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迷乱(第一更)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迷乱(第一更)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14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7
   田蔓琼的眼神很媚,容颜娇艳,在眼神与华天宇凝在一起的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大脑轰的一下,好像失去了思考,身体最原始的本能好像在燃烧,她成熟的艳美容颜比最好的催化剂还管用。她倾斜的身子,v领下若隐若现的饱满圆润,丰满隆起的臀部,好像一件艺术品一样,挑逗着人的感官。  华天宇感觉到口干舌噪,小腹处的那团火焰燃烧着,好像能燃尽一切理智,那种冲动无关礼仪廉耻还有最基本的道德,火焰燃烧的时刻,一切压制都与烈火烹油没有区别。  最后一丝理智让田蔓琼极力控制和压抑身体上传来的最直观的感受,她的脚足动了一下,本意是想抽出来,却鬼使神差般的说道:“一直握着干吗?不怕臭吗?”  她这话说出的时候,更像恋人之间的打情骂笑,尤其是她脸上的娇艳明妍,出卖了她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  华天宇只感觉道心神俱醉,下意识的说:“不臭,很香。”手指颤抖的向上抚摸,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田蔓琼只感觉到他温暖的手掌在靠上她的小腿后,她半边身子便完全酥麻了。  她吓得不敢乱动,可是身体却在燃烧,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呼吸的温度与急促,她整个身体如同燃烧的熔炉,别无它求,只有一种最原始的本能在渴望,这种渴望与期待呈现出来,在她的眼中表现的最为直接。  那双媚如丝的杏眼满是水迹,与华天宇的目光接触在一起,根本无法逃避,她几乎豪无办法去控制自己,“你上来坐”,声音小到她自己都听不到,似乎是从嗓子里面挤出来,发出软弱,颤抖,迷失的音调。  华天宇也同样被身体里横冲直撞的那般火焰烧得没有思考,田蔓琼的声音好像带着一种魔力,确切的说,是一种无法抗拒的魔音。  心中有种清明在提醒他,不可以,他应该走了,不然会出事情。他极力的想提醒、扩大这个声音对他的影响,可是在身体坐到沙发上,两人紧挨在一起后,对方的温度传导过来,一切的声音与反抗都变得毫无意义。  如果华天宇能够照到镜子,他一定能看到镜子里面的那双眼睛充满血丝与渴望。  一转身,就看到田蔓琼那张艳美的脸,还有她v领下的蓬勃,在她的呼吸下若隐若现饱满的胸部,华天宇只觉得大脑子‘嗡’的一下,那种最原始的冲动支配着他,让他恨不得立刻将眼前这个成熟的如同熟透的美丽女子揉碎。  那种冲动让他无法控制,而田蔓琼此时被火焰燃烧的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她竟然主动的靠过来,两个人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渴望,理智完全被最原始的本能击溃。  两个靠近,几乎同时啄到对方的嘴唇,然后拼命的吸吮,身上的衣服好像成为最多余的东西,华天宇的双手从她v领中直接伸入,一下便握住那团丰润......  片刻之间,两人便将对方的衣服剥干净,华天宇双眼血红,田蔓琼白皙的肌肤下面隐隐有种红晕流动,那是在燃烧。  华天宇呼吸粗重直接将田蔓琼压到沙发上,用力向前一挺,没有任何障碍,田蔓琼发出一声娇吟,好像发自灵魂深处,华天宇的双腿向后一蹬,蹬到茶几上的冰镇酸梅汁。  瓶子被他蹬倒,冰凉的液体浇在华天宇的腿上,那股清凉让他瞬间从迷失当中清醒了不少。  他瞬间大汗淋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从田蔓琼身上爬起,可是田蔓琼那双美腿绞缠过来,将他紧紧缠住,让他无法起身。  华天宇拼命的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那团火焰让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他意识到今晚的事情绝不是偶然,他和田蔓琼很有可能陷进一个别人事先设计好的陷井。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他们是怎样掉进来的,华天宇的大脑根本无法思考,他知道,两人一定被人下药了,否则以他们两人这种定力怎么可能会这样冲动,这样不顾礼义廉耻。  可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他便被田蔓琼的缠绕的无法克制。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从这种感官的冲动与享乐中清醒,可却发觉有些无力,他甚至想让自己进入那种空灵的状态,可是根本无能为力。  他试着去唤醒田蔓琼,可是田蔓琼此刻已经完全被药物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开始的时候田蔓琼还能克制,可是现在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华天宇红着眼睛,他看到田蔓琼皮肤下面那种流动的红晕,他是医生,知道这种药性有多可怕,如果现在停止,对他对田蔓琼都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华天宇感到无力,药力上涌,他最后一丝理智也失去了......