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话聊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话聊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426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09
   (推荐太少了,可怜啊!)  华天宇想着,剩下的这两张票送给谁好,同宿的几个兄弟都喜欢齐紫琳,奈何狼多肉少,两张票送给谁,不送给谁,到显得厚此薄彼了,所以几个兄弟不能送,虽然亲密无间,但也不能人为的制造矛盾。  华天宇思来想去,忽然想到平洋夫妇,平洋是卫盛进的领导,在颜如玉受袭的案子上又不遗余力的帮过他,而且平洋的妻子赵淑楠又是齐紫琳的粉丝,这两张票送给他们正好。  平洋年富力强,正值事业上升期,华天宇现在正是构建自己关系网的时候,他日后事业发展的重点放在天宁,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要麻烦到平洋,总不能什么事都找外人帮手,构建自己的关系网尤为重要。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脉最重要。所以华天宇立刻就决定下来,他给卫盛进打去打话,卫盛进一听就明白了。  他呵呵笑道:“兄弟,你开窍了,成,这票我代你转送给平哥。”卫盛进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颤。  华天宇问:“卫哥,你干吗呢?什么声音。”华天宇隐隐的听到声音有些不对。  卫盛进说:“我还能干吗?晚上我不回去了,单位有事,没别的事我挂了啊。”  华天宇还想问,可是卫盛进已经挂断了电话,他刚要放下电话,可是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是卫盛进打进来的。  怎么刚挂断又打进来,他把电话接通,喂喂了两句,可是没人说话,但是电话那边的声音就有些不对味了,竟然传来‘啪啪啪’的声音,还有女人呻吟的叫声。  华天宇顿时楞住了,只听了一会,就脸红心跳起来,这泥马标准的肉战戏码,这厮打电话时竟然正在做这码子事,怪不得和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发颤。  不过这电话怎么又播打回来了,华天宇只想了一下,就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一定是卫盛进正在做那码子事,他这边挂断电话后,直接把电话丢到了床上,一不小心碰到了回播健,所以,就造成华天宇这边形成了现场直播的声音。  华天宇心头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泥马叫什么事,有心把电话关掉,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华天宇把电话开了免提,好家伙,电话那边女人的**声,那真是声声入耳。  华天宇听得浑身燥热,也不知道卫盛进从哪里弄来的女人,声音叫得这个大,这个浪,华天宇听得子弹上膛,手指放到挂断上,可是没舍得挂,毕竟年轻气盛,又是这种百年难见的现场直播,要是挂了,太泥马可惜了。  声音只持继了三分钟就缓缓停下,华天宇看了一下表,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吗,卫哥这...也太泥马差劲了。  就听到那边,女人说道:“卫哥,您太厉害了,要搞死人家了,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华天宇听得头皮发麻,三分钟也叫厉害,这女人分明是在讨好卫盛进,这是怕卫盛近颜面上过不去,就算造假也不能这么明显,不过这女人的声音真的很嗲,听得人骨酥肉麻。  电话那边,卫盛进说:“在那边还习惯吗?有没有人欺负你?”卫盛进的声音有点喘,这厮体力有些问题。  女人娇笑道:“谁敢欺负我嗳,有卫哥罩着我,谁敢嗳。”  卫盛进说:“那就好,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在京城那一亩三分地上,你卫哥还是有点份量的。”  女人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卫哥,你好厉害,人家还想要吗!”  “你得容我缓阵子。”  “不吗,卫哥,人家来帮你......”  “啊,宝贝,你这小香舌......”  华天宇果断挂断电话,这是天雷勾地火的节奏,华天宇用脚趾都能猜到女人在做什么。  