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哭了(二合一)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哭了(二合一)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253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31
   卢彬坐在角落里一直观察着歌厅里的一切,他看到华天宇与卫盛进走进八号包间,随后曲江涵带着八名壮汉冲了进去。 br>  以卢彬对华天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发现这个男孩子越发的捉摸不透,他不相信华天宇会做无地放矢的事情,他没有担心华天宇他们的安危。  他走到八号包间,听到里面的对话后,他知道华天宇是故意来闹事的,他趁着曲江涵在下面,他低着头向楼上走去。  ‘枪击案件’,他被剥夺了指挥权,从前晚那名王姓警员意外身亡后,卢彬就意识到徐浩在这个案件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他隐隐觉得,在天宁市公安内部可能存在一个巨大的黑洞。  他的正义感和他的良知让他不能袖手旁观,他通过朋友调出了那天夜里王姓警员过马路时的录像。  他反复的观看了车祸录像,从录像里几乎看不出来任何破绽,根本看不出是人为的谋杀。  王姓警员在颜如玉的办公室里搜出了【冰】毒,除他以外再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冰】毒的来历,以卢彬对颜如玉的调查,这个女人不可能吸毒,那袋【冰】毒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徐浩指使王姓警员栽脏,现在王姓警员发生意外,徐浩可以把他自己完全摘除。  就算不能用这袋【冰】毒定颜如玉的藏毒的罪名,徐浩也可以把自己摘除出去,这一招极其恶毒,却是以一条人命为代价。  肇事司机是‘音乐战国’的代驾司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这场意外的车祸与徐浩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肇事司机是‘音乐战国’的司机,卢彬把他的怀疑目标指向了‘音乐战国’的老板,外号叫‘小伙’的曲江涵。  这个曲江涵有过前科,进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打架斗殴,第二次是组织妇女【卖】淫,前后在监狱里面呆过八年的时间,他把曲江涵的履历调了出来。  通过调查,他没有发现这个外号叫‘小火’的曲江涵与徐浩有过交集,但是做了多年警察的敏感让他感觉到,这一切决不是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卢彬通过他的渠道找到了徐浩的履历,他从徐浩的履历表中一点一点的捋顺,对照曲江涵的发迹史,他找出了徐浩在时任南明区派出所所长期间,正是曲江涵出狱的时候。  就是在那时,曲江涵在南明区开了一家洗浴中心,他就是从那时开始发迹的。卢彬知道,这种洗浴中心往往与色【情】行业是搭边的,曲江涵有过组织妇女【卖】淫的前科,他开的洗浴中心绝不会干净。  徐浩这个时期担任南明区派出所所长,他不可能不认识曲江涵,很有可能,他在背后充当了曲江涵的保护伞,从这点上分析,几乎可以确定下来,是曲江涵派人谋杀了王姓警员,为徐浩扫除了后顾之忧。  卢彬对自己的分析非常肯定,他与徐浩之间没有任何个人恩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有着共同的派系,但是卢彬从来没有这样认为,他不喜欢政治,更不会把正义与政治斗争混为一谈,他有自己的操守与抉择。  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调查这个案件,他不想让这些真像掩埋起来,让正义失去土壤,那样,他根本对不起头上的那枚国徽。  他把目标锁定在曲江涵身上,从昨晚开始,他就开始到‘音乐战国’暗中调查,他今晚过来,没有想到华天宇也会来这里,现在看来华天宇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这与他的调查方面几乎一致。  他不知道华天宇是怎么找到线索的,现在看来,他们的调查方面殊途同归,卢彬快步向楼上走去。  曲江涵的办公室位于‘音乐战国’最上层,他走到楼上之后,两名黑衣男子拦住了他。  