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中韩大赛(一)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中韩大赛(一)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572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39
   在坐的几个人是彻底的服气了,见过医生,但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医生,有这么看病的吗?不动手,不问话,不把脉,就这么把病给瞧出来了,这也太神了。  闵建国和单玄雨是彻底服了,卫盛进早就知道华天宇的能力,所以表现的还算平静,但是这几个铁哥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中医师,除了惊讶,就全是惊讶了。  几个女孩子就更不用说了,就算是田黎黎早前知道华天宇医术高明,但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望诊的功夫,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至于小嫩模和小明星那就更不用说了。而欧阳菲菲更加坚定了决心,一定要促成华天宇上《百家讲坛》这个栏目。  林涛说道:“华老弟,你的医术已经达到玄医的境界了,玄医望气,这样的医术已经达到了大国医的境界。”  华天宇谦虚的说道:“林哥,你夸奖了,我这么看病,‘蒙’的成份占了很大一部份。”  林涛笑道:“兄弟,你不必谦虚,何为‘蒙’啊?所谓的蒙,其实是有极深的造诣才敢这样去‘蒙’,这不是‘蒙’,这是功夫。没有这样的功夫,也就不敢谈‘蒙’这个字。”  林涛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小时候曾见过一代大师乔博渊老先生,他在中医上的造诣已经达到臻境,望诊更是神乎其神。  我说一个关于乔老望诊方面的故事,当年咱们国家建国之初,内忧外患,为了与第三世界国家搞好关系,增加在国际上的话语权,我们用了很多办法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搞好关系。  其中有一个小国的领导人,对我们的态度一直不明朗,总在摇摆,当时总理找了很多专家分析这个小国的领导人,那时咱们敬爱的总理日理万机,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乔博渊大师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那些专家想了很多办法,意见也没有达成一致。大家在观看完那个小国领导人录像后,乔博渊大师忽然对总理说:“这个领导人身体上有病。”  总理问他有什么病,乔博渊大师说:“病在肝上,病人发病的时候很痛苦,但是他们查不出来他得了什么病!”  总理问大师他能治吗?乔博渊大师大说:“能治,一副药就好,保他药到病除。”  总理听了很高兴,问大师有没有把握,大师告诉总理,有百分百的把握,然后总理通知外交部,与那个小国的领导人通话,听说咱们能治他的病,那位领导人高兴极了,大师用了一副药就把他的病给治好了,那个小国的领导人高兴坏了,立刻就转变了态度,很快就与我们建立了友好邦交。  事后有人问乔博渊大师,他是怎么看出那个小国领导人有病,乔博渊大师说:玄医望气,观形色而知其内,就是这个道理。  可惜我小时候见到乔博渊大师的时候他已经年愈90了,他的弟子虽然很多,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达到玄医望气的境界,曾有人言,大师去后,中医再无大师存世,他是那个时代的传奇。  天宇现在在望诊上的造诣,我虽不懂中医,但是也能看出你的功底之深,能在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造诣,这实在是太难得了,加以时日,必成一代大师。”  林涛是几个人中年纪最长的老大哥,身担要职,他能说这样的话,那对华天宇的评价实在是太高了。  单玄雨他们几个人当然能听明白林涛这话里的意思,如果华天宇继续成长下去,那就是大师级的人物,那是什么意思啊,那就是国宝级别的中医大师。  乔博渊大师去逝之后,解放前一直活到现在中医大师几乎没有几个了,就算活着的,也都是耄耋之年,还能在世的时日又有多久?这样的人都是国宝级的,像乔博渊这种大师,那是百年不出一个的中医巨擎。  