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侬我侬(第一更)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侬我侬(第一更)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04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38
   晚饭结束,华天宇陪安依萱去看望她在宽城的亲戚,安家在宽城的这支是安老堂弟这支人,当年安老的爷爷带着他父亲闯香港,怕一去不返断了香火,就把弟弟这支人留在了宽城,如果他们在香港过活不下去,也好有个传宗接代的人。  所以这支人一直就在宽城,内地改革开放后,安老回来认亲,这支人也跟着借了光,无论从经济还是社会地位上都得到了安老的扶持。  98年安家在港遭遇危机的时候,安老曾把安依萱送回老家,所以安依萱才会和华天宇成为同学,在宽城读了两年小学。  安家解除危机之后,又把安依萱接了回去,安家在港稳定局面之后,安家迅速扩张,开始投资内地,整个家族欣欣向荣。  华天宇陪同安依萱来看的就是安家老一辈,也是安老的堂弟,是安老那一辈在宽城唯一在世的老一辈人,安依萱叫他三爷爷,老爷子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宽城招商局,因为安家的投姿,跟着水涨船高,另外一个儿子进了安家的公司,安老重点培养。  看到安依萱过来,三爷爷非常高兴,安依萱小时候就在他家住了两年,老爷子对她像亲孙女一样。  听安依萱说,她回来是参加同学婚礼的,老爷子连连说好,又询问安老的近况。年前安老忽然发病,吓坏了安家所有人,三爷爷对这个堂哥也是极为关心。  聊了会家常,三爷爷接了个电话,华天宇与安依萱就小声的说着话,两人说什么都觉得高兴,不一会三爷爷接完电话,又聊了一会天,老爷子和安依萱说了几句话后,把话题一转。  他笑呵呵的说道:“依萱啊,一直有个事,三爷爷想和大哥说,可是又怕大哥生气,他过完年后身体不好,我就没和他说。”  安老在他们那辈排行老大,所以三爷爷一直称安老大哥,安依萱不知道三爷爷想说什么,认真的听着。  三爷爷继续说道:“我那个小儿子想从大陆这边的投资里面撤出来,他和朋友打算到天宁开一家4s店,可又怕你爷爷不高兴,毕竟大哥对这孩子期望挺高,想他在家族里锻炼起来,将来也能独挡一方,可这孩子对安家在大陆的投资兴趣不大,想提出辞职,又怕大哥不高兴。  依萱啊,有机会你和大哥说一下,叫他退出来吧,他对这行不喜欢,勉强去做也不合他性子,他又不好开这个口,怕让外人看到,以为咱们家又怎么了,所以这孩子有点纠结,你就替你小叔说句话。”  安依萱的小叔叫安文成,安家在大陆的投资,把安文成安排进了集团任高管,年薪也是几百万。  其实安文成不是不喜欢这个工作,能进安家的管理层,这对他未来融入安家的核心层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安文成与安文卓处不来,安家在内地一期投资十几个亿,安文卓负总责,安文成与他处不来,实则是安家到了安文卓这代,他对内地这支人的感情与安老是完全不同的,没有归属感,所以在集团中对安文成也是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安文成受不了安文卓那种态度,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所以才萌生退意,打算自己单干。虽然血液里流着的都是安家的血,但是这种疏离感,却不是短时间能够磨合掉的。  安老用心扶持内地这支,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能左右的。  安老四个儿子各挡一面,他们对内地这支安家人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安依萱的父亲还好些,他最年长,对老一代的感情还能体会。  安家老四安文卓是安老老来得子,他对这支亲戚的感情甚至比不上一般的朋友,这种疏离是没有办法的。  三爷爷是看小儿子实在难受,这才求到安依萱头上。如果直接和安老说,安老肯定不会答应,三爷爷很疼爱这个小儿子,也不想他难受,有些事有些话点一下就明白了,只不过,安文成要退出来,这种话由安依萱这个晚辈说,更加委婉一些。  她也是最恰当的人,因为安依萱小时候在他们家两年,与这个安文成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安家在港的这些后辈,也就安依萱与他们这支走得最近,所以三爷爷才会把这话对安依萱说出来。  