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 阴谋

第二百二十章 阴谋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156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29
   利刃全力以赴开始四处张罗华天宇开出的药物,因为很多药物都是非常珍贵的,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弄到。  风神受的伤很重,所以华天宇下的药也就很重。  天宁利刃秘密基地,云鹰神情凝重,他问华天宇:“风神的伤你有把握吗?”  华天宇说:“他的伤的确很重,伤入脏腑,桐谷和人的剑气入了他的脏腑,五脏六腑皆受创伤,内里的经脉断了,可从外表却看不出来什么,这样的伤不是西药能治了的。  他多半的内脏都有淤血,全凭一口气撑着,换成一个人,受了这样重的伤早已经躺下了。”  华天宇说话的时候,脸上全是敬佩。“治风神的伤,我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用药,化解他五脏六腑中的淤血、创伤,其次用针,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风神的底子打得很好,虽然伤得很重,但只要好好的调整,想恢复,那是不成问题的。”  小祝殷走过来说:“你这样说我们就放心了。”  华天宇说:“不过首先要把风神的外伤治好,不然我没法下针。”他说话的时候脑海里全是风神身上的伤,每一道伤痕都代表着他为这个国家的付出。  “不过我手里的药不多了,我要回天宁去取。”  华天宇带来的生肌玉容丹全部用完了,他原本带了很多,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楚韵风伤的这样重,身上纵横的刀口用尽了他所带来的药物。  他手中留有的‘生肌玉容丹’是浓缩粉剂,市面上根本买不到,是留做自用的,没想到用到了楚韵风身上。  楚韵风伤的很重,如果想要他的外伤尽快恢复,就必须多上几次药,所以华天宇要到天宁,把他的储备的药物带过来,等到楚韵风醒来后,好给他换药。  小祝殷说:“上车,我载你回去。”  天宁,吴家公寓。  吴辛铁青着脸,他一脸怒意的对周敏说道:“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不要再招惹她,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知不知道,‘一笑倾城’有田蔓琼的股份,田镜云现在还是辽东的老大,不是你们周家能碰得了的,你这样会给大哥带来多大麻烦。”  周敏说道:“我忍不住了,只要那个贱人快意的活一天我就受不了,一想到我的儿子因为这个贱人终身残疾,我就想杀了她。如果不是你当年风流,咱们的儿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还有脸说我。”  周敏气势汹汹的盯着吴辛,让他生出无力之感。  吴辛知道,一提到这个话题,周敏就一定会提到过去,每当这时,他就会无言以对。  当年他抛弃颜如玉的母亲,一心攀附周家这颗大树,他的确功成名就了,可是他又得到了什么?  在周敏面前他从来就没有抬起过头,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家的温暖,他怀念和颜如玉母亲共同生活的那些日子,每当想起来就会心如刀割,可是他给她又带来了什么。  除了伤害与痛苦,毁掉了她的人生以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不怪颜如玉害了他的儿子,一切都是因果。  吴辛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书房,他从书架上找到一本书,翻开,书里夹着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里面的女子和颜如玉长得格外相似,吴辛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照片里的女子,眼泪瞬间模糊。  周敏没有因为吴辛的愤怒而收手,她给徐浩打去电话:“小徐,你在哪里?”  徐浩冲身后按摩的小姐摆摆手,他站起来,满脸堆笑的说道:“周姐,我在单位。”  周敏平静的说道:“老地方见。”然后画了淡装,看了一眼书房,头也不回的走了。  家缘宾馆,徐浩在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他用一个假的身份证登记了房间,然后走了进去。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的药片,就着水吐服下去,然后把纸包丢到马桶里面用水冲走。  他脱光衣服在卫生间冲了一个澡,然后披上浴巾坐到床头打开电视,看了一会电视,他感觉到下面渐渐的有了反应。  徐浩看了看时间,周敏这个时候也应该快到了。