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 围堵

第二百二十二章 围堵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592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29
   叶良辰、杨旺,还有周昊三人在查看了一遍之后,三个人回到值班室,值班室墙壁上的十二个监控屏幕监控着监禁室走廊的各个角落。  监控屏幕并没有对准嫌疑人的房间,因为无论对方犯了怎样的错误,最起码的人权是要受到保护的,尤其是女性嫌疑人。  周昊把带来的烧烤熟食拿出来,找了几个常用的盘子放到里面。杨旺出去买了几瓶啤酒,平常值班的时候,他们偶尔也喝喝酒,但决不会喝多,虽然明文规定不准值班人员饮酒,但是有时候,这些规定并没有什么约束力。  三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喝着酒,酒不多,每人两瓶无伤大雅。三个人胡侃了一阵,周昊问:“那女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叶良辰知道,他说:“是徐处长送进来的,好像是‘一笑倾城’的老总,藏毒,在她的办公室搜出来200克的冰00毒,你说也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吸这东西干吗,那么好的条件,这不是作践自己的身体吗?”  杨旺嘻嘻笑着:“你懂啥,这东西吸完之后亢奋,无论男女只要吸上,完事之后就得搞那事,男的怎么弄都不会软,女的吸完就兴奋的不得了,你想不上她都不成,像她们这种有钱人,吸这东西无非是为了寻求感官上的刺激。”  叶良辰说:“这个是事实,去年那个日本女星叫法子那个,不是也吸食这东西吗,我记得我上大学那会儿,她火得跟什么似的,满大街都是她的图片,一笑起来甜甜的,标准的少男杀手。  好家伙,去年暴出吸食这东西,在家里乱搞,4...p,真你妈牛x,一对三,跟日片一样,这日本人就是变态,无论男女,都特妈一个德性,太变态了。”  周昊说:“你说的那个酒井我也知道,的确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偶像明星,可惜了,自己在家玩,这要是出来拍av,那还不火死。”  一提到这个话题,三个男人的眼晴就亮了,叶良辰抢着说:“你还别说,酒井法子出这事后,面临经济危机,媒体报道还真有av公司找她,一部片出价一亿日元,但是她没干。  当时看到这新闻时我直拍大腿,她要是真敢拍,我高低托日本的朋友给我弄张原版的,上学时候,她可是我偶像。”  杨旺嘻嘻笑道:“偶像?打飞机的对象吧!”三个人哈哈哈的笑起来。  他们三个人喝酒聊天的时候。看押室,那名得到钢锯的家伙用脚踢了踢一直打着哈欠的同伙:“怎么了,哈欠连天的。”  “还能怎么,犯瘾了,一天不吸就受不了,老李你也是,吃个饭你非得撩闲,你撩那女的干吗,歌厅大把的小妹等你临幸,你非得调戏人家,这下可好,哥几个进这里来了,晚上没法把妹了。”  老李笑了笑:“我最近转性了,不喜欢小妹,喜欢良家,一看到良家我就忍不住要调戏。”  “那你也不能硬来了啊!”那位不停打哈欠的主说道。  老李拍了拍他说:“你不懂,良家和小妹的味道完全不一样,首先是刺激,其次是干净,风格不同,味道就不同。”  另外两个人看他们聊这个话题,也都加入进来。  “还是老李有经验,给我们讲讲,咋个不同。”  老李笑道:“首先,良家矜持,你想勾搭良家,首先要看她这个人,是不是容易上手。  首先看她眼神,桃花眼的女人,这种女人容易上手。如果在酒吧里遇到,你可以创造机会和她接触,但千万别太明显,不要一开始就把你的意图暴露了。  你可以假装不经意撞她一下,或者不经意的触碰到她,制造一个巧合的机会,然后两个人聊天。聊天的话题可以天马行空,然后请她喝酒。  第一次见面千万别急着上床,你见过哪个良家第一次见面就和你滚床单,那种不是良家,是出来找刺激的。  真正的良家,你找她时,她会表现的很矜持,有种距离感。  但你不要害怕,只要她肯出来,就说明对你有意思,一次不成,两次。两次不成三次,如果第三次还不成,直接挑明,能上则上,上不了,直接走人,大家都这么忙,见面了不打炮,谁有那闲功夫泡。”  几个家伙嘿嘿嘿的笑着,表示对老张的经验表示赞同。一直打哈欠的家伙聊了一会,终于顶不住了,眼泪噼里啪啦的掉。  老张眯着眼晴盯着他说:“真顶不住了?”  “不行了,真不行了。”  老张把衣角掀开,用那把钢锯把衣角线挑开,一个不大的朔料包掉了出来。  几个人都盯着他的动作,老张把包打开,里面是一个密封的朔料包,装着几许白色的粉末。  “老李,你行啊,还藏着这好东西,快给我点,我不行了,受不住了。”