安依萱冰雪聪明,三爷爷一提出来,她就明白了。  她了解四叔这个人,虽然能力很强,但是个性也是极强的,一定是小叔在他手下干得不舒心,才会提出退出来。  这种事情勉强不得,如果让爷爷知道,爷爷一定会不满意四叔,四叔又会认为是小叔说他坏话,那样一来反到不好了,所以安依萱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三爷爷的请求。  安依萱在三爷爷家坐了一个多小时就告辞了,华天宇送安依萱回到宾馆,华天宇问:“打算在宽城呆几天?”他是想多留安依萱几天。  安依萱调皮的问道:“你想我留几天?”  华天宇握住她的手:“当然是越多越好。”  安依萱说:“我也想多呆几天,可最迟不能超过后天,我明天在宽城留一天,后天回香港。  爷爷想我进家族企业帮忙,可是我不大喜欢医药行业,我大学时候兼学了几年珠宝设计,去年我设计的两款珠宝在法国珠宝展览会上获得两个大奖,我打算把未来的事业发展重心放到珠宝设计上。  我和爷爷把想法说了,爷爷也赞同我,他给我拨了一笔创业资金,我在香港收购了一家叫‘麒麟轩’的店,今年年底打算进驻内地,天宇,要不,你过来帮我吧!”安依萱眼里满是期盼。  华天宇对安依萱所从业的事业非常陌生,他对这珠宝这行完全是门外汉,安依萱要他来帮忙,她不知道华天宇在天宁的事业,只以为他一直在‘一笑倾城’出诊。  华天宇说:“你是打算包养我,让我吃软饭?”  安依萱打了他一下,嗔怪道:“瞎说,谁会包养你,真以为自己长得帅,是万人迷啊!”  华天宇走到镜子前照了照说:“还不错啊,我颜值还可以的,有做小白脸的潜力!”  安依萱咯咯笑道:“求求你不要那么自恋好吗?想做小白脸你还差远了,不过天宇,你可以考虑一下过来帮我,到时候,到时候......”  安依萱咬着嘴唇,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她本意是想说,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不用分开了。  华天宇又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能够让安依萱这样的天之娇女说出这种话,可见她对自己的情意。  华天宇收起嘻笑,他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说:“依萱,我也想过去帮你,可是我有自己的事业,你们家是旺族,在港也是地位极高的家族。  你想,如果我过去帮你,那就真成了吃白食的,我们会有未来吗?我必须有自己的事业,一个男人总不能躲在自己女人的身后吧!”  华天宇这句话已经挑明了两人的关系,安依萱脸上红红的,她当然明白华天宇的意思。  以她的容貌和家世,她在港时追求她的人能排到尖沙咀,想要与她们家联姻的家族也大有人在,如果华天宇以目前这样的身份,的确很难入她们家人的眼,就算她父母那关,也很难过的。  华天宇说的是实情,恋爱是恋爱,一但上升到男婚女嫁,那就另当别论了,这完全是两回事。  别看她现在在外面可以谈朋友,家里也不会太多干涉她的自由,但是一但涉及到谈婚谈嫁,那就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涉及到家族,安依萱当然知道这点,只不过刚才她被自己构造的蓝图所蒙蔽了。  现在华天宇提出来,她才意识到,自己想简单了。  她问道:“你在天宁有什么打算?”  华天宇坦诚的说道:“我在天宁和两个朋友合资开了一个医药公司,我技术入股,生产了几种药品,现在正是发展期,我有信心把它做大,只要你肯等我,我一定会有一个像样的事业,到时风风光光的去找你。”  安依萱笑着说:“我对你有信心,不过你可要抓紧,追我的人太多,我怕你离我那么远,到时别人把我抢去,你哭都来不及。”  华天宇说:“我看谁敢和我抢,来一个打趴下一个,为了不让人把你抢去,嘿嘿,我只好把生米煮成熟饭,让你跑不了。”  华天宇嘿嘿笑着向安依萱靠近。  安依萱大叫着:“躲开,你个大色狼,不准毛手毛脚,陪我好好说会话,不然不理你了!”  华天宇被她的娇羞美态撩拨得心头火起:“为了不让别人抢你,小妞,今晚你就从了大爷,到时就没人敢抢你了。”  安依萱咯咯笑着,跳到床上,躲避着华天宇,两人嘻嘻哈哈打闹着,被华天宇一把抓住,两人同时跌倒在床上。  彼此对望着,能够感受到对方心跳加速。  华天宇慢慢的压到她的身上,两人凝望着,呼吸急促!(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