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 醍醐灌顶

第三百三十五章 醍醐灌顶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8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43
   【祝兄弟们元旦快乐,全家欢乐!!】  田镜在接到这个电话后,他疯了一样向宋婉然所在的学校冲去。当他赶到学校时,宋婉然已经高烧到40度,她整个人已经陷入昏迷,梦呓似的叫着他的名字。  田镜云在听到宋婉然在晕迷中仍然叫着他的名字后,他彻底的将心中的那道壁垒凿穿,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伤害宋婉然,他一定要让她得到幸福。  他背着宋婉然去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整整守护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宋婉然的高烧终于退下。  田镜云守在她的床头,双眼布满了血丝。当宋婉然醒来时,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蓬头垢面的田镜云,在看到他眼中的关切那一刻,宋婉眼双眼瞬间湿润起来,两人对望着,她抬起手,想要去抚摸田镜云的脸,两人的手终于握在一起。  田镜云用男人最强有力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做我的女人吧!”  在听到田镜云的话后,宋婉然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幸福的眼泪奔涌而出,她的执着和爱终于打动了田镜云如磐石一般的心。  田镜云军人出身,他是一个敢做敢为的人,既然决定去爱了,他便不会再去隐瞒什么,尤其是对袁玉清,虽然感觉到对不住这个最好的兄弟,但是爱情这种东西是不能转让的。  在一个周末,他和宋婉然决定去另外一个城市去见袁玉清,当袁玉清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狂怒着撕打着田镜云,他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兄弟背叛了他,竟然与他最喜欢的女人走到了一起。  无论田镜云怎样解释袁玉清都不听,两人之间我兄弟之情因为宋婉然彻底决裂,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田镜云数次找过袁玉清,可都被他拒之门外。  田镜云在收获了爱情,收获了一生之中最值得珍爱的女人,却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他内心痛苦着,宋婉然了解他内心的苦痛,她知道自己的爱人为什么这样痛苦。  她是一个睿智的女人,在她决定嫁给田镜云的前一天,她去了另一个城市,她找到了袁玉清,她真诚而坦荡的与袁玉清敞开心菲的交谈了一次。  她把田镜云的痛苦,还有她对两人之间的感情与袁玉清畅谈,终于说动袁玉清去参加她和田镜云的婚礼。  田镜云没有想到袁玉清能够参加他的婚礼,两兄弟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化解了这道心结。  袁玉清在田镜云的大婚上告诉他,要他一定要好好对待宋婉然,如果他对不起她,他是不会原谅他。田镜云郑重的点头,他答应袁玉清要用一辈子好好的爱宋婉然,决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两个好兄弟终于冰释前嫌。  田镜云与宋婉然相亲相爱,两人在婚后不久便有了田蔓琼,田镜云的事业也随着水涨船高。  袁玉清在另外一座城市也扎根下来,他的事业虽然没有像田镜云那样顺风顺水,但也一直向上,事业上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因为两家不在同一座城市,相互走动也不比过去,尤其是田镜云与宋婉然结婚后,虽然冰释前嫌,但是那种感情却永远回不到过去了。  在个人问题上,袁玉清始终不肯找另一半。宋婉然一直自责,她认为袁玉清不肯找另外一半,都是因为她的缘故。田蔓琼八岁那年,宋婉然约了他,要给他介绍女朋友,袁玉清答应了,可是只与那个女孩见一面后,就不了了之。  