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五十五章 危险关系

第四百五十五章 危险关系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0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8
   华天宇和田蔓琼到达临平市的时候已经傍晚,十年前临平市委书记赵启山因为贪污受贿被双规,在接受组织隔离审查的时候因为心里压力过大自杀身亡,成为当时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新闻。  当时田镜云时任河江省省长,这个案子就是由他督办,最终浮出水面。  赵启山在时任临安书记时为他人谋利,被人举报后接受组织调查,最后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他心里压力过大,自杀身亡,他的妻子宁静也在不久后死于一场车祸。  宁静所刻录的那个视频应该在赵启山自杀前录制的,她当时录制这个视频的动机,可能就是为了想留下一些证据。据她在视频里面说,她曾送给田镜云一百万,打进了他的银行账户。  华天宇他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查清这个事情,还田镜云以清白。  他们俩人开了一天的车,身心疲倦,因为之前为了赶路,并没有提前订住房间,他们俩在市区找到一家三星级别的宾馆。  在交款的时候服员告诉他们,只剩下一间标间。  华天宇望了一眼田蔓琼,田蔓琼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微红,华天宇领了房卡,两个一起上楼。  房间只有一张大床,华天宇怕田蔓琼尴尬,他说道:“我出去买点日用品,蔓琼姐,你洗个澡,困了就先睡吧!”  田蔓琼‘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两人虽然已经捅破了那层关系,但那只是一个意外,在失去了环境和外界条件后,两人彼此都守护着那份关系,谁也不想去触碰,就好像是肥皂泡,生怕触碰之后便会破灭。  华天宇走到楼下,他没有走远,而是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仔细思考明天的行程,他要捊出一些头绪。  大厅打扫卫生的中年妇女托着地,拖到华天宇脚下时,华天宇抬头望了她一眼,他试探着问道:“大姐,和你打听个事。”  “啊,啥事?”中年妇女有些意外。  华天宇说道:“您是临平本地人吧!”  “是啊,我打小就出生在这里,是本地户,你要问什么,小伙子!”  华天宇笑道:“我打听个事,十年前临平市书记赵启山出事后他家还有什么人吗?大姐,您是本地户,知不知道?”  中年妇女就是一楞:“您问这个干吗?”她一脸狐疑。  华天宇笑道:“我和他家的孩子赵子妍是同学,他父亲出事后,我和他就失去联系了,这么多年一点联系都没有,正好出差到这,就想起来,所以问一问!”  中年妇女这才反应过来:“你是子妍的同学啊!”  中年妇女的口气让华天宇一楞,她竟然称赵子妍为‘子妍’,难道她认识赵子妍不成。  中年妇女继续说道:“小伙子,你还真问对人了,任你问谁你也不可能知道子妍的下落。你这真是问的巧了,我十年前在赵书记家当保姆,赵书记家出事的时候子妍正在读高三......”  华天宇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会吧,这么巧,我去了,这得什么运气啊!华天宇只不过随口一问,竟然问到了当年赵家的保姆,这天上得掉多大的馅饼才能砸在他的脑袋上。  华天宇连声说道:“大姐,您说,您说......”  这位大姐还挺健谈:“唉,其实赵书记人很好的,我那时在他家当保姆,他每次回来都和和气气的,一点官架子都没有,赵夫人也很好,对人也和气,别看她是官太太,可是为人特好......”  这位大姐喜欢唠家常,她这一唠起来就收不住了,可惜她说的都不是华天宇想知道的事情。  那边大堂经理走了过来:“刘嫂,你干吗呢,大厅收拾完,卫生间还没动呢,你快点的。”  刘嫂不好意思的对华天宇说道:“小伙子,我这里还有活......”  华天宇不动声色的从兜里掏出一打钱,隐蔽的塞到刘嫂的手里,笑着说道:“大姐,我住xxxx号房,一会儿您干完活咱们再聊,我还有些事要向您请教!”  刘嫂就是一楞,但是很快就感觉到那些钱的厚度,她反应也蛮快,顺手就把钱揣到了兜里,连声应着。  有了这个发现,华天宇有些兴奋。  他敲开房门,田蔓琼已经消完了澡了,换上了睡衣,给华天宇打开房门。  华天宇兴奋的说道:“蔓琼姐,有发现......”  田蔓琼问道:“什么?”  华天宇把刚才在大厅遇到的那位大姐的事情说了一遍,田蔓琼也有些激动起来。  他们来之前通过公案系统查找过赵启山的后代,他和宁静只有一个女儿,名叫赵子妍。  当年赵启山出事,妻子意外身亡,赵子妍被她的小姨接到国外,之后与国内再无往来。宁静的妹妹在国外定居,与国内也没有什么来望,根本查不到有关于他们家的任何情况。  现在刚一来到临平就有这么大的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们重点是想找到和赵家琮有来往的人,希望找到赵启山的女儿,然后进一步调查这个事件,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叫刘嫂的人。  田蔓琼也忍不住露出笑容:“天宇,你运气怎么这么好!”  华天宇笑道:“这就是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都帮咱们,这么容易就找到赵家过去的保姆。”  田蔓琼高兴的道:“如果这次能够帮父亲洗刷被人泼给他的污点,姐回去好好奖你!”  华天宇开着玩笑道:“那得怎么奖我啊?”  田蔓琼:“你想怎样都行!”  两人都没有多想,只是随口说着,可是这话一说完,两人同时反应过来,这话怎么听怎么带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田蔓琼的脸腾的就红了,就算是华天宇也感到有些不自在。  两人心中都藏着‘鬼’,只是这个小鬼谁都没有去触碰,可是并不代表着这只小鬼就会安安稳稳的的呆在那里,一但有些由头,就会不自觉的跑了出来。  就像他们两人的关系,危险而又刺激。  望着田蔓琼那张艳丽的脸宠,华天宇不自觉的咽了一大口口水,完全是下意识的,根本不受控制,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种关系一但确定,有些时候根本就不受控制,就算是田蔓琼这样睿智的女人也不例外。  敲门声把两人之间的尴尬化解。  华天宇打开房门,正是刘嫂,她带着笑脸,有些拘谨的走了进来。  