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六十章 刀光剑影(二合一章节)

第四百六十章 刀光剑影(二合一章节)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66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9
   华夏国内因为中韩医学之争吵得沸沸扬扬,韩国国内的民众也同样被这场世纪之战所吸引。  朴谨言推动韩医在韩国大力发展,这些年已经在韩国形成了合力,整个韩国社会对韩医的重视程度要比华夏对中医更加重视,这从根本上解决了韩医在韩国社会的正体性。  所以同样的一种医学体系,在两个国家的发展状况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田镜云任卫生部部长后对华夏中医的扶持是绝无仅有的,这也是华夏中医春天的开始。  7月5日,华夏中医代表团正式抵达韩国。  韩国社会同样对这场世纪之战广泛关注,各大新闻媒体全都进行了报道,因为这场中韩医学之争在华夏国内已经得到了极大的关注。  韩国一直引以为傲的影视行业,因为这场争斗也受到牵连,已经有数位韩国一线明星在华夏受到冷遇。  比如,韩国少女天团原订七月份在华夏海市的演唱会也因为这场争斗而夭折,原本的演唱会形势一片大好,演出商和经济公司对这次的演唱会寄予厚望,票价也定在了一个非常可观的价位上。  可是就是因为这场医学之争,华夏国内在无官方首肯的情况下,国民自发抵制,让韩国少女天团演唱会流产。  另外,还有多位韩国当红的影视明星在华夏的代言也遭到华夏国民的抵制,有多家厂商取消了原订的韩国方面的代言人,因为怕商品遭到国民抵制。  还有,韩国新近刚刚拍摄的一部新剧《美女鱼》也在华夏遭到不同程度的抵制,虽然粉丝们的热情不减,但是在与华夏方面洽谈的时候,这部电视剧的价格被明显打压。  这是韩国文化输出在华夏首次受到重大影响。  这些年来,韩国影视行业在华夏方面的发展极其顺利,一大批的韩星走出国门去华夏捞金,在华夏受到热捧,韩星在华夏的身价一路走高,哪怕是在韩国名气不高的小明星跑到华夏也会受到追捧,身价要比韩国国内高出数倍,甚至十几倍。  这样的现象全部归功于这些年来韩国影视剧输出,对华夏及周边国家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很多华夏的年轻人都在学习韩国文化,学习街舞,学他们的长腿‘欧爸’,学他们的跆拳道,学习韩国人的发型,哪怕是单眼皮,也在华夏成为主流。  很多年轻人原本拥有很漂亮的双眼皮,也会学习韩国影视剧里的演员,把双眼皮弄成单眼皮。  韩国在文化输出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韩国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建立自已的文化自信。  而韩国把汉医学改成韩医,也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为前提下进行的。  早在七八时年代的时候,韩国国内就一直做着把韩医和中医分开区别来的解释,尤其是朴谨言后,更是直接把韩医学拔高,独立于中医学,实现自己的文化自信。  尤其是韩医著作《东医宝鉴》,它被第九届世界记录遗产国际咨询委员会载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  在韩国有关的宣传中,《东医宝鉴》被称为是总结“韩医学”精华的集大成之作,申遗成功也被韩国一些组织认为是宣传“韩医”及确立“韩医学是韩国传统医学的正体性”的绝好机会。  也正是因为如此,韩医申遗被韩国列入文化领域的第一大事件,而朴谨言正是韩医申遗的主导者。  而华夏方面对韩医申遗一直是持否定态度和坚决抵制的,这次争端,正是这两种文化对碰后所产生的必然结果。  这场争端势必无法调和,终成一战。  韩国,首尔。  朴谨言一身束白韩服,已近耳顺之年的他仍然精神矍铄。  李志勋站在他的身边道:“老师,我和师妹还有相关人员去机场迎接华夏人就是了,您一定要亲自去吗?”  朴谨言笑道:“无论怎样,我们都要表达出给对方足够的尊重,这是礼节,更是一种风范,我们不能落人话柄。  同样,无论任何时候,我们都要给予对手足够的重视,只有重视对手,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轻视敌人,就是轻视自己,你要记住这句话。”  “是的,老师!”李志勋恭恭敬敬的回答。他和姬婉惜一左一右陪在他的身边,他们直接向首尔国际机场而去。  飞机从天而降,降落到首尔国际机场,华天宇带头走出飞机。  他们这次过来的成员有吴作荣、孟庆东、方月馨、方婆婆、赵老。  五门三派也派出人员相随,因为这次中韩医学之争事关中医未来,他们双方同时放下争端,尉迟远亲自带队,火神派姚成铭,阴阳门冯延亭,神针门卫子罡携其子卫泓祥,火罐王章海山,也悉数过来。  此次韩国之行,田镜云高度重视,他交代华天宇,一定要慎重对待。利刃方面,水天一为保护华天宇的安全,同样派出了精兵强将,只不过利刃队员先行一步,并没有在明处,在明处的只有云鹰一人。  在韩国留学的华夏学生早已经等待在机场外面,他们早早就来迎机,华天宇这次韩国之行,引动多方人士瞩目。  华夏大使馆也派出工作人员前来迎接,机场外条幅高高的举起。  ‘欢迎华老师来韩’‘祝华老师旗开得胜’,学生们举着条幅在这里热烈的欢迎华天宇。  看到从机场走出来的华天宇等人,学生们高声呐喊着,华天宇微笑着向他们挥着手,心情一时难以平复。  方月馨说道:“你很受他们欢迎!”  华天宇道:“我能感受他们的热情,因为我看到他们,和他们看到我是一样的,感受到了亲人,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方月馨道:“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华天宇望着她,笑道:“因为你是女人!”  方月馨疑惑,这和她是女人有什么关系吗?  华天宇主动走上去,他和学生们亲切的交谈,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吴作荣他们已经和驻韩大使馆的人交谈起来。  卫泓祥望着与学生们互动的华天宇,露出不屑的神情,小声的嘀咕着:“沽名钓誉!”  方婆婆站在他的身后:“你说什么?”  吓了卫泓祥一跳,连声说道:“没什么!”躲到他父亲那边去了。  