离酒店没有多远,只一会就到了。  两人从车上下来,安依萱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语气很平淡,也很冷静,也不像刚才在酒店时表现出天真的那一面。  华天宇能感觉到场合变化之后安依萱也跟着改变,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华天宇忽然想起这么一句话,不过安依萱怎样变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他刚想道别,安依萱的电话响了起来,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咽下去,等待对方接完电话后他再离开。  安依萱是用粤语接的电话,他只听懂了第一句,安依萱叫的是爷爷,后面的几句话他听得云山雾罩。  安依萱挂断电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华天宇说道:“我爷爷胃有些不舒服,她有胃炎的老毛病,这附近有药店吗,我要给他买一点药。”  原来那个电话是安老打来,叫安依萱买点胃药回去。华天宇说道:“我记得前边有一家药店,你到酒店大厅等我,我去买!”  安依萱感激的道了声谢,她刚刚喝了一瓶啤酒感觉很不舒服,现在只想躺到床上休息,一步都不想走了。  华天宇十多分钟就买了回来,可是走到大厅的时候安依萱已经不在那里,他不知道安依萱住在哪个房间,刚才安依萱把自己私人电话报出来的时候,同学们争先储存在手机里,可他根本就没有记。  他只好给柳依依打了过去,电话接通,那边气氛正热烈着,柳依依大声说道:“天宇,你是不是得谢谢我,那么多男生想送依萱回去,可是因为我力荐才把这个机会留给了你,你想怎么感谢我。”  华天宇听到柳依依说话时舌头都有些硬了,这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董经理是个大酒包,柳依依身形瘦小,可也是巾帼不让须眉,酒量可大得很,华天宇是自愧不如。  “依依,你把安依萱手机号给我发过来,我刚才帮她买东西去,她回房间了。”  “呀,天宇,刚开窍啊!”还没等华天宇说完,柳依依那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只隔了十几秒的时间,短信就发了过来。  “1218号房!”  华天宇看了一眼短信,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要的是安依萱的电话,柳依依发的却是房间号,这丫头分明在捉弄他。  华天宇看着短信上的房间号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在宾馆大厅等侯安依萱下来,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和安依萱熟到那个程度,这么晚了要是冒冒失失的上去反到不美,干脆在下面等她。  这一等可不要紧,足足过了一刻钟,他电话才再次响起来,却是柳依依打过来的。  “天宇,你还行不了,依萱打来电话,你跑哪去了,我不是把房间号告诉你了吗?你迷路了?”  柳依依连珠炮似的责问,喝了酒了女人一点淑女风范都没有了。  放下电话,华天宇这才乘坐电梯直上楼去,安依萱已经在楼梯口那里等待了,看到华天宇从电梯里走出来,她有些焦急的道:“天宇,麻烦你帮我爷爷看一眼,他刚才呕吐了,我劝他去医院,可他说只是老胃病,说什么都不肯。”  原来华天宇去买药的功夫,安依萱给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安老半天没接,安依萱担心,直接上了楼,原来安老刚刚去了卫生间,他感觉到胃里不舒服,呕吐了出去,所以没有接她电话。  安依萱劝爷爷去医院看一下,可是老爷子只说是老胃病,吃了药就没事,说什么也不肯去,她了解爷爷的脾气,知道劝不动他,可又不放心。  她只好给老爷子烧了热水,又给他用热毛巾敷胃,等了半天也没见华天宇把药给送上来,她又没有华天宇的电话,只好打电话给柳依依。  柳依依告诉她,她早就已经把房间号告诉华天宇了,怎么华天宇没把药给送上去,然后告诉安依萱,她立刻就给华天宇打电话,让安依萱在楼上等着,就不用下去了。  安依萱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华天宇一直在下面的大厅里等她去取药,他知道自己的房间只是没上来,这人到是很守礼节。  她本想下去取药,可是一想到华天宇是学医的,白天的时候见到他给小孩子治病,又给华母针炙,在医学上还是蛮有灵性的,不如等他上来,请他给爷爷看一眼,也好放心,所以就到电梯那里等待华天宇上来。  听到安依萱叫他天宇,华天宇就是一楞,这一天下来,安依萱一直叫他名字,可没这么称呼过他,一时间有些不适应,短暂的走了一下神,可这细微的表情还是让安依萱发现了。  安依萱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的对华天宇称呼的改变,脸上也不由一红,只不过没有被华天宇发现。  其实只是一个称呼,身边熟悉的朋友都是这样叫他,华天宇也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安依萱忽然这样称呼他,让他有些不适应罢了。  跟在安依萱身后,两人走进安老的房间,老爷子看到华天宇走进来,笑着道:“天宇来了,这么晚还要麻烦你,我这孙女啊就是不放心,我这是老毛病了,晚上吃了点家乡菜,有些不舒服,所以吐了出去,应该不要紧!”  “安爷爷,您客气了,我是学中医的,你信得过的话就让我帮您把把脉,免得我老同学担心。”  安老将手伸了过去,其实他根本就信不过华天宇。  这孩子太年轻,只不过在医学院学了几年,又能有多少斤两,只是孙女担心他,这么晚了他又不想往医院折腾,所以让华天宇看一眼也好让安依萱放心,好早点休息,他明天还要回港呢。  华天宇伸手搭上安老的腕脉,仔细感受着他的脉像,脑海中《抱朴子》诊脉篇的种种脉像从脑海迅速的过滤了一遍。他仔细的感受着安老的脉像,不放过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这脉像...有些不对啊!  华天宇心中一动,缓缓睁开眼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