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十七章 生死线

第十七章 生死线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37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48
   安依萱一直观察着华天宇的表情,见他眉头紧促,心里不由一紧,待华天宇睁开眼晴,她连忙问道:“天宇,我爷爷有问题吗?”  华天宇并没有回答,而是望着安老:“安爷爷,问您几个问题,除了恶心、呕吐、腹胀外,您胸口痛不痛?”华天宇轻轻的按了一下安老的前胸口。  “嗯,没什么感觉,好像有些闷,不太确定!”安老自己又试着按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  “有没有感觉到全身不舒服,尤其是感觉到很沉闷,一点不像平时那种很爽快的感觉。”  华天宇这样一问,安老立刻站了起来,走动了一下,然后说道:“还别说,身上是有些发沉,就是你说的那种感觉,感觉到很沉闷,一点都不爽利。”  华天宇点了点头道:“安爷爷,我不是吓你,你不是胃病犯了,而是心肌梗死发病前兆。”  安依萱吓得腾得一下站了起来,脸色一下就变白了:“你...你不是在吓我们吧,真的是心肌梗死吗?你能确定吗?”  安老要比安依萱镇定得多,轻轻拍了拍安依萱的手道:“别急,听天宇说。”  华天宇说道:“安爷爷,安小姐,你们别怕,只是发病的前兆,及时治疗不会有任何问题。安爷爷脉沉,细而迟,这是寒凝心脉的表现,所以会感觉到全身上下极其不爽利,发沉,发闷。”  安老听得不住点头,他现在的确感觉到身上沉闷,一点都不爽利,应该说有些难受,很烦闷的感觉。  “安爷爷外在表现为恶心、呕吐、腹胀,这是下壁心肌梗死的症状,这种类型的心肌梗死最难判断,很容易误诊为胃病、胰腺炎,进而耽误了治疗最佳时间,安爷爷,我们要立刻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确定一下。”  华天宇表情严肃的说道,如果仅仅是根据安老的外在表现,他也不敢这样肯定安老是心肌梗死前兆,重点是安老的脉像,这完全符合《抱朴子》脉诊篇的论断,这种病在中医里叫做‘厥心痛’‘卒心痛’,等到病情进一步发展,就会出现心脏疼痛、心肌衰竭的症状,那是病情进入急性期时的表现,到了那种程度病人死亡率极高。  安依萱已经急得不行:“爷爷,我们这就去医院,您快点穿衣服,我给三爷爷打电话,请他帮忙安排一下。”  安依萱所说的三爷爷是安家在宽城的这一支人,这支人是安老爷子祖父同胞弟弟这一支人。  安老的祖父早年去港闯荡,他亲弟弟则留在了老家并没有离开。这支人一直生活在宽城,改革开放后,安老派人回来寻亲才找到这一支人,然后认亲归祖。  安依萱所说的三爷爷就是这一支脉的,排行第三。  98年安家遭遇危机,安老曾把安依萱送回大陆,就是委托他这个弟弟代为照顾,安依萱在宽城生活两年,就是住在三爷爷家。  安老这次回来,除了在宽城投资,也是来探望族亲中的这位弟弟,这支人中,与他同辈的只剩下这么一个老兄弟了,膝下只有一子,在宽城市招商局工作,安老这次回来投资,一是为了在大陆纵深发展,二也是顺便帮助这位族侄,给他仕途上增加些筹码。  不管华天宇判断的准不准确,安依萱是彻底被吓到了,心肌硬死致死率极高,只有发现及时才可能挽救病人的生命。  可惜安依萱打了几遍电话,三爷爷那边都没人接,他们聚会出来时就晚上10钟了,这会已经快半夜11点了,安家人都已经休息,电话可能调成了震动。  安老爷子穿衣服的功夫就感觉有些不对了,他胸口猛得一痛,差点没直起腰来,安依萱惊得失手将电话掉到地上,声音都发颤了:“爷爷,你怎样,你别吓我暖!”  “天宇,你快看看,我爷爷怎么了?”安依萱眼泪都下来了。  华天宇伸手扶住安老,这会功夫安老已经一脑门子汗了,他掏出硝酸甘油含在舌下,可是作用并不大,老爷子有心绞痛的毛病,所以硝酸甘油从不离身。  “安爷爷,你别动!”华天宇说话的功夫安老爷子已经痛得嘴唇发青,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滚落下来,已经说不出话来。  华天宇没有想到安老爷子心肌梗死急性发作,安依萱一声惊呼,已经吓得站立不住了。华天宇没时间安慰安依萱,他必须对安老实施急救,否则安老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丧命。  中医认为这种病是“寒凝至瘀,血行受阻”,是血痊形成瘀堵心肌造成,而血栓形成和疏通近似冬季超市里的花生油,室温稍低即凝结,室温一升就开化。所以病人一旦发病,一定要身体保暖。  华天宇毫不犹豫的从床上拽下一床被盖在安老身上,然后快速将老爷子平放到地上,解开领口,把头偏向一侧,然后迅速撸起他的衣袖,大力拍打他右手臂内弯。  见安依萱像傻了一样,华天宇大吼一声:“不想你爷爷死的话就像我这样做。”这一句怒吼发挥了作用,安依萱顾不得别的,只记得华天宇最后那句话,连忙蹲在地上,双手发颤,捶打安老爷子左臂的内弯处。  “用力啊,你没吃饭吗?”  华天宇见安依萱像弹棉花一样的敲打,那样怎会有效果,这样做是因为肘弯处的心包经、心经直通心脏,大力拍打这两条经脉能促使气行血行,使病人发热出汗,起到升阳化除血痊,疏通血管瘀堵的作用。  安依萱委屈的眼泪直流,她已经吓得不知所措,让华天宇这么一吼更是止不住眼泪了,不过华天宇这么一吼,却让她憋住了一口气,手上也加大了力气。  快速的捶打了几十下后,安老终于呼出一口气,心跳也渐渐有了节奏,华天宇连忙对他进行胸外按摩,他是顺着经络按摩,缓解心脏承受的压力。  待安老稳定下来,华天宇立即给董经理打去电话:“经理,别喝了,立刻出来,安依萱的爷爷心肌梗死,你立刻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挂急诊,要求医院立刻安排心肌梗死冠状动脉扩张术。”华天宇不容置疑的下达命令。  华天宇把着安老的腕脉,脉博已经出现紊乱,单纯的溶栓治疗未必起到最好的效果,必须采取冠状动脉扩张手术。  时间对于安老来说就是生命线,心肌梗塞这种病,在发病第一个小时内的抢救治疗极为重要,如果第一个小时内采取正确的治疗方式,复发的机率就会下降到最低,否则再次发病的机率会提高二十个百分点。  华天宇来不及向安依萱解释什么,抱起安老就向门外走去,同时问道:“简要的诉说一下你爷爷的病史,好节省时间进行抢救。”  安依萱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迅速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爷爷有轻微冠心病,血糖,血脂偏高,有高血压,有黄胺类医物过敏史。”安依萱把自己所知道的迅速的讲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