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十九章 石化

第六十九章 石化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466更新时间:2018-01-03 07:17:59
   cpa300_4(); (求推荐票啊!)  “别动!”华天宇拦住田黎黎,不让她去碰田镜云。  田黎黎气得脸色通红:“你...你干什么?”要不是华天宇治好了小囡囡,她很有可能已经恶语相向了。  华天宇拦住了田黎黎,盯着田镜云,看到他慢慢的恢复了呼吸,脸上渐渐红润起来,这才放下心。他刚才用的是《抱朴子》里面的医术,这招叫做‘仙人棒喝’。就是趁病人不注意,出其不意,用这样的‘寸’劲治病。  “田伯伯,您感觉怎样,是不是整个脊柱舒服了不少?”  田镜云慢慢站起来,虽然刚才被华天宇顶那么一下的时候,痛得他整个人都无法呼吸了,可是随后,痛点处好像在湖泊里投入的一块石头,以那一点迅速的向四周扩散,而后整个脊柱莫明其妙的舒坦开来。  自从三十多年前取出那颗子弹后,他的整个脊柱重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舒服过,用一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惬意,无比的惬意。  “不错,舒服多了。”  田镜云搞不明白,他的病看过很多知名的医生,可是没有一个医生能治好这个病,华天宇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多的办法,刚才那一下,他就意识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田蔓琼已经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华天宇那一下子的确吓到她了。  “天宇,我爸的病能治吗?”  华天宇说道:“能治,不过田伯伯这个病用药无济于事,他的病不在表里,不在经络,不在内脏,而在筋骨之间。按照中医理论来讲,这个病其实就是血瘀。  正常的血瘀,用一些活血的药物就能从身体里排出去,可是田伯伯这个病是外伤引起,虽然当初将子弹取了出去,但是这个血瘀散结在筋骨之间,已经浸到了骨头里面,所以每逢阴雨时节,或者天气骤变,都会疼痛难忍,这是血瘀蚀骨。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通过针炙,按摩,推拿,使伤处骨头里面的血瘀排出去,瘀血一除,这病自然就好了。”  华天宇解释的很清楚,可是针炙、按摩、推拿,具体怎么治,这个谁会啊。  田蔓琼不禁有些为难:“天宇,你说的这些办法,谁会施治啊,具体怎样才能治好我父亲的病呢?”  华天宇笑道:“不用别人,我会,如果田伯伯信得过我,我可以帮助田伯伯全面治疗,不过这个病年头太久了,单靠外力也未必能够去根,我要教田伯伯一套健身术,华佗的《五禽戏》,需要田伯伯自己锻炼,只要持之以恒,至多半年的时间,这个病就会不会再犯。”  “真的吗?”  不用田蔓琼问,田镜云自已就抢着问了,这个病折磨他几十年,他实在是忍受够了,听到华天宇的话后,他自己先忍不住了,想到半年以后就能摆脱这个病痛,心性坚韧得如田镜云这样的人也按奈不住了。  “田伯伯,这个没问题,这样,我先给您针炙,通过外在的手法促进局部血液循环,再辅以一定的按摩手法,我为您治疗几次,然后就按我教您的五禽戏每天锻炼一个小时,相信用不了半年,这个病也就祛了。”  按照华天宇的要求,卫盛进陪着田黎黎跑了一趟药店,买了一套针炙器具,前后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两人就回来了。  华天宇用酒精给银针消了毒,叫田镜云趴在床上,然后开始行针。田镜云的病在筋骨里,也就是他,换成别人,就算是用针炙也无法抵达病灶处。  九转玉龙针,只有以气运针才能刺激到病灶处。华天宇将银针刺入穴位,整个脊椎处的十三处大穴全部刺上了银针。华天宇精神集中,使自己进入空灵的状态,手指轻轻的捻动银针,《抱朴子》上的灵气透过银针进入田镜云的病灶处。  华天宇每捻动一下银针,田镜云就会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到他的病灶处,那股热流就好像冬天里的火炉子炙烤着那里,他感觉到整个脊柱暧烘烘的,那滋味简直受用极了,他甚至已经记不清,他的身子有多少年没有像现在这样舒坦过。  每天大量的公文,会议,他马不停蹄的处理,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国计民生的事情他都要仔细斟酌,有多少年没有轻松下来,不知不觉的田镜云竟然睡着了。  华天宇将银针一根根的拔下来,将毯子盖在田镜云的身上,然后大家退了出去。  等到众人退到客厅,关上了门,田蔓琼感激的望着华天宇道:“天宇,真的要谢谢你了,我已经好久没看到爸爸像现在睡得这样香甜了。  他的病这么多年来一直折磨着他,尤其是晚上的时候,他总要一点点的适应了疼痛,然后才能睡着,就算是睡觉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眉头皱起,当儿女的看到父母这样,心里怎会好受,天宇,真的谢谢你,姐姐真的要谢谢你!”  田蔓琼眼晴红了起来。  “蔓琼姐,你就不要再谢我了,现在看,田伯伯的病应该可以治愈,你就放心吧,我开一副舒筋活血的药,叫田伯伯每日按时吃,双管齐下,这样可以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田镜云睡了一个多小时才起来,他出来的时候,就连华天宇都看得出来,他脸上洋溢着笑容。  田蔓琼迎上去道:“爸,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已经不痛了。”  “爸,真的吗?天宇,你快过来给我爸看一眼。”  华天宇走过来说道:“田伯伯,你是否感觉到整个脊柱暖洋洋的。”  “不错,非常受用,而且,现在已经不痛了,天宁啊,你的针炙的确管用。”  “这就说明,针炙对您的这个病是有效果了。这样,田伯伯,我再教您一套五禽戏,您每天锻炼,一定要炼到整个脊柱暖洋洋的,不出半年,这病就应该好了。”  华天宇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华佗的五禽戏教给了田镜云,至于能不能坚持每天锻炼,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这顿饭,从开始,一直到教完田镜云,差不多用了三个小时。  其间田镜云的电话响了几次,都是田蔓琼帮忙接的。电话放下,又响起,接通,挂断,再响。  田镜云皱起眉头,从田蔓琼手里接过电话,说了几句,然后挂断。  “天宇啊,我这边有事,等有时间,我再和你学这套五禽戏。蔓琼给你刘哥打电话,叫他过来接我。”  田镜云一边穿上外衣,一边向外面走去。  卫盛进殷勤的开门,拿包,笑呵呵的围前围后。  田镜云望了他一眼道:“今天没时间和你聊,记着,这两天回去,不是小孩子了!”  卫盛进连连称是,几个人一直将田镜云送到楼下。  一号小车已经在下面等候。刘恒志见田镜云推门出来,连忙将车门拉开:“田书记,您上车!”  “田书记?”  华天宇就是一楞,等到田镜云的车开出小区,他还楞楞的没回过神,总觉得哪里不对。  卫盛进捶了他一下道:“干吗呢?傻了?”  华天宇回过神来道:“卫哥,司机叫田伯伯田书记,什么意思?”  卫盛进一脸的无语:“你傻还是我傻,田书记,辽东省********田镜云,这回明白了吗?”  “什么?”  华天宇当场石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