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 老子打儿子(二合一章节)

第四百六十二章 老子打儿子(二合一章节)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5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8:59
   【2016结束,2017年到来,祝兄弟们在新的一年事业有成,学业有成,家庭幸福,和和满满,蒸炸在此给大家拜年了!】  夏天琪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艳若桃李的脸上此刻一片冰霜。她坐到卫泓祥的对面,双腿交叉,右手举起。  两名男子中的一位恭敬的抽出一根香烟放到她的手指间,然后取出打火机为她点燃。  夏天琪吸了一口,把烟雾喷在卫泓祥的脸上,呛得他忍不住咳着。夏天琪鄙夷的看着卫泓祥,她居高临下,双腿翘起,透过她的裙装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粉色的打底裤。  卫泓祥此刻已无心欣赏那动人心弦的风景,他大汗淋漓的,惊恐的望着这个妖艳动人的女人。  夏天琪居高临下的说道:“卫泓祥先生,你应该知道那些照片一但被韩国媒体得到将会引发怎样的地震吧。身为华夏代表团的成员,在国战之时竟然和异国女子滚床单,如果这些照片一经公布,你认为会怎样?  你将成为整个华夏的耻辱,你将永远被钉到耻辱柱上,供人唾弃,供人唾骂。你不仅玷污了华夏人在全世界眼中的形像,更把耻辱丢在了敌国。  整个华夏都因这场医学之争而关注这里,而你,却在这里做出这种让人鄙视的行为,你说,你还有未来吗?你的未来将是一片黑暗,他将永远堕落在黑暗之中,永世不得翻身,那些曾经仰慕你的人会弃你而去,那些曾经憎恶你的人会拍手相庆,你说,这是不是很可怕?”  卫泓祥那张还算俊美的脸庞上因为真央菜子夏天琪的话而变得苍白无比,他浑身颤栗,整个人颓废无比,身上全被汗水沓湿。  看到卫泓祥这个样子,真英菜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要是这些照片没有传播出去,那么,卫泓祥先生,你的人生或许又是另外一种光景。你的父亲是神针门门主,你未来会继承家业,成为新一代的门主。你会拥用一大群仰慕者和追随者,你会娶到一个美丽的女子做为你的妻子,还可以拥人巨大的财富,可以尽情的享受人生,享受生活赋予你的快乐。  你说,这是不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人生?”  卫泓祥仿佛坐到了过山车上,他因真央菜子的话,一会在云端,一会在地狱,这个女人虽然貌美如花,可是在他眼中已经与魔鬼无异。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我做什么?”  夏天琪嫣然一笑:“我只需你做一件事,只要你肯,这些照片就不会传出去,你看,很简单吧!”  卫泓祥仿佛在黑暗之中抓住了最后一丝亮光,他声音嘶哑的说道:“你要我做什么?”  真央菜子把一个通讯器丢到他的面前:“把华天宇在韩国的一切行程每隔一个小时发给我一次,我要确切的时间、地点、包括他在做什么,都要清楚的发给我,你能做到吗?”  卫泓祥猜不出这个妖艳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但是这样的事似乎对他没有一点影响,只要按照这个女人交代的去做,他就可以逃过此劫。  他咬了咬牙,伸手接过那个通讯器,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来:“好!”  真央菜子满意的站起身来:“我这个人说到做到,如果你做到了,我就会让这些照片消失,可是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怪我了,那么,好了,你乖乖的从这里出去,不要有任何异常,你现在可以走了!”  