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五十五章 伟大是那些渺小的存在(第一更)

第四百五十五章 伟大是那些渺小的存在(第一更)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103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9
   华天宇和田蔓琼赶回京城的时候袁玉青已经去逝了,应他生前要求,死后不召开追悼会,不搞纪念活动,火化之后直接送入墓地,一切从简。来时一身轻,走时亦不拖泥带水,袁玉青的生命轨迹就此终结。  参加葬礼的没有几个人,他原来单位的一些人过来了。袁玉青生前没有什么朋友,孤零零的一座墓地前,十几人在那里简单的悼念,之后散场,人去影空。  小梅把一封信留给田蔓琼,是袁玉青口述,小梅代笔写给她的。  袁玉青在信中托付给田蔓琼两件事,希望她帮助完成。  第一件事,就是要田蔓琼代他向田镜云致歉,在他临终的最后一刻,他不再恨田镜云当年夺他所爱,心结解开了,他应该是没有遗憾。  第二件事,他托付田蔓琼帮他处理两套房产,处理的钱财帮他继续支助贫困山区的孩子读书,他帮助的孩子还有十多个没有结业,这是他的遗愿。  一共两件事,一生终结。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只留一座墓碑。  田蔓琼感到有些心酸,没能止住眼泪,华天宇也同样感到唏嘘。袁玉青这一生为爱执着,终生未娶,他这一生在外人看来可能孤独,可是谁又知道他内心的幸福,因为他一生都在爱着,那又何曾不是一种幸福!  小梅一直在哭,袁玉青改变了她的命运,没有他的支助,她不可能完成学业。不只是小梅,还有很多他曾支助过的孩子们,他们的命运也因为袁玉青而改变。他生前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但是他比一般人都伟大。  伟大是一个很庄重的词语,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够配得上这个字眼。  伟人,时代的创建者,改变世界的科学家,创造历史的进程者,这些人都可以称做伟大。  但是,在这个时代,伟大是那些渺小的存在,没有轰轰烈烈,只是那些润物于细微之中,这样的人就可以称做伟大。  天空中有细雨落下,人散尽,只有哭泣的小梅,还有站立在墓碑前的华天宇和田蔓琼。  细雨在风中飘零,田镜云顶着细雨出现在墓地,秘书紧走几步给他撑起伞,田镜云阻止了他。  他的脚步有些沉重,他的气息有些紊乱。他看到了站在墓碑前的女儿,还有华天宇,没有说话,没有交流,只是走过去,看着墓碑上的那张带着浅笑的照片。  田蔓琼微微啜泣,她轻轻的拉了一下华天宇,两人走向不远处田蔓琼母亲的墓前。袁玉青选择的墓地距离她的母亲不远,他这一生都在爱与恨当中,当他释怀时,他满心只有爱。  田蔓琼把一束百合放到母亲墓前,轻声说道:“妈,袁叔叔走了,他原谅了爸爸,你在那边还好吗?”  华天宇感受到她的悲伤,轻轻握住她的手,田蔓琼身子颤抖了一下,没有拒绝。华天宇向她母亲的墓深深的鞠了一躬:“伯母,我会尽自己所有的力量照顾好蔓琼姐,请您放心!”  田蔓琼内心有股暖流,更有种激动,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默默祈祷。  田镜云凝望着老战友,老朋友,他的眼圈有些红了。他早已不知多少年没有流过泪,从妻子离去,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流泪,铁打一般的汉子,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击垮他。  “老伙计,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送你最后一程,既然原谅了我,为什么不见我最后一面。是不是怕看到了我,就不忍离去,还要和我一起把酒言欢,还要一起激扬岁月。  老伙计,我真羡慕你,你就这么去了,可以去见婉然了,而我,还要等待,还要倍受煎熬。  在那边好好照顾婉然,再过十几年我也会来,到时咱们一起把酒言欢,还有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告诉他们,我田镜云没有让他们失望,我在这里做的每一件事他们都在天上看着,我没给他们丢人,没有让他们失望,我们所执着的,所坚守的这片沃土,永在!”  田镜云向袁玉青深深的了鞠了一躬,然后望向女儿和华天宇,没有交代,他转身离开。  华天宇扶着田蔓琼,两人在风雨中上了车,回到田蔓琼的家中,两个上楼,彼此凝望。  田蔓琼望向华天宇,身子向他靠近,两人目光交流着,放下一切,吻向对方,彼此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寻找着那一份心灵的释放,没有任何语言,直接进入。  激情过来,两人相拥着,用身体慰藉着心灵,田蔓琼俯在华天宇的身上低低的啜泣,她在释放着这段时间的压抑与悲伤的情绪。  华天宇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如锦缎般的玉背,田蔓琼平静下来,这时才微微有些羞涩,她今天太过疯狂了,可是这个时刻,她只想找一个人来慰藉,来寻求安慰。  