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十八章 找死(求推荐)

第六十八章 找死(求推荐)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11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59
   田蔓琼打来电话,晚上要华天宇到家吃饭,指名道姓的叫华天宇把卫盛进带过来,说她父亲要见他,田蔓琼是聪明人,根本没有问华天宇卫盛进是不是在他那里,就把结果猜到了。  卫盛进原本还想让华天宇帮他打打马虎眼,可是一听田蔓琼的父亲叫他,他顿时就蔫了。田蔓琼叫华天宇到家时,主要是她父亲要当面谢他治好囡囡的病,华天宇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问卫盛进:“蔓琼姐父亲是做什么的,第一次见面我买点什么好。”华天宇不想失了礼数。田蔓琼这段时间对他的关照他看在眼里,人家把他当弟弟看,他自然也要以诚相待。  卫盛进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华天宇:“你不知道蔓琼姐父亲做什么的?”  华天宇摇着头:“我没问,蔓琼姐也没说过。”  卫盛进裂嘴笑道:“那你自己去问。”这厮心里打着歪主意,他想看看华天宇见到田蔓琼父亲后的表情,这小子是真傻。  华天宇真没想那么多,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确定田家非富即贵,但却没想那么多,他没有攀附权势的野心,与人相交,贵在真诚。  没能从卫盛进那里问出有价值的东西,华天宇买了几包价格在中档的茶叶,不高也不低,没有刻意的凸显不同,也没有拉低对长辈的尊重。  两人准点抵达田蔓琼家里,刘姐在厨房忙碌,卫盛进穿了一件相当庄重的衣服,脱掉了花格子衣服,气质顿时就变了,看上去顺眼了许多,见华天宇看着他望个不停。  卫盛进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我已经后悔租那个房子了,我怀疑你是拉拉。”  “你才拉拉。”华天宇没好气的道,原本卫盛进换上这身衣服,咋一看上去也是个暖男,很有品味的那种礼貌男士,可这厮一开口就暴露了他轻浮的本质。  田蔓琼招呼两人坐下,田黎黎带着囡囡在二楼玩耍。  “我爸还等一会才能到,你们两人先喝点茶水。”看到华天宇带来的茶叶,田蔓琼会心的笑了。“带这个干吗?”  “第一次见蔓琼姐的长辈,给田伯伯带点茶叶过来。”  田蔓琼笑了笑:“还别说,我爸平时喝的就是这种大红袍,你还挺有眼光。”说完望了卫盛进一眼。  卫盛进连忙摆手:“别看我,我什么都没说,我俩没那关系。”这厮把自己给摘了出去。  门铃声响了起来,田蔓琼站起来道:“可能是我爸来了。”她一站起来,华天宇和卫盛进也跟着站了起来,华天宇看了一眼卫盛进,这厮一改嘻皮笑脸的本色,门铃响起的一瞬间立马身体挺直,老老实实的跟在田蔓琼身后,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房门打开,田镜云从外面走了进来。田镜云56岁,看上去很年轻,在国内的正部级高官里属于少壮派,他步履沉稳,不怒自威。  “田叔叔!”卫盛进笑着走上前去,从田镜云手里接过公文包,帮他放到鞋架上,他这手眼到是活络。  华天宇第一次见到田镜云,能感觉出田蔓琼父亲身上自带的威严,有些好奇他的身份。  田蔓琼介绍道:“爸,这就是华天宇,我认的弟弟。”没有说华天宇治好囡囡的病,简单的一句话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田伯伯好!”华天宇礼貌的打着招呼。  田镜云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错,年轻有为,坐,到家里不要客气。”田黎黎已经把囡囡抱下楼,囡囡看到田镜云,小跑过来:“姥爷,囡囡想你了!”  “好孩子,姥爷抱!”田镜云把外衣递给田蔓琼,伸手将孩子抱到怀里,脸上露出慈爱的笑。  刘姐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了,众人入坐。  田镜云将囡囡放到他旁边的坐位,对华天宇说道:“早就想找个机会当面对你道谢,只是太忙了,没有腾出时间,今天算是家宴,蔓琼认了你这个弟弟,有事就过来。”  卫盛进低着头吃东西,田镜云虽然只有几句话,但是他能听出这话里面的份量,心想,也不知道这小子交了什么好运,撞了大运治好了囡囡,他一直认为华天宇治好小囡囡是运气。  “田伯伯,您客气了,也是凑巧碰到了蔓琼姐,关键是孩子宏福齐天,借我的手治好了她,换成别人也一样能把孩子的病治好。”  