卫泓祥失魂落魄的从真央菜子的房间离开,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他已经虚脱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谋,可是他又不敢把发生的一切告诉父亲以及任何人,他感到害怕,可是不得不按照那个女人的交代去做,卫泓祥知道,自己是在玩火,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  就在卫泓祥被真央菜子设下圈套,沦为她的耳目之时,华夏方面召开的记者会正式开始。  各路媒体抵达现场,整个现场人群涌动,在例行的讲话结束后,记者会进入提问阶段。  一名韩国记者迫不及待的向华天宇发难:“请问华先生,你一直称韩医是中医的分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我们的韩医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一直是解决我国人民病痛的重要医疗手段,虽然和中医在治疗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也一样可以认为中医是韩医的分支,所以你的这种理论是不成立的。”  华天宇笑眯眯的听完这名记者的挑衅,等他说完了,他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父子两人,父亲的年纪大,还是儿子的年纪大?”  韩国记者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答道:“当然是父亲年纪大。”  华天宇说道:“你看,你也明白这个道理。你刚才说过,韩医有上千年的历史,而且在治疗方法上和中医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可是我们的中医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那么你看,这个问题自已经很清楚了,中医和韩医就是老子和儿子的关系,你明白了吗?”  现场的华夏记者‘哄’的一下大笑起来,华天宇这个解释太可恨了,不过这么解释很正义,很生动。  这场记者会在华夏网络上有直播,华夏的网民们看到华天宇的回答后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华老师,你太给力了,不错,就是老子与儿子的关系,咱们中医是老子了,他们韩医是儿子,哈哈哈......华老师,你太能搞了!”  那名韩国记者一脸铁青,他原本想通过这个问题为难华天宇,可是被对方几句话就把他给顶没声了。  另外一名韩国记者怒起提问:“华先生,我们韩医近些年发展迅速,得到国民认可,得到世界各国的认可,尤其是我们在针炙上的研究,在朴谨言先生的带领下,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难题,甚至在针炙麻醉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可是反观你们中医,华夏国每年在医学上的投入,有九成用在发展西医上,只有一成用在中医上,就连你们自己都不重视中医,你们又拿什么来挑战韩医?”  华天宇说道:“这只能说明父亲老了,走不动路了。但是,老子就是老子,儿子再怎么发展,再怎么强大,它仍然是儿子,难道儿子长大了,老子就要叫儿子老子吗?你们韩国人是这样认识的吗?”  现场的华夏记者一个个都笑喷了,华老师这张嘴啊,他这是说绕口令呢吗?  “我噗啊!华老师,你太能搞了,韩国记者会不会让他给气死,两个问题了,他一直在拿老子和儿子说事,他就不能换个说法吗?”  “哈哈哈,这才是华老师的风格,他这是在打韩国人的脸,你看那个记者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华老师好样的。”  那名记者真被气到了,华天宇虽然说的有些绕口,可是他还是听明白了,这尼玛有这么回答问题的吗?  又一名韩国记者忍不住跳出来:“华先生,请你不要用带有侮辱性的言语来回答我们的提问!”  华天宇不解的道:“在华夏,老子就是父亲的意思,父亲,儿子,这两个字眼是很美好的字眼,体现亲情,温情。难道你们韩国人对这两个词的理解不同?你们认为这两个词是带有侮辱性的言语吗?那好吧,文化不同,我可以理解。”  噗啊,华老师,你可以了,这是公开骂人啊,可是这人骂的,一个脏字都不带,华老师,你真高明。  尼玛啊,我是那个意思吗?韩国记者差点没把鼻子气歪,这混蛋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是那个意思吗?