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四百八十八章 包藏祸心

第四百八十八章 包藏祸心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54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2
   华天宇与朴谨言对望一眼,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战意,双方的比试在达成协议后正式开始。  整个中医代表团的成员全都注视着华天宇从台上走过来,两人已经约定,那么就要选择比试的题目,比试的题目将由被挑战的一方来出题。  华天宇是挑战的一方,题目由朴谨言来出,从理论上来讲,这对朴谨言更为有力,但是华天宇早已经做好准备,无论对方出怎样的题目,他都会全力以赴,他志在必得。  这场比试吸引了两个国家所有国民的目光,这不仅仅是两个人的战争,而是两个民族间的文化之争,文化之争比战争还要可怕。  战争失败了可以从头再来,东山再起,可是文化之争一但输了,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看到华天宇回来,代表团的成员紧张的望向他,不知道华天宇刚才和朴谨言说了什么,两人怎样决定。  华天宇看到众人的神情,他一脸阳光的说道:“各位前辈,我和朴谨言已经约定,如果我输了,我将会把葛洪先师的传承双手奉上,如果朴谨言输了,他将承认韩医就是中医,韩医传承自中医,并将不再向国际教科文组织申遗。”  吴作荣郑重的说道:“天宇,请竭尽全力,你的背后还有我们这些中医人。”老先生无比凝重的说道,这场‘战争’的重要性已经不用多说,就算是以尉迟远为首的五门三派也不希望华天宇输掉比赛,华夏人虽然喜欢内斗,但是当有外敌在前的时候,华夏人必定报团,一切内争都将因为共同的敌人而停止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华天宇与朴谨言,整个华夏,坐在电视机前,守在电脑前的人们都静息屏气,看着现场的转播。  华夏的各大医学院校在这个时间全都停止了上课,而是组织学生观看这场世纪之战,无论是熟悉华天宇还是不熟悉华天宇的人都在观注着这场比试。  安依萱守在电视机前面,目不转晴的望着电视里面的华天宇,她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安母坐在她的身边问道:“他就是华天宇吗?看上去是个不错的男孩子!”  安依萱脸上微红,她撒娇道:“妈咪,他是我在宽城读书时的同学,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中医,爷爷当初心脏病发作,就是他救了爷爷,说起来,安家欠他一个人情呢!”  安母望着女儿,她了解自己的女儿,安依萱聪明伶俐,又如此漂亮,一直以来,追求她的男孩子不尽其数,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子能入她的法眼,现在女儿对这个男孩子的态度完全不同,她做母亲又怎么不明白女儿是动了心了!  她笑呵呵的说道:“那这个人情怎么还呢?总不会要我拿女儿还还债吧!”  “妈咪!”安依萱被母亲说了个大红脸,她撒娇的搂着母亲的脖子道:“妈咪,你取笑我!”  安母呵呵笑道:“女儿大了不中留,你若是喜欢他,有时间把他带过来,妈咪到是没有意见,不过你要做好你父亲的思想工作,他上次和我说起过你的婚烟大事,他对江家的小子印像不错,好像有意要撮合你!”  安依萱皱起眉头道:“妈咪,我自己的终身大事自已做主,有时间我会找父亲谈。妈咪,天宇这次挑战朴谨言,他是韩国的针王,这次的大事件吸引了整个华夏和韩国的关注嗳!”  安母道:“我听人说起过,今天就是挑战的日子吗?”  安依萱道:“是啊,妈咪,今天就是,你看,他在做准备呢!”  京城,田蔓琼紧张的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转播,她手心里面全都是汗水,比试还没有开始,可是她比现场的华天宇还要紧张。  自从她与华天宇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后,她的一颗心竟然无时无刻不在关注他,就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一方面有些自责与懊恼,可却无法控制自己。  颜如玉从厨房端来咖啡,放到茶几上面,她笑呵呵的道:“蔓琼,你怎么看上去那么紧张,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颜如玉笑咪咪的望着闺蜜,眼中若有深意的望着最好的闺蜜,她们两人亲密无间,两人之间根本没有秘密。  田蔓琼的心‘砰砰砰’的乱跳了几下,她极不自然的调整了坐姿,故做镇定的道:“是有些替天宇紧张,这次挑战关系到中医的兴衰,父亲调任卫生部后,这是他大力推广传统医学迈出的一大步,天宇是他的排头兵,我自然替他紧张!”  颜如玉呵呵笑道:“蔓琼,你那么紧张的解释干吗?我又没问你为什么紧张,我怎么感觉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你看你看,你又紧张了,难道,你和华小子......”  “你个死妖精,你瞎说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田蔓琼心里慌乱,又恼颜如玉乱讲话,她去扭颜如玉。  颜如玉哈哈大笑:“完了完了,我的女神也变得不可理喻了,你越是这样,越是暴露了你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你还说!”就连田蔓琼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变得这样敏感,如果换成过去,颜如玉和她开这样的玩笑,她只会微微一笑,连解释都不会,可是放在华天宇身上,她就变成这样敏感,难怪颜如玉会发现她的异常,女人啊,一但动情,就变得不是她自己了,就算是她这样成熟的女人仍然不能免俗。  颜如玉咯咯笑着:“好了好了,我求饶还不成吗?把人家的胸都压扁了,要是下垂了你可要包赔的!”  “找个男人帮你揉揉自然就挺起来,我可赔不了!”田蔓琼在颜如玉面前是最放松的的,什么话都可以说。  