客厅里面充斥华天宇粗重的喘息和田蔓琼的娇吟。  对面楼房的男子遗憾的望着被窗帘挡住的落地窗,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场精彩的大戏,没想到这两人进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挡了窗帘,他知道这种药物的烈性,也知道在窗帘后面此刻发生着什么,可惜了这次机会。  他收好偷拍器材,虽然没有拍到实质性的东西,但是这些也足够了,有时候给人泼脏水并不见得太过露骨的东西就能起作用。  只是便宜了这个小子,那个女人成熟的如熟透的水蜜桃,无论样貌与身材都是极品,男子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样的女人他是不能沾手的,一但沾手,等待他的只能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从疯狂之中渐渐清醒过来。  他们两人醒来的时候彼此相拥在一起,赤果相见。  两人几乎同时望向对方,田蔓琼此刻已经渐渐清醒,以她这样睿智的女人又怎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眼中的羞涩,还有欢愉之后的潮红比任何时候都要让人心动,有种惊心动魂的美。  她咬着嘴唇,想要从华天宇的怀里支起身子,伸手按在他壮实的胸口,仍然让她感到颤栗不已。  虽然迷失,但是刚刚的欢愉仍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就算是再羞愧也无法掩盖即成的事实,身体软软的,根本使不上力气,药物过后带给她的只是娇软无力和变得更加敏感的身体。  她没有扶住华天宇,相反,身子软软的倒在华天宇的怀里,肌肤相亲,她忍不住轻轻啜泣起来,这是一个女人无助的眼泪。  “我们......”  田蔓琼哽咽的说道,更多的则是羞愧,她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她怎么可能和华天宇...虽然华天宇足够优秀,他的确是一个能够让任可女人砰然心动的男人,但是她从来没有向这方面想过。  她对华天宇感激是来源于华天宇对她的帮助,如果没有华天宇,他没有治好小囡囡的病,她的生活将永远陷入黑暗,从心里上,她对华天宇的感激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  他的优秀的确让她欣赏,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和华天宇发生什么,无论年龄还有身份,这都是不可能的。  虽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本能的身体需求也偶而梦到过身边的男性朋友,但是......  田蔓琼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华天宇了,有的,只是女人的无助,无论她怎样强大,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那种从心理到生理上的先天缺陷,不是后天能够弥补的。  “蔓琼姐!”华天宇知道这时候任何安慰与弥补都无法让田蔓琼释怀。“我们,我们可能是只了别人的道,我们的酒里被人下药了!”  即便华天宇不说,田蔓琼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有人在给他们布局,在恢复理智后,她第一点就想到了这些。  这种时候,不是纠结两人发生了什么,而是要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是谁在布局,谁在针对他们,这个人要做什么?这才是关键。  田蔓琼止住了眼泪,她脸上的眼泪仍在,华天宇不由自主的帮她拭去。田蔓琼身体一滞,她没有躲闪,刚才虽然迷乱,但是激情时刻发生的事情,仍然记得,她不知道该怎样拒绝华天宇。  身体很无力,她连力气都没有,声音小到微不可闻:“扶我起来!”  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这样依偎在一起太过尴尬,从心里上,田蔓琼还没有过去这一关。  华天宇轻轻的扶她起来,无论手触碰到哪里都是不着寸缕,这个时候身体显得更加敏感,华天宇还好些,药物之前虽然控制了他的理智,但是他强大的体魂在这个时候还是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他扶起田蔓琼无力的身体,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拾起被他扯掉的衣物帮田蔓琼穿上。  这个过程有些漫长,田蔓琼的身体是真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娇软的依靠在华天宇身上。  她的身体紧张到了极点,变得更加敏感,她甚至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华天宇,如果没有他的支撑,她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感觉到华天宇帮她把衣服一件件的帮穿上,田蔓琼整个过程都没有睁眼,眼泪只是止不住的滚落,不是羞愧,不是伤心,只是想哭,直到华天宇帮她把遮羞的衣物穿上一些,她才止住了眼泪。(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