年轻气盛的他怎么禁得住这种节奏的诱导,华天宇去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个澡,可是不起作用,男人一但想女人,就很难控制住自己,所以男人很容易犯错误,这不是给男人找借口,而是事实。  华天宇擦干了身子,可是耳边不停的传来电话里面女人的呻吟声,身体好像着火了似的。  他撑着身体在地上做了一百多个俯卧撑,把自己累得够呛,折腾的精疲力尽,躺在客厅的地上,望着客厅正中的吊灯,刚刚平息的【欲】火又燃烧起来。  华天宇想着怎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然今晚可真就难熬了。  他给董经理打去电话,想问他做什么呢。晚上董经理和柳依依在酒店住的,可是电话响了半天,却没人接。  华天宇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某些情节,这两人住酒店,不住他这,这会还能干什么正经事,电话不接,八成是和卫盛进一样,在疆场上驰骋呢。  他又给王雷打去电话,接通电话后问王雷在哪,王雷回答,陪小丽逛街呢,华天宇问他什么时候逛完,王雷告诉他,逛完街还有节目,这厮说的很隐晦,不用说也知道这两人一会要干什么。  华天宇这个郁闷啊,想找人喝酒,转移一下注意力,这两个家伙都和女朋友腻味在一起,这不是虐他这只单身狗呢。  华天宇想了想,又给李文俊打去电话,想问问他恢复的怎样。  电话接通,李文俊说道:“老大,你给我的药管用,伤口已经不痛,长新肉了。”  华天宇说:“那就好,你好好养着,李威干吗去了?”  李文俊说:“还能干吗,陪王亚楠看电影去了。”  华天宇又问:“你呢?”  李文俊嘿嘿笑道:“当然和女朋友在一起。”  华天宇恶狠狠的说道:“你们这群见色忘友的禽兽,都陪女朋友,找你们喝个酒,一个都出不来。”  李文俊说:“老大,这么大的火气,要不叫杨飞把苏桐喊出来,咱们一起出去,那姑娘对你有意思,老大,我知道你心里有人,可是徐扬帆已经走了,你不能一直等她吧,苏桐那姑娘不错,人长得漂亮,而且人品也不错,不行你先处着,只要你开口,那姑娘八成投怀送抱。”  一提到徐扬帆,华天宇的热情一下子消退了,已经好长时间没人在他面前提起徐扬帆,华天宇也刻意的把她藏在最深处,李文俊一提她的名字,他顿时感觉到胸口一堵,什么【欲】望都没有了。  他说:“行了行了,别乱点鸳鸯谱了,陪你的杨飞吧,我睡觉了。”  放下电话,杨飞问道:“华天宇什么意思,他怎么想的,苏桐对他挺迷恋的,尤其是这次,他从那个宋辉手里救出小孩,苏桐都把他当成偶像了,我答应帮她牵线,他到底怎么想的。”  李文俊说:“老大最大的优点就是专一,他和徐扬帆好的时候我们看着都眼红,你想像不到他对一个人好的时候有多热情。我看他对苏桐一点感觉都没有,苏桐长得虽然漂亮,但是很难打动老华的心。”  听到李文俊夸苏桐长得漂亮,杨飞有些吃味:“你说我和苏桐谁长得漂亮。”  李文俊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哪里比她漂亮。”  “当然是这里,你这里比她的大多了。”  “啊,你这色狼......”  李文俊提到徐扬帆,让华天宇顿时觉得空落落的,原本升腾起来的【欲】火也消退了。  他调出徐扬帆的手机号,习惯性的打过去,明知道打不通,还是打了过去。这个号在徐扬帆被徐母控制后就被停机了,电话拔过去,竟然意外的响了起来。  华天宇就是一楞,楞楞得盯着手机,心脏一下紧缩起来。  虽然两人已经成为过去,但是电话一打通,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明明知道就算打通,电话那边也绝不会是徐扬帆,可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就像所有初恋的小男孩一样。  “喂!”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孩声音。  声音很甜,但是很陌生,华天宇楞楞的盯着电话,半天没出声。  电话那边的女孩不高兴了。  “喂,你谁呀,打电话又不说话,你消遣我呢,给你个说话的机会,不然等我生气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华天宇没想到电话那边的女孩这么厉害,连忙说道:“啊,对不起啊,我打错电话了。”  “打错电话了,你骗谁呢,打错了不第一时间说话,等本姑娘生气你才说话,你说你这是打错了吗?你认识我对不对?”  华天宇有些无言以对,这姑娘说话连珠炮似的,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他说:“我真的打错了,对不起。”