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零四章 另起炉罩

第四百零四章 另起炉罩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11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2
   方月馨苦笑道:“姐姐,其中隐情恕小妹不能一一告之,这涉及到我门派中的一段*。  神针门多年来一直岂窥易水派的‘玉龙针’,这早已经人皆共知,几年前,‘神针门’从我易水派上代弃徒手中骗去‘玉龙针’残篇,卫子罡这几年潜心修习,不久前已经达到以气御针的境界。”  水天一点了点头:“能达气针之境,实属不易,但是他以为达到气针之境就是朴谨言的对手了吗?  朴谨言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踏入气针之境,这些年同韩国第一高手姬天擎交往甚密,从他身上学得不少东西,他现在对于气针的领悟已经更上一层楼,否则也不会被称作针王,这决不是浪得虚名。”  方月馨叹了口气道:“朴谨言的确是奇材,可是非我族类。姐姐对华天宇极力推兴举,不知道此人针术真的可以胜过朴谨言吗?”  水天一笑道:“此人的针术的确厉害,我虽然没有考究过他,但是从他所表现出来的针术来看,此人的确达到气针之颠峰,再进一步,极有可能进入那种天人之境。”  方月馨讶然道:“从来没有听姐姐如此夸奖过一个人,难道此人真的如此厉害?”  水天一道:“风神上次与桐谷和人交手,九死一生,身受重伤,就是这个华天宇为他疗好伤势,他在医术上的成就的确惊人。  桐谷和人一只脚已经踏入宗师之境,如果没有华天宇的针术,风神的伤绝不可能好的这样快,就足以说明他的针术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我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但是我怀疑,他的针术已经窥破了天道,几近灵针之境。”  方月馨不可思议的望着水天一:“姐姐,那怎么可能,能达到那种境界之人,在古代的时候无一不是一代宗师,他年级轻轻怎么可能达到那种境界?”  水天一说道:“原本我也不信,但是前段时间我叫穆白将他带到这里,我偷偷的观察过他,他已经可以做到天人合一,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那就是已经触摸到灵针之境。  据他说,他的针术和医术学自一位道人,我原本以为他和医生有渊源,但是并不是这样,他和医生没有一点关系,我和妙玄道长通过电话,他并没有教授过华天宇,如此看来,他的师傅应该是一位不出世的高人。  以他现在的境界挑战朴谨言,应该可以打败他,所以这才是我看重他的原因,这次我叫你过来,就是请你验证他的真正实力,同时请你把自己所学的针术与他交流一下,巩固他的不足之处,为挑战朴谨言做好准备。”  方月馨道:“朴谨言气死师父,这个仇一定要报,我依姐姐,一定会尽全力支持他。”  水天一点了点头道:“有你这句话就好,明天,五门三派的人一定会阻止华天宇挑战朴谨言,到时你助他一臂之力!”  卫生部,田镜云的办公室,田镜云已经连继一周住在办公室没有回家。他刚刚升任部长,需要做的工作太多。  医改刻不容缓,怎么能让老百姓看得起病,能够让全华夏的老百姓都能治起病,不会因疾病反贫,不会因疾病压倒他们的生活,这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工作。  田镜云希望在他这任上能够尽他最大的能力解决这个困扰华夏的难题。  他的秘书走进来道:“田部长,中医协会明天的会议已经定好了时间,您要参加吗?”  田镜云道:“要参加,把明天的时间安排好,我要致开幕词。”秘书从办公室退出去,帮他把门关好。  田镜云放下手头的工作,他给华天宇打去一个电话,电话接通,田镜云说道:“天宇,明天的大会你准备好了吗?你要有心理准备,中医协公毕竟是民间组织,不是官方组织,就算是我,也无权用行政命令来命令他们。  你只能自己争取,这是我对你的要求,你要用自己的能力,争取到这张通行证,要他们为你出具这张挑战的通行证。”  华天宇在电话里面回道:“田伯伯,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清晨的阳光明媚,华天宇早早就起床,今天就是中医协会开会的日子,只有争取中医协会的同意,他才能从他们手中获得那张通行证。  这次华夏中医协会召开会议,会场设在中医药管理局的会议室,由中医药管理局负责组织会务,为大会提供服务。  中医协会一共有51名理事,都是奋斗在中医领域各个医疗系统前沿的专家学者。其中五门三派的理事占据31名,可见中医门派在整个华夏中医界的影响力。  各个理事相继入场,早在开会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这次会务的目地,但是这些理事中,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华天宇是什么人,所以大家进入会场会,也是相互之间打听。  上午九点整,在中医药管理局王秘书长的宣布中,大会正式开始,由田镜云讲话。  这些理事们把掌声送给田镜云,华天宇坐在角落里,也跟着鼓起掌来。  华天宇不理事,也不中医协会的成员,他是以特约的身份进来,参加这次会议,很多理事并不知道谁是华天宇,但是一到现场,看到坐在那里的华天宇,大家就已经心领神会了。  尤其是华天宇年轻的不得了,不是不得了,是实在太年轻了,理个中医协会理事,华天宇是最年轻的,再看这些理事,哪一个低于四十岁。  从在吴老身边的一位理事打趣吴老:“老哥,我是看明白了,这次卫生部就是专门来捧你这个学生了,您这脸上真有光彩!”  吴老笑道:“年轻人还需要学习,往后,我这个学生,你得帮衬。”  在家的掌声中,田镜云讲话正式开始。  