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发威

第二百三十七章 发威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5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32
   赵忠宇不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不过这样理直气壮告状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做为一名为着丰富经验的老警察,他处理问题的方式很委婉。  他笑着说道:“小同志,火气不要这么大,慢慢说,我在听,如果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处理,你这样讲,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也没有办法处理不是,你慢慢说。”  赵忠宇都已经快要休息了,这个电话他接得莫明其妙,一边说着,一边摇头,现在老百姓维权能力真是越来越强大了,电话都打到他这里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到电话的。  电话里,对方把事情说得很清楚,赵忠宇听得眉头皱起,他是一个老警察,如要对方在电话里面说的情况属实,那么这个打电话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音乐战国’他是知道的,是他所管辖区域内的一家规模很大的歌厅,对方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告对方,又把辖区的派出所告到他这里来,情况就有些复杂了。  放下电话赵忠宇第一时间给副局长曲洋打去电话,让曲副局长亲自带队去处理,事情牵涉到整个东河区警察队伍的声誉。  如果处理不好,对方把事情捅到市局,他就被动了,做为一名身经百战,在仕途中打熬多年的老警察,他对这种事情特别敏感,他要曲洋妥善处理,如果事情不要紧的话,最好息事宁人。  华天宇放下电话,赵所长脸都绿了,他没想到对方真把电话打到他们局长那里去了,今晚这件事如果真要往大里搞,他包庇的罪名那是跑不掉的。  曲江涵一直在沉默的观察着,对方摆明阵仗,明面是针对赵所长,可实质却是针对他。他迈步要走出去打电话。  华天宇冲赵所长说道:“赵所长,曲老板要是在你眼皮底下跑了,你罪名就更大了。”  曲江涵狠辣的目光向华天宇望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仿佛有火花一般。曲江涵用手指了指华天宇,他的意思不言而喻,这是不死不休的局。  华天宇这边告状,曲江涵的电话同样打了出去,双方开始角力。  曲洋在最短的时间赶到了现场,在了解情况后,曲洋对华天宇说道:“华先生,你要告赵所长包庇,这可以理解,我们的同志在处理问题时的确处理不恰当,我们可以接受你的监护。  但是你缴我们的枪,殴打我们的同志,这是袭警,这是犯罪,你懂不懂?”  华天宇眯起眼晴:“曲局长,你是来处理问题的,还来是包庇的,如果你是来处理问题的,我和你谈,如果你是来包庇赵所长来的,对不起,我没功夫跟你费口舌,你不处理,我连你一起告。”  曲洋没想到华天宇说话这么冲,他有些恼怒的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的人做的虽然有些不妥当,难道就能成为你袭警的理由?”  华天宇冷冷说道:“曲局长,从你开始处理问题就站在一个偏袒的角度,我告赵所长包庇,在你嘴里变成了‘处理问题不妥当’,我为了保持现场的完整性反到变成袭警了。  难道穿着这身皮就成了保护伞,我们老百姓摸一下,碰一下,都不成了。穿着这身人皮,不干人事,我们老百姓阻止就是袭警?  你们穿得是什么,是警服还是免死金牌?你们还真是霸气,摸不得碰不得了,我还真就不信这个理,你处理不了,我找个能处理了的地方,我还真就不信了,这天宁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曲洋忍着怒气说道:“就算你找到哪,你袭警的罪名也跑不掉,我们的问题,我们可以处理,但是你打我们的人,羞辱我们的同志,这也是事实,对不起,你同样要和我们回去处理。”  曲洋被华天宇激得火起,对方打人抢枪,就算他告到哪里这都是不争的事实,他们警方就可以处理,曲洋与赵所长关系很好,看到赵所长被打的惨样,他从心里就已经向赵所长靠拢了。  华天宇冷冷的说道:“成,看来你们官官相互,不去处理人犯,反到要打击报复我这个举报人,我见识了,不过还是哪句话,你处理不了,我接着告。  你们东河区的公安局官官相互,我就告到市局,市局不管,我就告到省厅,我到要看看到底有没有讲理的地方?”  曲洋怒道:“你少威胁恐吓,无论你告到哪,我们都是以事实为依据。你举报的案子我们秉公执法,但是你袭警的事情,同样要处理。”  曲洋说完就要赵所长动手带人。赵所长看了看华天宇身边的飞鹰,他心有余悸,对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见赵所长不动,曲洋说道:“带人回局里。”  赵所长把心一横,叫身边的警员去带华天宇三个人走。他带来的几个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动。  他们的枪被云鹰给缴了,枪在人家手里,要他们带人走,对方要是不走呢?曲洋的命令下给了赵所长,赵所长的命令下给了身下的人,可是手下的人楞是没动。  屋子里面十多名警察楞是没人敢动手,这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曲洋怒道:“干什么呢,把他们都带走啊。”  赵所长手下的一名警员嗫喏的说道:“局长,我们的枪在他们手上。”  就在对方针锋相对的时候,田蔓琼一个电话打到辽东省公安厅厅长魏加权的电话上面,两人在电话里面聊了几句后,魏加权迅速的拔打了几个电话。  随后天宁市公安局迅速出动,天宁市公安局迅速出警,数十名警察实枪荷弹的把‘音乐战国’包围了。  突然到来的市局人员闯了进来,带队是市武警支报的大队长王超。  曲洋认识王超,看到王超进来,他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说道:“王队长,您怎么来了,您来的正好,这里几个嫌疑人缴了我们警方的枪支,我正.....”  