宋婉然与田镜云始终不肯放弃,尤其是宋婉然,虽然与袁玉清不在一座城市,可是,只要有相当的女孩子,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袁玉清。  袁玉清终于熬不过宋婉然的热情,他与一个宋婉然给他介绍的女子结婚了。可是半年之后,两人就离婚了,那个女孩找到宋婉然哭诉,袁玉清根本不爱她,他爱的是你,他们两人结婚后,袁玉清就没有碰过她一下,一次酒醉,袁玉清喊的都是她的名字。  宋婉然没有想到当年那份感情,过了这么多年,袁玉清仍然没有放下,而是藏在心中,她感到对袁玉清亏欠太多,袁玉清的执着,让她和田镜云全都毫无办法,这成为她们夫妻最大的遗憾。  98年,田镜云调任河江省任常务副省长,主管农业。宋婉然也调到了河江省,她在一所医院工作。那一年,河江省经历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做为主管常务副省长,田镜云每天熬夜到了深夜,为抗洪抢险殚精竭虑,熬白了头发。  洪水肆虐,河江省损失惨重,田镜云在大会上强调,就算损失再重,也要保证人民群众的安全,在抗洪中相继牺牲了很多官兵,他们都是在挽救人民群众的过程中被无情的洪水卷走。  田镜云始终坚持在第一线,他参加那些烈士的葬礼,从来没有哭泣过的田镜云当着那些年轻战士的家属落泪,那一幕感动了无数人,这个铁血的汉子也在哭泣,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全省各大医院抽调医生护士到前沿第一线,去救治受伤的官兵和人民群众。  宋婉然看到丈夫殚精竭虑,她主动请缨到第一线去工作。医院不批准,他们都知道宋婉然的身份,谁肯让她去第一线。  宋婉然火了,她对领导说:“不能因为她的身份就区别对待,那么多的医生护士,他们可以不顾危险去前线,为什么她就不能。  医院领导万分为难,请示了省里,在得到田镜云批示后,宋婉然毅然上了前线,把两个孩子交给母亲。  宋婉然的确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没有给自己的丈夫丢脸,她一直工作在前沿第一线,与所有医护人员一样,深入到灾区,为生病的群众看病。  遗憾的是,她在深入到重灾区的时候,赶上暴雨,为了救一个孩子,她被洪水冲走,壮烈牺牲。  消息传到中央,一省常务副省长的夫人奋斗在抗洪抢险第一线,并且为挽救一名失水儿童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中央给宋婉然记了一等功。  这份沉甸甸的荣誉却是以两个孩子失去了母亲,丈夫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人为代价。  袁玉清在知道宋婉然牺牲后,他与田镜云彻底决裂,他认为田镜云没有照顾好宋婉然,竟然把她派到抗洪第一线,为了成全他的名誉,成全他的官声,他不顾妻子的死活。  田镜云一句解释都没有,在失去了宋婉然后,他几近崩溃,那是他深爱的妻子,他这一生之中最珍爱的女人,他甚至可以牺牲自己去换取她的生命,他又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仕途而罔顾她的生命。  可是事实就是如些,宋婉然在这次大洪水中牺牲了,田镜云悲痛欲绝,但是他必须收拾好内心的创伤,他还要指挥全省军民抗击这场天灾,还有几千万人等待他的决策。  他把所有的痛苦埋在心里,直至洪水消弭,他这才有时间去悼念亡妻。他的头发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全部变白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独自面对妻子的照片流泪。  他还要肩负起父亲的责任,把两个孩子扶养长大,他还要肩负起自己男儿的责任,去担当那份他该去完成的事业。  袁玉清在与田镜支彻底决裂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而田镜云知道,他的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与袁玉清之间再也没有复合的可能,这份兄弟战友情在宋婉然牺牲之后彻底终结。  而田镜云在妻子牺牲两年以后,他主政河江省,在主政河江省六年之后,他又调到辽东省成为一方封疆大吏。  袁玉清认为,是田镜云用妻子的生命换取了他仕途上前进,他不能原谅他。