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一十四章 力排众议

第四百一十四章 力排众议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393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3
   华天宇的话一出口,所有专家都惊住了,这小子太狂了,他竟然质疑专家组的诊断,原本有很多理事看到他连继诊断十名病人没有出错,对他的印象非常好,但是华天宇这句话一说出来,立刻就把大家对他生出的好感直接抹杀。  他这是质疑专家组啊,要知道,这个斗医大赛的专家组都是什么人啊,那都是华夏中医领域的大能,哪一个不是威名赫赫啊,这家伙可好,一句话,把专家组都给抹杀了,要知道他老师吴作荣也在专家组里啊!  卫泓祥在下面都想笑了,麻痹的,姓华的这不是想死吗,他竟然质疑专家组,自己输了就要认,他还嘴硬,卫泓祥就等着看华天宇的笑话了。  就算是方月馨这时候也皱起了眉头,华天宇这话说的确是不妥。  孟庆东虽然惊讶于华天宇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虽然华天宇表现得很惊艳,但是他质疑专家组,这个胆子就有些大了,说得难听点就是太狂妄了。  孟庆东不动声色的说道:“孩子,你这么说话我可以理解,年轻人应该有自信,这是好事,但是你要给出让我们信服的理由啊,看病可不是儿戏,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孟庆东说的很委婉,但是话里面已经对他开始敲打了。  华天宇说道:“孟校长,我是有根据的,这个病人的确是‘寒症入宫’,我可以证明。”  “可以证明?”  现场的中医理事们一个个的全都瞪大眼睛望向华天宇,他能证明,他怎么证明。  吴作荣直接问道:“天宇,你有办法证明?”  华天宇想了一下道:“老师,我的确有办法,但是我需要征得病人同意。”  吴作荣毫不犹豫的回答:“我给你这个机会!”吴作荣直接就应下来,老爷子心里是袒护华天宇的,其他理事也看出来了,但是都没说,吴作荣虽然是评审团的三名评审,但是他这样做并没有犯规,在诊断上有异议的时候,大家可以坐下来探讨。  华天宇对那名少妇说道:“这位大姐,你不用担心,我只问你几个问题,你自己做选择好吗?”  病人刚才已经听到华天宇和专家组的话,华天宇说她的病会引起不孕,这话的确让她感到害怕了,她刚结婚一年,还没打算要孩子,如果真的会引起不孕,那多恐怖啊!  她直接回答道:“您问吧,华老师。”  华天宇想了一下道:“这样,我问一下,半年内吧,也就是去年冬天的时候,你有没有受过凉,之后应该引起过感冒,有没有这样的事?”  少妇只想了一下就惊讶的道:“咦,真的有啊,华老师,你怎么知道的?”  少妇这么一回答,那些理事还有专家组的成员一个个的目瞪口呆,这样也行吗?这是看病,还是算命呢?  少妇继续说道:“去年冬天的时候我和老公自驾游去东北看冰灯,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连环追尾,我们的车也给撞了,当时在高速上停留近五个小时,一直在外面冻着,回来后就高烧,一周才好!”  华天宇点了点头道:“你的病根就是那时候做的,女性的身体条件和男性不同,你体质较弱,受不住寒气的侵蚀,寒气入体,你当时应该没看中医,是在西医那里治的,虽然把病治好了,但是治标不治本,这寒气并没有完全清除掉。  而是寒气入宫,我不是吓你,这已经做病了,一但这病发作,就会引起严重的‘宫寒’,不及时治疗,就会造成不孕。”  华天宇的话说完,把这名少妇吓坏了,她今年打算要孩子呢,这次来看病就是想把妇科方面的疾病治好了,下一步打算要孩子,听华天宇这么一说她能不害怕吗?还要个屁孩子啊。  她说话都有些变声了:“华...华老师,那该怎么治啊,您千万帮帮我!”  华天宇说道:“不要紧,我一副药就能把你体内的寒气逼出来,但是首先你得信我!”  