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四十四章 被人暗算(二合一)

第四百四十四章 被人暗算(二合一)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496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6
   华夏中医公会终于在紧张的筹备中接近尾声,有田镜云助力,各种手继通过民政部、卫生部等相关部门很快批复。  中医公会的会所通过加班加点的装修也顺利装修完成,这段时间一直是田蔓琼在会所那里指挥,没有她会所也不会这么快就装修完成,整个就是与时间赛跑。  这段时间把田蔓琼累坏了。  因为人手不够,华天宇没办法,把姐姐从宽城调了过来,让她临时过来帮忙,华天宇之所以把姐姐调来也是为了她和云鹰经常能够见面。  云鹰这段时间一直跟着他在京城忙碌,华天宇把他当成了万金油,哪里需要就把他放到哪里,他和姐姐华天茵之间很难接触上。  两人之间互有好感,华天宇早就知道,这次让姐姐来,一是为了让姐姐帮忙,二也是为了她和云鹰能够接触的更多一些。  原本姐姐并不想过来,她和柳依依在宽城的幼儿园现在发展的很好,短短的半年时间已经召收上来一百多个孩子,她们聘请了八位幼师,姐姐雄心壮志,正打算大干一场。  过去为了丈夫的事业,她在家相夫教子,把自己的才能都埋没了,现在事业起步她是真的不想过来。  华天宇自有招数,他把云鹰派到宽城,云鹰只在宽城呆了两天,也不知他是怎么劝姐姐的,华天茵竟然同意了。  中医公会成立,需要大量的人手,华天宇已经想好,公会有田蔓琼主持,他就不用分心,可以专心做他想做的事情。  他打算让姐姐和云鹰都进入中医公会工作,这样也可以帮助田蔓琼,必竟是一个全国性质的公会,按照华天宇的打算,这个公会未来要做的事情简直太多了。  田蔓琼在人才市场又招来一批人员,初步形成一个小班底,勉强能够维持公会日常运转,等到公会正式成立后,还要招一大批人员,这样才能把公会的架构彻底架全。  在忙碌了整整一周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晚上,华天宇请田蔓琼在一家法国餐厅用餐。  因为姐姐过来,囡囡和天天这两个小家伙有了伴,两个小家伙天天在一起玩。  田蔓琼在京城也购置了房产,因为父亲调到京城,妹妹也在传媒大学上学,现在她又在中医公会负责,所以长期定居京城,小囡囡也随她一起过来。  华天宇在田蔓琼所在的小区也给姐姐购置了房产,她要在这里工作,必须有个家。晚上小家伙都在姐姐那里,云鹰也帮忙看孩子去了。  他和田蔓琼能腾出时间在一起吃个饭,这段时间华天宇没能闲下来好好享受一顿晚餐。  华天宇举起杯道:“蔓琼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要不是你过来帮忙,中医公会也不能这么快就筹备起来,你居功至伟,小弟敬你一杯!”  田蔓琼笑道:“你这么说,我就不推辞了,这几天是把我累坏了,幸好不辱使命,中医公会按时装修完成,绝不会影响后天的成立大会。”  中医公会成立的时间都已经定好,早在三天前田蔓琼就已经将请柬发放了出去,一切都在向前赶。  华天宇说道:“公会成立后,第一件事就是以中医公会的名义向朴谨言发出挑战,我要亲赴韩国,到时公会这边的事情蔓琼就要受累了!”  田蔓琼笑道:“你放心的去,我会为你守住后院,不过,只许胜,不许败!”  “我重来没有想过失败!”华天宇无比自信。  “有自信的男人才最有魅力,有没有看微博,你的微博粉丝快一千万了!”  华天宇惊讶的道:“是吗?这几天忙的,没有功夫看!”  田蔓琼开着玩笑道:“人家明星想吸千万级别的粉需要几年甚至更久,你到好,打了一场架,粉丝涨了几百万,别人打架进局子,你打架涨粉丝,人和人可不能比!”  华天宇笑道:“其实能动手解决的事情,尽量别动口!”  田蔓琼被他逗得咯咯直笑,用手指着华天宇道:“你能不能别逗我,你这是什么逻辑?”  田蔓琼今天穿了一件v领半袖衬衫,她这一笑,胸口抖得厉害,华天宇坐在她的对面,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她的胸口上。  田蔓琼刚刚步入三十岁,正是女人一生之中最成熟,最有魅力的年纪,成熟风韵,加上她气质高雅,更是增添了成熟女性的魅力,那种风情绝不是小女孩能比了的。  华天宇的目光也是不由自主被她吸引过去,不过只是一瞥,华天宇就把目光移开,田蔓琼也看到了华天宇那不经意的一撇,脸上微微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光了。  他们俩人并不知道,在他们走进这间法国餐厅的时候便被人盯上了,距离他们不远的一张桌上,一名男子不动声色的启动了针孔摄像机,把他们俩人在一起吃饭的情景完全收录到里面。  田蔓琼假装不经意的坐直了身体,尽量让身体后撤,这样就能避免刚才的尴尬,她有些后悔穿这件衣服出来。