一直打哈欠的主把朔料包抢过去,用指甲挑了一点粉末放到鼻孔用力一吸,整个人向后直直的挺去,过了好一会,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满脸了精气神。  “老李,你这是高纯,真爽。”  被叫做老李的对另外两个人说:“要不要来点。”他们平常都磕粉,被抓到这里百无聊赖,纷纷用指甲挑了几许粉末凑到鼻孔,然后用力一吸。  十多分钟之后,吸食了白色粉末的三个家伙,一个个的精神亢奋起来。  老李看了看时间,估计差不多了,他对几个人说:“咱们得想法出去,在这里做什么。”  已经被冰粉刺激的亢奋的几个人说:“怎么出去?”  老李没有说话,掏出铁丝来,捅进铁栏上面的锁上,慢慢的撬动,过一会儿,就听到‘咔’的一声,门锁被他捅开了。  值班室里,平时能熬到十一二点钟才睡的叶良辰和杨旺感觉到头有些发沉,眼皮打架。  周昊说:“怎么困成这样?”  杨旺说:“今儿就是困,杨所,你先顶一下,我眯一小会。”叶良辰也随声附和。  周昊笑道:“没事,困了就睡会,就这么几个人,还能出事咋的。”  看到杨旺与叶良辰闭上了眼晴。周昊收起笑容,他把盘子里还剩下的食物倒进马桶冲了下去,把不该留的东西全部收拾干净。  然后他走到两人身边轻轻喊了一下,两个人睡得很香。他走到报警系统那里,从兜里掏出一段十几厘米长的绝缘导线,分别把两头同时插入火线,短路引起的电火花瞬间击穿了报警系统。  做完这一切后,周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把导线揉成一团丢到便桶冲了下去,然后回到值班室躺在两人身边假装睡去。  整个二层关押嫌疑人的隔离室只有颜如玉和老李一伙人。颜如玉从被关进这里后,她就意识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她隐隐的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可又偏偏不知道对方的阴谋是什么。  她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么强大,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为母亲报仇,甚至为此伤害到了无辜的人。  可是一想到母亲曾经的凄惨,她就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就算拼尽所有,她也要让害死母亲的人得到应有报应,包括她的生身父母。  她能够这样坚强的活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看到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那个男人为了他自己的前途,抛弃她的母亲,对她不管不顾,他所注重的只有权势与金钱。  颜如玉在她母亲的坟前曾经发誓,她要让他一无所有,让他所得到的一切化为乌有,那样才能惩罚他。  她要让害她母亲的那个女人失去她最亲的人,让她体会到那种失去至亲的痛苦。只有以牙还牙,她才能感受到报复的痛快。  她做了这点,差一点让那个爱她,肯为她去做一切的、同父异母的哥哥死去,可是在最后的时刻,她的心软了,当她看到他痛苦的失去了颜色的脸,绝望到了失去灵魂的眼神,颜如玉的心还是软了。  她不是那样残忍的人,虽然她的心被仇恨所蒙弊,但是她仍然无法做到那样的残忍与冷酷,她告诉了他,和他上床的那个女人不是她,而后离开。  一幕幕的往事仿佛电影里面的镜头,一幅幅的从她眼前飘过。走廊里面忽然响起的异动把她从回忆中惊醒,颜如玉透过铁栏看到了走出来的几个人。  他们是下午被送进来的几个打架斗殴的人渣,来的时候一身酒气,他们是怎么出来的,颜如玉诧异的望着这几个人。  她发现这几个人的行为举止有些异样,一个个的显得特别兴奋,这里是看守所,他们怎么可能出来?  几个人走到她这里,走在最前面的染着红发的男青年看着她,眼里仿佛着了火,她能看到他眼中燃起的熊熊【欲】火。  几个人走到她这里的时候就再也迈不动步了,那个红头发的男青年看着她露出痴迷的神情。  “老李,就是她了,就是她了,出去干吗,外面的没这个好,快把门打开,我要上,我这就要上她......”  和他一起的两个年轻人和他一样,疯狂的叫嚣着,好像无法控制自己。  颜如玉的心往下沉,她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她抻手向墙壁上的报警器上拍了下去,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她站起来用力的连拍......  颜如玉瞬间意思到了什么,从来没有一刻,她感到自己如此绝望,就算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她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恐惧。  