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各有离愁(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百零六章 各有离愁(第一更,求月票)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085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27
   (向兄弟们讨要保底月票)  正月十五,华天宇下午返回宽城过元宵佳节。搬入了新居,全家人喜气洋洋,看到舅舅回来,天天跑过来爬到他的身上撒着娇。  入住新居,冲淡了华天茵离婚带给家人的伤感。华母做了一大桌子菜,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华天宇把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他说:“爸妈,我有个打算,你们听听,如果建议合理,就按照我说的做,咱们一家人讨论一下。”  华父问:“什么打算,你说一下。”  华天宇思考了一下说:“两个建议,你们看哪一个比较合理。首先,咱们家的小超市要兑出去。”  华天宇还没说完,华母就打断他:“这不行啊,天宇。我和你爸没有别的能耐,超市兑出去,我和你爸做什么,怎么养家呢?”  华天宇笑着说:“妈,你先别急,听我说完。咱家超市兑出去,我有两个建议,你们看哪个合理。第一,超市兑出去后,你和爸带天天,把我姐解放出来。  我姐需要工作,她不能因为天天困在家里,这对她不公平。  这样你和爸也能轻松下来,我和我姐足能养活你们二老。我姐腾出身子后,第一是去天宁,我在那和别人合开了一家药厂,我姐是学财会的,她去我那能施展拳脚。第二是留在宽城,咱们这个小区内部有一个幼儿园,我看了一下广告,要对外竞标。我想和经理商量一下,咱们两家合资,共同把这个幼儿园拿下来。  依依也怀孕了,她和姐姐共同管理这个幼儿园,孩子生下来后,董婶给她照顾,她也能腾出身子,她们俩来经营这个幼儿园再好不过,天天也可以在这上学,一举两得,你们看,哪个建议更合理,更具有操作性。”  华母听完,率先表态:“我看竞标幼儿园最好,这样你姐还可以照顾天天,她们母女也不用分开,我和你爸也能帮上忙,依依又不是外人,咱们共同经营,好过去你那。”  华天宇笑了,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只不过把决定权交给家人。  华母也附和,华天茵没有表态,有些为难的说道:“天宇,行到是行,可是竞标需要很多钱...”  华天宇说:“姐,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来研究,你和依依经营就可以了,如果你没意见就这么决定了。”  他们这边刚刚说定,董经理和柳依依就来敲门了,他们两人也搬到了新居,原本打算结完婚再搬进来,可是柳依依实在太喜欢这里,两人还没结婚,先搬过来住了。  她和经理晚上在董母那里吃的晚饭,也在桌上探讨了这件事。  董父和董母都没有意见,依依和华天茵开幼儿园,董经理和父亲经营车店,孩子生下来后董母照顾孩子,一家人都有事做,都有事业可做,合情合理,董家人也没意见。他们俩过来就是来敲定这件事情,定下来之后,两家人好研究下一步。  各家有各家的喜怒哀乐,华家人筹划着未来。  赵家人这个元宵节却过得惨淡无比。赵延庭从高层管理下来之后一蹶不振,又与王倩闹崩,妻离子散,他整日借酒浇愁,短短几天的时间,就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了失去斗志的孬种。  赵母没想到好好一家忽然变成这样,又着急又上火,正月十三那天早上,她竟然下不了床,手脚都不好使。  家人把她送往医院,经过检查,是脑血栓,他们一家人是在医院渡过的这个正月十五。检查的结果虽然还算理想,但是赵母走路跑偏,半边身子麻木,需要人照顾,就算能恢复正常,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肯定要留后遗症。  儿子一蹶不振,她又变成了这样,赵母心中悔恨,这才想起华天茵的好处来。她上次肺炎住院,华天茵没早没晚的照料她,哪怕端杯水华天茵都给她送到手里。  可是现在呢,儿子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丈夫半打老头子,为了她的病忙了几天,头发明显的变白,眼圈深陷。  这个家一点生气都没有,过去环绕膝边的可爱孙女也不认她这个奶奶。赵母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  如果她能够及时劝阻儿子,不让儿子在外面乱来,这个家该多么和睦。好儿媳,好孙女,事业上升的儿子,这一家人让外人羡慕死。  可是现在呢,她撺掇儿子不要华天茵,想接纳王倩入家门,现在可好,儿子与王倩闹崩,工作也失去了,意气风发的儿子一蹶不振,这个家就这样败落了。  赵母躺在病床上,望着困倦疲乏的赵父,她不禁悲从中来,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已酿成的。  