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华母威武(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华母威武(第二更)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767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21
   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华父华母。昨晚,华天宇告诉父母,他留宿在姐姐家里,否则这么晚不回去,无法解释。  可是大年初四,女儿女婿回家省亲,这是宽城的风俗,不可能再瞒得住父母。  华天宇担心的却是天天身上的蛊毒,这一个晚上他一直在思考怎样解决天天的问题,虽然葛洪先师学究天人,但是《抱朴子》里面并没有解决之道,只是泛泛而谈,对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邪术,葛洪并没有阐述。  清早起床,小天天醒来后对昨晚的事情并不知晓,看到华天宇坐在她的床边,小家伙一睁开眼晴就冲华天宇笑了起来,甜甜的叫了声:“舅舅。”  华天宇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陪她说了会话,小家伙又沉沉睡去。但是华天宇的内心却是焦急而急迫的,天天体内的蛊毒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虽然他用‘鬼谷十三针’暂时封住蛊虫进化,但这是个危机并没有解决。  包括华天茵,华天宇也没有告诉她实情,如果不是当务之急要向父母解释姐姐与赵延庭婚变的事实,华天宇现在已经去找云烁辰去了。  昨晚回来,华天宇与云烁辰谈了一次话。华天宇从云烁辰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事情。昨晚与巫师激斗的那些人是隶属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个特种小队,巫师也是那里的人,只是此人叛变了组织,并杀害小队里的医生。  云烁辰曾经也是那个小队里的人,只是犯了错误被组织除名,所以干起了私家侦探,云烁辰告诉华天宇,他认识一个能够帮助到天天的草蛊婆。  华天宇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那个草蛊婆,可是没有办法,家事不平,何以平天下。首先要解决家里的事情,然后尽快治好小天天体内的蛊毒。  家事是最难解决的,华天宇知道父亲的脾气,如果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勃然大怒,去找赵延庭算帐,这是人之常情。做父母的看到自己的子女让人欺负,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这件事必须要尽早解决,否则就算是他也无法将胸中的这口恶气释放出来。赵家行事太过卑劣,赵延庭为了骗得与华天茵离婚的手继,竟然用逃税买房的方法骗取姐姐给他手继。  现在姐姐住的房子,房主是赵延庭的名字。他骗姐姐买取新房,新房的名子用姐姐的名字落户。华天茵不知是赵延庭使的阴谋,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现在一无所有。  赵延庭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想要逼迫华天茵放弃天天的抚养权,对于这样的人渣,华天宇是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赵延庭做初一,就不要怪他做十五。  华天宇与姐姐商量之后,决定向父母实话实说,这事是瞒不住的。  经过昨晚的事件后,华天茵是彻底的看清了赵延庭的嘴脸,这个家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但就算是离婚,华天茵也决不会放弃对天天的监护权,在这点上,毋庸置疑。  华天宇先行一步回家,母亲一早起来就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看到父母兴致勃勃的样子,华天宇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说。  但是再难,也得讲实话。他进门之后把母亲从厨房里叫出来,又喊了父亲,华母问:“什么事,这么急,我这正忙着呢,一会再说不成吗?”  华天宇把母亲按到沙发上说:“爸,妈,你们听我说件事。”华天宇酝酿着怎么开口。  华母说道:“什么事啊,吞吞吐吐的,快点说,我还要去厨房呢,一会儿你姐和你姐夫就回来了。”  听到母亲这样说,华天宇心里格外难受,可再难也得说:“妈,你就别忙了,姐他们不回来了!”  “什么?”华母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大过年的,还忙什么呢,她们不回来干吗,你姐夫工作就那么忙?”  华父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你昨晚没回来,是不是你姐和你姐父吵架了。”华母这会儿也回过神来,跟着追问。  华天宇说:“爸,妈,你们也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我和姐都是成年人了,就算生活里发生的坎坷,发生点事,我们俩也能承受得住。你们俩年纪大了,有些事情真的不想和你们说,就怕你们俩着急上火......”  华母实在是憋不住了:“天宇,你就快点说吧,你是让我急死吗?”  华天宇深深的看了一眼母亲,他怕的就是父母跟着着急上火,做儿女的不怕别的,就盼着父母年纪大了,能够平平安安的,无病无灾快乐的享受晚年,看到母亲急迫的样子,华天宇对赵延庭的恨意就又深了一层。  华天宇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我姐他们离婚了。”  “什么?”华母脸上难看,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华父比华母能沉得住气:“怎么回事,你说明白。”  华天宇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他把天天被捊走这一段简单的说了一下,他怕父母承受不住。  华父听完,一拳砸在桌子上:“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华母抹着眼泪说:“你姐命怎么这么苦,找了一个有本事的,可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人,我的女儿啊!”  华父怒斥道:“哭什么,有什么可哭的,走。”  华母问:“干什么去?”  华父回答道:“还用问吗?先看孩子去,然后给她出气。”  华天宇他们家前脚刚到,赵家人后脚就跟了过来。  昨晚赵家人得到警方通知才知道天天找到了,赵延庭给华天茵打电话,华天茵没接,他没敢给华天宇打,知道孩子没事了,赵延庭也松了一口气,这一大早,赵父赵母,还有他全都来看孩子来了。  华父华母刚刚和女儿说了几句话,赵家人就到了。  华天茵把门打开,只对赵父说了一句:“爸,您来了!”没有和赵母、赵延庭说上一句。  赵父满脸愧疚,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华父华母,赵父神情尴尬:“亲家...”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华父打断:“别这么叫,我当不起。既然你们家人都来了,咱们今天就论一论,我女儿到底怎么了,你们说不要就不要了,赵延庭,你今天把话给我讲清楚。”  赵延庭还没说话,赵母就把话接了过去:“咱们今天是来看孩子的,不是来理论这事的,孩子们的事孩子自己解决,他们过日子,咱们能跟着过一辈子吗?有些事掺合不了的就别跟着瞎掺合了!”  华父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敢情我女儿在你们家受委屈了,我这个当爹的问一问也不成了,这叫掺合吗,你儿子干的是人事吗?你们眼里还有我们华家人吗?”  赵母冷哼道:“呦,我儿子怎么了,你女儿到我们家以后,我儿子让她吃一点亏了吗?阔太太做着,除了带孩子,用她做什么了?她在事业上能给我儿子一点助力吗?我告诉你们,你女儿能够嫁到我们家,那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份,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感情不合就离,这有什么大不了事情。  不就是想要两个钱吗?说吧,要多少,我们给。我们家延庭多少钱都能拿的出来,说吧,你女儿值多钱?”  华父听完气得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如果赵母是个男人,他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赵母的话刚说完,华父不能动手抽她,但不代表华母不能抽她。同样是母亲,对孩子的维护不比任何母亲少。华母虽然老实了一辈子,但是赵母竟然这么说她女儿。  华母怒了,自己的女儿自已像宝贝一样的护着,到了他们赵家竟然不把自己的孩子当人看,赵母说的这是人话吗。  华母一句话都没说,很沉稳的走过去,然后甩起膀子,狠狠的一个嘴巴丢了过去。  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赵母的脸上瞬间多了五个手指印。  华母指着赵母说道:“不说人话,你他妈就是找打,真当我们华家人好欺负吗?你儿子是人,我女儿就不是人了吗?最不是人的就是你,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婆婆,你呀的根本就不是个人。”  华母说完,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赵母当时就被华母打懵逼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