王超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他指着曲江涵、赵所长等人说道:“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曲洋楞住了,赵所长也楞住了,曲洋诧异的说道:“王队,我们的人是来办案的,你怎么抓我们的人?”  王超冷冷的望着曲洋道:“曲局长,赵所长涉嫌包庇罪犯,破坏案发现场,你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你来干吗来了?”  曲洋的脸腾的就红了,他被王超的话噪得满脸通红。他一下意识到坏事了,他们这边还没有处理完,怎么就把市局惊动了。  曲洋这才知道,要坏事,自己捅了马蜂窝了。  曲江涵没有想到对方动作这么大,他此时才知道,对方是想一举毁灭他,他想要跑,可是来不及了。他自已做的事自已清楚,他没有想到事情变化的这样快,这些年来他过什么,他心中有数,从上到下,他一直打理的都很好,从来没有出过偏差,现在忽然从上面来人,控制了‘音乐战国’,曲江涵知道,要出大事了。  市局人员迅速控制现场,执法人员跑到楼上进行例行检查,他们在到达曲江涵办公室时候发现了手握枪支的卢彬,他刚刚醒来,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被忽然进来的警察按到地上。  倒在血泊中的两名保安已经死去多时,这是大案。  华天宇没有想到在曲江涵的办公室里竟然发生了命案,这是他始料不及的,他的目地就是扰局,通过这一点带出一线。  田蔓琼配合他,通过打点,把这条线上的人一打到底,可却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命案。  今晚的天宁注定是一个不平之夜。  周敏在得知儿子因为涉嫌强女干被公安抓捕后迅速做出反应,她给哥哥周珉打去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1点。  周珉严厉的说道:“你怎么搞的,林浩后天就要出国,你怎么还让他出去乱来,你是不是嫌乱子不够大。”  周珉从来没有这样严厉的训斥过自己的妹妹,周敏也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严重。现在双方正在角逐,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些措手不及。  她联系上了徐浩,希望能通过他的途径让那个女孩开口,只要那个女孩不举证,所有的针对吴林浩的指证都将不存在。  卢琳在这个夜晚也格外的不平静,她没有想到自己最钟爱的侄儿卢彬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大事。她不相信卢彬会为了钱财而杀人,唯一可能就是卢彬在这场事件中被人陷害了。她知道自己侄儿的品行,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尽快开脱卢彬的罪名。  警察在曲江涵经营的歌厅搜查出来大量的违禁药物,还有卫盛进拍摄下来的录像,这些足可以叫曲江涵再次入狱。  从被抓进来开始,他就意识到这根线上的某条链条好像断了。  他在保险柜里放着的那本日记本里记载了一些不应该记下的东西,发生在他卧室里的命案是否针对的是那本日记,他现在无从得知。  曲江涵一夜没有睡好,早饭是一碗粥还有一个馒头,他是进来过两次的人,心里极其强大,我掰开馒头咬了一口之后被里面的一个纸条咯到了牙齿。  曲江涵小心翼翼的把纸条打开,上面只有两个字‘揽’和‘保’。他知道这两个字的意义。‘揽’是要他把所有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保’是对方尽一切力量保他无虞。  曲江涵知道,看来对手有了能够撼动他背后人物根基的能力,否则他背后的的人绝不会让他把事情揽过去。  曲江涵明白,只有把一切‘揽’过来,他才有可能活命的机会,只是他保险柜里的东西,曲江涵心头飘起一片阴云......  天宁都市报在早报的版面报道了飞琼集团在土地环节存在大量问题,虽然天宁都市报的发行量并不大,但是它的负面影响依然不容小窥。  市委宣传部在第一时间约谈了报社社长李毅天,要求他在下期的版面做出道歉声明,对他们报社做出的不实报道向飞琼集团道歉。李毅天不肯,与市委宣传部方面搞得不欢而散。  刘忠把他收集到的关于李毅天的黑资料在第一时间举报到了纪委,李毅天前脚离开宣传部,后脚纪委的人员对他展开了例行调查。  李毅天的父亲李波曾任吉化省安平市********,他在职期间正是田镜云担任吉化市纪委书记时期。李波在任时因为*问题下马,正是田镜云主导,接连攻克几个难题,最终将李波拿下。  李波在纪委关押期间,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心里压力自杀身亡,李毅天把父亲的死亡归罪到了田镜云身上,田镜云调任辽东主政之后,李毅天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报复他。  所以才会导演这出闹剧。  刘忠的黑资料显示,李毅天在担任报社社长期间,与一名女记者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他在经济上也同样存在问题。  根据刘忠的黑资料,李毅天当天下午就被纪委正式双规。  与此同时天宁市东河区公安局副局长曲洋、刑警大队队长同一时间被纪委双规,辽东省公安厅常委副厅长赵宝权也在同一时间接受纪委调查,整个辽东省公安系统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不过这只地震开始的表像,当天下午辽东省有三个市的主要领导都被纪委约谈,地震的范围在不断扩大。  有人意识到,辽东省的大佬田镜云发火了。  周敏通过多方渠道想要把自己的儿子捞出来,但是这件案子受到市局重点关照,就算是她的哥哥也感到力不从心。  周珉已经开始自保,在田镜云开始发力的时候,他就知道,田镜云已经向他示威。他不是不想把自己的外甥捞出来,他甚至与省公安厅厅长魏加权进行了沟通,对方没有给他明确答复,但却暗示他,无能为力。  周珉知道,田镜云在通过他外甥的事件向他施压。事情的发展已经有所偏离,周珉不得不做出让步。  他知道只有双方各退一步才可能海阔天空,田镜云要扶持他的代言人上位,那么就必须保证他也同样上台,这是一个平衡点。  双方这场交战之中,各有损伤,但是对于他来讲,他已经试探出了田镜云的底线,周珉知道,这个时候他该做出应有的姿态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