华天宇走过来,吴作荣说道:“天宇,这是咱们国家驻韩国大使郑允石大使。”  华天宇连忙伸出手:“郑大使,您好!”  郑允石笑道:“你也好,华老师,早就听人说过你,今天终于见到了你本人,非常荣幸!”  双方相互恭维,这样的客气有些公式化。  此时,韩国方面的人也过来了,华天宇远远就看到了姬婉惜,姬婉惜也同样看到了华天宇,她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两人距离很远,会心一笑。  华天宇把目光投到姬婉惜身边的那个老人,他就是朴谨言,韩国的‘针王’,韩国人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  华天宇主动迎上前去,“你就是朴谨言先生?”  “你是华天宇?”  他们俩人谁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同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之后,他们彼此一笑,同时向对方伸出了手。  “欢迎来韩国!”  “我来韩国是为了打败你的!”华天宇很直接,他没有一丝隐藏,很直接,很犀利,像把出鞘的剑,锋芒毕露。  朴谨言微微一笑,他望着华天宇:“勇气可嘉,但是勇气并不能代表能力。”  华天宇道:“有没有能力要试过才知道。”  朴谨言道:“拭目以待,我欣赏你的勇气,可惜国籍不同,如果我们隶属一个国家,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  华天宇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就算我们同属一个阵营,我们也永远成不了朋友!”  “为什么?”朴谨言问道。  “因为,你不懂得感恩!”华天宇郑重的说道。  朴谨言勃然变色,他盯着华天宇,眼神犀利:“我记住了你的话!”  两人从一见面就开始刀光剑影。  “是的,朴先生的确应该记住我的话。不过,无论怎样,我今天还是很感激你能亲自过来欢迎我,我希望,此行,你能带给我惊喜,我很想知道,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勇气,敢直面华夏中医,你们又有什么样的底蕴,让你们这样无知!”  朴谨言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从开始就这样锋芒毕露,他点了点头:“我会让你记住,是什么,不过年轻人,我送给你一句话,做人不能太过锋芒毕露,那是把双刃剑!”  华天宇说道:“谢谢忠告,但是华夏也有一句老话: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华夏人从不畏惧任何艰辛,你们韩国人试图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必须建立在对历史真实性的尊重上,而不是在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概念上做手脚。  华夏的中医传承几千年,你们要把它变成你们的所谓的韩医学,到头来只能成为一个笑话。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就应该正视自己的历史,从自己的历史中去挖掘,而不是窃取他国的文化,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  这不是文化自信,这是流氓强盗,是卑鄙下流,朴先生以为然否?”  站在朴谨言身边的李志勋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敢侮辱我们?”  姬婉惜没有想到华天宇从一开始就这样咄咄逼人,她有些担心的望向华天宇,内心很纠结。  华天宇摇了摇头:“不是侮辱,而是忠于事实,朴先生以为呢?”  朴谨言并没有因为华天宇的咄咄逼人而发怒,到了他这个年纪,他已然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有没有料到这个华天宇就像是一把刀,从一开始,就要把他剖开,他知道,对方是有意的激怒他!  他微笑着说道:“这样的争论没有丝豪意义,华先生以为然否。”朴谨言轻飘飘的把皮球踢了回去,他这手太极打得很好。  正如他所说,争论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基于实力,要想对方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打败对方,让对方哑口无言。  华天宇笑了:“的确没有意义,那么我们战场上见吧!”  朴谨言也笑了:“我不会占你便宜,今天,你们好好休息,我会尽地主之宜,休息好后,我们明天见!”  华天宇点了点头,他伸出手,两人在空中一击。  远处的记者们迅速的抓拍到这一瞬间,虽然他们没有听到两人之间刀光剑影般的对话,但是这个镜头已经代表一切。  韩国媒体在华夏代表团抵达首尔后,报道就开始了。  “华夏中医代表团抵韩,一场医学对绝即将开始!”  “韩医问鼎,无须向华夏说明什么!”  “华夏以大欺小,韩医缝隙之中求生,朴谨言力挽狂澜!”  “华夏,请闭上你们的嘴,我们才是正统!”  “世纪之争,传承之争!”  韩国各大媒体开始争相报道,尤其是华天宇和朴谨方在机场相互击手的那张照片被各大媒体报到了头条,一时之间,整个韩国都被这条新闻所占据。  华天宇一行人住进了韩国医学会为他们所安排的住处,原本华夏方面也有安排,但是华天宇最终还是选择朴谨言给他们安排的地方休息。  他们的住处被大量的记者包围,用韩国本地的媒体,有国内跟过来的媒体,但是全部被韩国方面安排的保卫人员挡在外面。  华天宇决定,在晚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华夏方面把这个消息传递给记者,记者们争相告之。  晚饭之后,华天宇把代表团的成员召集到一起,这次来韩,他们早有明确,由华天宇做为这次代表团的团长,虽然他们这些人并非官方组织,但是统一的行动,统一的指挥还是必要的,这体现一个民族的特点。  就在华夏代表团人员齐聚一堂的时候,酒店外面,一个身形佝偻的普通男子站在外面,他望向里面。  片刻之后,他的身影消失。  而此时,真央菜子也抵达首尔!(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