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人之将死(第二更)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人之将死(第二更)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192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8
   袁玉青实名举报田镜云,他的举报给田镜云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袁玉青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他在退休之前也是体制里的人,他的实名举报杀伤力极大。  幸好华天宇之前埋下了一颗种子,顾延兵因为惧怕,他在第一时间把调查的结果反馈给了华天宇。华天宇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了有关他们调查田镜云的所有动态,这让他能够更积极的采取主动。  顾延兵是被华天宇吓破了胆,否则也不会这样听从于华天宇的摆布。  他在离开中医公会后,当天就去医院进行全方面的检查,但是医生在他体内并没有发现任何毒素,不过他被华天宇用了针,当天晚上就因心绞痛入院。  这种阵发性的心绞痛没有任何征兆,医院也无法甄别,顾延兵没有办法只好求助华天宇,他真以为华天宇给他服下的毒药在起作用,他对华天宇毕恭毕敬,所有的内部资料华天宇都在第一时间掌握。  袁玉青给田镜云罗织的罪名中,最重的一条是他干扰司法公正,收受贿赂。  田镜云在担任河江省书记时,其下辖临平市的书记赵启山因贪污受贿被纪x调查,在查明案件后,田镜云做出批示,要严惩赵启山,以肃清党纪。  赵启山在受审期间自杀身亡,他的妻子在几天之后也因车祸意外去逝。这个案件基本查明,因为赵启山夫妇死亡,案件也随之终止。  但是袁玉青在此次实明举报田镜云的时候,他竟然提供了赵启山妻子的一段视频录像。录像中,赵启山的妻子说,在她丈夫接受调查期间,她曾给田镜云送去一百万的巨款,对方接受,但是并没有为其丈夫开脱。  这段录音不知道袁玉青是从哪里得来的,但是录音材料确凿,虽然当事人死亡,仍然给田镜云带来极大的麻烦。  不仅如此,袁玉青还在举报材料中列举了田镜云在担任主要领导期间工作上的失误,材料之详实,是从来没有过的,如果一个人不是处心积虑的要想害一个人,是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材料。  袁玉青在他病情进一步恶化,已经时日无多的时候,把这样一份材料拿了出来,他的目地就是要致田镜云于死地。  华天宇和田蔓琼决定再去见袁玉青一面,想办法说服他把这样一份并无实质意义,但却能给田镜云造成巨大麻烦的检举材料收回,以证明田镜云的清白。  至始至终,华天宇从来没有怀疑过田镜云的品行,他不相信这样一个铮铮男儿会收受贿赂,会为钱财而失去他的节操。  田镜云可以忍受病痛带给他**上的折磨,一个人承受妻子牺牲带给他的沉痛打击,这样的人决不是那种贪图名利的人,华天宇相信他。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他和田蔓琼发生实质性的关系,说白了,华天宇也相当于田镜云半个女婿,从这种感情上他也不会置之不管。  他和田蔓琼在征得袁玉青的同意后来到他的病房。  距离上次见他已经事隔一个多月。上次见他,袁玉青虽然病重,但还能自由行动。他们这次过来的时候,袁玉青行动上已经有了困难,照顾他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她是云贵省那边的孩子,在京读书,从高中开始就由袁玉青支助她学费。  袁玉青病重后,这姑娘知道后,主动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这有可能是她最后报恩的机会。  华天宇和田蔓琼走进去,姑娘退出病房,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袁玉青费力的坐起来,慈祥的看着田蔓琼。  “孩子,谢谢你来看我!”  袁玉青的声音很小,他的生命已经无多,他一生都在失爱的痛苦中渡过。爱之深,痛之深,没人能够理解他,正是因为这份爱,他一生都在痛苦中纠结,因爱而生恨。  田蔓琼看到他花白的头发和暗淡无光的眼神,到了嘴边的,想要质问他的话,没有说出口。  她只是轻声说道:“袁叔叔,你还好吧!”  听到田蔓琼叫他的这一声袁叔叔,袁玉青原本苍白的脸上涌起红晕,他的眼睛也明亮起来,眼里瞬间布满水迹,他用力的点了点头,连说了几个‘好’。  “我以为你会质问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很好,你很好,你和你的母亲一样,都是那么善良。”  田蔓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既然袁玉青主动提及,那么她便不需再问了。  “我快要不行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  昨晚,我忽然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婉然,我想她是来接我来了。  