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人间炼狱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人间炼狱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426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20
   清冷的街道上除了黑衣男子与鬼姬外再也没有一个路人经过。黑衣男抬头望了一下天空,看着天空之中月亮的轨迹,喃喃说道:“今夜赤狗之日,月有圆缺,阴阳煞气互转,正是好日子。”  说完黑衣男子盘膝坐在地上,就再也不言不语。  鬼姬将孩子放到地上,然后也坐了下去,大半夜,这一男一女就这样坐到了路中间,偶而路过的车辆按着喇叭,从他们俩人身边呼啸而过,全当他们俩人是精神病。  云烁辰站在高楼之上,远远的望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两个人,他掏出特制的电话打了过去:“楚疯子,巫师出现,和以往一样,他开始试验他的毒物了,告诉我,你需要多久才到。”  楚九歌说:“至少半个小时,你以为我会飞吗?云鹰,我警告你,不要去惹那个疯子,等我到。我是狂人,他才是疯子。”  云烁辰说:“我只能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不到,我就要出手救那个孩子,我不能明知巫师要害那孩子却无动于衷,我良心会过不去。”  楚九歌说:“我理解,但你要小心,巫师已经不是过去的巫师,他下手是不会留情的。如果你没把握救人,可以求助当地警方。”  云烁辰说:“我不想为了救一个人而牺牲更多的人,那不值得。”说完云烁辰挂断电话,闭上了眼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时针就快指向午夜12点。云烁辰缓缓站起来,他的精气神已经攀升到了顶点。  他从楼顶下来,悄无声息的走到另外一条街道,然后上车,发动,轿车尤如出弦利剑,发疯一般的冲了出去。  轿车一个漂亮的漂移直接掉头,云烁辰将油门踩到底,轿车向前疾冲而去。巫师与鬼姬就坐在那里。  鬼姬听到声音,睁开眼晴,看到向她们急冲过来的轿车,她大喊了一声师父。  巫师眉毛跳动,却动也未动,口中念念有词。地上的小孩子脸上的表情随着他念叨的声音不停动着,那小孩子正是被鬼姬掠走的小天天。  轿车临近巫师的瞬间,云烁辰提手刹、换档,车子的轮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咆哮着,横向撞向坐在那里的巫师。  云烁辰在车子放横的瞬间踹开车门,从车里跳了下去,身子落地的瞬间,两手同进抛出,数枚三棱镖如同子弹般射向了鬼姬。  鬼姬的身体发出诡异的弯曲,身子在空中做出难以想像的扭曲,硬生生的躲过了云烁辰的三棱镖。  轿车横飞过街头,撞击在马路沿上,车身飞卷起来,翻滚着撞向人行道上的护栏,摩擦出巨大的火花,随后发出‘轰’的一声,车子爆炸。  巫师豪发无损的从半空中落地,他在车子撞向他的瞬间,手掌按地,身子腾空而起,豪厘不差的躲过轿车的撞击。  他阴冷的眼眼瞄向云烁辰:“找死!”  云烁辰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直接落到天天的身边,三棱飞镖逼退了鬼姬,他一手揽起天天将她抱到怀里,可是还没有来得及离开,鬼姬身形一动,如同鬼魅般的缠了上来。  云烁辰快速退步,他不敢缠斗,巫师一个人,他已经无法对付,何况加上鬼姬。如果不是抓得先机,他不可能一击得手。  在抓住天天后,他迅速退后。鬼姬直接缠上来,手掌如刀向云烁辰砍去。  云烁辰身形暴退,手中匕首一闪,将鬼姬的手掌迫退,可是鬼姬手掌后撤的同时,脚下一个垫步,右腿闪电踢出。云烁辰没有办法,收肘格挡,手肘与鬼姬的腿撞在一起,云烁辰发出一声闷哼,忍着疼痛,身形再退。  鬼姬一招得手,跟本不给他机会,双手前探,手指如钩,狠狠的戳向云烁辰的双眼。  云烁辰孩子在怀,身体行动不如鬼姬灵活,他如果要躲闪就必须将孩子丢掉,否则根本躲不过鬼姬的连环进攻。  就在他躲无可躲之时,数道银光闪过,鬼姬身形暴退,‘叮叮叮叮’几声脆响,五枚飞刀被鬼姬格挡落地,可她本人也被迫得后退五六步。  云烁辰说道:“‘小李飞刀’,你再不赶过来,老子就栽到这娘们手里了。”  街道不远处,一身白衣的‘小李飞刀’风度翩翩的走上前来,笑眯眯的望着鬼姬道:“鬼姬小姐,好久不见,小生甚是想念,这厢有礼了。”  楚九歌哈哈大笑的从另外一侧的道路走上前来,他大笑道:“骚包,你到底甚是想念,还是‘肾是想念’,你呀的整天吊书袋子,老子理解不了你的意思。”  被小叫小李飞刀的白衣男子笑眯眯的说:“楚疯子,都叫你疯子,依我意,应该叫你没文化,好好的一句话楞是让你给解释偏了。  就算是‘肾是想念’,那也是我和鬼姬小姐之间的事,就算是我们俩打个‘友情炮’也是郎情妾意,你在那里吆五喝六,实在大煞风景。  鬼姬小姐,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谈心,今夜月色正浓,风清云淡,花好月圆,你侬我侬,不适合打打杀杀,不如咱们找家酒店,要两杯红酒,一捧鲜花,咱们两人探讨一下人生,交流一下感情,来一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风花雪月的爱情可好。”  