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八十一章 诡谲莫测

第四百八十一章 诡谲莫测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311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2
   何蛊婆眼中的贪婪不加掩饰,她一把抓过方月馨:“蛊王鼎中有九重驱虫术,我怎么不知道?你告诉我,在哪,在哪里?”  何蛊婆枯瘦的手掌紧紧的抓住方月馨,她眼中的贪婪和渴望在燃烧,恨不得立刻就得到‘蛊王鼎’。  方月馨道:“你送华大哥离开,解了他的蛊毒,我把‘蛊王鼎’给你,教你九重驱虫术!”  何蛊婆眼神渐冷,她从激动之中沉寂下来,阴恻恻的说道:“丫头,你在骗我,如果‘蛊王鼎’中有九重驱虫术,你怎么可能不学,你当老妪是傻子不成?”  方月馨不屑的说道:“你把我们当成了什么?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这样想,我易水派传承下来的医术博大精深,又岂会窥视苗疆的驱虫术。我师傅当年救了苗疆蛊王,蛊王垂危之际将‘蛊王鼎’交给师傅保管。  师傅她老人家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全心全意替蛊王寻找一个品行俱佳的传人。当年巫师一心要得到‘蛊王鼎’,医生从中调和,巫师放弃,转投利刃。  师傅她老人家见你聪明伶俐,把你从苗疆带回来,全心栽培你,把蛊王炼蛊之术传给你,又把‘蛊王鼎’给你,你可曾见师傅炼制过蛊虫,师傅高风亮节,她传你蛊术,全是当年蛊王口述,她虽然知道炼蛊之法,但却从未想过据为已有。  师傅代蛊王收徒,全心全意培养你,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自私自利?你当年和朴谨言欺骗师傅,师傅也未曾怪你,她去逝之前想见你一面,要劝你回头,可是你不管不顾,医生亲自去苗疆请你,你也不回,她本想在去逝之前将‘蛊王鼎’的秘密传授给你,可是你却不来相见,所以师傅去逝前,将蛊王鼎九重驱虫术告诉给我。  师傅告诉我,如果你能回心转意,好好做人,就把‘蛊王鼎’里的秘术传给你,如果你为非作歹,就要利刃为民除害,师傅一片苦心,就算现在,你仍执迷不悟,你可对得起师傅......”  “住口!”何蛊婆脸上变得苍白难看,她情绪激动,摇着头道:“一派胡言,我反出易水之时你还没出生,你知道什么,你师傅去逝之时你还不满8岁,你又懂什么?  她对不住我,害我一生孤苦,害我孤单单一个人,你知道什么?她想见我,哈哈,哈哈哈,可我却不想见她,我只想杀了她,杀了她......”  何蛊婆眼中的戾气越来越重,方月馨的一席话好像触碰到她的伤口,她的戾气越来越重。  她一把捏住方月馨的脖子道:“现在就把九重驱虫术告诉我,不然我掐死你!”  方月馨一声闷哼,何蛊婆的手如同钳子,死命的掐住了方月馨。  方月馨道:“你...你疯了吗?”她唿吸受阻,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华天宇大吼一声:“放开她!”他用力向前扑去,可是他身子一动,体内的蛊虫就开始发作,他痛的闷哼一声,可还是抓住何蛊婆的一条胳膊。  何蛊婆怒吼:“给我滚开!”她用力一震,华天宇被她用力震飞,方月馨用力的挣扎着,‘嘶啦’一声响,她的前襟在挣扎中被何蛊婆撕开,她雪白的颈露出来,一枚精致的桃木剑挂在她雪白的颈上,在胸前荡着。  何蛊婆仿佛被踩到了尾巴,她‘啊’的一声尖叫,双眼死死的盯着方月馨胸前的那枚桃木剑,她脸色变得苍白难看,眼里显出复杂难明的感情。  她一把从方月馨的脖子上拽下桃木剑,她神情激动,状如疯魔:“告诉我,你从哪里得到的它,从来哪里得到的?”  何蛊婆双手扳住方月馨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  方月馨被她的眼神吓坏了,她咬着嘴唇,露出痛苦的表情,就是不说话。  华天宇摇摇晃晃的冲撞过来,把何蛊婆撞到一边,他揽住方月馨的肩膀,尽全力护着她。  何蛊婆像丢了魂了一样,她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你骗我,不,你没骗我,你说回来就告诉我,可是我明明看到她死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死了,没死......”  何蛊婆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像濒死的鱼,她抬起头来,望着方月馨,她眼中的阴冷被罕见的灼热温情所代替:“你告诉我,你是哪年出生,是不是7月15,是不是?你告诉我?”  方月馨不明所以,她有些惊恐的望着何蛊婆:“我是7月15的生日,你怎么知道?”  