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十九章 解释(一)

第二十九章 解释(一)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578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50
   就在华天宇内心纠结到极点,身体上的考验达到临界值时,那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声听在华天宇耳里尤如天籁之音,那声音真出谷黄莺,端得是美妙无比。华天宇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直奔卫生间。  ‘啪’的一声,卫生间的房门被华天宇狠狠的关上。  田蔓琼有些发蒙,难道就这样结束了,这‘色中恶魔’就这样放过她了,随着孩子的哭声响起,田蔓琼来不及多想,直接扑到孩子身边,一把将她抱起来,娘俩对着痛哭起来,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全都随着这一声痛哭了出来。  看到孩子终于哭了出来,董经理与柳依依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同时放开田黎黎。  田黎黎直扑到姐姐身前,顺手抓过床头的台灯恶狠狠的盯着董经理与柳依依,要是这两人敢靠近,田黎黎就要以命相搏了。  看到田黎黎的反应,柳依依心里暗暗叫苦,这下子玩大发了。  在车上听到华天宇告诉他们俩应该怎样给这孩子治病,需要他们俩协助他演这场戏的时候柳依依着实兴奋了一番。  见过治病的,可从没见过如此治病的,单单是听,就已经让柳依依与董经理神往,所以才会答应华天宇当一回恶人。  可是随着情节进展柳依依就已经开始后悔了,最开始看到田黎黎和田蔓琼又哭又叫的还颇觉有趣,可是几分钟过后柳依依就开始后悔了。  这两姐妹不知道这是演戏给孩子看,那是真投入啊,田黎黎疯了一样又打又闹,如果没有董经理从旁协助,柳依依差点就抱不住她了。  而田蔓琼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声声入耳,让柳依依差点崩溃,这哪里是演戏啊,这是在犯罪啊,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同意了华天宇这样的馊主意,这根本不是治病,这分明是在虐心。  可是那孩子偏偏就是不哭,在车上的时候华天宇交代过,只要孩子一哭,他们的任务就算结束。  总算熬到这孩子哭出声来,柳依依放开田黎黎后,她顿时感觉到手脚发软,直接坐到了地上。  “唉呀,总算是哭出来了,我的小祖宗,再不哭出来,我都要哭了!”柳依依一脸苦闷,田黎黎看得莫明其妙。  柳依依见田黎黎还举着台灯,这才意识到,这两姐妹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呢。  柳依依连忙说道:“黎黎姐,把灯放下,听我解释,刚才这事绝对是误会,天大的误会,我们是为了给孩子治病,所以才这么做的,你冷静,你一定要冷静!”  “治病?”  田黎黎瞪着柳依依,她脑袋没转过弯来,不过总算是渐渐平静了下来,看到柳依依的样子,的确不像是要做坏事的样子,否则刚才也不可能只是拉着她。  而华天宇刚才也只是控制了姐姐的行动,貌似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举动,她姐姐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难道真是为了给孩子治病,可是天底下有这么治病的吗?  见田黎黎表情有些松动,柳依依连忙解释,她可不想让田氏姐妹误会了他们,这该死的华天宇,出得什么馊主意啊!  就在柳依依向田氏姐妹解释事情的经过,把所有的脏水、屎盆子全部扣到华天宇头上的时候,华天宇正在卫生间里整理着内裤上的不明液体。  田蔓琼在他身底下不停的扭动身体、用力挣扎,那曼妙的身体最终导致华天宇擦枪走火,他现在是无地自容啊,自己竟然如此丢人。  幸好华天宇内心强大,身体上的生理反应代表不了自己内心纯洁的思想,这厮用自我安慰的阿q精神来战胜内心深处的羞耻感和罪恶感。  直到他认为自己已经恢复常态,这才整理衣裤,把一切罪证一骨脑的冲进了下水道,然后好整以暇的走出卫生间。  一出门,就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华天宇尴尬万分,尤其是看到田蔓琼投来的目光,这厮内心发虚,连忙躲闪。  “咳咳!”  华天宇借着清理嗓子掩饰着内心的慌张,他知道田家姐妹需要他的一个解释。  “姓华的,你要是解释不明白,别怪本小姐今天让你死得很难堪。”  田黎黎看到华天宇从卫生间走出来,毫不客气的说道,她是真的动怒了,虽然柳依依刚才粗略的解释了一下,但是仍然不能消除她心里的戾气。  刚才华天宇对她姐姐所做的一切使她杀人的心都有,即便是现在,胸口里的那团火仍然在熊熊燃烧,要不是为了外甥女,她现在很想冲上去给华天宇一记狠狠的大嘴巴,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舒服一些。  看到田黎黎厌弃、愤怒的眼神,华天宇知道,他的确是有点玩大了,可不这么做,又怎么能迫使孩子哭出来,事实证明,他这样做是完全对的。  他只是没想到,那孩子快到他挺不住的时候才哭出声,没有丢人丢到田蔓琼身上,他已经是幸运致极。  如果再有下次,他决不敢再这么玩,小心肝都要受不住了,所幸这场戏做得十足,终于把孩子吓哭了,就算心有余悸,也算是功德圆满,这孩子就算是救回了一半。  华天宇不敢有半点马虎,看田黎黎这架势,他要是解释不明白,这事还没完,好人不好做啊,华天宇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好整以暇的道:“田姐,真是对不起,事前没有和你解释清楚,害你们受惊了。”  华天宇望了一眼田蔓琼,还好,对方现在还算平静,只不过刚才的事情实在太过尴尬。华天宇不敢与田蔓琼对视,他心里有鬼,就算是现在,仍然感觉到刚才的确有些**,华天宇连忙把旖旎的心思驱赶出脑海,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想。  他舒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说道:“晋永兴元年(304)葛洪加入吴兴太守顾秘的军队,任将兵都尉。  葛洪外号‘小仙翁’,名列中国古代的十大名医,这个人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讲什么呢,我要你解释刚才的事情,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什么葛红、葛绿的,给我说重点,别给自己开脱!”  田黎黎打断华天宇的话,这厮不说重点,讲什么历史,田黎黎恨得牙根痒痒,见华天宇跟没事人似的在那里讲什么葛洪,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田蔓琼此时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说真心话,要不是为了女儿,她现在也存了翻脸的心思,长这么大,她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尤其是刚才...想到华天宇的生理反应,她脸上就不由一红。  不过现在她相信华天宇的确是为了治孩子的病,因为孩子已经有半年没有哭过了,不说话,不知道哭。  在美国的时候,她们请的那位顶级的心理医生曾说过,无论如何,一定要想法让孩子有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哭也比现在这个样子好,孩子现在完全将自己封闭在那场车祸里,根本出不来,如果一直这样,很容易患上自闭症,到时这孩子就成了废人,这才是真正让田蔓琼恐惧的事。  在美国的时候他们想了很多办法,也无法让孩子有别的情绪,他们甚至也用了恐吓的办法,可是也没有任何作用。  现在孩子终于会哭了,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进步,不管对方用的手段如何,孩子哭出声来,这就说明孩子还有自己的情绪,没有自闭,所以田蔓琼现在的心情是复杂的,她不知道是该感谢华天宇,还是因为他的轻率而愤怒,她现在只想听对方的解释,还有她女儿的病,是否能够治愈。  这才是重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