卫子罡早就忍不住了:“华小友,咱们中医人看病要实事求事,不能误导病人,更不能吓唬人家病人,你这毫无根据啊。  如果病人真是去年受凉得的寒症,这都半年了,人体自然调节,使阴阳平衡,这寒气也应该清除了,你这是危言耸听啊,如果病人体内真有寒毒,脉诊就应该诊得出来,难道这么多的专家都不如你吗?”  卫子罡问出的话正是专家组的专家想要问的,敢情我们这么多人都没诊出来,你就能诊出来,证据呢,拿什么证明。  华天宇看了卫子罡一眼,他就知道肯定会有人刁难他。  他刚才给这名少妇诊脉,整个人进入了空灵的状态,他也只是极细微的感觉到她体内的状态,他在这名病人身上花去的时间最多,反复感受对方的脉博的异样才得出这个结论。  能够这样入微的诊出对方病症,别人还真就做不到,华天宇这话没法和人解释啊,他能进入这种入微之境,别人不能啊,所以专家组的成员是把不出来病人这种隐性疾病,但是怎么和这些专家解释,这是一个难题。  如果他当时不写出病人的这个病症也不会引出这么多的麻烦,但他是医生,他有自已的操守,他必须把病人最真实的病情诊断出来,这是医生的天职,不容亵渎,不能因为一已之私而忘记根本,这是华天宇的原则,任何事情也不可能让他放弃这个原则。  现在卫子罡问,他知道很难证明,但是他还是要说:“我需要一剂药方,病人服下去之后,她宫胞内的寒气一个小时就能排出来。”  华天宇的话一说完,现场所有的专家和理事们全都议论起来,这是要现场治病吗?这小子多大的胆量,他以为自己是华佗再世吗?  卫泓祥早就忍不住了,他在下面大声喊道:“姓华的,你这是小看天下英雄,你当自己是什么?这么多的前辈难道都比不上你,如果你诊错了怎么办?”  华天宇向台下望去,叫嚣的正是卫泓祥,华天宇冷冷说道:“如果诊错了,我认输,那我要是诊对了呢?”  卫泓祥一下就哑了火。  “如果你诊对了,后面的那两位病人,就算你诊错了,这局也算我输。”  卫子罡说话了,他还真就不信,这么多的中医专家比不上这小子,要知道,那个病人吴作荣、孟庆东都诊过,这两人在中医学院流中都是一等一的国手,在某些方面,他也自愧不如,他们俩不可能诊错。  华天宇说了声:“好!”他对那名少妇说道:“大姐,你不要害怕,我给你开的方子是一剂热药,绝不会伤到你,这副药喝下去,你会走出一些黑色血块,这些都是寒毒造成的,郁结在你的宫胞内,这些血块排出来,你这病就去根了,不会影响你今后的生育。”  少妇连连点头。  下面的那些专家全都露出不信的表情,他们都是中医,但是谁看病敢这么叫啊,这小子胆子太大了。  华天宇也不理会,他直接就写出一个方子。  孟庆东说道:“天宇啊,你把方子给我和你老师看一下,我们得把把关,你没意见吧!”  华天宇说道:“没意见,请几位老师把关。”他直接走过去,把方子放到评审台上。  孟庆东把他开的方子拽过去,他和吴作荣低头一看,两人对望一眼,谁都没说话。  下面的专家组有人说道:“把方子给我们看看。”吴作荣把方子递过去,几个专家一看,其中一名直接就怒了。  “胡闹,你这是胡闹,你这方子里面附子用了50克,你这是治病还是要人的命,你这是想杀人吗?”  几个专家看了方子,其它几位也都声讨起来。  华天宇这个方子是一剂热药,在中医里,体内有寒毒,就要用热药,把寒气逼出来,这是中医辩证治病的原理。  但是一般的医生开药,热药里面附子最多开到20克,那就已经是不小的量了,正常的方子,附子只能用到10克,用到50克,那人受不了,药吃下去,身上都能着火了。  所以几个专家一看这个方子都都怒了,这不是想杀人吗?  吴作荣眉头也皱了起来:“天宇,这方子这么开,不妥啊!”  华天宇说道:“老师,病人体内的寒毒不是一天两天,淤积近半年,不加量根本就撼不动这寒毒,尤如隔靴瘙痒。我这剂药熬好之后也不是要病人一次喝下去,而是先喝四分之一,看病人的反应,如果她的身体能承受住,十五分钟后再喝四分之一,如果病人还能承受,再过十五钟,仍然服用四分之一,一共分四次服完,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华天宇的话说完之后,下面的专家们全都议论起来,整个现场全都在讨论华天宇的这个办法。  