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十六章 花哨男的避风所

第六十六章 花哨男的避风所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48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59
   受伤的顾客是‘一笑倾城’的会员,在楼下理发,给她理发的男技师昨天和女朋友分手,干活的时候精神有些恍惚,在最后环节,给客人处理后脖劲的毛发时不知怎么搞得,刮刀没用利索,把对方的后脖劲的一处皮肤给割开了,割开一个不小的口子,血一下就出来了。  那位顾客有些晕血,当时脸就白了,下面乱成一团。  刘芳喊着华天宇,她先跑了下去,大家把女顾客扶起来后,华天宇也过来了,那名顾客脖子上的血还在流淌,看样子刀口挺深。  刘芳吓坏了,店里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刀割在后脖劲上,这要是...她想都不敢想,那名男技师已经吓傻了,挺大个爷们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华天宇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一张黑色的膏药,也不顾别人怎么想直接贴到伤者的伤口上,然后吩咐店员将受伤的顾客扶到休息室里,他不断的按摩对方的穴位,过了一会女顾客终于脸上渐渐有了红润。  好在她是这里的老顾客,而且和男技师认识,与刘芳关系也不错,没有爆发出来,最重要的是,她没感觉到伤口处的疼痛,相反那里凉凉的,感觉还挺舒服。  华天宇给她把了一下脉,和她说了一下她身体状况。华天宇告诉,她体内有淤积的湿毒,指出她早上起床总是晕沉沉的,阴雨天浑身就会不舒服,华天宇说这些是为了转移这位顾客的注意力。  受伤的女顾客没想到华天宇这么厉害,只把了一下脉就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就和华天宇聊起来,咨询他怎么才能改善这种状况。  田蔓琼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华天宇和女顾客聊天,看到顾客情绪还好,并不像意想中的那么糟,她也放心了。她悄悄把刘芳叫到一边,仔细的询问的当时的情况,等到刘芳说到华天宇用一记黑色的膏药贴到受伤顾客的伤处时,田蔓琼偷偷打量了一下女顾客的劲部,果然贴着一张黑色的膏药。  华天宇留在她家里的两组膏药贴她没有动,华天宇的建议虽然很有潜力,但是她对华天宇那个药贴的潜力估计不足,虽然华天宇很卖力的‘宣传’,但是要做一款产品,那需要下很大的力气。  她丈夫刚刚去逝不久,原本的摊子就很大,她哪有精力去做美容,就算是‘一叫笑倾城’也是由自己的最好的闺密打理,要不是她最近出国,田蔓琼很少到店里来。  她不知道华天宇与受伤的顾客说些什么,但是看上去那名顾客似乎很满意,她没想到华天宇处理这种公关问题还有些手段,看到华天宇将三贴膏药给了那名顾客,田蔓琼就猜到他们在聊什么了,不管那几贴膏药有没有效果,看上去这关算是过了,余下的就是让刘芳找个机会尽量补偿一下女顾客。  华天宇早就看到了田蔓琼,送走受伤的女顾客,他走到田蔓琼面前道:“蔓琼姐,你来了。”  田蔓琼笑眯眯的望着华天宇道:“没想到你公关的本事还不小,帮我把这件事摆平了,真的要谢谢你。”  “蔓琼姐,我现在给你打工,老板有事,我一个打工仔不向前冲,还想不想干了。”华天宇开着玩笑。  田蔓琼笑道:“鉴于你的优异表现,一会儿姐请你吃好吃的。”她话刚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田蔓琼看了一眼就笑了起来。  电话接通:“小弟,怎么想起给姐打电话。”  “蔓琼姐,我落难了,来投靠你来了。”  “落难了,跟姐耍贫嘴是不是,说吧,什么事。”  “蔓琼姐,小弟句句实话,刚去你家,黎黎说你去了‘一笑倾城’,这不,我追过来了,在门口呢!”  “真的还是假的?”田蔓琼一脸的不信,向外面走去,“怎么不进来。”  “不敢进,我怕你那闺密!”  “哈哈...”田蔓琼笑起来。“还有你卫大公子害怕的事呢。”田蔓琼走出去,看到门口停着的红色甲壳虫,她就有些无语,一个大男人,开什么甲壳虫。  车门推开,一个穿着花衣服的男子从里面走了下来,走上前来,给田蔓琼一个大大的拥抱:“姐,想死小弟了。”  田蔓琼捶了他一下道:“得了吧,别拿哄骗无知少女那一招来骗我。说吧,怎么有空来天宁。”  花哨男嘻嘻笑道:“别提了姐,让我老子给我撵出来了,混不下去了,我这是厚着脸皮来投奔姐你来了,求老姐看在香火情上收留小弟,小弟感激不尽。”花哨男深施一礼,没个正形。  田蔓琼打了他一下,眼里面满是宠溺:“行了,多大了还没个正形,走,去我家,对了,认了一个弟弟,给你介绍一下,一起去我那。”  田蔓琼把华天宇喊了出来介绍道:“天宇,他叫卫盛进,和你一样,都是我弟弟,他比你大,以后叫卫哥吧,你们多亲近亲近。”  