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零二章 五门三派

第四百零二章 五门三派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67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2
   田黎黎看到华天宇把门打开又关上,她只听到有人问了一句话后,华天宇就把门给关上了。  她好奇的问道:“谁啊?”  华天宇摊了摊手道:“一个二货。”  田黎黎‘噗’的一下笑出来了,‘二货’,哪里来的二货。  他们两人只交流了一句话,房门再次被敲响。  华天宇就像没听到似的,田黎黎的好奇心上来了,她走过去把门打开,门外那个年轻人正一脸铁青抬起手要敲门,看到房门又打开,他直接说道:“你有病吧!”  田黎黎没想到门一打开,门外的家伙就来了这么一句话。  田黎黎可不是什么善茬,从理论到实践,这丫头都是母鸡中的战斗鸡,别看长得柔弱,甜美,实质却是比较彪悍的类型,听到对方这么说话,田黎黎眼睛瞪起来:“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精神病,二货!”  说完直接就把门给关上了,门外那个年轻人没想到开门后变成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可是他话已经出口,收不回来了,对方直接骂了他一句,随后又把门给关上了。  他这个气呀,竟然这么对他,他抬起手来,再次敲门。  华天宇笑着说道:“是二货吧!”  田黎黎回答:“岂只是个二货,根本就是个*货。”这丫头说话可够狠。这次轮到华天宇笑了。  “丫头,留点口德。”  听到那家伙还在敲门,田黎黎问道:“你认识这二货?”  华天宇摊了摊手道:“我真不认识他!”  田黎黎说道:“你不认识他,他来敲你的门干吗?不会吧......”田黎黎用手指着华天宇,一脸的不可思议。  华天宇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明显的意识到,这丫头绝对没想好事。他连忙说道:“打住,丫头,千万别脑洞大开。”  田黎黎用力的点着头道:“我想也是,你不是那种人啊,你性取向很正常的啊。”  华天宇一脑门子黑线:“......”  田黎黎呵呵呵的大笑起来,她明显是故意的,这两天华天宇女朋友过来,把她憋的够呛,此刻看到华天宇一脸无语的表情,她总算舒坦了一些。  此时门外那个家伙还在契而不舍的敲着门,田黎黎说道:“真是一个二货,我把他打发了!”  田黎黎直接打开门,不等对方说话,她霹雳啪啦的就是一顿臭骂:“你有病吧,我们认识你吗?你敲起来就没完没了,还让人休息吗,你还有完没完?”  那个年青人被田黎黎训斥得满脸铁青,骂他的是个女孩子,这厮还有些涵养,没和田黎黎争辩,看到坐在床头的华天宇。  他直接用手指着华天宇道:“你是华天宇吗?”态度和之前一样的嚣张。  华天宇对这个年青人的态度很不爽,哪来的二货这么说话。  华天宇也不客气,直接回道:“你有父母吗?”  年轻人就是一楞,什么意思。  田黎黎看到他表情就知道他没反应过来。  “他是说你没有教养,一点礼貌都没有,这都听不出来,什么智商!”  “你......”  年轻人那张脸直接就绿了,他指着两人道:“你们俩才没有教养!”  华天宇懒得和这样的人斗嘴,简直是无理取闹,这厮病得不轻,和这种智商的人争嘴,无疑降低了自己的身价。  华天宇皱起眉头道:“你要干吗?”  “你就是华天宇?就是你要挑战韩国针王朴谨言?”  “咦,这个年轻人竟然知道这件事。”华天宇感到有些意外,他要挑战朴谨言的事情只有很少数人知道,这个年青人竟然知道,他是谁?  华天宇望了他一眼,确定从来没有见过他,他说道:“的确如此,有什么问题吗?”  年轻人再次露出一脸的不屑:“凭你,就你也想挑战朴谨言!”  华天宇听到年轻人的话后,他的脸直接阴沉下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家伙是朴谨言那方的。  他直接说道:“你有病吧,挑不挑战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年轻人傲气的道:“当然和我有关系,就算要挑战朴谨言,也轮不到你,你能代表了整个华夏中医吗?不自量力!”  华天宇被这个搞笑的家伙逗乐了:“那是我的事,和你有关吗?”  “当然和我有关,中医不是你家的,你说挑战就挑战,你要是输了呢?你置华夏中医于何地,你为了要出名,做这样沽名钓誉的事情,简直是丧心病狂......”  华天宇听着他的聒噪,他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闭嘴!”华天宇大吼了一声。  年轻人吓了一跳,他看到华天宇对他怒目而视,以为华天宇要打他,他吓得倒退一步,警惕的说道:“你要干什么?”  华天宇一步上前:“你算什么东西,跑到这里来教训我,韩国针王朴谨言向国际教科文申请中医穴位标准不见你有何行动。  韩国人把中医该成韩医不见你有反应,我要挑战朴谨言,为中医正名,你跑到这里质问我的资格,你算个东西?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的资格?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家伙,自已不敢冲锋陷阵,别人为荣耀冲上前去的时候,你却在背后说三道四,把自己放到道德的至高点,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可在中医面临挑衅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你又做了什么?你又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在我眼里,你这样的人连屁都算不上,送你两个字,好走,不送!”  华天宇直接把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把那个个年轻人骂得狗血喷头,年轻人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出来,他指着房门,想要回击,可是对方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把他气得身上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田黎黎一脸崇拜的望着华天宇。  “天宇哥,你太帅了,骂人也骂得这么帅,我崇拜死你的了!”  华天宇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但是他已经猜到了他的出身。明天就是中医协会理事开会的时间,田镜云利用卫生部下辖的这个部门欲向韩国针王发出挑战。  但是这种事必须经过整个协会讨论,就算是田镜云也无权命令这个协会。  因为华夏的中医协会虽然是卫生部批文成立的组织,但是并不是官方组织,而是一个松散的非官方团体。它的常务理事,也是由各大中医团体推荐组成。  华夏的中医协会是犹各门各派的掌门担任,还有国内的一些中医机构的负责人,一共五十多位理事。  而这次召开会议正是由卫生部牵头,共同研究韩国申请中医穴位标准的事情,官方组织和民间组织共同研究应对措施,同是,田镜云也是想通过这次会议,争取最广泛的支持,确定华天宇向朴谨言挑战的事情。  这个年轻人一过来就质问华天宇,华天宇就已经猜到,这人一定是那些中医组织里的人,因为知道他要挑战朴谨言,所以来指责他。  华天宇早就猜到,田镜云这次召集中医协会的所有会员共同研究对策,想要通过他挑战朴谨言的事情绝不会顺利,没想到大会还没有开就蹦跶出来这么一个跳梁小丑。  华天宇早有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这些小丑这么快就跳了出来,明天才正式开会,这些人就忍不住跳出来了。  正像他刚才所骂那样,当中医面临外人的挑衅中,他们自己不去团结,反而相互猜忌,这样的行为,让人心寒。  这才是华天宇真正愤怒的原因。  他把门关上之后,直接给酒店的前台打去电话:“我是xxx房间的客人,你们酒店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骚扰我,你们是怎么管理的,我要投诉你们。”  酒店前台并不知道,在接到华天宇的投诉电话后工作人员连连道歉,立刻派这层的保安迅速跑了过来。  那个年轻人被华天宇臭骂了一通后,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气得脸都绿了,在走廊里咆哮着:“姓华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给我出来......”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跑过来的保安给架走了。  酒店经理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华天宇所在的房间,向华天宇真诚的道歉。保安人员已经调查清楚,那个骚扰华天宇的年轻人的确不是这里的客人。  华天宇不想和酒店方面扯皮,他更懒得和那个年轻人吵,重头戏在明天,明天才是真正的战场,华天宇不屑于把精力浪费在那个家伙身上。  上午把单玄雨和闵建文的分成钱打给两人,又请田黎黎吃了一顿大餐,这才把这丫头给劝走,华天宇意识到,田黎黎对他产生了想法,他可不敢招惹田黎黎这丫头。  吴作荣下午的飞机赶到京城,华天宇亲自去机场迎接老师,吴老也是中医协会的理事,这次来京也是为了明天的大会。  华天宇给安老安排到他所在的酒店,安老说道:“天宇,你挑战朴谨言的事情,明天大会的探讨将会非常激烈,据我所知,有几个中医古门派已经达成意见,要阻止你挑战朴谨言,你要有思想准备。”  华天宇说道:“老师,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止我,我不管他们出于何种目地,我不管他们用怎样的手段,都无法阻止我前进的脚步,您放心,我会尽我的力量来获取大部份理事的支持。”  吴作荣用力的点着头道:“我相信你。”吴老拍了拍华天宇肩膀。  他把一份稿件取了出来交给华天宇道:“你认真看一下,这里是中医协会所有的理事名单,国内各大中医机构,各大院校的中医人都有担任理事。  但是中医协会的主导者却不是这些组织里的人。  中医协会会长是中医古门派‘药王门’的门主尉迟远,会长一职每三年一选,尉迟远已经两任两界。  中医古门派历经几百年的演变,现在主要是五门三派,其中‘药王门’‘阴阳门’是五门当中最大的两个门派,门徒众多,影响力也最大,乔博渊老先生就是出自‘药王门’。  而三派之中的‘易水派’最大,在现代中医里影响最大,其上代门主方继红女红,曾为推广中医做出去极大的努力与付出。  易水派多为女子,在方继红女士去逝之后,渐渐与世无争,只管医人济世,向来不参于中医协会的管理与事物,其门主性情淡薄,视名利于浮云。  但是‘药王门’和‘阴阳门’却不是这样,这两派的门主门徒众多,广泛参与到中医药发展中,尤其是‘药王门’更是成立了中医药集团,他们的‘药王牌’的中医药产品占据了国内中草药份额五分之一强,门主尉迟远更是野心勃勃。  ‘药王门’与‘阴阳门’相互争利,但是在某些产业上又是互助互惠,这两个门派争斗的厉害,可又密不可分。  这两家人的人员在五十六位理事当中占据了十八个席位,与他们交好的组织中,中医理事占据七层,所以明天的大会,中医协会是否同意你挑战朴谨言,完全取决于这两个门派。”  华天宇对这些了解的并不多,吴作荣这样一解释,他才真正对中医古门派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次大会是由卫生部召集,田镜云主导,但是真正能够主导会议结果的却是这两个门派。  田镜云之所以召集中医协会召开这个会议,就是想要通过中医协会这个民间组织向朴谨言发出挑战,他不可能用华夏卫生部的名义挑战朴谨言,那样会引起外交纷争,甚至会挑起两国国民的民族情绪。  如果用中医协会的名义发出挑战,无论胜负,只代表着民间组织,而与官方无关,对于双方来讲,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华夏的中医协会几乎就可以代表整个华夏中医,唯一区别就是少了‘官方’两个字,所以,这才是田镜云的目地。  但是,正是因为中医协会的非官方组织的身份,它未必就会按照田镜云期冀的那样,肯为华天宇发出挑战书。  因为一但华天宇挑战失败,就会影响这些组织的声誉,甚至经济利益,所以很有可能出现偏差,这也正是田镜云担心的地方。  而此时,在京效‘药王门’的一个基地,中医古门派,五门三派的主要负责人已经聚齐!(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