吴作荣和孟庆东,还有杨士奇也凑到一起讨论了一会,最后孟庆东说:“可以试一下,这样服用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我也要开个方子,有备无患。”  孟庆东刷刷刷也写了一个方子,他这个方子是针对华天宇那个药方的,实际上就是解药,如果华天宇的方子出了问题,他这个方子能把华天宇那方子的药性解了,保病人无恙。  卫子罡见评审团同意了,他面露不悦,他说道:“这样不妥吧,这是拿病人生命开玩笑,咱们还是谨慎一点好!”  也有理事在下面附和,这种争论在中医界一直存在,是很难调和的。  孟庆东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他说道:“这样吧,天宇的诊断大家都不认可,他开的这个方子是热药,药量很大,但是按照天宇的方法服下去呢,对病人的身体也是无碍的,现在大家争论的焦点就在这里。  那么咱们让病人自己决定,如果她同意按照天宇的方法来,咱们就听从病人的意见,必竟这个生病的病因是成立的,病人的确历经寒冻,她本人也说了,所以要说完全否定华天宇的推断,这个也不成立,咱们中医就是这个性质,所以最终的决定权在病人手里,我这么说大家没意见吧!”  那些理事当然没有意见,孟庆东说的合情合理。  孟庆东望向那名少妇,这下子少妇不知道该听谁的,双方意见不统一啊,她一个病人不知道该听谁的,眼里全是无助。  华天宇走过去说道:“大姐,你别害怕,也别担心,这样,我用银针给你试一下,让你真切感受到体内有寒气,这样你就相信我的话了。”  那些理事们,还有专家组的人都没说话,在针炙术上,华天宇最有发言权,大家都想看看他怎么做。  工作人员送上消好毒的银针,华天宇让少妇掀起衣服,把腰部露出一截,他需要的穴位就在这里。  华天宇这么做也是向这些专家们证明他的判断,他一针刺下,解释道:“这是肾元穴,与宫胞对应,我用‘九转玉龙针’试探,这叫‘五阳开泰’,直接刺激宫胞,诱发里面的‘寒毒’,如果宫胞内有‘寒毒’,病人就会感觉到小腹处有股寒气......”  华天宇说话的功夫,少妇的脸色已经变了,她身上发抖,不由自主的说道:“我冷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华天宇用‘九转玉龙针’把潜伏在她宫胞里面的‘寒毒’给激发了出来。华天宇立刻收针,他怕病人受不了,他对卫子罡说道:“卫门主,我用银针刺激她体内的‘寒毒’,这没有错吧!”  卫子罡脸色铁青,他当然知道华天宇做了什么,这是用气针,通过穴位,把真气送到宫胞里面,直接刺激‘寒毒’,引发病人潜伏的疾病,单凭这一手,他自认为就比不上华天宇,他脸上能好看才怪,卫子罡此刻才知道,这个华天宇竟然这么厉害,他低估了这小子。  少妇此刻已经完全相信华天宇的话了,她刚才感觉到了一股热流涌向她的体内,随后小腹那里好像一块冰一样,一下散发出大量寒气,她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她此刻已经完全相信华天宇的话了。  “华老师,我信你,就按你说的治!”  病人已经同意,别人再说不出反对的意见,就算是卫子罡感觉到不妙,他也无法出声反对。  工作人员立刻拿走方子,开始煎药。很快,药就煎好端了上来。  华天宇亲自把汤药端起来,他轻轻的抿了一下,试了一下药性,然后把药递给少妇:“喝一大口,不要喝多。”  在众人的注视下,少妇遵照华天宇的吩咐,喝下一大口,所有的人都望向少妇,都看她的反应。  吴作荣甚至比华天宇都要紧张,方月馨也同样捏了一把汗,方婆婆轻声说道:“这个华小子有我姐姐当年的风采。”  方婆婆也全神贯注的望向病人,只有卫泓祥在那里祈祷:“病人快出问题吧,快出事吧!”这厮的心术不正到了极点。(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