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华夏的呼声

第四百零八章 华夏的呼声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35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2
   方月馨是一门之主,更是大家闺秀,她知道方婆婆是真心为她好,但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强人所难,而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华天宇,方婆婆实在是太能闹腾了。  她虽然面露羞涩,心里有些发慌,但是方月馨冰雪聪明,又怎会看不出华天宇的愤怒,他就这么让方婆婆给‘绑架’过来,换成是谁心里也不会舒服。  方月馨连忙说道:“华老师,真是对不起,我家婆婆喜欢开玩笑,我代她向您道歉,请您不要生气,婆婆年纪大了,喜欢玩笑。”  方月馨说完,在下面拉了拉水天一,希望她能帮忙说上几句话,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水天一只是微微笑着,并没有说话。  华天宇虽然对方婆婆这种做法极度生气,但是人家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给你主动道歉,多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  华天宇已经猜测出来,这个浑身上下充满了古典美的姑娘一定就是易水派门主水天一。  他连说道:“姑娘就是易水派门主方姑娘吧,久仰大名!”  方月馨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性情恬淡,虽然刚才让方婆婆弄个一个措手不及,但此刻已经渐渐恢复了正常。  “华老师针术高明,我也早有耳闻,这次要挑战朴谨言,为我中医扬眉吐气,不惜名誉,所做所为皆是我中医人的楷模,小女子佩服万分。”  方月馨声音婉约动人,不仅声音动听,话说的也漂亮,华天宇那些个火气瞬间消散,他连忙谦虚的说道:“方姑娘夸奖了,我等中医人在这样的时刻,只要能够为华夏中医做出贡献,无比尽力,姑娘这样说,实是让我汗颜。”  方婆婆看着两个人客客气气的,她那张枯瘦的脸满是笑容,她嘿嘿笑道:“你们俩人客气个啥,都是一家人,等入了洞房还这般客气,那怎么行。”  华天宇:“噗......”他简直是无语了,这个老婆子,尼玛啊,就不能把这张臭嘴闭上。  方月馨直接就被方婆婆说了一个大红脸,刚刚恢复正常,让方婆婆这么一搞,又是羞得不要不要,不过她这副样子实在是美,就算是华天宇见识过了那么多的美女,方月馨这种美还是让他看得惊心动魂。  安依萱同样脸薄,但是她的那种羞涩之中是带着一种欲绝还羞之感,那种羞涩是让人忍不住心里痒痒的那么一种羞涩。  可方月馨的羞涩就完全又是一种滋味,那是一种端庄,发生内心的羞涩,就像那种古代的大家闺秀,是从里向外的一种羞涩,这种羞涩能让男人产生那种强烈的占有和呵护的心思,两个人,完全两种风格。  水天一看到方月馨被方婆婆搞得下不来台了,她笑着说道:“天宇,婆婆是爱才心切,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月馨是我的好妹妹,他是易水派这一代的掌门,医术高明。  上次咱们说过,我会找机会,要你和月馨妹妹切磋一下。现在方婆婆已经在中医协会上的代你发出挑战,三天之后,你将要挑战的是整个五门三派,这两天我希望你能和月馨交流一下。她在‘玉龙针’上的造诣也是非常深的,或许对你的针术也是一个提高。”  水天一给两人一个台阶下,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方婆婆也知道不能太过份了,她看着华天宇与方月馨,那是越看越爱看,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老婆子是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撮合成他们两个人。  就在华天宇备战的当口,韩国方面正式向国际教科文组织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教科文组织接受了韩方的申请,开始对韩方的申请材料进行备案和调取,下一步将进行考核。  