在之后的十多年中,袁玉清一直对田镜云充满了仇恨,他也终生未娶,在田镜云每一次升迁的过程中,他都有出来捣乱,他憎恨这个用妻子的生命换取仕途的男人。  这段过往,袁玉清用自己的方式的告诉了田蔓琼。田蔓琼并不知道当年母亲牺牲的具体原因。她那时还在上初中,在得知母亲牺牲的噩耗后,她整日流泪满面。  田黎黎那时还小,整天吵着要妈妈,要妈妈。直到过了几年,她才从失去母亲的悲痛中缓解过来,她开始承担起担负长姐的责任,照顾父亲,一边完成学业。  袁玉清悲愤的说道:“当年,你父亲答应我照顾你的母亲,一定会让他幸福,让她一生都生活在幸福当中,可是他是怎么做的,他为了成全自己的名声,为了向上攀爬,他甚至利用自己妻子的善良,让她去第一线,成全他的名望。  他的确成功了,他成了主政一方的大员,可是婉然呢,她却牺牲了,她牺牲的时候只有38岁啊,38岁,正是一个女人正青春,正年华的好时候。  事业有成,一双女儿,事业有成的丈夫,可是她却为了丈夫的事业牺牲了,她不任,她为了这样的男人牺牲不值......”  “你住口!”  田蔓琼怒吼着,她不相信袁玉清说的是真的,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那种人,是那种用妻子的生命换取仕途的人。  对于母亲当年的牺牲,她的确了解不多,她对自己的父亲足够信任,她相信自己父亲的人品。  她吼道:“我父亲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你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曲解他,他是一个值得让所有人尊重的人,只有你这种隐藏在背后,用这种卑鄙的方式去构陷他的人才会如此。”  袁玉清没有因为田蔓琼的愤怒而生气,他只是满脸的悲伤,用慈爱的目光望着她道:“你和婉然一样,就连生气都是一样的,你像你的母亲,婉然也会因为有你这样的女儿在泉下含笑。  我没有构陷你的父亲,那篇微薄上所指出的弊政是切合辽东实际的,也是你父亲在主政期间没有实现的弊政,那些不需要构陷,他执政的理念并不符合辽东的发展,可是他在即将离任的时候仍然执迷不悟,还要后来人继续他的方式,这是不对的。”  田蔓琼愤愤不平的说道:“对与不对并不是你说的算,而是要由历史来决定,无论我父亲在辽东执政的几年做过什么,他的功绩要由历史评定,而不是你在这里妄言,在这一点上,你已经落了下乘。”  袁玉清没有说话,他想了一下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可惜......”他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不想因为我对你父亲的恨而伤害到你和黎黎,但我真的不想看到他继续坐在那里假惺惺的样子。  我只想揭穿他而已,这是当年你父亲亲自批示你母亲去抗洪第一线的批复,你自已看看,难道他不知道前方有多么危险吗?  还有,当年你母亲去前线并不是她主动要求的,而是你父亲要求的。当时你还在读书,你妹妹还那么小,她根本不放心放下你们两姐妹,是你父亲为了自己的仕途要求你母亲去的前线。  我并没有说慌,这件事是有证明人的,你还记得于妈吗?你妹妹小的时候,她在你家照顾了你妹妹两年,她就是证明人,如果你怀疑你的话,你可以去问于妈,她会告诉你实情,当年是不是你父亲要求你母亲去抗洪第一线,你就会知道我有没有说慌,我没有必要用这样拙劣的手段来欺骗你,我只是想要你认清你父亲的本来面目。”  田蔓琼被袁玉清言之凿凿的话扰得六神无主,她对父亲的信念有些动摇,因为在她手上的那张批复,同意母亲去前线的批复的确是他父亲的签字。  如果没有这张签字,她的母亲就不会去前线,也就不会牺牲。  华天宇看到田蔓琼痛苦的样子,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劝解她,可是他对袁玉清的做法和行为感到不耻。  他忍不住说道:“无论当年的事实如何,你把这段历史残忍的揭出来,你的动机就不是纯良的。你对蔓琼母亲的那份爱意,难道就是为了伤害她的孩子,在她们的心上捅上一刀吗?  你不觉得这样很卑鄙,很无耻吗?阿姨就算在地上也不会原谅你这样做,无论真像如何,我只知道,我认识的田叔叔,他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而不像你,只会躲在暗地上,暗剑伤人!”  华天宇的话让田蔓琼醍醐灌顶!(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