卢彬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除了这两个男子外再无他人,他笑嘻嘻说道:“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尿急尿急。”  他笑着打着招呼,转身就走,故意把揣在兜里的厚厚一沓钱掉到地上,他转过身看到两个男子的目光盯到地上的钱上,趁着他们俩没有防备,卢彬快步上前,双手同时用力薅住两人的头发,把他们两人的头狠狠的撞在一起,两个人瞬间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卢彬用最快的速度把两人拖到曲江涵的办公室,他下手有分寸,只是弄晕了两人。  他快步走到曲江涵的办公桌边,开始搜索,看有没有价值的东西,他搜索了一番之后,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和线索。  他在曲江涵的卧室里面发现了一个保险柜,卢彬过去从事过技术方面的工作,蹲在地上试图破解保险柜的密码,他把耳朵贴在保险柜上,认真的听着,破解这种密码需要时间和耐心。  卢彬强大的心理素质在这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把整个身心集中起来,慢慢的拧动保险柜,试图破解......  与此同时,八号包间,曲江涵脸上布上一层寒霜,他眼中寒芒闪烁,盯着华天宇说:“你想找事,也得先看看这里是哪?”  华天宇笑了:“是哪又能怎样,我今儿就是要砸你的场子,你不服啊。”华天宇有说这话的底气,对方十多个人,几乎都放倒了,云鹰出手,又怎么可能叫这些人还有站起来的机会。  就算这种时候曲江涵仍然没有服软,他是见大场面的人,知道今天这关过不去了。他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他盯着华天宇说:“做人留一线,下次好相见,我不管你是哪来的,你今天砸我的场,伤我的人,这仇结死了,你划个道,咱们一次性解决!”  华天宇说:“成,想一次性解决啊,你把店关了,自己干了什么事,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己去警察局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了,这页就算揭过去。”  “你说什么?”曲江涵杀气腾腾,如果不是忌惮云鹰,他现在很想扑上去把华天宇给撕碎了。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横的,他不记得哪里得罪了这样的人物,这是要往死里整他。  华天宇大马金刀的坐到沙发上:“怎么,我说的你没听清啊,那我再说一遍,把店关了,自己做过什么恶事,上警局自首。我现在给你机会,你自首算坦白从宽,别到时候连自首的机会都没有。”  曲江涵彻底的怒了,见过狂妄的,但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狂妄的,这小子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他妈给他狂的,他现在杀人的心都有。  可是曲江涵不敢乱来,对方那个壮汉实在是在特妈的厉害,他七八个兄弟一个照面都没过去就被对方放倒,这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就算他想过去拼命,那也得值当,他要是冲上去,只有被虐的份。  识实务者为俊杰,硬拼打不过人家又能怎么办,只能认栽,不过曲江涵可不是那种轻易就服软的人,他今天栽是栽了,这场子他肯定得找回来,他认识几个能打的,可现在没时间叫来,只能先忍着这口气。  他盯着华天宇:“算你狠,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记住你了,你报个号,今天我认栽。”  华天宇笑了:“认栽,怎么认栽,我刚才说的话你是真没明白还是装不明白,我怎么说的?”  曲江涵恶毒的盯着华天宇,他现在才明白,对方是要玩真的。他对华天宇说道:“你想经官啊,行,我陪你玩。”  他对彪子说道:“报警,就说有人到这里捣乱。”  华天宇笑了:“这样好,咱们好好玩玩。”  不多会功夫,外面响起警笛声,五六名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直奔华天宇他们所在这个包间而来。  警察一进屋,曲江涵指着华天宇三个人说道:“赵所,他们三个到我这里来捣乱,打了我的人,你看,我这些兄弟都受伤了。”  