各有离愁,姜景政这个元宵节过得就格外开心。  崔丽红晚上给他炒了好几个菜,准备了几瓶酒,两人在一起渡过第一个元宵节。崔丽红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画了一点唇彩,一点淡淡的装扮,抹去了这些日子以来的悲伤。人生总要继续,没有人可以一直沉湎在过去,要么继续生活,要么颓废死亡。  她今天穿着居家的服饰,一件套头的花格子连体套裙,雪白的玉臂裸露在外,秀美的长腿掩盖在套裙里面。  小姜偶尔抬头看一眼崔丽红,眼神落到她的胸前,两点凸起若隐若现,看得小姜面红耳赤,很明显崔丽经套裙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崔丽红好像没有看到姜景政的斜睨,很自然给他夹菜,她给小姜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望着小姜说:“谢谢你这段时间为我做的一切,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熬过来,我先干为敬。”  崔丽红说完,把杯里的酒一干而尽。  小姜说:“红姐,你别喝酒,你肚子里有孩子呢。”  崔丽红没理会,又给小姜倒了一杯酒:“咱俩再喝一杯。”她举起酒杯,小姜把她的手按住,还是第一次主动去抓崔丽红的手,乍一触碰到,小姜的心有些砰砰的乱跳。  他说:“红姐,别喝了,有话就说,未必非要喝酒的。”  崔丽红笑了笑,说:“好,我答应你,那就不喝了,咱们就说话。”这段日子,崔丽红还是第一次与小姜说这么多话。  小姜他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崔丽红又遭逢这样重大的变故,话也不多,大多的时候她都是独自****伤口,而小姜只是默默的陪在她的身边。  今天,她的话很多,她把酒杯放下,望着小姜:“你是不是去找他了。”崔丽红口中的他自然就是陈逸双。  小姜不会撒慌,脸有些红,应了一声:“嗯。”  陈逸双失去了公费出国的机会,又遭受女友的抛弃,他在天宁已经没法呆了,人已经离开天宁。  这两天的陈逸双事件,崔丽红也知道了,但是她并不知道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姜景政的好兄弟,而这一切都是小姜的一个请求,华天宇帮他完成,甚至,崔丽红不知道华天宇这个人。  陈逸双出事后,崔丽红发现自己无喜无悲,好像这个男人的任何消息都已经无法让她心动了,哀大莫过于心死,崔丽红把有关陈逸双的一切全部埋葬。  她现在只关心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她想好好做一个母亲,不管外人对她怎么猜测,这是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  还有,就是姜景政,这个迷恋她的小男孩,没有他,她这辈子可能已经失去做母亲的资格了,她对小姜心存感激,可是她不想伤害这个小男孩。  崔丽红温柔的望着小姜,看到他有些窘迫,她说:“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  小姜点着头,可随后抬起头来,勇敢的望着崔丽红:“这不是傻事,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他还算是个男人吗?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谁都不行。”  崔丽红的眼晴瞬间湿润了,心灵好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用手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掉眼泪,小姜的一句话,刺中了她最柔软的地方,她被小姜的情意感动了。  陈逸双也很会哄女人,可是经历过这么多后,崔丽红已经能分辨出,男人的话什么时候才是最真挚的。  小姜有些惊慌,结巴的说道:“红姐,你怎么了?”  崔丽红让自己平静下来,摆了摆手说:“没事,我没事,吃菜,一会都凉了。”  小姜吃了很多,就算他不想吃那么多,可是架不住崔丽红一个劲的给他夹菜,看到小姜吃得那么香,崔丽红感觉到很满足,她呆呆的望着小姜大口吃饭,有些恍惚,为什么自己不早点遇到这样的男人。  虽然他木讷,不爱说话,但是他有一颗善良执着的心,有着强烈的责任心。可惜,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她想了很多,精神有些飘忽,直到小姜叫她,她才回过神来,看到姜景政看她的眼神,崔丽红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小姜身边,忽然低下头,吻住小姜的唇。  (vipq群:70579745。防河蟹章节将会发布到这个群,订阅的兄弟截图进群,蒸炸在些热烈欢迎众家兄弟的到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