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夕阳下的那片深情(第一更)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夕阳下的那片深情(第一更)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048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43
   华天宇的话让田蔓琼醍醐灌顶。  田蔓琼说道:“天宇说的对,无论我父亲是否亲手签定了调令,我从不怀疑他对母亲的爱。  我母亲离逝后,他的痛苦我看在眼里,他做好了一个父亲的责任,母亲在他心中是谁都无法替代的,这就足够了,无论你怎样中伤我父亲,都无法掩盖你卑劣用心的事实,我和妹妹对父亲的爱不会少一点。”  袁玉清没有狡辩,也没有再说什么,他望向田蔓琼的眼神一直慈爱,在听完田蔓琼的话后,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或许,我的方式的确错了,但是我不后悔,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坚守着曾经的一个承诺,可现在,我只是改变了当初的想法。  你走吧孩子,替我告诉你父亲,我不会放手的,也不会放弃,我一定会尽我自己所有的力量来阻拦他继续前进,绝不允许!”  田蔓琼愤怒的盯着袁玉清:“我不会让你得逞,如果你再敢继续用这样的方式污蔑我父亲的清白,我一定会让你接受法律的制裁!”  袁玉清没有因为田蔓琼的威胁而表现出他的不满,他只是望着田蔓琼道:“你和你的母亲太像了,如果她还活着,她也一定会这样做,因为她那么爱着他,只可惜,她爱错了人!”  田蔓琼没有被袁玉清话的激怒,她说道:“子非鱼,安之鱼之乐!  就算母亲和父亲在一起一天,她也是快乐的,幸福的,我坚信这一点,你知道为什么我的母亲当初没有选择你吗?”  袁玉清因为田蔓琼的这句话而变得呼吸急促起来,这么多年来,他始终不知道宋婉然为什么当初没有选择他,他自认为不比田镜云差,无论是事业,还是人生。  在男人当中,他和田镜云都是上上之人,田镜云虽然儒雅,但是他更加具有男人应有的那份气概,那份敢爱敢恨的性情,他为了宋婉然终身不娶,他又有哪一点不如田镜云,这是他一辈子都无法解开的疙瘩,是他终生都无法释怀的。  他盯着田蔓琼道:“为什么?”  田蔓琼道:“因为,你永远都比不上我父亲的,那就是他的胸襟,男儿胸襟可包容天下,而你,只包容了你自己,大爱无疆,这就是你和我父亲的差距,你只有小爱,却无大爱,所以你永远都比不上他!”  田蔓琼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华天宇看了一眼袁玉清,见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他为这个男人悲哀的同时,也为他的行为所不耻。  袁玉清站在那里,甚至忘了田蔓琼已经离开,他细细的咀嚼着田蔓琼的这句话。他用尽一生的时间都在思考着,为什么宋婉然在同样优秀的两个人当中最终选择了田镜云,他一直都没有答案。  田蔓琼给他的这个答案让他感到无比的怨愤,他不承认,他的心胸没有那么狭隘。他这一生只爱了这么一个女人,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耗尽了他的青春,他的年华,难道他的心胸就没有那样宽广吗?  他所有的财产全部用来资助边远山区的孩子读书,他上千万的财产没有留下一分钱,全部用来资助孩子们,这么多年来,他资助的孩子有上百人,好多都走向了社会,报效国家,难道他的心胸还不够宽广吗?  袁玉清不服气,他赞同田蔓琼的话,如果这是宋婉然告诉她女儿的,他要亲口问宋婉然,不是的,决不是,他袁玉清的胸怀要比田镜云更加宽广,他才是那个应该值得她爱的男人。  袁玉清呼呼的喘着粗气,他换上衣服,他要去宋婉然的安息的地方,他要亲口告诉她,她爱错了人,他才是那个值得她爱的男人。  袁玉清站起来,他感觉到有些阵阵眩晕,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时日无多,他只想在他还没有离世的时候,再为宋婉然做些事情。  他相信,宋婉然是恨田镜云的,正是因为他的自私,为了自己的官位才叫她去前线的,她才会离开这个世间,离开她舍不得的一双女儿。  袁玉清努力的站直了身子,身体上传来的巨大痛苦也没有内心的痛楚带给他的痛苦更大。  他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的衣装,推开病房,护士跑过来道:“袁书记,您这是要去哪里,您的身本状况不适合外出,需要休养。”  袁玉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回来。”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小护士想要劝阻他,可是她的劝阻丝毫动摇不了袁玉清的决心。  