她从那几个年青人眼中,看到的只有疯狂,他们眼里全部都是赤果果的【欲】望,颜如玉见识多广,她当然知道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们分明吸了粉,在这种地方能够跑出来,还能吸到粉,颜如玉瞬间明白了一切,她知道,那个女人对她展开了最疯狂的报复。  她看到老李用手中的铁丝伸进铁锁,当那一声‘咔’的声响传出来的时候,颜如玉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小祝殷开着车从利剑的秘密基地出来直奔天宁,直到出了利剑基地华天宇的电话才能正常使用,基地内有屏蔽电子信息的设备,没有利剑特殊的调频装置,一切电子信息都无法进来。  手机上不时响起短信声,华天宇打开短信,全部都是未接电话短信,他看了一眼,打得最多的是竟然是刘芳的电话,还有几个不知道的电话号码。  华天宇给刘芳回拨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刘芳的声音从电话里面急迫的传了出来。  “华老师,颜总被人抓走了......”刘芳把下午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华天宇这才想起,小祝殷枪击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反馈给利刃,天宁这边把这个事件当成了恶劣案件。  华天宇哭笑不得,这丫头的脾气实在是躁了点。  他放下电话对小祝殷说:“丫头,下午的事你可给我惹了麻烦,我朋友因为你开枪被关到了第三看守所,走那里吧,我得先把人接出来。”  就在华天宇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负责监控华天宇电话的技术人员就监控到了他电话。在华天宇挂断电话的瞬间,技术人员迅速定位华天宇所在位置。  做为总指挥,卢彬在第一时间接到通知,他一直在办公室,在接到电话后,他迅速的从办公室来到指挥中心,全体工作人员都在这里听候他的命令。  技术人员把监听到的地点报告上来,卢彬铺开城市地图,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位置说:“就是这里,这是通往他所居住地方的道路,嫌疑人在返回家中。”  他通过对讲机喊道:“第一组,请赶往中原桥地带,嫌疑人十分钟后将路过那里,第二组立刻赶往嫌疑人家中所在的小区,迅速占领有利地形,嫌疑人到后,立刻实施逮捕。  第三组,请通过城市监控网络搜索xxxx号车,尤其是通往xxx路段的监控,全程扫描。  第四组、第五组,原地待命,随时听候调遣。”  在安排布置完警力后,卢彬扫了一眼现场,问道:“徐处长呢?”  负责通知的警员说:“我已经通知徐处长,他带人出去堵截去了。”  卢彬冷着脸说:“堵截,他要到哪里去堵截?”卢彬眼神犀利的起来,他用手敲了一下桌子。  “他从晚上6点一直到现在,他人在哪里,你们谁知道?”  现场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吱声,他们看出来了,卢彬现在很生气。  “下午和他一起去‘一笑倾城’的人都有谁?”还是没人吱声,一名工作人员小声说道:“卢处长,下午是小张和小马同徐处去的,他们俩和徐处一起出去了。”  卢彬阴沉下脸:“不务正业。”没人知道他这句话里的含义是什么。  卢彬说完之后,他对话务员说道:“给华天宇打电话,尽力拖延他的讲话时间,技术人员在最短的时间内锁定他的位置。”  负责接打电话的话务叫刘萍声音打通华天宇的电话。  此时正在车上的华天宇并不知道一场针对他的抓捕行动在整个天宁行动起来,他看到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接,直到对方接二连三的打进来,他才接通。  电话里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请问是华先生吗......”女孩在电话里东一句西一句的说了好一会才把电话挂断。  指挥中心,卢彬迅速向第四小组,第五小组发布命令。  “犯罪嫌疑人,赶往xxx街,请立刻赶往目的地实施抓捕。”  此时,徐浩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天宁第三看守所必经的路段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有预感。(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