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对你还有你的妹妹是那样的牵挂,我答应了她,不会去伤害你们。”  袁玉青用力的咳着,脸上憋得通红,华天宇走过去,用银针在他的身上迅速的扎了几下,袁玉青止住咳,他望向华天宇,向他点了点头,表达自己的感激。  田蔓琼紧张的盯着他,想知道他还要说什么。  袁玉青喘了几口气后,道:“我恨了你父亲一生,直到昨晚我才想通,拥有了而后失去要比从未拥有一直怀念更加痛苦。  我和你父亲后半生都在痛苦中度过,他比我还要痛苦,因为他曾拥有,又双手将婉然放弃,我想,他活着可能更加痛苦一些。  人这一生都要有终结的一刻,眼睛闭上,一切都是浮云。  我们期望死后还有灵魂,可是谁又知道,当**消亡的那一刻,他的精神又是否存在?  或许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无论怎样,来过,就要走好。你父亲在这一点上,他做的比我好,他是一个有志向的,有信仰的人。  我昨晚想了很多,为什么他能够在失去婉然后仍能坚定的走下去,我忽然明朗了,是的,是信仰,是寄托。  他热爱这片土地,爱你的母亲,爱你们,他是把小爱变成了大爱,或许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但是他却是一个好父亲,好干部。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这就是你母亲当初为什么选择他而非选择我的原因吧。  因为他更伟大一些,这才是你母亲喜欢他的原因,所以她才会亲体力行的去了前线,因为从本质上讲,他们才是同一类人。”  田蔓琼从袁玉青开始提到母亲开始,她的眼泪就没有断过。华天宇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扶着她的肩膀,想通过自己的力气来传递给她能量。  袁玉青指着床头柜道:“那里有一份文件,是我举报你父亲的原始材料,我已经在那里面写好了所有为你父亲澄清的证据。”  田蔓琼没有想到这次见面竟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她激动的走过去,把床头柜里的文件取了出来。  袁玉青道:“只有一件事我无法证明你父亲的清白,就是那个录像,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份录像里这样说。”  华天宇和田蔓琼对望了一眼,他们俩人感到意外,竟然连袁玉青都不知道那份视频的真实性。  田蔓琼问道:“袁叔叔,那份视频您是从哪里得来的?”  袁玉青道:“是别人匿名邮寄给我,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我肯定,这人知道我和你父亲之间的旧事,他是想利用我来打击你的父亲,因为肯实名举报你的父亲,不顾一切的人,在这个世上很难找到,而我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有一点,他低估了我的判断,更低估了我与你父亲之间曾经真挚的战友情,我们曾经是可以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生死战友。  我虽然恨他,但是......一切对我来讲,都将烟消云散,人之将死,又有什么想不开的。”  田蔓琼哽咽的说道:“谢谢您,袁叔叔!”  袁玉青道:“情况我都写在了里面,你想怎么处理都行。”  田蔓琼忍住悲伤,她抬头问道:“您相信我的父亲吗?”  袁玉青望向她,忽然笑了:“我至始至终从没怀疑过他,因为这个世上除了你的母亲,再没有一个人比我更了解他,你有一个好父亲!”  田蔓琼的眼泪再也止不住,袁玉青这句话比任何东西都更有力量。  他们两人离开病房的时候,袁玉青已经睡着了,他说了好多的话,太累了。  那个照顾他的姑娘一直在外面等着他们,看到田蔓琼和华天宇出来,她紧张的迎过去:“田小姐,我知道袁伯伯和你说了很多话,他也做过很多对不起您父亲的事。  我希望您不要怪他,他很可怜,昨天晚上,我一直在帮他写材料,您手中的这份材料就是我帮他整理,他签字的。他真的尽力了,这几天晚上,他对我说了很多和您父亲年轻时的事,他其实早就不恨您的父亲了,他只是有些心结,可昨晚,他说心结解开了。  昨晚他吐了好多血,我怕他活不了几天了......”  小姑娘眼泪滚落下来,看得出,她对袁玉青的感情很深。  田蔓琼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你放心,姐姐不会恨他,有什么事就给姐姐打电话,姐姐随时都会过来的。”  她们互留了电话,然后和华天宇离开。  视频里面,赵启山的夫人宁静说曾给田镜云一百万元,她言之凿凿的说,这笔钱打进了田镜云的银行卡里,这是怎么回事?  这份材料足以证明田镜云的清白,但是这个视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华天宇和田蔓琼决定去一趟河江省,他们必须还田镜云一个清白。(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