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三百三十章 给脸不要脸

第三百三十章 给脸不要脸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6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42
   李家家主在得知这次事件牵涉到田镜云后,他命令李杰立刻与华天宇取得联系,尽量与对方修复关系,把李家摘除在外。  此时,华天宇刚刚和田蔓琼分开,他翻出小祝殷的电话,打算给小祝殷打一个电话,寻求帮助,他与利刃之间的联系,小祝殷就是其间的纽带。  只是他的电话还没等打出去,小祝殷的电话竟然打了进来,华天宇楞了一下后,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他接通电话后问道:“丫头,想我了吗?”  小祝殷的恼怒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你想死吗?”电话那边的小祝殷绷着脸说完这句话,随后,脸上一抹动人嫣然的笑容一下荡漾开来。  华天宇咯咯笑道:“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小祝殷说道:“给你一个任务。”  华天宇好奇的问道:“给我一个任务,什么意思?”  小祝殷说道:“没什么意思,任务就是任务,利刃的任务,不许拒绝。”  华天宇笑道:“这是硬性规定啊,感觉好像已经加入了利刃,你们用起我来好随便。”  小祝殷恼道:“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为国家做事,不许讲条件,你答不答应?”  华天宇在心里早就已经答应了,只是喜欢和小祝殷打嘴仗,他们俩个每次见面,或者电话里都要吵上几句,要是不这么吵上几句,就感觉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华天宇说道:“求人还这么牛,丫头,什么时候能学温柔一点,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  小祝殷银牙紧咬:“你想死是不是?”  华天宇咯咯笑道:“大好青春还没有享受够,怎么能想着去死,只有好好活着才能享受快乐的人生。丫头,说吧,什么任务?”  小祝殷‘哼’了一声道:“算你识像,你认识姬婉昕吧?”  “姬婉昕?”华天宇就是一楞:“不认识,她是什么人?”  小祝殷说道:“昨晚人家还帮过你,怎么这么会的功夫就把她忘记了!”  华天宇恍然大悟:“你说的昨晚那个韩国女人?你在现场?”华天宇这才想明白小祝殷说的是谁。  “我没有在现场,不过我们的线人一直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姬婉昕,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监视她,任务是什么?”  小祝殷认真的说道:“原本这次的任务需要我出面,然后与姬婉昕接触上,进而保护她的安全。  我们通过几种方式,都没能与姬婉昕近距离的接触上,这个人的警觉性很高,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没想到昨晚她出现在那家宾馆,并且与你发生冲突。  姬婉昕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她是韩国武道第一高手姬天擎的独生女儿,姬天擎对她珍若明珠,她这次来华夏是为了家族的一项生意,实则她对华夏文化非常感兴趣,也是借着这次机会来华夏游玩。  ‘京城四少’中的李杰是是她父亲的记名弟子,所以她才会和李杰走到一起。你昨晚与‘京城四少’发生争端,力挫朴元昌。  那个被你打败的韩国人朴元昌是她的五师兄,是姬天擎十大弟子之一,你所表现出来的武力吸引了姬婉昕的注意,如果没有意外,她可能会邀请你。  我需要你帮助,如果姬婉昕对你发出邀请,你一要答应她。”  华天宇没想到昨晚在现场的这两个韩国人有这样的身份,那个朴元昌虽然被他打败,但是不能否认他强横的力量。  他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朴元昌会为‘京城四少’与他发生争斗,原来‘京城四少’中的李杰是姬天擎的记名弟子。  