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牛排上来,然后是法式鹅肝,田蔓琼喝了一点红酒,她过去和丈夫在一起吃西餐的时候总喜欢喝一点红酒,然后点上蜡烛。  因为对面是华天宇,所以她没有要蜡烛。华天宇也陪她喝了一点,他还要开车,浅尝辄止。  快结束的时候,田蔓琼要了两杯饮料。  不一会侍者端着两人要的饮料向这边走过来,旁边的男子假意的看着电话迎着侍者走过去,侍者端着餐盘给他让路,男子身子倾斜故意撞过去。  侍者‘啊’的一声,餐盘在他手中一晃,上面的饮料倾斜过去,男子手急眼快,伸手帮侍者扶住饮料杯,手指间的粉末悄无声息的洒进两个杯子里面。  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向卫生间走去。侍者没有多想,端着餐盘走到华天宇他们这里将饮料杯放下。  两人此时已经吃得差不多,端起饮料小口喝着,探讨后天中医公会成立的细节,这些东西都要认真推敲。  在聊了一会后,华天宇去结帐,他开车要把田蔓琼送回她的住处。  田蔓琼坐在副驾驶上,车开出不远,她就感觉到身上有些发热,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敏感,坐在她身边的华天宇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让她有些情不自禁。  自从丈夫意外去逝后,田蔓琼再没有想过男女之间的事,她正值女人最美的年纪,虽然也有需要,但是她的身份在那里,不可能去做出格的事情,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曾幻想过,但是却重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最多自己解决掉。  但是今晚不同,她感觉到自己格外敏感,身体深处有种蓬勃的东西在滋长,她摇下车窗,让夜风吹进来,略有有些凉意的夜风让她感觉到能够清醒一点。  可是即便如此,那种渐渐滋长的欲--望也让她感到难堪,她没有多想,以为是今晚喝了一点红酒的原因,可能是酒精让她的身体异常敏感,她控制着自己不去向那方面多想。  电话响起来,是囡囡打过来,孩子嗲声嗲气的说道:“妈妈,我今晚在天茵阿姨家住好不好,明天是周末,我和天天姐姐要一起过周末。”  田蔓琼微笑的说道:“囡囡不回来可以,但是要听阿姨的话,不准淘气的,要乖,知道吗?”  囡囡连声应道,电话被华天茵接过去,她和田蔓琼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  车很快驶进小区,华天宇把车停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开车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田蔓琼v领下面若隐若现的沟壑有些口干舌噪。  他深吸了几口气后才把这种欲--望压下来,华天宇以为自己是太久没有碰女人,又浅尝了几口红酒引起的生理反应。  他尽量控制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纯洁一点,不去瞎想。  车子停下,他走下车,帮田蔓琼把车门拉开,田蔓琼从车里缓慢的移出半边身子,华天宇伸手扶住她略显丰腴的玉手,两人的手触碰一起,好像有股电流。  田蔓琼咬着牙,她差点就‘哼’了出来,她重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过,在华天宇扶她下车的过程中,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湿润了。  闻着华天宇身上的男人气息,她感觉到自己在颤栗,慌忙的松开华天宇的手,她略有些紧张的说道:“天宇,你回去早点休息,这段时间也累坏子,姐上楼了!”  田蔓琼没敢看华天宇,这么一会功夫,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湿漉漉了,咬着牙想尽快回去,就算有什么想法,她自己想法解决就是了,可不能在华天宇面前出丑。  今晚这是怎么了,田蔓琼暗暗埋怨自己,喝什么酒呢,差点就出丑,要是让天宇看出什么可丢死人了!  可是她越是着急,越是出错,她慌忙向前走时,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子上,脚腕一歪,顿时把她的脚崴了。  她‘哎呦’一声,华天宇已经上了车,看到田蔓琼身子倾斜,他连忙推开车门跑过去。  “蔓琼姐,你没事吧!”华天宇伸手扶住她。  田蔓琼露出痛苦的神情,她的脚腕崴伤。  华天宇扶住她,一只手从后面扶住她的肩膀道:“我送你上去,再给你看看!”  