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夜幕下的城市(二合一求票)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夜幕下的城市(二合一求票)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45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1
   听到闵建国的话后,华天宇怦然心动,他问道:“闵哥,你手里现在有相当的房子吗?要是有的话,我还真想看看。”  闵建国笑道:“换成别人,有也是没有,换成了你,创造条件也要有。没的说,哥哥手里还真有几套房子,玄雨知道那地,相当不错。”  单玄雨眼睛瞪起来道:“老闵,你不讲究,你说的是锦绣华府那里的别墅是不是,我靠,老小子,上次我问你有没有,你丫的骗我说没有了,这会你又有了,你丫的咧!”  闵建国讨饶道:“兄弟,那不一样,你上次要给联系的那人是什么人啊,就是个爆发户,那种素质的人住到锦绣华府,无形中把我那里整体档次给拉低了,所以就没应你。  再说,那家伙也不值你为他出头,不是哥哥扫你兴,下次有天宇这样的客户,你介绍,哥哥我还有。”  单玄雨指着闵建国:“老奸巨滑,看人下菜碟,你个老小子。”  见华天宇不明所以,单玄雨说道:“锦绣华府是老闵前年开盘的一个高档小区,小区的位置相当好,小区里面有山有水,临山的地方建了四十多套别墅,全都是精装,位置好,景色好。  四十套别墅,老闵开盘卖出去十套就声称没有了,他囤在手里,一年卖几套,一年一个价,大奸商一个。  我上次和人合伙在三西开个矿,人家求我在他手里弄一套锦绣华府的别墅,人那是不差钱的主。  这老小子,楞是告诉我没有了,可到好,到你这,这老小子主动提出来,你说他是不是欠揍啊!”  闵建国只是笑,也不回应。  华天宇问道:“闵大哥,要是真有这样的房子,我还真想弄一套,依山伴水的,很不错。”  闵建国道:“这样,明天你和弟妹一起过去看一下,看中了你就留下,哥哥手里还剩下几套,都是卖给好朋友,能看上眼的哥们才卖出去,不相当的人哥哥不卖,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进去,大家看着都烦。”  闵建国说的是实话,他那个别墅群都是有头脸的人,不相当的人不卖,未必都是卖给有钱人。这世界上有钱人多了,但是有钱人也分三六九等。  单玄雨合作的那厮就是个爆发户,手里的骚钱不少,但是想融入那个层面,却不是容易的。  华天宇与闵建国约定,明天一早就去看房子,然后再去展览会,闵建国和单玄雨也要去玩玩。  晚宴结束,华天宇和安依萱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华天宇把安依萱送到她的房门前,两个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华天宇轻轻上前,把安依萱抵在门上。  彼此谁都没有说话,华天宇低下头,噙住安依萱的柔唇,两人亲吻了一会,安依萱推开他,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衣服,小声说道:“你快回去吧,让爷爷看到不好!”  华天宇不舍得放手,小声说道:“再陪我一会,爷爷看不到!”  安依萱羞涩的道:“不行了啦,听话,等爷爷回港后,我留下来陪你几天。”声音压得极低“到时一定满足你。”  华天宇听得身上像着了火似的,被安依萱推着走开,她划开房门,推门进去,冲着站在外面不肯离去的华天宇巧笑嫣然的道:“乖乖的回去睡觉!”冲华天宇摆了摆手,把房门关上。  华天宇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安依萱面子矮,怕安老和弟弟看到他们两人住到一起,可是这也实在让人太难熬了。  他回到房间,辛苦了一天,也的确有些累了,他冲了个澡,躺回床上。  闭上眼睛,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徐扬帆的模样,他坐了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华天宇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去想念徐扬帆。  