她想坐起来穿上衣服,华天宇从后背环住她的腰肢不让她动,田蔓琼声音很轻:“对不起,天宇,我不应该的,我们之间不应该的,我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了,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你就像是毒药,就像是火光,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投向你。我们这样不好......”  华天宇扳过她的身子,吻住她的双唇,轻柔而又温情,田蔓琼的身子有些颤栗,情不自禁的回抱住他,感觉到他的那份蓬勃,两人尽情的拥吻,再次疯狂。  外面的细雨弥漫,室内**不断,直到两人精疲力尽,懒得连小指都不想再动。  聆听着窗外雨声敲打着窗,听闻彼此心跳和呼吸,田蔓琼把脸紧紧贴在华天宇的身上,心中在这一刻是那样的平和安静。  华天宇的手在她的秀发中轻轻撵动,感觉着雨夜中的温馨。  田蔓琼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温馨,窗外雨疏雨聚,就像是人间的悲欢离合。她睁开眼,望着华天宇俊朗的面孔,黑夜当中,他漆黑的眸子那样的生动,让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以后,不要这样了......”田蔓琼更像是呢喃,是在对自己的劝说。  华天宇转过来,望向她:“可是发生的事情,终是掩饰不住的。”  田蔓琼不敢看他:“我是说,尽量,尽量少来我这,这样不好,我们之间是不能的,可是,可是......”  田蔓琼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两人之间的关系,睿智如她,智慧如她,也仍然无法从中解脱。  “如果你想我了,就来,可是我们是不能的,我不能毁了你,你明白吗?”  田蔓琼终是无法彻底摆脱与华天宇的这层关系,就像是华天宇无法对她放手一样,有时候这种感情更像是泥潭,田蔓琼宁愿只做他的情人。  窗外的雨小了,夜更深了,黑夜终将逝去,白白昼终会到来。  赵子妍终究没能忍住,她的电话打了进来,可能是与刘嫂通过电话,她直接问道:“你们真的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人?”  田蔓琼把电话给了华天宇:“是,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们也同样,相信和你刘嫂沟通过。  如果你相信我,请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我不敢保证给你怎样的交代,但最起码,能给你一份希望,如果你什么都不说,那么连希望都没有。”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赵子妍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也有限,但是...但是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母亲是被人害死的。”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华天宇安静的听着。  “她被人害死之前告诉我,如果她出事了,不要和任何人接触,不要离开家,等着小姨来接我,我那时虽然年纪还小,可是我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久,她应该早有预料,她在尽力保护我......”  赵子妍在电话那边哭泣。  华天宇待她平静下来后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母亲在去逝之前曾录制过一段视频?”  赵子妍沉默了一会道:“我记得她在父亲去逝后买回一个录像机,对了,是这样,但是我并不知道她录了什么。”  华天宇有些激动,田蔓琼同样紧张起来。  “我记不太清了,但是母亲去逝后,我不记那个录像机在哪里。嗯,对了,我记得母亲曾在银行开过一个保险柜,她是用我的身份证开户的,她告诉过我,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太着急,所以一直没动过。”  华天宇紧张的问道:“是哪个银行,柜号你知道吗?”  赵子妍道:“京城建设银行,216688号。”  华天宇和田蔓琼因为这个消息而振奋,他们俩人直接去了赵子妍说出的那个银行,在说明来意后,大堂经理让工作人员查了一下。  经过查实,宁静当年在这里开的银行柜早已经到期,又无法联系当事人,银行通过公证处将她的柜号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东西另行保管。  华天宇出示了赵子妍从国外发来的证件,在证实是赵子妍后,华天宇补交了保管费用后,银行方面将宁静储存在保险柜里的东西交给了华天宇。  宁静储存在这里的东西是一盘录像带,再无它物,华天宇与田蔓琼有些激动,或许这里面将隐藏着惊天秘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