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紧锣密鼓

第二百二十三章 紧锣密鼓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6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30
   【推荐好友新书《侠客陆天风》,美女作家出品,值得品味】  天宁市早晨阳光格外明媚,这样的日子像往常一样,在天宁发生着无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大多数普通的人过着他们以往习惯了的生活。  大多数的人都像往常一样,早上起来,洗漱,早餐,送孩子上学,然后开始一天紧张而又平淡的生活。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这样生活,没有任何变化。  意外只是发生在不为人知的一面,也有的人,他们的生活或许会发生一些改变。当然他们发生的改变或许没有人关注,或许倍受关注。  没人关注,是因为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就像昨晚身亡,被车意外撞死的王姓警员,他还没有结婚,父母远在外地,他的尸体被送入太平间的时候除了平时在一起的同事就再也没有他人。  当然也有受人关注的事件,比如网上不断发酵的敛财事件。  网上的评论已经把矛头指向了辽东省********田镜云,省舆情中心在凌晨的时候就已经监测到了这条不实新闻,同时上报上级部门。  辽东省应急办迅速做出反应,通过相关部门联系各大网站删除不实谣言,省委办公厅秘书长高培忠亲自挂帅,开始‘围剿’这条不实谣言。  辽东省各部委,各部门很快都知道了这条新闻是针对辽东老大田镜云的,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省委办公厅一上午召开了三次紧急会议,辽东省公案厅网络侦辑部门也参预进来,对谣言的源头开始进行侦察,一场风暴以辽东为中心开始蔓延。  大的风暴在酝酿,局部的风暴也同样影响了一些人,就比如说卢彬,他一大早就接到了通知,局里取消了他‘枪击事件’负责人的职务,另外委派了一名同志接任他处理‘枪击事件’的后继案件。  局里给出的理由是,案件涉及到国安部门,委派有国安工作经验的同志另行处理。  卢彬感到他被孤立起来,很明显,剥夺他的指挥权,这只是一个理由,这是有人不想他做更深一步的调查。  卢彬向来不缺正义感,他是警察,是负责调查真像的人民警察,他不是帮某些人谋利的工具,他只想查出真像,抓住罪犯。  如果做为一名警察,不能维护这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又怎么能够称做警察,卢彬的性子里面一直不缺乏这种正义的因子。  他参与了整个案件,虽然他不满小祝殷的野蛮与张扬,但是小祝殷的确制止了一场有预谋的案件发生,无论过程如何,结局是好的。  昨晚的车祸卢彬已经知晓,卢彬没有任何疑议,他把怀疑对象指向了徐浩。就在他把报告打到上面,要求对徐浩隔离审查的时候,他被撤职了。  卢彬不满上面的处理,他找到了上级,但是他的请求被驳回了,卢彬非常郁闷,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正义的可贵。  卢彬不服从上面的安排意见,在这个案件上,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整个案件的调查与刑侦,他要求局里继续委任他处理这个案件。  但是他的请求被驳回了,卢彬怒火中烧,他对局里的安排与决定非常不满。卢彬写了请求报告,把请愿书递交到了上级,把他对整个案件的看法写在了里面。  卢彬没有想到,他的请愿书在递交上去之后,她的姑母卢琳在第一时间找到了他。  卢琳在见到他之后的第一句话就问他:“小彬,你想干什么?局里安排谁来调查这个案件,是组织上的决定,你为什么一定要参与进来,你的职责是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不是为了不相干的事影响全局。”  卢彬说道:“这个案件从一开始就由我负责,整个案件的调查与后期发生的事件,我全员参与,没有任何人比我更了解这个案件,没有任何人比我更清楚这个案件的背景。  他们为什么不让我参加,不让我继续调查,而是派了一个生手来调查这个案件,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  卢琳说:“这不是你个人耍脾气的时候,你必须服从组织的安排,组织安排有组织的意图,你懂几个问题。”  卢彬的犟脾气上来了,他说:“谁是组织,谁又代表组织,拿这样的大帽子压我骗骗小孩子还行,我卢彬当一天警察,我就对得起这身衣服,干一天警察,我就无愧警察这两个字。  我不是政客,我不懂那些弯弯道道,我要做的就是当好一名人民警察,如果连最起码的尊严都做不到,我又做这个警察干什么,我还不如回家卖红薯。”  卢彬第一次在姑姑面前发这么大的脾气,他骨子里面的正义感被颜如玉所遭受的不公所激发出来,他一直是家族培养的杰出子弟。  正因为这样,他这么多年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工作,包括他的婚姻,也是按部就班的向前推进。  可是当那些不公与黑暗,那些丑陋与卑鄙展现在他的眼前时,他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深处的憎恶,他的正义感和做为一名警察的荣誉,让他不甘心看着正在发生的罪恶与不平,这一刻,卢彬真真正正的做回了他自己,他好像找到了从前的自己,那个充满了阳光、自信、正义的青年。  卢琳被他的表现气得浑身颤抖,她指着卢彬骂道:“你犯什么混,你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正义使者,你就能摆平这天底下所有不公正的事情。  上面只是不让你参加进来,并没有说,这个案件不会彻查,你犯什么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已经让很多人对你心生不满,你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前途。”  卢彬站起来,转过身,他还是第一次冲撞自己的姑母,他背对着卢琳说道:“如果前途和未来是用不公与抹杀正义换取,我宁愿不要这份前途。  