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十一章 狭路相逢(二)

第二十一章 狭路相逢(二)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50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49
   第二十一章狭路相逢(二)  卢琳一眼就认出,那个男孩子正是与女儿处‘朋友’的那个小子,那个叫华天宇的男孩。  卢琳这段时间把女儿控制起来,不准她用手机,用电脑,就是要把女儿的心从这个男孩子身上拉回来,她就想不通,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臭小子凭什么勾走了她如花似玉的女儿。  卢琳对未来女婿的要求极高,她叫秘书调查过华天宇的背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能有什么出息。  她并不抵触女儿处朋友,但前提是对方的出身,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子弟,门当户对,她决不会反对,可是对方是什么。  父母靠着一家小超市维持生计,这样的人家怎么可能给她女儿幸福,如果传出去,她的女儿与这种人家的孩子处朋友,会让人笑话死的,这是卢琳无法容忍的事情。  而当卢琳知道女儿处朋友的时候,恰恰她已经为女儿寻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以她的脾气怎么可能再任女儿和华天宇相处下去,她没有杀上学校去教训华天宇,只是在电话里警告对方已经是天大的‘恩宠’了。  只是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个场合见到了华天宇,看到女儿在见到这小子之后的那副神情,卢琳还怎么不明白,女儿这是情根深重,她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明白那种眼神里的含义。  最让她难堪的是,刚才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丢人丢大发了,而且还是在华天宇这种人面前,这是她所不能忍受的。  她冷冷的望了一眼华天宇,然后对徐扬帆道:“他就是那个华天宇对不对。”  “不是的,妈,他...他不是,他是我同学,碰巧遇上了!”徐扬帆在母亲面前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目光游走着。  “学会撒慌了是不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竟然对我说慌,都说女大不中留,你还真对得起这句话。”  卢琳说话刻薄,对女儿也是没有好颜色:“你当我是瞎了吗?你手机里的照片我没看到过?”  说得徐扬帆面红耳赤,她性子柔弱,一点都不随母亲。拉着母亲的手央求着她离开,她了解母亲的性子,她不想华天宇让母亲搞得难堪。  卢琳一把甩开女儿的手:“既然遇上了你急着走什么,你妈会吃人吗?正好把话说明白,免得什么样的人都想打我女儿的主意,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妈,你不要......”  徐扬帆几乎是在哀求母亲了,可是卢琳跟本不顾女儿软语相求。  直接走到华天宇身前,神情冷傲,居高临下的道:“你就是华天宇,今天我正式的告诉你,离我女儿远一点,你是什么身份?我女儿是什么身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卢琳把刚才一肚子的邪火全部发到了华天宇身上。  华天宇双手紧握,怒火填膺,目光透过卢琳望向徐扬帆,徐扬帆咬着下唇,眼中含泪,轻轻的摇着头,她在告诉华天宇不要激怒她的母亲,更不要和她争吵,她性子柔弱,从来没有违逆过母亲,不想她爱的人和自己的母亲发生争吵。  华天宇从她的目光中读懂了一切,他竭尽全力的压制着内心的怒火,双手紧握,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他在为自己珍爱的人忍受这份羞辱。  徐扬帆那柔弱无助的目光让他心生怜惜,耳边听到卢琳羞辱的言语,他内心刺痛着,只是为徐扬帆感到不值,为什么温柔善良的她会有这样的母亲。  或许人生没有完美,上天给了她美丽的容颜,极好的出身,却偏偏要给她一个如此蛮横不讲理的母亲。  看到华天宇的目光透过她望向女儿,卢琳怒不可遏:“告诉你,从今以后从我女儿眼前消失,不要再打扰他,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女士!”  安依萱神情冷傲的从房间走出来,轻声说道:“我的男朋友为什么要打扰你的女儿?你以为你的女儿高不可攀?还是你们家很了不起?  sorry,在我眼里,你说的这些很可笑暖,天宇的确没有那么显赫的出身,但是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男孩子,他也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孩子,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的男朋友?”  安依萱走过来轻轻的揽住华天宇的胳膊,她高贵的气质,出众的容貌,彰显着她的卓而不群,虽未用激烈的言词,却有着一种让人高不可攀的气质。  虽然卢琳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但是她那种刻意营造出来的凌人气质,在安依萱这种自然而成的高贵气质的对比下高下立见。  王文新知道这位美得让人眩目的女孩子就是安老的孙女,安家的大小姐,他可不敢让这两人掐起来,城门失火,泱及池鱼啊。  他连忙走到卢琳身旁,小声说道:“婶子,她是安家的大小姐。”一句话道出了安依萱的身份。  安家的社会地位可不是卢琳家可比的。  要是比财富,安家分分秒秒就秒杀了他们家。  比社会地位,安老当初可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热门人选,要不是98年的时候安家出了一些状况,很可能就成为当时特区特首。  即便没为成为特首,安家在港的地位也是极高的,也不是她卢家一两代人取得那点成就能比了的。  安依萱说出这样的话,无异于狠狠的打了卢琳一记响亮的耳光。  刚才卢琳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华天宇,拿他的出身说事,把他比做癞蛤蟆,现在安依萱承认华天宇是她男朋友,就连安家都没有看低过华天宇,她卢琳又凭什么,难道她们家比得上安家吗,安依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是想比出身,比家世吗?她这样出身的女孩都去做华天宇的女朋友,你女儿难道比我更高贵,出身更好吗?  安依萱这一手做的的确漂亮,完全秒杀卢琳,只是一句话就轻飘飘的打击了她的嚣张气焰。  就算是王文新也感到解气,看到卢琳气得脸色难看,一副濒临爆发的样子,王文新顿时觉得刚才受到侮辱无形间的就减淡了,你不是牛x吗,以为有个好出身,有点社会地位就不把人当人,以为资本主义社会呢?  现在遇到人家真正的资本家,一下就被打回原形,这真是解气呀。  卢琳的确不敢对安依萱发火,王文新的那个提醒很重要。她虽然脾气暴了一些,但那也是对人对物。  安家这种宠然大物可不是她敢直接面对的,安家要在辽东投资的消息省电视台做过专题报道,做为省台的副台长,她当然知道,省里对安老以国礼相待,十几亿的投资啊,那可不是小数目。  就算她忍不下这口气,可又能怎样,她侮辱华天宇,叫华天宇离她女儿远一点。人家安家小姐走出来承认华天宇是她男朋友,这一记响亮的大嘴巴抽得她颜面尽失。  她要是再闹可就不识实务了,而且这时候已经有一间vip病房听到吵声走出人来,住在这种病房的要么是高干,要么是社会地位极高的主,最终丢人的还是她。  卢琳虽然气得咬牙切齿,可却无可奈何,她恨恨的瞪了安依萱一眼,拉起徐扬帆:“看到了没有,人家伴上了富家女,你算什么,还不死心吗?”  拉起女儿转身就走,徐扬帆看着依偎在华天宇身边的安依萱,内心涌起阵阵失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