他气得想骂娘。  视频传到华夏,华夏网民都要笑抽了,我滴大天,华老师这是要逆天吗?那是在韩国,在人家的主场,他还一口一个老子,一口一个儿子的教训韩国人,我要笑死了。  韩国记者气坏了,有这么回答问题的吗?可是他们偏偏没法反驳。  一名韩国女记者跳出来道:“华先生,朴谨言先生这次挑战你们华夏整个中医,如果你们输了,就要承认韩医的正体性,韩医和中医现阶段的发展根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你认为你们能赢得了韩医吗?到时你们怎么下台?我很想知道你们被打脸是什么样子的?”  华天宇回答:“儿子长大了,无论有多强壮,也是因为拥有父亲的基因。如果韩医赢了,做为父亲的中医,只会感觉到欣慰,因为儿子终于长大了,可以独挡一面了。  做父亲的当然可以承认它翅膀硬了,可以高飞了,可是就算它飞得太高,飞了再远,儿子身上仍然流着父亲的血液,我们只会感到欣慰。  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当儿子的再强大,也要尊敬老子,如果儿子强大了就不尊敬老子了,你知道当老子的会怎么做吗?”  不等韩国记者抗议,他又用老子和儿子这两个字眼打比方,做比较。  华天宇大声说道:“如果儿子不听话,那么当老子的就要狠狠教训他,真到教训的他听话的那一刻为至!”  韩国记者一个个气得脸色铁青,麻痹的,这孙子要不要逼脸,他这是回答问题,还是来挑事的,妈个比的,张口闭口都是老子儿子,我日了狗了。  华夏记者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哈哈大笑,华天宇回答的太给力了,这脸打的,就是老子教训儿子,你能咋地。  这个问题回答的妙,回答的厉害,让你们叫嚣,妈的,我们就是老子来教训儿子来子,不服怎的,不服就教训你,霸气。  华夏网民简直笑得不行了。  “华老师,你还行不行,一连几个回答,一直用老子儿子做比喻,你看韩国记者脸都绿了吗?”  “华老师,我爱死你了,你这回答太犀利了,就这么干,弄死这些韩国棒子,狠狠的打他们的脸!”  华夏的网络上一片欢呼。可是韩国网上却是骂声一片。  “我日,这个华天宇怎么说话呢,什么老子儿子的,他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华夏猪,他竟然如此侮辱大韩民国,让他滚出去,让他滚出韩国!”  “没有礼貌的华夏猪,只有这种卑劣的民族才会有这样的人!”  “你们才是猪,你们连猪都不如,连自己的民族自信都没有,你们比猪还不如!”  “你们只会抄习华夏文化,除了剽窃,你们还会什么?”  网上,华夏的留学生们也留言,他们和韩国喷子相互对骂!  现场,韩国记者一个比一个郁闷,就没见过这么惫懒的人物,通场回答,就是一个老子,一个儿子,你妹的,这还怎么提问?  韩国记者们不敢提问了,华夏记者们却蜂拥而上。  “华老师,请问你这次来韩应战有信心吗?”  “华老师,请问你怎么看朴谨言,他是韩国的医王,他的针炙造诣很高,据说带领他的团队在针炙麻醉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对于华夏记者的提问,华天宇中规中矩的回答,只要韩国记者挑衅,他就是老子儿子的比喻,韩国记者最后连屁都不敢放了。  按照规定,记者会一个小时,时间很快就到了,华夏记者们收获很大,华天宇回答了很多问题,解答了华夏民众的疑问,反观韩国记者们,一个个的垂头丧气,一边走出来,一边大骂华天宇。  韩国方面负责维护治安,记者们从酒店的会议室走出,忽然有人尖叫。  “老鼠,哪来的老鼠?”  有人大叫,尤其是女士,她们一个个的惊恐无比,酒店外面的街道上忽然涌现出大量的老鼠,那些老鼠不断的从街道的下水道中钻出来,它们浑身带着脏东西,散发出浓烈的难闻的气味。  那些老鼠钻出来之后竟然向酒店门口涌过来,整个街道黑压压的一片,在夜晚显得狰狞恐怖。  那些老鼠像疯了一样涌出来,然后冲向酒店,根本无惧街道上的车辆和行人。  车辆压死了一些老鼠,那些司机受到惊吓,急踩刹车,很多车辆撞在一起,酒店前的街道有些混乱。  有些人吓得连忙跑回酒店里面,更有人惊恐的大叫:“这是怎么了,这些脏东西是哪里来的,这是世界末日了吗?”(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