这个案件我管定了,如果他们在这个案件上敢乱来,把那些隐藏在里面的黑暗隐瞒起来,让公正与正义失去土壤,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人生有所有为,有所不为,做为一名警察,如果连真像与正义都不能维护,那么又能做什么?  卢彬大踏步走出卢琳的办公室,他向组织递交了请假条,他要休假一周。  就在华天宇被小祝殷接走去利刃离开‘一笑倾城’的时候,卢彬来了,他不是以警察的身份过来,而是以私人身份来拜访颜如玉。  颜如玉见到了卢彬,她认出卢彬来,没有客气,没有寒暄,她直接说道:“我不会和你说任何事情,我已经责成我的律师全权处理我的事情,我会向你们讨一个说法,你们等着吧!”  卢彬说道:“颜小姐,你误会了,我已经被上级撤去了专案组领导的职务,我这次过来只想了解一些情况,我想知道徐浩为什么要陷害你?”  卢彬采取了单刀直入的办法,他没有用任何的修辞与缓冲,直接向颜如玉发问。  颜如玉眼里露出警惕的目光,她的瞳孔收缩,她无法判断卢彬的真实用意,她紧紧的盯着卢彬的眼晴,想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  卢彬也同样在观察颜如玉的反应,他对颜如玉的反应预料得很正确,他能感觉得出,这个女人一定知道徐浩为什么要陷害她,甚至她知道徐浩背后的人是谁。  他知道颜如玉与田蔓琼的关系,他之所以要彻查这起案件,不是想乘田家的大船,而是他无法忽视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  颜如玉没有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平静的说道:“对不起,我无法奉告。”  卢彬从颜如玉的语气里读出了她的警惕与不信任,他没有说什么,站起来,把一张名片推到颜如玉的身前说:“你不用有顾忌,如果你想起什么来就打我的电话,我会尽力帮助你。”  说完,他站起身来直接下楼,他走到楼下的时候,看到天宁警方的警车开了过来,刚刚接任他的是天宁公案局,第二侦辑处的处长饶可风。  看到卢彬从‘一笑倾城’出来,饶可风楞了一下,他想上前打招呼,可是卢彬只看了他一眼就离开了,徐浩从一旁走过来说:“饶头,卢处对你接任他很有意见啊。”  饶可风笑了笑:“他就这个脾气,不要管他,咱们上去。”  饶可风带队直接上了楼,颜如玉接待了他们。  饶可风说道:“颜小姐,我姓饶,现在正式负责这个案件。我这次过来是调查您办公室里面的毒品,鉴于您在关押期间差点受到侵犯,所以取保后审,现在咱们可以谈一谈那包毒品了吧!”  颜如玉冷冷的望着饶可风还有徐浩,她说:“我不想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有什么问题和我的律师谈。”  她把电话打给徐江川,徐江川十分钟之后赶到了‘一笑倾城’,他的隐疾经过华天宇的治疗后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他坐到饶可风的对面说道:“颜小姐把她所有的事务都交由我来负责,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我,我会代我的当事人回答。”  饶可风对徐江川傲慢劲感到很不舒服,他说:“目前你代表不了颜小姐,她是嫌疑人,不是委托人,她之所以能够不被监押,是因为她在监押期间发生意外,所以我们宽已为怀,为她取保侯审,我要问的问题必须由颜小姐亲自回答。”  徐江川不慌不忙的说道:“饶警官,请你说话注意,你是警察,说话要有依据。  第一,我的当事人颜如玉小姐并不是你口中所说的嫌疑人。在藏毒事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任何关于我当事人藏毒的言论都是诽谤。  你们警方言之凿凿的说在我当事人办公室搜出毒品。  我的当事人并不吸毒,你们在没有其他证人可以证明的情况下,在我的当事人办公室搜查出毒品,你们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毒品就是我当事人的,我也可以说是你们栽脏陷害。”  饶可风怒道:“你说什么,我们载脏,你这样说话,我可以告你诽谤警察。”  徐江川笑了:“你吓我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恐吓,咱们说话我是录音的,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就是恐吓。我是律师,什么样的案子我都见识过,你信不信,单凭你刚才那句话,我就可以把你驱逐出这个专案组。  你以为警察是什么?警官,你连最起码的警察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来调查案件?你来搞笑来了吧,什么事都是讲证据,我告诉你。  从现在开始,请你说话时要尊重我的当事人,请不要用嫌疑人这个字眼,否则请你们出去。  还有一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我正式状告天宁公安局乱用职权,值勤人员玩忽职守,工作人员载脏陷害。”  饶可风怒不可遏的站起来说道:“你再说一句!”  徐江川微笑着说道:“再加一条,威逼恐吓!”  田蔓琼在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网络上的新闻,她第一时间给父亲打去电话,她没有想到,自己做生意的事情终于给父亲带来了麻烦,这段时间她已经开始压缩所有生意,有些应该处理掉的生意全都处理掉了。  丈夫去逝后留下的一些生意她照顾不过来,或者转手,或是退出,她把精力全部放到了照顾孩子上面,唯一重视的生意就是与华天宇、颜如玉间的合作,她对药厂未来的发展抱以极大的期望,没想到,即便她这样做,还是给父亲带来了麻烦。  在与父亲短暂的交谈后,田蔓琼准备立刻回到天宁,把该处理掉的生意全部处理。  财富对于她来说已经只是个符号,失去丈夫之后,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其它一切都很难让她上心。  田蔓琼收拾好一切之后,她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公司的副总打来的,她丈夫在世前曾经开发的一块建设用地出现了大问题,田蔓琼坐不住了。  【VIP群:70579745,请大家进群交流】(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