鬼姬神情阴冷,盯着‘小李飞刀’说:“李穆白,再不把你的臭嘴闭上,信不信我把你阉了。”  名叫李穆白的‘小李飞刀’吓得双手捂裆,一脸的惧意,指着鬼姬说道:“你你你...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说出如此大煞风情的话来,来来来,让哥哥好好教教你,应该怎样做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子。”  楚九歌说道:“李幕白,闭上你的嘴巴,干正事了。”说完,楚九歌盯着巫师说道:“巫师,咱们又见面了。”  被楚九歌称做巫师的黑衣男子望向楚九歌,声音如同鬼魅:“楚九歌,你以为这么几个人就能困得住我?”  楚九歌说:“不敢,以巫师当年在欧洲的战绩,一个人灭掉s国整整一个小组的特种部队,我们这几个人当然困不住你,所以今天来得可不只是我们几个,你看好了,‘利刃’第一小队全体成员在此,你有几成把握逃出去?”  巫师发出如鬼怪一样的声调:“不错,功课做的很足,本钱下的也很大,‘利刃’第一小队全员出动,的确看得起我。八对二,的确稳超胜卷。  不过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在‘利刃’为你们也做了很多事,就算不能功过相抵,何必非要斩尽杀绝呢?”  楚九歌说道:“利刃,有功必赏,有过必究。功与过从来没有相抵这一说法,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为国为民,利刃的队员哪怕牺牲流血也再所不惜,但是出卖兄弟,背判组织却不是我们所为。  巫师,你叛出利刃,不惜害死‘医生’,就算你有天大的功劳,也是功不抵过,你束手就擒吧!”  巫师发出桀桀怪笑:“果然不知变通,一群愚昧之人,真以为你们能留得住我吗?”  楚九歌神情俱凛,缓缓从后背抽出一杆银枪,遥指巫师:“留得下也要留,留不下也要留。巫师,这里是冬天,你召不来那些臭虫,我看你怎么逃。”  巫师眼神阴冷,桀桀笑道:“有骨气,你想战,那不战吧!”  以巫师为中心,街道四面的黑暗角落里,同时出现人影。  巫师环看四周,轻声念道:“云鹰、猎隼、花和尚、小祝殷、黑狼、小李飞刀、灰熊,全都到了,唯独少了‘医生’。  可惜啊,可惜,若非‘医生’不那么聪明,不知变通,我也不会杀他,我这一生,让我佩服的人不多,‘医生’算是一个。  好了,不说了,说起来伤感,毕竟在一起相处多年,既然都来了,咱们有怨报怨。疯子,你从欧洲追我到非洲,从澳洲追我到美洲,大半个地球你都追遍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楚九歌说道:“犯我国威者,虽然必诛。”  巫师盯着楚九歌道:“那就来吧。”  说话的功夫,这片街区原本安静无比,可就在巫师话音刚落,就听到‘簌簌簌簌’的声音由远及近,楚九歌眉头微促。他紧紧盯着巫师,不敢有一丝放松,巫师的强大,他最了解。  所有队员全部全神惯注,可就在此时,那些‘簌簌’的声音越来越大。  最先发现异常的是云鹰,他站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同伴的身后。云鹰脸色难看:“老鼠,怎么这么多的老鼠。”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楚九歌最先转身,他看到大量的老鼠从四面八方向他们这边围过来,那些老鼠好像发疯了一般,向他们围过来,随着这些老鼠的靠近,吱吱吱的声音开始清晰入耳。  整个场景就好像人间炼狱。  楚九歌知道,这一切都是巫师搞得鬼,他知道巫师的本事,何为‘巫师’,能人之所不能,即为‘巫’。  他知道,绝不能让这些老鼠合围过来,擒贼先擒王,只要动了巫师,这些该死的老鼠无人指挥,就会四散而逃。  华天宇开着车游荡在宽城的各个角落,他期望能够找得到天天的下落,虽然宽城警方在田蔓琼的影响之下,已经全员出动,但是这么大的城市,想要找一个小孩子,难于登天。  轿车漫无目地的驶前,灯光照在街面,可是忽然大量的老鼠从四面八方向前方的街区涌去,华天宇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整个场面就好像到了地狱一般,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老鼠向前涌去,华天宇感觉到头皮发麻。  这是怎么了,可是忽然间,他好像感觉到一种声音,一种频率与波段极其怪异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如果他没有修习《抱朴子》中的咒术,他不可能对这样的声音如此敏感。  华天宇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尤其是如此规模的老鼠同时出现。街道边的一对小情侣看到这么多老鼠同时出现,女孩吓得大声尖叫,被男孩搂到怀里,两个人站在街道边簌簌发抖。  华天宇一脚油门踏到底,向老鼠涌去的方向开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