华天宇问道:“难道有人会威胁到姬婉昕的人身安全吗?”  小祝殷回答道:“我们也只是猜测,姬婉昕自幼体弱多病,从我们得到的资料来看,她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具体是什么病症,我们并不了解,姬天擎对这个独生女儿极其宠爱。  姬婉昕聪明伶俐,自幼博学多才,她对华夏文化极其推崇,她在大学期间学的就是汉文化,她这次过来名为家族生意,其实也是为了到华夏游玩一番。  但是她身份特殊,她父亲为韩国执政党背后最坚强的拥趸者。姬天擎在韩国影响极大,有他的支持,在野党在下次大选当中就很难将执政党赶下台,所以他们视姬天擎为眼中钉,肉中刺。  韩国现在的在野党野心极大,他们的首领思想极端,我们不想这样的在野党在未来的大选中掌控韩国政权,这对于我们国家来讲,也是没有利益的。  我们得到消息,韩国的在野党很可能会对姬天擎发出挑战,我们担心他们的在野党会趁姬婉昕在华夏的时候对她不利。  如果,我们假设是如果,如果姬婉昕在我们这里出现问题,那么姬天擎很可能会对华夏产生仇恨,东南亚地区必须和平稳下的发展,才会对我们国家和平崛起有利,所以我们不想发生任何的问题,这就是保护姬婉昕的原因。”  华天宇听完小祝殷的话后,这才明白过来,国家国家,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哪里才会有一个家定的家,这件事他义不容辞。  华天宇问道:“具体需要我怎样做?”  小祝殷说:“姬婉昕对华夏文化兴趣极浓,她还是韩国针王朴谨言的学生,因为她自幼体弱,所以对韩医的兴趣极浓,她的偶像是朝鲜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女御医大长今,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医术要她对你产生兴趣。  你通过这点,最好能够把握住她,使自己成为她这次华夏之旅的向导,这样她就可以一直在我们的监控下,我们也可以通过你进一步了解她的动向,最大程度的保护她的安全。”  华天宇开着玩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想我使美男计,把她拴到我身边是不是?”  小祝殷在电话那边‘呸’道:“你要不要脸,马不知脸长,你也算美男子,总之,你要按我的要求去做,留在她的身边就是了。”  华天宇开完玩笑正式道:“这个任务我接了,但是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  小祝殷说道:“在不违反原则的基础上,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提供帮忙。”  华天宇说道:“是这样......”他把网上的事情与小祝殷说了,他希望借助利刃查找出那篇微博的博主,通过他找出背后的主使。  小祝殷说道:“这个没有问题,利刃有这样的人才,我们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那个‘聆听朝露’,你听消息就是了。”  华天宇又道:“还有一个请求!”  小祝殷说:“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华天宇笑道:“这么没耐性,最后一请求,虽然我不是利刃的队员,但是你们找我做任务的频率可挺大的。  我现在基本上可以称做是你们的外围人员吧,上次在天宁,这次在京城,我是随叫随到,没有任何怨言,这样任劳任怨的好同志你们上哪找......”  小祝殷不耐烦的道:“你能不能说重点,我发现你越来越像‘小沈阳’,娘们唧唧的。”  华天宇冤枉的大叫道:“丫头,嘴下留德成吗?大叔就那样吗?大叔很爷们的。”  “切,我还真没看出来。”  华天宇在电话这边挥舞着手臂,可惜小祝殷看不到。  “丫头,鉴于我经常性的执行利刃的任务,那啥,有啥证件没有,就是可以虎假虎威那种,比如说,警察要找我麻烦,我把证件一掏出来,人家一看,我x,国家特殊部门,没人敢惹我,有没有这样的证件......”  过了好一会,小祝殷才在电话那边说道:“有,装逼证你要不要!”  华天宇‘噗’的一下,果断放下电话,这丫头说话能耶死个人。  正像小祝殷预料的那样,姬婉昕果然对他产生了兴趣,下午的时候,‘京城四少’中的李杰竟然亲自前来拜访。  