颜如玉惊讶的盯着她的胸部:“怪不得我发现你最近胸部上翘,原来你找华小子给你按摩了,哇呀呀,好手法,等他回来我也要他给我按蔓琼,这小子手法怎么样,很持久吗?”  “你...你个臭流氓!”田蔓琼简直是无语了,这个妖精,她什么话都说,可是颜如玉的话竟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胸部发痒,就好像有人在揉搓一样,她和华天宇那疯狂的一夜竟然在此刻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只觉得脸上发烫。  颜如玉趁她楞神的功夫忽然袭击,双手握住她的胸部:“哇,蔓琼,真的上翘了,你比我的还大嗳......”  “你个死妖精,你要死啊......”两个绝色大美女嬉闹起来。  齐紫琳推掉了所有应酬和工作,很难得有这样的休闲时光,她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的看着转播,电视画面对准华天宇的时刻,她目不转睛的望着里面的他,心里涌起那个雪夜,两人在学样宿舍顶楼燃放烟花的那个夜晚。  此时,远在英国的徐扬帆也在关注着这场比试,只是远在大洋彼岸的她,心中又是一番滋味,望着电视里面那张熟悉,如今却又变得陌生的人,她只觉得一片茫然......  天宁,华天宇同宿的同学高伟东他们全都紧张的盯着电视。  “我去了,老大太威武了,我还在求学,他却已经攀上人生巅峰,老大不愧是老大啊!”  “希望咱们老大把姓朴的打得落花流水,扬我中华国威!”  “扬我中华国威!”同宿的兄弟们全都大声喊着。  几乎所有的华夏人都在心中怒喊着:扬我华夏国威。这是所有中华儿女共同的心声。  韩国场现,韩国医学会已经拟好了比试题目,这次比试同样吸引了韩国民众的关注。  朴谨言对这次比试志在必得,他对华天宇进了全方位的调查,包括他的家庭,他的天宁医科大学学习期间所有的学习成绩,他在近阶段所取得的成绩,他通过他的渠道,全方位的分析研究过华天宇的综合实力。  朴谨言得到的资料中,华天宇在天宁医科大学学习期间,他的中医基础课程,还有综合评定虽然都有不俗的表现,但是并没有达到朴谨言所想像的那种程度。  从他得到的资料中,华天宇是在高中至大学期间遇到异人,开始综合性的学习中医,就算他天赋再高,也仅仅是学习了六七年,何况高中时期,华夏的教育机制限制了他对中医的学习,他不可能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学习中医。  所以华天宇学习中医的时间集中在大学期间,华天宇在天宁医科大学学习五年,对于一名中医来说,学习五年的时间实在太短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但以他现阶段所表现出来的中医水平,只能说明华天宇在临近毕业这一阶段有子一个质的飞跃,朴谨言不知道怎么来评定华天宇突飞勐进长足进步,但是从综合指标上来看,华天宇欠缺很多东西。  知已知彼才能百百战不殆,朴谨言对华夏文化理解深刻,当然知道该从哪里入手,那入是以彼之强,攻彼之弱。  所以他早就已经拟好第一道题目。  他们两人这次的比试吸引了整个韩国民众的观注,他是韩国的针王,他的影响力在整个韩国都是极大的,尤其是他主推韩医国际化,韩医申遗,在韩国文化领域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可以说,在推动韩国民族自尊心,实再文化升华这方面,朴谨言都是领军人物,这场比试如果胜利,对于他们把‘韩医’确定为本民族正统文化有着极大的作用,对于韩国人来说,这将是他们在文化领域一个跨时代的进步,见证了大韩民国超越华夏,这将是一个佐证,可是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比华夏人更加重视这场比试。  成千上万的韩国人在关注着这场比试,这场比试已经关系到了一个国家的命运,韩国人已经把这场比试上升到了一个无论企及的高度。  这场比试的主持人,由韩国最受欢迎的综艺主持人韩敏娜来主持,她在韩国是最顶尖的节目主持人,有着‘最美女主播’的雅号。  在朴谨言的示意下,韩敏娜走到挑战现场,所有的聚光灯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她。  韩敏娜一改过去幽默,欢快的主持风格,而是很严肃的面对比试双方宣读第一场比试的内容。  随着韩敏娜的宣布,第一场比试,朴谨言出的题目是望诊。  中医四诊,望闻问切,望诊排在第一,也是最难的。  望诊是根据脏腑、经络等理论诊察疾病的方法。  人体外部和五脏六腑关系密切,若脏腑功能活动有变化,必然反映于人体外部的神、色、形、态等各方面。望诊就是通过人体外在的变化来判断一个人的病症,这对医生要求极高,不仅要对中医的各种理论掌握娴熟,还要对人体内脏变化的千变万化做出准确判断,还要有非常的观察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判断出一个人的疾病。  所以望诊是中医之中最难的一种诊断方法,古代的中医大家,对望诊掌握的神乎其神,只看人一眼就能判断出病人生了什么病。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像《扁鹊见蔡桓公》,这个故事熟悉华夏史的人都知道。  战国神医扁鹊曾经来到齐国,看望当时齐国的国君田齐桓公。扁鹊只看了齐桓公一眼,就对齐桓公说:你有病了。齐桓公不信。讳疾忌医!可扁鹊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出于对国君负责的态度他反复的觐见。结果当扁鹊第三次看望他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完了,已经病入膏肓了,没治了,于是转身逃往秦国。结果没过多久,在公元前356年的时候,田氏齐国的齐桓公去世了。  这是华夏非常有名的一个故事,神医扁鹊所用的诊病方法就是望诊。  朴谨言选择望诊,就是因为他觉得华天宇年纪轻轻,他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经验,在这种高难的望诊当中,他是不可能战胜他的。  朴谨言对葛洪先师的传承志在必得,从第一场比试当中,他就包藏祸心!(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