田镜云站了起来,他把手中的稿子丢到桌子上道:“这是我上任以来,参加的第一个非官方的正式会议,这里咱们中医人自发组织的机构,是咱们中医人的家,是咱们中医人薪火传承的家园,我虽然不是中医人,但是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田镜云只说了几句,理事们就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这篇讲话稿是我的秘书给我写的,我只看了一遍,写得很好,也很漂亮,但是今天,我不想用这篇稿子,我只想掏心窝子和大家讲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不想讲虚话,更不想讲套话,我只想和大家讲讲心理话。”  田镜云的话再次迎来热烈掌声,他这些话说的很真诚,没有一点官架子,让现场的理事们听得舒服。  “...中医是植根在这片热土上,土生土长的医学,咱们中医人的使命,其一是治病救人,其二就是把中医传承下去,为了能让全世界的人都享受到中医带给他们的健康,我们中医几代人一直在努力。  可喜的是,在共和国成立后,通过我们的努力,中医也在一点点的获得尊重,获得世界的认可,尤其是中医针炙,理疗方面,不仅在国内受到热捧,更是被西方人所接受,中医真真正正的走出国门。  在肯定这些成绩的时候,我们仍然要有一个清楚的认识。西方社会,接受中医药治疗的国家仅占欧洲国家的五分之一。即便在这五分之一里面,他们接受的中医药类别,连我们国药批字的百分之一还不到。  这是什么概念,那就是,西方人虽然接受了中医的针炙、理疗的概念,但是中医药还没有完全的得到西方的普遍认可。  我们中医人要走的路还很长,所幸的是,中医药在这些年的发展中,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所重视,前景一片光明。  但是就在这样好的形势下,韩国人千方百计的想把中医药韩国化,侵占我们的文化。他们把中医改在韩医,现在又要向世界教科文组织申请针炙穴位国际标准。  针炙是我们祖先发明,创造性的发明了这一人体科学,我们中医人怎么能够让步。”  虽然现场的中医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是现在由田镜云说出来,大家还是议论起来,对韩国人这种不要脸的行为表示愤慨。  田镜云继续说道:“我们国家已经通过官方渠道向韩国提出抗议,中医国际穴位标准是1983年由我国向国际教科文组织申请的。  韩国罔顾这一历史事实,罔顾文化,竟然要把中医说成是韩国人发明创造出来了,我们这些中医人能同意吗?能够任他们这样做,把我们老祖宗的东西都抢去吗?  答案只有一个,不能!  官方渠道抗议,向国际社会反馈是官方要走的途径,但是在坐的中医人,我们也同样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田镜云的话说到这里,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这些中医理事从来没有见过像田镜云这样的官,这话说的太有骨气,太有底气,太热血了。  从来见官方人员说话都是遮遮掩掩的,只有田镜云,他这样说话,这才是真正的官员,把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的利益放在首位,这样的官员值得他们尊敬。  田镜云说到这里,也就不能再向下说了,再往下说,那说的就太露骨了。  “.......所以,咱们中医人,也要有自己的智慧与手段,我们不能听之任之,更不能任人维之,无论你们做出怎样的选择,做为你们的后盾,只要你们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发出任何声音,我都会支持你们。”  田镜云说到这里也就到头了,他不能说,你们去挑战韩国针王,把朴谨言干翻了,那样他就不能嘚瑟了,虽然是这个意思,但是话不能这样说。  田镜云讲完这些话后,在这些理理的掌声中,他先行离开了,接下来的事,不归他管,这就是田镜云的智慧。  王秘书长在田镜云离开后,他把话筒拿了过来道:“现在有请华夏中医协会会长尉迟远会长讲话。”  王秘书长之前就已经交代过尉迟远,这次中医协会开会,一定要推选华天宇去挑战朴谨言,他也在私底下同意了,但是尉迟远有自己的打算,他抓过话筒之后,微笑着说道:“各位中医人,刚才田部长用非常振奋的话语让我们认识到中医面临的难题和未来的发展。  做为一个中医人,我对韩国这种侵略文化的行为是极其愤慨的,相信大家和我一样,我们中医人自发组织了中医协会,这个协会在促进中医向前发展的同时,也同样维护和捍卫中医的尊严,面对挑战,我们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既然韩国人要申请国际穴位标准,那么我们就该发出自己的声音,韩国人申请针炙穴位国际标准,就是因为他们有一个针王。  针炙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他一个韩国人只是学了皮毛,他拿什么去改写针炙穴位标准,所以我建议,我们华夏中医协会要向他挑战,把他针王的牌位打下去,我到要看看他这个针王是不是实至名归!”  尉迟远的这番讲话讲的也很漂亮,理事们也都鼓起掌来。  尉迟远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既然要挑战朴谨言,我们就要推选出一位针术高明的大家来,为中医正名,打消韩国人的嚣张气焰。  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把候选人推选出来。”  一名中医理事说道:“我推选神针门门主卫子罡,他了解他,神针门秉承针术传承已经拥用几百年的历史,只有卫门生才有这个资格来挑战韩国针王!”  这名理事话一出口,王秘书的脸色就变了。不仅是王秘书长,还有很多知道内情,之前得到授意的理事也是不明所以,不是要推选那名年轻人吗?他是卫生部田部长内定的人选,怎么五门三派里的人竟然另起炉罩,这是什么情况?  现场陷入一个诡异的气氛当中。(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