伸手不打笑脸人,华天宇虽然与‘京城四少’产生矛盾,这个李杰虽然也为江连亭出过头,但是这个人并不像江连亭与秦少白那样,标准的纨绔。  相反,这个人能屈能伸,他一过来就满脸笑容的说道:“华老师,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昨晚见识到华老师的功夫后,不仅是我念念不忘,就连我的师姐姬婉昕小姐也对您仰慕万分,我师姐是韩国武道大家姬天擎先生的爱女,在见识到您的功夫后非常仰慕,想要结识华老师,还请华老师能够原谅昨晚我们的冒犯,我设宴向您陪罪如何?”  如果不是因为利刃的任务,或许华天宇会拒绝李杰的邀请,因为这个任务的原因,正好与姬婉昕接触上,他没有拒绝直接答应了李杰的邀请。  他这边进展顺利,田蔓琼那边在与江连亭家人接触的时候却发生了变故。  江连亭昨晚被华天宇打断了手腕,昨晚江家人知道后,她的母亲勃然大怒,自己的儿子让人打成这样,这对江家来说是奇耻大辱。  江家是华夏能源大省‘煤省’出来的爆发户,他们家靠煤炭起来,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几年将投资重点转移到了京城,她平时与丈夫接触的人非富即贵,在她们这个圈子里面,江母自认为他们江家也算是‘豪门’了,谁敢欺负她的儿子,好就是与江家过不去。  这几年来她们江家在京城也积累了一些人脉,所以,今天一早江母就发力了,她叫人去警局报案,要把打断他儿子手的家伙捉拿归案。  华天宇这边由徐江川全权负责,警方并没有直接捉捕华天宇,而是去了昨晚的酒店具体调查。  网上的事件江家也知道了,但是江母认为,那些事情与他们无关,他们要的,是给儿子出气,要打人的人付出代价,不然他们江家还有什么颜面在京城立足。  家里人重到伤害,却不能将嫌疑人绳之以法,那么还算是什么‘豪门’。江母是一戒女流,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儿子调戏的那个女孩是什么背景。  在她眼里,就算是他的儿子把那个女孩睡了,也是不打紧的,无非就是赔两个钱而已,所以江家对这件事不依不饶,田蔓琼开始四处游走灭火的时候,江家不仅不停止行动,而且大有兴风作浪之势。  田蔓琼不得不先行找到江家。  不过她并有亲自出面,而是由徐江川出面,代表她与江家的人谈。  徐江川来到江家,在江家的客厅会见了江母。  江母50多岁,多年的养尊处优,让她无比傲慢,双方见面之后,徐江川说道:“江夫人,我受华天宇先生委托,与您对之前华先生与江公子之间发生的矛盾进行必要的调节......”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母打断,她怒斥道:“你去告诉姓华的,他打坏我儿子,这件事没完,我们江家不是好欺负的,我一定会把他送进监狱,你回去告诉他,等着去做牢吧!”  徐江川并没有因为江母的恶劣态度也表现出任何情绪,他公事公办的说道:“江夫人,事件的起因是因为江公子调戏了华先生的朋友,在这件事上,江公子理亏在先。  华天宇折断他的手,是因为江先生涉嫌威胁那名受害女孩的生命安全,就算华先生动手伤人,也是出于自卫,现场很多人都看见了,就算你要告华天宇先生伤害罪,也一定打不赢这个官司。  我想,双方还是坐下来谈一谈的好,江女士,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关,为什么不各让一步,非要斗得你死我活呢?”  江母恶毒的说道:“我们江家就是要弄死他,要让他知道得罪江家的后果,你告诉姓华的,这件事没完,让他做好准备,我到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以为是个名人就能耐了,我要让他知道,我们江家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徐江川深深的望了江母一眼道:“江夫人,希望你们江家三思而后行,冤家易解不易结,其实我这次过来,代表我的当事人,还有受您儿子骚扰的女孩来说一句:不要再搞了,继续下去对谁都不好!”  江夫人骂道:“你给我滚!”  徐江川什么都没有说,从开始到结束,他一直保持着应有的绅士风度,从江家离开。  他把与江母谈判的内容告诉了田蔓琼,田蔓琼怒道:“给脸不要脸!”(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