华天宇现在就有这样的造诣,再过几十年呢,会成长成为什么样?毫无疑问,也是一代大师,认识这样的人,说白了,关键的时候能保命啊。  像清代的一代中医大师王孟英,大国手级别的温病大师。  他有一个朋友叫周光远,一生之中几次病危都是王孟英给救回来的,后来干脆搬到王孟英那里,和他做了邻居,有这样的大国手在身边,生命就有了保障,身体有什么不适,有什么毛病,随时就能纠正,所以有一个这样的中医大师级别的朋友,说白了,就能给自己的生命加上一层保障。  几个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谁不愿意有一个医术高明到没边的朋友啊,华天宇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已经完全折服他们几个人了。  尤其是林涛这一习话,更加坚定单玄雨他们几个人与华天宇真心结交的决心。  几个女孩子更是对华天宇好奇心大增,也让华天宇给看看,华天宇几乎没有断错,几个女孩子眼里全是小星星。  晚饭结束后,林涛因为明天还有工作,所以他先行离开了。  剩下的几个人直接驾车去了体育馆,晚上中韩友谊赛,吸引了大量的球迷,他们到达体育馆的时候,外面的球迷刚刚开始入场,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小时,组织方已经开始组织球迷提前入场。  国足虽然踢得不咋地,但是国人对足球的热爱程度,热情丝毫不减,可是只有这个圈子里的人才知道,这摊水有多浑。  单玄雨是几个人中对足球兴趣最浓的,今晚的比赛,他在地下赌场下注一百万赌华夏队赢,下的注不大不小,但是赌华夏队赢,这个赢的可能性极小。  大多数这样的盘子,一般人下注很少有赌华夏队赢的,因为华夏队的‘恐韩症’很严重,和韩国队交手,赢的几率实在是太小,所以大多赌球的人,都赌输几个球,赌赢的,那就是有钱没地花了。  单玄雨问道:“你们赌不赌?”他把规矩说了。  闵建国笑呵呵的问:“你下了多少?”  单玄雨说:“我赌赢两球,100万的注!”  卫盛进说道:“打水漂的钱,有钱没地花了是不是?”  单玄雨笑道:“我爱国,当然赌咱们赢。”  卫盛进说:“昨晚又不是没见过那几个孙子,就他们那样的能赢?”  单玄雨说:“麻痹的,几个孙子敢输球,我要他们好看。”  闵建文说:“低调点,老弟,你赌一百万的,那我也赌100万的,赌咱们赢。”  卫盛进随声附和:“那我也赌华夏队赢,不过我可不是生意人,没那么多的钱,我赌十万的。”  几个人望向华天宇,华天宇笑道:“你们都赌华夏队赢,我要赌输,我岂不成了卖国贼,我也和卫哥一样,赌10万的,赌华夏队赢。”  闵建国笑眯眯的说:“别介,咱们哥四个一起来的,赌资不能不统一,盛进和华老弟每人我给补90万,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们的。”  闵建国财大气粗,他这眼力件可不是白给的,正想找机会和华天宇进一步交好呢。  华天宇想要拒绝了,卫盛进一拍他的肩膀:“别拒绝,老闵好面子,你要是不同意,他自己回家打脸,200万,也就老闵一个月的零花钱,你别和他争了。”  卫盛进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再说别的,单玄雨直接操作,把钱转过去,下注了。  他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直接从体育馆叫出来一名国足方面的助理教练。他和几个朋友有意搞一个球队玩玩,基本上国内搞足球的这伙人单玄雨都认识。看到单玄雨带着朋友过来,这位张姓助教连忙和几个人打着招呼。  张助教知道单玄雨的背景,还有他的雄厚财力,这位可是财神爷级别的,前段时间单玄雨还给国足赞助过一千万元,用于训练和改善生活上,所以国足的高层都认识单玄雨,但是单玄雨从来没有在国足队员面前露过面。  张助教说道:“单总,你们去前台,还是和我去后面看看。”  昨晚他们吃饭的时候撞破几个球员与韩国队员之间的交易,单玄雨说过,他们要是敢打假球,他弄死这几个人。  这次过来看球,自然要见一见球员,他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胆子打假,要是敢,单玄宇是不想饶了这几个家伙。  能够到场边近距离的观看国足热身,也就单玄雨他们几个,陪单玄雨来的小明星是公众人物,她没进来,不过小嫩模和田黎黎却没忌讳,跟着一起进来。  正式球赛是九点,他们进来的时候,球员正在做活动,运动之前必要的预热,这是避免上场之后,忽然发力肌肉拉伤,提前做好活动,就会避免剧烈活动时的忽然拉伤。  