华天宇这样一搂住她,那股强烈的男人气息冲鼻而入,田蔓琼感觉到身子都酥麻了,她想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只是轻轻的张了张嘴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感觉到脚底发轻,一阵又一阵的强烈感觉让她有些无法自抑,就连她自己都感觉到奇怪。  其实不只是她,华天宇也感觉到自己今晚格外冲动,他扶住田蔓琼的身体,闻到她身上成熟的女人气息,一阵阵的冲动让他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气,两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虽然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彼此的温度。  远处,有人用夜视相机拍着照,把两人‘亲密’的举动拍了下来。  田蔓琼住在十二楼,华天宇扶着她走进电梯,原本很短的上下楼,竟然变得格外漫长,两人在电梯里竟然罕见的谁也没有说话。  华天宇感觉到自己有些冲动,尤其是田蔓琼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格外着迷,他期盼快点上楼,帮田蔓琼看一眼脚腕,如果没有问题,他好离开,这样的冲动是从来没有过的,看来要让安依萱尽早过来陪伴他了,这样总不是办法。  华天宇暗暗想着,正值青春年少,对这种事情正是贪恋的时候,小别胜新婚,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安依萱美丽动人的模样,她娇羞的样子,华天宇感到口干舌噪。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了出去。  田蔓琼颤抖的把手伸进包里取出钥匙想去开门,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华天宇弯下腰去拾掉在田蔓琼脚边的钥匙,看到她镂空丝袜里圆润的小腿,华天宇的心砰砰乱跳,竟有种冲动,想要扶摸上去。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赶忙把钥匙拾起,然后打开房门,把田蔓琼扶进屋,随手拍开墙壁灯。  田蔓琼红着脸移动到沙发上,此时她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强烈,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就连她自己都疑惑了,今晚这是怎么了。  “天宇,你把窗帘帮我拉上,冰箱里有冰镇酸梅汁,我想喝点!”田蔓琼想借助冰凉的饮料来熄灭那股火焰。  华天宇帮她把落地窗的窗帘拉上,对面楼,一名男子的长焦镜头正对着这里,看到窗帘拉上,他拍了一下手,镜头里面失去两人的身影。  华天宇同样想喝一点凉的东西,他从冰箱里取出酸梅汁,给田蔓琼倒了一杯,自己也喝了一杯,冰凉的汁液顺着喉咙流入胃里,这让他感觉到很舒服,那股邪火略微褪下。  华天宇说道:“蔓琼姐,我帮你看一下脚!”  田蔓琼喝下一杯酸梅汁后同样感觉到精神一震,刚才那下崴的厉害,她没有说什么,顺从的把脚伸了过去。  华天宇蹲下,托起她的脚足,田蔓琼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她有些不敢去看,任华天宇托着她的玉足。  田蔓琼的脚足上套着丝袜,华天宇把它托在手中,有些微微失神,虽然套着丝袜,仍然能感受到她嫩白纤细的玉足。  华天宇轻轻的向她的足踝处摸去,有些微肿,即便隔着丝袜也能感觉到她的玉足白腻而圆润,几乎看不到踝骨,华天宇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今晚这是怎么了。  托着田蔓琼的玉足,他竟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蔓琼姐,你的脚会不会臭,要不要先洗一下?”  田蔓琼没有想到华天宇竟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什么,我的脚怎么可能会臭?你的才臭。”  她白了华天宇一眼,风情妩媚,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两人此刻有些暧昧。尤其是她的脚足握在华天宇的手里,被他这样托着。  田蔓琼只觉得一颗心都酥麻了,刚才的对话,就好像情人间在打情骂笑,她感到有些羞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甚至目光都不想移开。  她望向华天宇,同样看到他眼里好像有团火在燃烧,两人的目光一下粘到一起,再也分不开。  (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