卫盛进,卫生巾,华天宇差点没笑出来,太搞笑了吧,怎么起这么个名字。  “哈啰,小兄弟,咦,见过,咱们见过啊,这也太巧了。”  华天宇就是一楞,随后就想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位,不正是那天晚上搂着一个女人去开房,从电梯里出来,要他配合的那个搞怪男吗,没想到他是田蔓琼的弟弟。  田蔓琼露出惊讶的表情,心想:“这两人八杆子打不着,怎么可能认识呢?”心里怀疑,嘴上就问了出来:“你们认识?怎么认识的?”  见说露了嘴,卫盛进搂着华天宇道:“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就别打听了!”卫盛进向华天宇挤了挤眼晴,叫华天宇帮他遮挡。  华天宇就有些无奈,他心里清楚,这厮到天宁最少四五天了,今儿才来找田蔓琼,想到他搂着那个艳丽的女人去五星级酒店开房,不知道这厮在天宁胡天海地的多久了。  “德性!”田蔓琼说道。  很快,华天宇就见识到了卫盛进的德行。  田蔓琼带他们俩去她家,她有司机,叫华天宇去她车上坐,可是卫盛进拉着华天宇上了他的车。  这厮一上车就和华天宇讨论,天宁哪的夜场最好,哪的夜场姑娘最漂亮,聊了几句发现华天宇和他不搭调,这厮直接说,晚上带华天宇去涨涨见识,要教他怎么约炮,华天宇这个无语,这厮把天宁的夜场都摸透了,这就是一花花公子!  田蔓琼走之前就给刘姐打了电话,叫她订一桌酒菜送到家里。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囡囡见到华天宇后,仍然害怕,看来这孩子算是做了心病了,华天宇也是无奈,虽然尽量一张笑脸对着孩子,可是囡囡就是不敢看他,被田黎黎抱上桌后,也不抬头看华天宇,田蔓琼让她叫华天宇舅舅,可孩子就是不喊,到是卫盛进逗弄她,她开心的笑了。  卫盛进抱着囡囡对田蔓琼说道:“姐啊,还是国外的医疗水平高,你看,囡囡恢复的多好,我们家那老太爷,说什么都不去国外诊治,我是没辙。”  “有你那么说卫爷爷的吗?要是让他听到,不打断你的腿。再说囡囡的病不是国外治好的,是天宇给治的。”  卫盛进并不知道是华天宇治好了孩子的病,用手捶了华天宇一下:“行啊,有两下子,哪位国手的弟子啊!”  田蔓琼说道:“天宇是吴作荣先生的弟子,说说你,到天宁做什么来了!”  听到田蔓琼问他,卫盛进一脸的无奈。  “蔓琼姐,我是来避难的。”  “避难?”  “你知道,我这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对女孩子的杀伤力太大...”  他话还没说完,田黎黎已经受不住了。  “呸呸呸,我说,能不能不恶心我,我吃饭呢,虽然我最近在减肥,可也没你这么恶心人的吧!”  “妹子,你要尊重客观事实,不能以你那么没品的审美观来否定我玉树临风的事实。”  “这饭没法吃了。”田黎黎从卫盛进手里抱走囡囡。“走,小姨带你上楼,咱不听你‘卫生巾’舅舅在这里恶心咱们。”  “这丫头,有这么说你哥哥的吗?”卫盛进很是忿瞒。  田蔓琼说道:“别怪黎黎,我也有点反胃。”  卫盛进:“......”  卫盛进终于坦诚交代,原来他玩票的生意没挣到钱,老头子要他到下面去锻炼几年,把性子磨一磨,派遣单都已经下来了,他却跑了,把他家老爷子气得半死。  田蔓琼无奈的道:“卫伯伯叫你下来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么大的人了,也不能总是朝三暮四的,要有个正经买卖做,要不你过来帮姐吧,你知道,你姐夫去逝后留下了一个大摊子,姐一个女人也不好抛头露面......”  “打住啊,打住。蔓琼姐,你可是知道我的,我最烦这些了,我还想再玩几年,别拿这东西拴我。”  华天宇默默的听着两人聊天,他不知道这个‘卫生巾’是什么背景,不过听这两人聊天,背景应该不错,官宦子弟那是跑不了了,他摇着头,这么好的资源却不去利用,不去奋斗,这人和人相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田蔓琼表示无语:“你这样不好,不想制度拴住你,又不想做生意,你总得做出点成绩给卫伯伯看吧。  这样下去,卫伯伯不想着治你才怪,就算你跑到我这里又能怎样,用不上两天卫伯伯的电话就得打到我这里,我可事先声明,绝对不包庇,后果自负啊。”  卫盛卫向田蔓琼坚起拇指:“姐,你够狠啊!”随后望着华天宇:“兄弟,姐不管我,没办法,实在不行,你救济一下哥哥,哥哥不会亏待你的。”  华天宇哭笑不得,这哥们儿搞笑的本领实在是大。  “卫哥,我就一穷学生,救济你谈不上,你要是真混不下去,别的没有,一日三餐还是饿不到你的,饭管饱,菜管够。”  “够意思!”花哨男坚起大拇指。  的确够意思,华天宇期末考完的当天晚上卫盛进就来找他了,这厮开着他那辆甲壳虫耀武扬威的驶进了天宁医科大学。  这时的华天宇正准备找几位兄弟还有他们的家属,学年结束,要请他们吃饭,哥几个也要在三天之后各奔实习单位,说好的大学生活就要结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