国队主教练邵,军与单玄雨也极为熟悉,邵军知道这位的根基,这段时间单玄雨要玩足球,邵军也常是他的坐上客。  见单玄宇和朋友过来了,笑着打招呼,单玄宇把卫盛进和华天宇介绍给他,双方相互认识,说了几句话。  他们这边相互介绍,那边做热身的几个球员神情大变,尤其是昨晚调戏颜如玉的孙海涛,他一眼就认出了邵教练身边的那几个人,正是昨晚发生冲突的那几个。  卫盛进不用说了,直接叫他出去,单玄宇直接说,要是他们几个敢打假球就要弄死他。  孙海涛的心砰砰乱跳,他不知道单玄雨他们几个人的身份,趁跑到队长身边的功夫,他问队长于庆春:“于队,邵教练身边的那几位干吗的?怎么进来了,什么来头。”  于庆春认得单玄宇,他说道:“那个穿黑半袖的姓单,是宝力集团的老总,好像要搞足球,实力雄厚,上次赞助国足1000万的就是他,听说背影不是一般的深。”  孙海涛‘呃’了一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没有想到无意之意得罪的人这么有背景,他昨晚不是找死吗?  尤其是对方警告他,要是打假球就要弄死他,这种背景的老总要玩死他,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似的,别看他是国足的主力队员,可是在这种眼里,他就是稍大一点的蚂蚁,孙海涛的脑袋‘嗡’的一下。  他试探着问:“那几位呢?”他问的是华天宇、卫盛进、林海涛。  于庆春说:“年纪大那个姓林,是北地置业的老总,资产几百个亿,那两个不认识。”  孙海涛彻底傻眼了,尼玛,他昨晚无意之间得罪的这几位都是什么人啊!  他这边楞神的功夫,邵军已经带着华天宇他们几个人走到场边了,孙海涛一个分心,球打到他的鼻子上,顿时流血了,几个队员笑呵呵的跑过来道:“老孙,干吗呢,心不在焉,看到美女也不至于吧!”  跟着进来的田黎黎和小嫩模都是大美女。  华天宇他们走到场边,已然认出昨晚起冲突的几个球员,那几个人和孙海涛一样,全都脸色难看,他们已经知道单玄宇几人的身份了。  看到在那里擦鼻血的孙海涛,单玄雨笑呵呵的说道:“孙海涛,平时球踢的不错,关键时候别掉链子了,昨晚我说的话别忘了,踢赢了,有赏!”  邵军笑道:“单总认识这小子?”  单玄雨说:“昨晚吃饭时见过他们几个队员,打了个招呼。”  孙海涛那边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冲单玄宇他们几个勉强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这边热身没有停止,他心里有事,这边高抬腿的时候没有注意一只足球滚到他脚底下,他脚快速落地,一下踏到足球上。  孙海涛发出痛苦的声音,脚崴了!  几个球员跑过来扶起他,主教练邵军也过来了,看到孙海涛的样子,他脸上带着怒气:“一个热身运动,你怎么搞的,还能上场吗?”  队医带着药箱跑过来给他处理,孙海涛咬着牙,脚腕有些痛。  队医说道:“够呛能上场!”  邵军问道:“能不能坚持住。”孙海涛是主力队员,华夏队与韩国队比赛赢的时候太少,这次练兵也是为了国足亚洲杯练兵。  孙海涛活动了一下,勉强说道:“应该能上。”他也是硬撑着,他心里有鬼,他要是不上场,万一这几个人把昨晚的事揭发出来,他的运动生涯就算毁掉了。  孙海涛心里已经虚了。  邵军说道:“能上就行。”他又陪几个人聊了几句,然后组织队员把战术重新安排了一下。  张助理陪着华天宇他们几个说着话。  单玄雨是个要面子的人,他对张助教说道:“一会,我们哥仨在场边看怎么样,给我们安排一下。”  张助教面有难色,还是说道:“这样,单总,我和邵教说一下,看能不能行。”他走过去与邵军说了一下,邵军向这边望过来,与张助理说了几句话。  张助理过来说道:“邵教练同意了,不过只能够两个人,太多了,就不成了。“  闵建国说道:“没事,我和盛进带几个女孩去看台看球,玄雨和天宇,你们两个在场边玩着。”  单玄雨说:“成,就这么安排。”卫盛进也没有意见。  张助教说:“不过你们要换衣服,华先生换运动员服装吧,24号替补病了,今天没来,你穿他衣服。单总你穿助教的服装吧,你们俩人就在我们的球员席看就行。”  华天宇过去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足球队的主力,他还真是第一次在现场看球,这次和以往还不同,在场边看球,这又是一种体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赛在主裁判的哨声下正式开始了,他和单玄宇换了衣服站在球场边观看这场中韩大赛。(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