韩国方面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的新闻在第一时间被华夏媒体报道出来,一时间整个华夏哗然。  无论华夏内部对中医的态度如何,虽然这些人也有一些人跳出来要取缔中医,但是这都家里的事,咱们窝里斗,自己辩论一下无伤大雅,但是你韩国算什么,竟然寡廉鲜耻的要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  华夏人对棒子一直就没什么好感,前几年他们把端午节申请成为他们的节日,成为韩国非物质遗产,当初的事情引得整个华夏沸腾,整个华夏的老百姓谁不知道端午节是咱们老祖宗为了纪念屈原而诞生的节日。  但是不要脸的韩国人楞是把这个节日申请成了他们的非物质遗产,还要不要点碧脸。  当初华夏政府也向国际教科文组织提出了抗议,但是韩方的解释是,他们的端午节和华夏的不一样,性质是不同的,但尼玛的,性质不同你妹的用一个名字,还是同一天,你妹的,这叫不同。  可惜木以成舟,当初那件事华夏虽然抗议,但人家还是申请成功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当时很多有识之士才提出,要重视咱们华夏的传统节日,重视咱们国家的古老文化。  当初的全民抗议的事情还在眼前,麻痹的韩国人又来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那下一步是不是还要申请,中医是韩国人发明的,咱们的中医是从韩国传过来的。  消息一经报道,整个华夏骂声一片,全都是骂韩国人不要脸的,华夏的老百姓对这件事是真的怒了。  与此同时,官方发表声明,谴责韩国的这种不要脸的行为,但是,无论华夏官方怎样谴责,韩方仍然我行我素,他们是要把不要脸进行到底了。  就在整个华夏不断声讨韩国人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时,一个报道再次吸引了新闻媒体。  京城一家媒体在针对韩方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采访京城中医药大学校长孟庆东的时候,孟校长的发言非常激进。  他说:“韩方的这种行为,是一种无耻的强盗逻辑,我们通过官方提出抗议,要求他们停止这种行为,可是他们竟然无耻的说,他们之所以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是因为他们的标准是韩医标准,韩医是朝鲜人民智慧的结晶,他们申请国际穴位标准与华夏中医没有任何关系。  众所周知,韩国人是在六十年代才把中医该为韩医,在这之前,华夏的中医在朝国和日本等国是被称为‘汉医’的,因为中医是汉族人所发明创造出来的。  所谓的韩医根本就是中医,他们只是把我们的中医该了一个名字,拿过去就变成了韩医,这是什么,这是文化剽窃,这是强盗行为。  现然他们竟然用这样的说辞来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还要不要脸。中医是我们老祖宗几千年传下的宝贵医学,现在竟然被他们剽窃过去,你们可以利用中医治闻,利用中医求死扶伤,我们都不反对,但是你要把中医改成韩医,只要是华夏人,就没有人会同意。”  孟庆东的话很给力,充分的表达了华夏人的愤怒。  这段时间央视播出的《大国医》系列让很多华夏人对华夏中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大家对华夏中医的发展,和它发展过程的中所产生的那些名医们有了很深的了解。  华天宇在《大国医》里面的讲解,他用很深沉的语调,对那些在华夏历史中做出贡献的大国医们讴歌他们,但凡听过《大国医》系列讲座的华夏人更是对韩国人的这种不要脸的行为表示愤慨。  《大国医》系列在华夏掀起的这股中医热,正好逢上韩国人这种行为,完全激怒了华夏人。  孟庆东在记者采访中,表达了他的愤慨他,他还向媒体透露出一个信息。他告诉媒体,官方与韩国方面进行沟通与抗议,华夏的中医民间组织也要通过民间形式抗议韩国人的这种行为。  孟庆东抛出一颗重弹,他告诉媒体,华夏的中医协会要推选出一名针术高明的医生向韩国的针王朴谨言发出挑战。  因为这次韩国申请国际针炙穴位标准就是由韩国针王朴谨言主导,所以华夏中医协会要以民间组织向韩国针王朴谨言发出挑战。  消息一出,整个华夏为之沸腾,这是一个信号吗?  