年前徐扬帆离开后,他经历了人生之中最苦痛的日子,忍受着爱人的离去,在与安依萱交往的这段时间里,他甚至开始学会遗忘。  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想起徐扬帆,可是他知道,两人之间已经越走越远,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见面的机会,谁会想到今天在展览会现场再次见到徐扬帆。  华天宇知道,就算用一生的时间,他也未必能够忘记徐扬帆,那份美丽的初恋,已经镌刻刻在了他的记忆深处。  华天宇喝了几口茶水,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要把徐扬帆从脑海之中驱逐出去,可是越是如此,他越是能够感受到她的目光。  他的眼前浮现出在展览现场那里见到徐扬帆的那一刻,他们俩人目光触碰到一起的那一瞬间。  可是又能如何呢,华天宇感觉到内心深处那道伤痕非但没有愈合,反而变得更加清晰。  华天宇知道这不应该,更不该如此。他和徐扬帆已然走到了尽头,他现在有了安依萱,他们都已经开始各自的人生,可是为什么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在内心深处筑建起来的那道防线瞬间崩溃!  华天宇叹了口气,他努力的把徐扬帆从心里驱逐出去,尽力去想和安依萱在一起的种种快乐,一份甜蜜涌上心头,他似乎看到了安依萱的笑容,她美丽的容颜,还有...她动人的*。  华天宇嘴角边露出笑容,可是转眼间,他似乎看到了徐扬帆伤痛的目光,他的心又一下揪了起来。  华天宇叹了口气,他有些迷茫,拉开窗帘,可以看到窗外的夜景,站在窗户边,可以看到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即便是夜里,街道上仍然车水马龙。  在这座城市里,每天都会发生着这样那样的故事,华天宇知道,自己只是这座城市里的普通一员,他忽然之间有些恍惚起来,这还是他的人生吗?  电话里传来滴一声响,把华天宇从思考中惊醒。  他回到床前,抓起电话,看到一个陌生的短信,他点开进去,上面只有一句话:你还好吗?  华天宇的心抽痛了一下,他猜到了这个短信是谁发给他的。  他久久的凝视着这个短信,终于还是回道:“还好,你呢?”  短信回去之后,华天宇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抽了出去,他呆呆的看着手机,心里有些堵。  过了一会,短信再次回复过来:“我还好!”  华天宇犹豫了片刻,终于回道:“我们见一面吧!”他把短信回过去后,整个人都不淡定起来。  他知道不该见面,不该去见徐扬帆,可是他就是无法克制自己,无法说服自己不去见她一面。  短信发出很久,徐扬帆才回了他:“人生有时相见,亦不如不见,请一切安好,善待她!”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回复。  ......  徐扬帆站在窗前,她把手机轻轻放下,她过去的那个号码已经不再使用,但是华天宇的电话号码却刻印在她的心里。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他发这个短信,可是在展览会见到华天宇后,那种无尽的相思便再也无法阻挡。  理智让她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已经完全成为两个世界里的人,而他,已经不再属于她了。  徐扬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甚至无比的后悔当初不该听从母亲的安排,哪怕为此与母亲闹僵,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一切都已经过去。  那些逝去的再也回不来,那些错过的就错过了。  徐扬帆把电话卡里从手机里面取出,然后掰断,她已经订好了明天的飞机,她甚至连天宁也不想再回去了,她这次离开,要斩断所有的一切。  