被叫做赵所的警察看了一眼华天宇他们三个人,指着他们三人对手底下的人大声说道:“把他们三个拷起来,带到所里问。”他身后的几个警察就要上前带人。  曲江涵冷冷的望着华天宇,心道:“小子,跟我玩,我玩不死你。”  卫盛进一直没说话,现场一直都是华天宇在主导,看到那个赵姓警官这个牛【逼】xx的样,他忍不住了。  “赵所是吧,你牛啊,你们警察就这么办案的,问也不问就带人,你们一伙的啊,他说什么你都信。”  赵所听卫盛进这么说话,他厉声说道:“怎么着,我怎么办案还要你教我,这地上躺着这么多人不是你们动手打的,我冤枉你们了?”他明显袒护曲江涵。  卫盛进不怒反笑:“你眼睛拉稀了,他们这么多人打我们三个,我们这叫自卫你懂不懂,按照你的逻辑,被人打趴下就占理了,是吧,你特妈这是什么逻辑,你吃翔长大的,还是脑袋让驴踢了。”  姓赵的所长听到卫盛进这么说话,他从来还没见过这么横的家伙,他顿时大怒道:“你敢骂人,就凭你这态度,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给我带回去,到所里审问。”姓赵的所长也是个暴脾气,不由分说就要带人。  距离卫盛进最近的两名警察就要动手抓他,华天宇挡在卫盛进身前,伸手拦住两名警察,他冷冷的盯着赵所长道:“警官,你这样合适吗?”  赵所长说道:“侮辱人民警察,在这里聚众斗殴,抓你们难道抓错了?”  华天宇笑了:“聚众斗殴?警官,你连调查都没调查就把这大帽子给我们扣上了,你成啊。我哥哥骂你骂得不冤,你特妈就是****长大的。”  华天宇看出来了,这伙警察根本就是和‘小火’这些人一伙的,这根本就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赵所长一听华天宇这样讲话,他这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指着华天宇和卫盛近,对手底下的人喊道:“都给我抓起来,带到所里。”  他一共带来六个人,立刻就上前抓人。华天宇不怕把事搞大,今晚就是抱着把事情搞大来的,哪会在乎几个小警察。  冲他过来的两个警察刚靠近他,被他一个背手,把伸手拉他的那名警察一个倒背就给摔了出去。  云鹰看华天宇动手,他出手更快,来抓他的两名警察还没反应过来就让他给放倒了,然后冲向卫盛进那里,干净利落的放到那两名警察。  华天宇几乎和他同时收拾了来抓他的警察,赵所长感觉到脑袋不好使了,这你妈是什么人,连警察都敢动,他伸手就要摸枪,可是手还没按到枪,云鹰先他一步直接把他的枪下来了。  赵所长想反抗,云鹰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赵所长吓得腿都软了,对方干净利落的就下了他的枪,这些是什么人啊。  曲江涵没有想到华天宇他们这么生猛,竟然袭警,他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大的包间,先后涌进来两拔人,这会几乎满员了。  赵所长虽然害怕,而对黑洞洞阴森森的枪口,他不怕才怪,他说道:“你们别乱来,你们袭击警察,抢夺枪支这是重罪.....”  他话还没说完,卫盛进冲过来冲着赵所长就是一个大嘴巴:“泥马逼的,什么都是你说的,袭警,抢夺枪支,袭你姥姥的警,你特马的算什么警察。  你妈比的,进来就要抓我们,还特妈不许我们反抗了。”  卫盛进说完这句就是一个大嘴巴。  “你特妈的,问也不问就要带我们走,你特妈以为穿着这身衣服就特妈牛逼是不是。”然后又是一个大嘴巴。  “你特妈问都不问就认为都是我们的事,你特妈说你该不该打。”又是一个大嘴巴打过去。  “你特妈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了,你特妈就要带走我们。”卫盛进问一句就是一个大嘴巴,这顿大嘴巴扇得赵所长整张脸瞬间肿了起来,他想反抗,可是云鹰的枪顶在他脑门上,他躲都不敢躲,当着这么多年的警察就从来没让人这么打过,而且打得还么狠。  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赵所长就差没把脸塞裤裆里面,他这个憋屈啊,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可是看出了,这是亡命徒啊,麻痹的‘小火’你特妈报警到是说明白啊,好多带点警力,这特妈碰到了一伙什么人呢?  心里憋屈,可是却说不出来,脸上被打得火辣辣的,赵所眼泪都出来了,今天这人丢大发了。  【vip群:70579745,防河蟹章节将会发布在这个网,喜欢本书的朋友欢迎进群】(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