他早已经厌烦周敏无休止的纠缠,可是他不得不穷于应付,就算和她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试问,任谁面对一个半老徐娘,一个整天板着脸的老女人,一个生了三个孩子的老女人还能提起兴趣,除非他变态。  可是徐浩不得不这样做,他从一个小民警,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全都是周敏一步步的把他扶持起来,他做过什么,干过什么,周敏一清二楚,就像上了贼船,他想下船,已经不可能了。  他点了一根烟,躺在床上吸了起来,回想他一步步的走来,一直走到今天,往事一幕幕的回忆。  二十年前,他那时还是一个小民警,刚刚参加工作。他陪着所长去调查一起纵火案,被烧的人家是天宁市里一处正在搬迁的老居民区,一夜之间大火把这户人家烧得干干净净。  那户居民一直拖延拆迁,想多要补助,可是一夜之间被烧得干净,不得不接受补助,他当时就怀疑这是人为的,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切,调查取证后火灾是电火引起。  当时负责拆迁的就是宏达地产,那时候宏达地产还只是一个中等的拆迁公司,他在现场看到了周敏,她那时30左右岁,正是女人风情无限之时。  徐浩刚刚参加工作,他看到周敏第一眼的时候就被她的风情惊到了,他那时还没像现在这样这样冷血。  他的领导上前和周敏打着招呼,这个女人只是淡淡的应付了一下就走了,领导告诉他,这个女人很有背景,他记住了。  徐浩第二次见到周敏是在酒吧,那天他陪同学去酒吧,只玩了一会,同学有事就先走了。  徐浩也要走的时候,他看到了周敏,她一个人在喝酒,一边喝,一边流泪。他默默的注视了她一会儿,看到她冲到卫生间,他跟了过去。  周敏在卫生间里吐得稀里哗啦,出来的时候,连路都走不了了,他主动走上前去扶住她,周敏没有拒绝,靠在他的身上。  他问她去哪,周敏盯着他说:“你带我去哪,我就去哪!”  徐浩胆子很大,他知道这个女人很有钱,也很有势。他虽然刚刚参加工作,但是他有野心,他知道这是个机会,何况周敏长得虽然不算很美,却是女人一生中最有风情的时候。  他带着她开了房,没有任何意外,他们滚了床单。  后来他才知道,周敏是在报复他的丈夫,他的丈夫在外面有了人,还生了孩子,她知道后很伤心,所以要报复他。  从那时起他就和周敏开始密切来往起来,没用两年,他就从一个普通的民警一路爬到所长的位置。  他一直都知道周敏是一个很冷血的女人,这期间他帮周敏做了很多事,包括残害颜如玉的母亲,他都参与了其中,只不过那时他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冷血。  他帮周敏做了很多事,包括强行拆迁,指使地痞流氓威胁拆迁户,殴打,打黑棍,他帮忙做了很多,宏达地产掘了第一桶黄金。  而后,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他一直在背后充当那个干脏活的人,他也从中获利颇丰。  他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他和周敏之间从来没有断过,这个妇人的性【欲】很强,他年轻力壮,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他在她的身上辛勤耕耘。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回忆,徐浩知道周敏来了,他像往常一样把她迎进来,两人没说话,直接行云布雨,完事之后,徐浩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如果没有那片药顶下来,他根本伺候不了这个女人,他想不明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怎么对这种事还是这样热衷。  周敏躺在他的胸膛之上,用手扒拉着他的胸毛:“还是你行,年轻就是好,我家那位软得跟面条似的,十年前就不行了。”  徐浩喜欢听这样的话:“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宏达地产老总的女人压在床上,想怎么压就怎么压,每当我看到你老公在人前风声水起的时候我就想笑。”  徐浩哈哈笑着,这的确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事情。  周敏没有生气,她坐了起来,点了一根烟说:“你也就这么点能耐,我要你做的事情你给我做好了,你放心,出了事,我给你挡着,那个贱人背后虽然有田蔓琼,但是田镜云年底就要走人了,这里的天,未来是周家的,你惦记的那个职位我已经和我大哥说了,他会想着帮你上去。”  徐浩眼神瞬间明亮起来,他说:“有你这句话就好,不过,这次事件之后,我很有可能要受处分,最少一年之内是无法提拔了。”  周敏说:“一年时间有什么等不得的,你都安排好了吗?”  徐浩说:“你放心,一切安排妥当,她会和她母亲当年一样。”  周敏说:“我这辈子最恨别人背叛我,勾引我的男人,我就让她一辈子被男人骑,她这样,她女儿也要这样。”  徐浩嘿嘿笑了笑,周敏的话就连他也感觉到阵阵发寒。不过有些可惜了,他原本想,他要第一个上了颜如玉,可惜啊,便宜那些禽兽了!  (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