宋婉然去逝后被葬在长安园,她当年牺牲的时候从来没有去过京城,她曾经非常向往的告诉过田镜云,她要去一次京城,去看一看祖国的心脏。  田镜云答应过她,等到工作不忙了,一定要带她去京城,去看故宫,陪她去爬长城,可是这个愿望一直到她离逝也没有实现。  所以田镜云在妻子离逝后,把她葬在了京城的长安园公墓,也算是完成了她的一个心愿。  袁玉清每年都要到京城的长安园去看宋婉然,他不知道还能去看她几次,他已经在长安园那里选好了公墓,距离宋婉然不远。  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得到她的爱情,他希望自己离世后能够永远的陪在她的身边。  袁玉清来到长安园陵墓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远山在落日的映照下显得暮霭沉沉。青松翠柏依然挺拔,墓园里面静寂得只有虫鸣,风声。  他向宋婉然的陵墓前缓缓走去,远远的就看到田镜云站在落日的余辉下,把一捧鲜花放到妻子的墓碑前。  袁玉清的内心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他一步一步向前迈进,在距离田镜云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田镜云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多半,他站在夕阳下的光辉下身体挺拔如苍松,岁月在他的额头刻下了沧桑的痕迹。  即便没有看到他的眼睛,袁玉清也能感觉到一种悲伤笼罩在他的身上。  田镜云轻轻的对妻子说道:“婉然,我来看你来了,孩子们都很好,你放心,我也很好!”  剩下的只有缅怀,田镜云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妻子的笑容,他每次到京城都要来看望妻子,哪怕时间再紧迫。  远处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他睁开眼睛,看到一步步向他走来的袁玉清,两个男人的目光撞在一起,谁都没有说话。  袁玉清手捧着鲜花走到宋婉然的墓前,他把洁白的百合花放到墓前,与田镜云带来的百合并列在一起,这是宋婉然最喜欢的花。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墓碑上宋婉然的照片,她甜美的笑容仿佛天使,笑望着两个人,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田镜云掏出香烟,递给袁玉清一根,袁玉清没有拒绝,他接过来,火光燃烧了香烟,空气中弥漫着烟草的味道。  田镜云说道:“谢谢你来看婉然!”  袁玉清带着悲伤的表情望着墓碑上的照片道:“我每年都来看她,怕她寂寞,怕她一个人在这里孤寂,不过没关系了,或许不久的将来,我就会来陪伴她!”  田镜云半天没有说话,在沉默了片刻道:“你不该放弃治疗,还有一线生机,为什么不去搏一搏?”田镜云已经知道了他的病情。  袁玉清道:“为什么要搏,能够早些去见婉然,我高兴还来不及,到是你,活得那样坦然,婉然为你赢得了你所向望的生活,可她却失去了生命!”  田镜云露出痛苦的神情,可只是一转眼,那种悲伤就被他很好的掩饰住,他说道:“你始终都在介怀,都在怀疑,可是我问心无愧,我对婉然的爱天地可鉴!”  袁玉清道:“收起你的假惺惺,婉然只是被你骗了,如果她没有选择你,或许她现在会活得幸福自在,就是因为你,她那么年轻就离开了人世,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田镜云没有说话,他不想与袁玉清在妻子的墓前做无谓的争论,袁玉清在妻子离逝之后,就已经变得偏激不可理喻,他知道,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袁玉清悲愤的说道:“婉然爱错了人,她没有看穿你的本质,她被你骗了,骗了一生,骗了一世,只有我才是那个真正爱她的人,真正把她放在心里,放到生命里的男人,可她却选了你。  我不后悔爱上她,也不后悔为她孤爱一生,现在这样真好,我就要去陪伴他了,田镜云,你是不是很痛苦,因为你永远都会活在自责中,而我,从开始到结束,爱,始终在我的心里,只有爱,这便足够了。  未来,你还要在自责与悔恨中煎熬,可那还不够,我不会让你继续前进,我一定要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田镜云,我要看到那一天,在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袁玉清说完,深深的凝望了墓碑上宋婉然的照片,然后义无返顾的离开了!  田镜云望着袁玉清离开的背影,看着他蹒跚的脚步,夕阳照在他的身上,映满了深情!(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