田镜云点了点头,华天宇说话得体,不居功,不自傲,在他面前一点都不显怵,是个不可多得的年轻人。华天宇救的不只是囡囡,还有他的女儿,如果囡囡真的好不起来,他不知道女儿是否还有勇气撑过这关,看到女儿、外孙健健康康的,这抵过一切。  “听蔓琼说,你今年毕业,有什么打算吗?”  “田伯伯,我原本打算早点参加工作,我父母都是普通百姓,不想这么大的人还牵扯他们,早点工作,早点独立。可是我老师这边叫我继续读研,一边工作一边读研吧!”  “自古孝道为先,把父母放到首位,这是为人子的本份。”田镜云一边说着,拿眼望了卫盛进一眼,吓得卫盛进连头也不敢抬,他这次跑出来,可把他老子气得够呛,田镜云肯定华天宇的同时,也是在敲打他。  “如果有困难就叫蔓琼帮你解决。”  “谢谢田伯伯。”  华天宇不卑不亢的回答,总感觉田镜云看着有些眼熟,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饭吃得很快,没人喝酒,卫盛进罕见的闷声吃饭,一直是田镜云问,华天宇答。  等到众人都吃完,田镜云望了一眼卫盛进道:“盛进,到上面,我和你说几句话。”  卫盛进‘喔’了一声,求救似的望着田蔓琼,可是田蔓琼就跟没看到一样,他没办法只好站起来,要跟着田镜云向楼上走去,可是田镜云只走了几步,立刻就停了下来,用手捂着腰停下了脚步。  田蔓琼连忙跑过去与卫盛进一左一右的扶住他。  “爸,又痛了。”  田镜云眉头皱起,在两人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闭上眼晴,双手握紧,不一会额头上就出现细细密密的汗珠。  田蔓琼轻声说道:“爸,要不,吃片药吧!”  田镜云摇了摇头,好一会才缓解一些。  “能不吃药就不吃药,那东西负作用太大,对大脑伤害大,会影响我思考。”田境云坐到沙发上,默默的忍受着,却感觉到今天痛起来,比往常要严重了许多。  华天宇看得真切,田镜云应该是隐疾,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病让他如此痛苦。  他走过去,问田蔓琼:“蔓琼姐,田叔叔这是...”  田蔓琼说道:“是老毛病了,我爸上过越南战场,这里...”田蔓琼指着腰道:“...被流弹打伤,伤在脊柱上,子弹取出来后就落下了病根,前些年的时候还差,后来每逢阴雨天,或者换季就会疼痛不止,已经折磨他几十年了。”  “田伯伯没看过医生吗?”  田蔓琼叹了口气道:“看过,国内国外的专家都看过,采用中西医结合也治疗过,可是都没有太大的效果,我爸现在吃的药是国外进口的,可以止住疼痛,可是爸能挺住就不吃,吃了那药容易困倦,爸怕影响他的大脑思维,所以总是这么挺着,难为他这样几十年了,我看着心痛。”  华天宇默默的观察了一会,然后说道:“蔓琼姐,让我试试吧,我给田伯伯看一下。”  田蔓琼问道:“你有办法?”  华天宇说:“要看具体情况,这是陈旧性的病灶,当时治疗的不及时,可能引起风湿、血瘀等症,这些病都能引起这种程度的疼痛。”  听到华天宇这样说,田蔓琼的心思也活络了,虽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父亲的老病已经三十几年了,大大小小的医生看过无数,但是华天宇治好了囡囡的病,或许他真的有什么办法也未为可知。  想到这,田蔓琼走到父亲身边道:“爸,让天宇给你看看。”  田镜云没有说话,疼痛已经让他达到了忍耐的极限。  华天宇走过去:“田伯伯,让我试试,我帮您缓解一下,这样,您是不是这里...”华天宇的手沿着田镜云腰部向上探索,田镜云倒吸了一口凉气,华天宇触碰到了他的痛点。看到田镜云的反应,华天宇已经知道他的老伤在哪里了。  “田伯伯,您按我说的做,这样,左手向上,对,用力向上提。右手背到后面去触左肩,对,就是这样。  深呼吸,用力呼吸,挺直腰,对就是这样,听我喊口号,我数到五,您就吸气。一、二、三、四、五...”  田镜云听到华天宇数到五后用力的吸气,就在这时,华天宇忽然右膝顶到田镜云的腰眼,也就是他受伤的部位,待到他用力吸气,胸口鼓起的同时,他膝盖顶住田镜云的腰,双手猛得用力一掰他的肩膀,就听到田镜云的脊柱‘嘎嘎’数声脆响。  田镜云一声闷哼,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无比。  “爸!”  田蔓琼一声惊呼,脸吓得变了颜色。田黎黎更是扑了过来,扶住田镜云,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卫盛进差点暴出口,我x,这小子想死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