她要为自己的人生活一回,哪怕再次惹怒母亲。  卢彬敲门进来,看到徐扬帆微微红肿的眼睛,他说道:“就知道你还没有睡。”  “哥,我睡不着!”  “要不要喝点?”  卢彬晃了晃手里的红酒,还有两个玻璃杯。  徐扬帆伸手抢过去:“你怎么知道我想喝酒。”  卢彬说道:“因为我是你的哥哥!”  徐扬帆捶了他一下道:“讨厌了,总戳人家的泪点,不知道人家泪点低吗?”  卢彬笑了笑道:“咱们兄姐今晚不醉不休!”他给两人分别倒满了酒。  两人撞了一下,同时把酒喝掉。卢彬叫道:“爽啊,很久没这么痛快的一口闷,可惜没有下酒菜!”  “有啊,怎么没有!”  徐扬帆跳起来,她跑到客厅,从茶几上拿过一袋花生,晃了晃道:“这不是吗?”  花生是徐扬帆随身带的,她在英国吃不好英国菜,晚上有时候饿了,又不想吃东西,就吃些花生,这些花生还是卢彬从国内给她邮寄过去的。  卢彬笑道:“还是我邮给你的那个牌子!”  “那是,这个世上只有我哥对我最好了!”徐扬帆调皮的说道,可是脸上的感伤却无法掩盖。  卢彬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  徐扬帆这次回来是为了看他,同时也是家里的要求。周嘉豪明年就要毕业,周家希望,在他毕业后,把俩人的婚事确定下来。  这次徐扬帆回来,两家老人有意,先把婚期定下,最好先订婚,徐母已经同意下来。  她连向徐扬帆征求意见都没有,就自己拍板订下来,徐扬帆极其不满母亲,但是她的性子柔弱,知道无法抗争母亲,逆来顺受。  但是当徐扬帆在展览会那里见过华天宇后,她的情绪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买了机票,打算明天一早就从京城飞往英国,不管母亲,她要过自己的生活,她要拥有自己的人生。  只有卢彬知道她订了机票还有她的决定,卢彬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妻子。  在经历过这段时间的挫折后,卢彬也改变了不少。如果换成从前,他一定会劝阻妹妹,可是现在,他一句劝阻的话都没有说。  兄妹俩人吃着花生,聊着小时候的事,两人嘻嘻哈哈的,谁也没有说现在,也没有提华天宇,更没有提明天一早的离开。  一瓶红酒饮尽,他们兄姐二人躺在地上,酩酊大醉。  徐扬帆的眼角湿润了一片,在呢喃中,她睡梦里,她轻轻的喊了一句:“天宇,我好想你,我爱你!”  而此时的华天宇也同样在梦里面梦到了徐扬帆,不一会又变成安依萱,他被梦魇折磨的痛苦不堪。  他无法入睡,穿上衣服,带好房卡,走了出去。  时间已经是午夜,他走出宾馆,沿前街道在夜色里前行,穿梭在黑色的夜晚,穿梭在城市的血管里。  不知道走了多远,他停下来,仰头望向天空,漆黑的天空里,甚至连星星都看不到。  仰望,只有无尽的黑幕。前行,前方才拥有光明。  华天宇忽然有所明悟,他转过身,沿着来时的路向前行走。当他回到宾馆那里的时候,他看到宾馆前面街道的路灯下面,安东阁和吴梦妍正在低低窃语,不时传来阵阵笑声。  华天宇定住脚步,他怕惊动了这对年轻男女。他会心一笑,绕开他们两人,然后走进宾馆。  他上了电梯,走进走廊,在走到安依萱的房门前时,他停下脚步。  他拿起手机给安依萱发去一条信息:“我在你的门口!”  华天宇发完信息,他开始在心里数数,如果安依萱在十个数内不开门,他就回去睡觉,如果她在十个数内把门打开,他就决定,这一生一世一定要好好的爱她,无论任何人任何风雨,他都要对她负起这个责任。  当他数到九的时候,房门打开了,安依萱穿着睡衣,脸上带着娇羞,嗔怪的说道:“这么晚了,你干吗嗳,快进来,不要让人看见了!”  她把华天宇拉了进来。  华天宇什么都没有说,他一下把安依萱拥到了怀里,闻着她身上迷人的气息,他只说了一句:“依萱,我爱你!”  安依萱的身体一疆,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华天宇大半夜的进来,只为了和她说这么一句话。  她一下情动起来,反手搂住华天宇,两人就这么彼此拥抱着,感觉着彼此的气息,一丁点的****都没有,只有那种纯净的爱与灵魂的无声交流!(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