何蛊婆身子巨震,甚至都要站不住了,声音颤抖的问道:“这柄桃木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方月馨:“师傅告诉我,她带我回来的时候,就挂在我的身上。”  何蛊婆大叫一声,她伸出手来,想要去解碰方月馨,可是又颤抖的缩回来,她身体颤抖着,想要用力去抓什么,脸上一时悲伤,一时喜悦,势若疯癫。  华天宇紧紧的盯着她,怕她伤害到方月馨,两人对望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何蛊婆眼中流着泪,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双手无力的抓着,终于,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  “你还活着,我的孩子,你还活着,我以为你已经死掉了,是我亲手掐死你的,你还活着......”  何蛊婆痛哭着,她像个孩子坐在地上,显得那么无助,原本一个阴冷恐怖的人,此时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她哭得那样悲伤,就连华天宇也感到她身上那种悲凉,那种让人无法抑止的伤痛。  何蛊婆哭着,哭着,她终于止住哭泣,她望向方月馨,眼中再也不是那个阴冷目光的老女人,而是充满了慈祥,充满了怜爱,充满了满心的悲痛,她伸出手来,声音嘶哑:“过来,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华天宇紧紧的护着方月馨,护着她倒退着,何蛊婆的表现实在诡异,她喜怒无常,华天宇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疯了!  “过来,孩子,过来,好吗?”  何蛊婆的声音似在哀求!想要靠近方月馨,可是又像怕吓到她一样,那么犹豫,那种纠结,写在她的脸上。  方月馨似乎猜测到了什么,她身子颤抖着,脸上变得苍白无比:“你...你,那桃木剑......”  何蛊婆用力的点了点头,她没想到方月馨仅从她的表现就看出了什么。她把桃木剑举起来,轻轻一拧,把木剑拔了出来,她举起剑递到方月馨面前:“xx年7月15,这是我当年刻在上面的,我把它挂在我孩子的身上......”  华天宇就算再傻,他也反应过来了,难道......他无法相信,这怎么可能?  就在他们双方全都楞神的功夫,就听到窗户上发出砰砰砰砰的声音。  无数的蝙蝠撞向窗户,这一刻,巫师来了。  何蛊婆忍住悲伤,她转过身来,那些蝙蝠吸附在玻璃之上,阴深恐怖,她轻声说道:“孩子,你们走吧,我来拖住巫师!”  距离他们最近的那扇窗户‘砰’的一声爆开,巫师如同一只大鸟一样那里飞了进来。  他眼神阴冷的望向屋子里面:“何清妍,抓到这小子,为什么不通知我,却躲到这里?你以为我找不到你吗?哼!”  巫师阴冷的盯着何蛊婆,然后眼神落在华天宇的身上,他眼中露出热切。  何蛊婆道:“你我各取所需,你要华小子,我要方丫头。”  方月馨叫道:“不行!”  何蛊婆怒吼道:“什么不行!”她冲上前来,一把抓住方月馨,勐得拉住他们两人,飞一般的冲向门口,一把拉开房门,把方月馨和华天宇推出门外,大吼道:“快走!”  她用力的把门关上,然后转身面对巫师。  “有我老婆子在,你休想伤到他们两人一根毫毛!”  巫师没有想到何蛊婆竟会这种时候忽然背叛,就算是他也被何蛊婆刚才的举动所迷惑。  他恼羞成怒:“何清妍,你疯了吗?”  何蛊婆眼中呈现无比的坚毅:“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说完,她直起身子,一直以来佝偻的何蛊婆竟然在这一刻直起了身子,她身的骨胳发出噼啪的声音。  巫师怒吼道:“你找死,胆敢破坏我的计划!”他一声咆哮,举拳挥去,刚烈的拳风直冲过去。  何蛊婆眼中无惧,举拳迎上,两人对撞在一起,巫师纹丝未动,而何蛊婆的身子像一张纸片一样被巫师轰飞,她撞到身后的门上,大口吐血。  何蛊婆嘎嘎笑道:“好厉害,不过你想过要出去,就得从老婆子的身上践踏过去。”  巫师怒道:“你特妈疯吧,你想报仇,只有得到九字真言和蛊王鼎,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巫师狂怒,他实在无法理解何蛊婆的举动,这个疯婆子。  何蛊婆拭去嘴角的血迹:“没有意义了,报不报仇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她还活着,这就足够了,这就够了。”  何蛊婆咯咯笑着,她脸上的笑容一瞬间竟然变得那么美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巫师怒急:“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他一步上前,一拳轰出!(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