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可是电话刚放下,就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还是刚才那姑娘。  电话接通,那姑娘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有你这么道歉的吗?我还没说接不接受你的道歉,你就挂我电话,现在我告诉你,本姑娘今天心情很不好,你挂我电话我很生气。”  华天宇被这姑娘的率性搞得哭笑不得,怎么还不依不饶了。  他说:“小姐,我真的打错了,我正式向你道歉,这样行了吗?”  “不行,一点都没诚意。”  “那怎么办?”华天宇没办法了,他也是无聊,索性和这姑娘说会话,又不花他电话费。  “你容我想想啊,对了,我这电话号可是刚换的,你第一个打给我,那我就罚你陪我聊天。”  “聊天?”  “对,就是聊天,聊天会不会,反正大晚上的,我一个人也挺无聊,就罚你陪我聊天。”  华天宇苦笑着说:“小姐,咱俩不熟,让我陪你聊天,你不怕遇到坏人?”  女孩咯咯笑道:“我怕,不过你又不是《黑客帝国》里面的尼奥,你还能从电话里面传到我这来?你怕你什么?再说,打个电话也不能打怀孕吧!”  华天宇没想到这姑娘说话这么大胆,他也放松下来,反正也是没事,就胡侃呗。  “打电话不能怀孕,谁告诉你的,万一怀孕呢?”华天宇躺在床上,想侃那就侃吧!  女孩嘻嘻笑道:“帅锅,你要是能把我打怀孕了,我给你生个孩子。”  “你生出来我还真敢要,万一生出一智能电话来,我还省钱买电话来着,最好能生一苹果手机。”  “你还真敢想啊,你说你们男生是不是都一个德性,看到漂亮女孩就口花花,就迈不动步。”  在这个问题上华天宇觉得应该据理力争,他说:“首先说啊,你这样说男生是存在偏见的。  其次啊,我可不知道你长什么模样,我对你口花花,万一你是芙蓉姐姐,你说我冤不冤。”  “你才芙蓉姐姐!”女孩娇嗔道。  华天宇说:“咱先不说你是不是芙蓉姐姐,就说女生打扮的漂亮,不就是为了给男生看的吗?男生不看,你打扮给谁看。男生看了,又说男生看到漂亮女孩子就迈不动步,这不矛盾吗?”  女孩说:“你这是狡辩好不好,这是男人为自己好色找借口,你们男人,好色还找理由,你这样讲话,就是为你们男人狡辩。”  华天宇说:“这样说就没意思了,男人看漂亮女生,你们就说男人好色,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男人看到漂亮女人就扭过头去不看,这样就代表男人不好色。那我想问,你们女生打扮的飘飘亮亮的为了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吸引雄性动物的注意。如果不是想为了吸引雄性动物,打扮那么飘零又是为什么?”  女孩子争辩道:“女孩子打扮的漂亮也是给自己看的,谁不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可是你们男人看女生,就是带着有色眼晴,难道我说你们男人好色还不对吗?”  华天宇说:“两仟多年前的孔子说:人,食,色,性也。孔夫子都这样说,那就说明,无论男人用怎样的眼光看女人都是正常的。  饮食男女,无外乎这两样。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饱暧而思那啥,这都是正常的,让你一说,好像男人都是好色动物,难道女人看到帅锅就不动心?”  “你怎么这么能说,实话实说,你这样巧舌如簧,骗过多少女孩子了!”  华天宇说道:“想听实话,还是想听假话?”  “当然要听实话!”  “实话就是一个都没骗过。”  “这是假话!”  “我说实话你不信,我没话说了!”  “切,假话就是假话,你们男人说话就没有真话。”  “那你还要和我聊天,不想听假话就睡觉,我可困了!”  “要不...一起睡!”女孩声音嗲嗲的说。  “真的还是假的?”华天宇坐了起来。  “假的!”女孩子咯咯笑起来。“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睡觉了,帅哥,不聊了,谢谢你陪我聊天啊!”  女孩说完,电话挂了。  华天宇却失眠了,电话打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好像一下子空了,就好像原本被一根绳子拴着,现在那根绳子好像一下断了。  让他的心,就那么空了。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华天宇知道,他该走出去了,生命里的第一份爱情,一定是最美的,但也一定是最残忍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