华夏这么多年来为了发展,为了经济上的发展,在很多国际争端中都在忍气吞声,华夏民众对这点非常不满,国家强大起来,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发出自己的怒吼,这才能证明这个国家的强大。  难道这是个信号吗?国家在处理这种争端的时候态度要强硬了吗?  华夏民众充满了期待,很多媒体都发表了自己的态度,网上更是热议,很多论坛都在讨论这件事。  大家热议的焦点就是,华夏要雄起,要狠狠的打韩国人的脸,要他们知道华夏的强大,中医是华夏的,不是他们能抢去的。  这次大家对华夏中医公会的行为表示了肯定,民众充满了期待,期待能够狠狠的回击韩国人。  就在大家热议中医协会将会代表民间组织如何回击的时候,又一个信息传了出来。  一家网站报道了一则消息,这家网站声称:中医协会内部达成一致意见,将会派出华夏最顶尖的针术大师来挑战朴谨言,要打败他,让他知道针炙术是华夏发明的,国际针炙穴位标准只有华夏才能定夺。  网站报道说,中医协会将会举行一个挑战赛,在内部决出胜负,最终代表华夏中医协会去韩国挑战朴谨言。  网站虽然没有指出中医协会内部挑战赛的参加人员,但是又一家网家报道了独家内幕。  这家网站称,华夏中医里面,目前懂得针炙术的大师里面,以‘神针门’卫子罡最为厉害,他是神针门的门主,在南派中医里被称做‘南针王’这个门派传承了上千年,历史悠久。  同时还有易水派,这个门派曾经出过方继红这样的大师。  另外还有火神派,这个中医古门派的针术也是非常厉害的,这个门派的现任当家人姚成名在北方也有‘北针王’的名号,也是大师级别的针伙大师。  但是这家网站报道的这几个人都不是重点,他们报道的重点是华天宇,因为中医协会内部发生的挑战,是华天宇要挑战这几位大师,他要代表华夏中医去挑战朴谨言。  这家网站指出,华天宇就是前段时间在央视《百家讲坛》讲《大国医》的那个华天宇。  华天宇在《大国医》播出后获得很大的声誉,民众看完报道全都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华天宇不仅课讲的好,而且还是针炙方面的大师。  民众对这次中医协会内部的挑战充满了期待。  很快,这条新闻成了热门新闻,连带着华天宇之前与齐紫琳发生的绯闻也被人翻了出来。  随后又有媒体报道出,华天宇所学的是‘九转玉龙针’,这门针术是葛洪先师传下来的,在几百年前就消失了,现在重现。  媒体对华天宇进行了大量的报道,深挖他的新闻,很快就冲上了头条。因为这次事件触碰到了民族利益,所以媒体的关注,还是整个华夏民众的关注都非常大,能冲到头条也是实质名归。  华天宇在山里与方月馨在针术上进行交流的时候,他不知道外面的媒体已经把他推上了头条。  而此时,日本东京,富士山下的一处庭院。  真央菜子把华夏媒体的报道拿给了桐谷和人。  桐谷和人看完报道后,他点了点头道:“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巫师要得到华天宇这个人了!”  真央菜子道:“是为了‘九转玉龙针’?”  桐谷和人道:“不只是‘九转玉龙针’,他是为了葛洪的‘九字真言’。”  真央菜子道:“您是说华天宇会‘九字真言’?”  桐谷和人点了点头:“日本真言密宗的咒术是从华夏东晋道门领袖葛洪那里学去的,葛洪是华夏晋代的道教领袖,这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创造出‘九字真言’。  唐玄宗时代,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三位印度密宗大师来到古华夏,他们传下了密宗的教门。  葛洪的门徒把‘九字真言’与佛家的手印结合起来,形成了极其严密的修炼法门。  宋末元初,由蒙古人带入西【藏】的密教,经过和当地喇嘛教的融会后形成了藏密。明朝永乐时期,朝廷认为密宗过于怪异,便下令废逐,故密宗在中原势渐衰微,而晚唐时期由空海大师带到日本的东密真言宗却得到了广泛传播。  我们日本忍者修习的真言秘术就是通过晚唐空海大师传过来。可惜我们所掌握的秘言是传自空海大师,而他传到日本的秘术并不完整。这‘九字真言’据说就是葛洪先师从‘九转玉龙针’中悟出来的,这门针术是上古时期所传下来,非有大智慧之人不能体悟,巫师千方百计的要得到华天宇,他早就知道华天宇得到了葛洪的衣钵。”  桐谷和人说话的时候,他整个人站了起来。  “这个人,我志在必得!”(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