田蔓琼微笑的说道:“刘嫂是吧,您别紧张,他是我弟弟,刚才和您了解了一些情况,您现在和赵子妍还有联系吗?”  刘嫂是因为贪图钱财才过来的,华天宇刚才足给了他一千多。华天宇告诉她,他是赵子妍的同学,她以为华天宇暗恋赵子妍,因为这个才打听她,因为赵子妍长得很漂亮,所以她没想别的,但却不知屋里还有别外一个女人,她就有些犯合计了。  刘嫂眼神有些闪烁:“我...我一个小百姓怎么可能和人家还有联系,早就没有联系了,只是过在他们家做过保姆,知道一些家长里短。”  田蔓琼是什么人,她在生意场上多少年,什么人说真话,什么人说假话,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微笑的说道:“刘嫂,你不用多心,其实我们没什么,只是想知道赵小姐的下落,你也不用多心,只要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即可。”  刘嫂尴尬的笑了笑,她有些忐忑。  田蔓琼微笑着说道:“赵子妍一直在国外,她也不可能回来,我们没有别的意图,只是想联系上她,想问她过去的一些事情,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也不会伤害赵小姐,你尽可便心。”  刘嫂没有说话,她在纠结。  田蔓琼笑了笑,她转身从包里拿出一打没有开封的钱,一共是一万元,轻轻的放在刘嫂身前。  “这些是你应该得到的,只要你肯告诉我们赵小姐的电话即可。”  刘嫂看到崭新的钱币,眼睛有些发直,她在宾馆打扫卫生,一个月还不到两千元钱,这些钱足够她半年的工资了,可是这钱要是拿了...她心里纠结着,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华天宇看出了她内心的挣扎,他说道:“当年赵启山出事后,他选择了自杀,她的妻子宁静在几天之后就出事,死于车祸,你是她家的保姆,我相信你和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刚才在楼下的时候你就曾说过。  其实我不是赵子妍的同学,我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人,这是我的证件,你看一眼。”  华天宇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的证件,他把证年翻开,证件里面有他的照片,然后是工作单位,上面清楚的写着国家安全部第六局侦察科主任华天宇,钢印清晰可见。  田蔓琼诧异的看了一眼华天宇的证件,证件没有造假,但是华天宇怎么可以有国安的证件,她有些疑惑,却没有出声。  刘嫂抬头看了一眼,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慌忙站起来,把华天宇之前给她的钱掏了出来,丢在床上,慌乱的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问我了,我得走了。”  华天宇一把拉住她,正色道:“刘嫂,你不用害怕,我告诉你,我们怀疑当年赵启山的夫人宁静很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所以才会重新调查这件事。  你在他家当了那么多年的保姆,你和他们的感情很深,难道你不想帮助他们,让我们找出真凶吗?”  刘嫂脸色惨白,华天宇的话让她如遭雷击,她惊恐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  华天宇与田蔓琼对望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惊讶。华天宇本就是信口胡诌,他哪里知道当年赵启山妻子宁静死亡是有人害她,华天宇这么说,只是想打感情牌让刘嫂把真话讲出来,可是现在她的反应上年,她的确知道些什么?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不成,华天宇一下子就意识到,他们可能发现了一个已经被隐藏在历史当中的大案。  华天宇也变得严肃起来。他一步逼问道:“刘嫂,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们是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你有权利也有义务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一切,难道你想让赵夫人就这样白白死去?你良心能够过得去吗?”  刘嫂摇着头,她已经后悔贪图这些钱财把自己陷入漩涡当中。  华天宇道:“你不必害怕,今天我们之间的谈话,不会传到第三个人的耳中,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只要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那就足够了,我们是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些情况是从你这里了解到的。  刘嫂,我知道你对赵启山夫妇是有感情的,就从这种感情而言,如果你真的知道什么,就应该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不能让他们白白的死掉,你说是不是,咱们做人要讲良心的。”  刘嫂纠结着,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华天宇向田蔓琼使了个眼色,田蔓琼会意,她不动声色的又从包里取出几打钱来,厚厚的一打钱摆在刘嫂面前。  华天宇没有说话,在看她的反应,他看出刘嫂对这些钱财已经动心,只是她内心的纠结,还有对未知事情的恐惧让她无法走出这一步。  田蔓琼同样看出她的纠结,她又从包里取出两打钱,这是他们俩人来之前在钱行里取的钱,现金只有这些,一共是五万元。  刘嫂一年工资还不到两万,这些钱足够她两年的工资了,她眼里有贪婪。  华天宇继续说道:“只要你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我们还可以帮你一件事,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说。”  华天宇继续诱惑着刘嫂,只要她心动,只要她贪婪,华天宇不相信撬不开她的嘴。  终于,在华天宇说完这句话后,刘嫂终于表态了:“你...你们说的是真的吗?你们真的能帮我办一件事?”  华天宇点了点头:“只要合情合理,合乎国家的法律规定,我们就能帮你办成。”  刘嫂终于点头,她一把抱住那些钱:“你们说话要算数!”她咬着嘴唇,仍然有疑问。  华天宇点头:“你说!”(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