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陨落(二)

第五百零一章 陨落(二)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91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4
   华天宇赶到医院的时候姬婉昕已经陷入昏迷,她的九阴绝脉忽然复发,病情急转直下,心脉无以为继,朴谨言尽了最大的力量,可是仍然没有让她清醒过来。  看到华天宇到来,朴谨言向他点了点头:“你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朴谨言说完,眼中泛起泪花,这一刻两人再也不是敌手。  华天宇内心沉重到了极点,听到朴谨言的话,他的心感到阵阵抽痛,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病房。  姬天擎坐在病床前,望着女儿‘沉睡’的模样,听到脚步声,他没有回头,只是站了起来走到华天宇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她希望能见你最后一面,你能来,婉昕会很高兴,你来送她最后一程吧,如果她能知道,一定会很开心!”  说完姬天擎把一封信塞到他的手中,然后走了出去,他的鬓间一瞬间好像多了一缕白发。  华天宇走到床前,雪白的床上,姬婉昕如同童话中沉睡的白雪公主,就像睡着了一样,华天宇的心好像被刀割裂一样撕痛着,他强忍着泪水,坐到姬婉昕的床前,颤抖着抓住她的手。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去牵姬婉昕的手,她的手有些冰凉,苍白中带着病态的美丽。  华天宇把她的手轻轻的放到自己的脸上,让她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体温。  他强忍着内心的伤痛,哽咽着,他没有想到姬婉昕的病情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爆发了,生死无常,可是她太年轻了!  他撕开姬天擎给他的信,这是姬婉昕写给他的,上面是娟秀的汉体字,她的字如同她的人一样,秀丽中带着婉约,轻轻的舞动着!  “天宇,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是的,应该已经不在了。  我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坚信,我会在天堂看到妈妈,因为我和她都是善良的女子,相信上帝会让我们去天堂,因为善良的人会得到上帝的眷恋!  我二十几年的人生当中,每天都在疾病的折磨中渡过,从来没有感到过快乐,来到天堂应该就会解脱了吧!  因为那里没有病痛,没有无休无止的折磨!  可是即便痛苦,我还是那么留恋人间,因为那里有爱我的亲人,还有你,你是突然间闯入我世界里的人,就那么突兀的闯了进来,让我连一丝的准备都没有。  是你谁我体会到爱情的滋味,懂得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无论怎样,我都感谢你,让我品尝到人间的男欢女爱,让我知道,原来爱情是这样的甜美,原来思念一个人可以如此的美好!  可惜我注定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我知道,我从生下来那一天起,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一刻,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闭上眼睛后还会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  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爱,因为我没有办法给对方什么,一个家,还是一个孩子,因为这些我都不能给对方,因为我的病,随时都可能离去。  所以爱情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我只能去奢望。  因为我的病不能去爱一个人,我一但动了感情,就会加重我的病,所以,从小,我就把自己的眼光放得很高,没有能入我法眼的男孩子,这样,我就可以不用陷入爱情,就可以活的更久!  但是,我终于还是放下了所有自尊,不可自抑的爱上了你,你就那么闯进了我的世界。  在遇到你之前,就连我自己都深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我喜欢的男孩子,他要怎样优秀才能走进我的世界呢?  然后,意外,还是意外,你就那么突兀的闯了进来,闯进我封尘的感情世界,让我看到了爱情,让我品尝到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爱上一个人可能只是一瞬间,没有任何理由,当你把我拥入臂弯,当你用身体为我遮挡子弹,当你全心全意的去爱护那个女孩,当你霸气的面对一切的时刻,你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就那么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是的,天宇,请原谅我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爱上了你,而我,好像一个孩子,在偷一件自己心爱的玩具,那种欲求不得的感觉让我心无时无刻不在砰然心动。  因为你不属于我,而是属于别人,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向你表达了,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去表达,恐怕这一生就再也没有机会去向一个男孩子表达自己的爱情,向他表达自己有多么的爱他,因为我的生命短暂,随时可能破灭!  我感觉自己就像安徒生童话中的人鱼公主,她希望得到王子的爱,但我比她幸福,因为我的生命同样不长,但我却可以表达出来!  人鱼公主拥有一颗善良爱慕的心,可她却无法向王子表达爱情,所以我要比她幸福,我因我能让我的王子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他!  同样的,我们都将会化为泡沫,因为上天只给了我们这么长的生命!  但是只要一次,爱过了,便无怨无悔了!  是的,是幸福,我比人鱼公主幸福,因为我终于可以向心爱的人表达心迹,向他表达自己的思念,无论他同意还是拒绝,我只是想表达!  一生只有一次!  所以,我义无反顾的向你表达了。  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拒绝,可是我又忐忑的怕你答应。  因为我无法给自己爱的人应有的爱,也不能和他长相厮守。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我似乎看到了你眼中的情意!(如果我的眼睛没有欺骗我!)  是情意吗?  无论是,还是不是,我想,是与不是,我终将认为那是真的,那样,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我爱的人,他也曾对我心动过!  那便,足够了!  生命真的很短暂,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于是,在回来以后,我为你写下了这封信,我把他交给了我的父亲,并嘱咐他,这是我唯一一个喜欢过的男孩子,我希望有一天,在我离去的时候,他能够看到这封信,看到我曾经深深的喜欢他,喜欢到不可自抑!  我不知道你何时能看到这封信,我想还是长久一些的好。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天,那便会多想你一天,多爱你一天,那么你就可以欠我更多的爱!  当有那么一天,你也到了该离去的时候,在那边,在天堂,你就可以把欠我的爱全部还给我!  如果我还有一天寿命,那天我要做你的女友。  我还有一天的命吗?…没有。  所以,很可惜。我今生仍然不是你的女友。  如果我有翅膀,我要从天堂飞下来看你。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很遗憾。我从此无法再看到你。  如果把整个浴缸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吗?可以。  所以,是的,我爱你!  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吻你一次,就这样离开!  请善待那些爱你的女孩子,因为她们每一个和我都一样,都是天上的天使!  保重,我的爱人!  华天宇的心瞬间被撕裂,眼泪无可自抑的流淌下来,滴落在洁白的纸张上,骄傲的他,再也控制不住满脸的泪水。  他想用力的止住奔涌而下的泪水,可是一切都无能为力,他肩膀抖动着,无声的哭泣着。  他用力的抓住姬婉昕的手,不想放手,哽咽的说道。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为你心动过,你是如此美丽而动人的天使,我又怎么可能不为你心动。但是我不能,你知道的,我怕带给你更大的伤害,我只想你好好的活着。  婉昕,你能听到吗?  你要坚持,不准离开,如果你能勇敢的活下去,做我的女友好吗?哪怕只有一天,只有一天!”  华天宇的眼泪大滴落下,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泪水冲跨他的堤岸,奔涌而下!  握在他手中的冰冷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姬婉昕生动的面孔在一刻好像笑了,两滴眼泪沿着她的眼角轻轻的滑下,她听到了华天宇的唿声。  华天宇站了起来,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手上的温度却越来越冰冷,华天宇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这一刻好像跌入深渊,他浑身冰冷,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想分开,不愿分开。  他站起来,在她冰冷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擦干她眼角的泪水。  ……  姬婉昕的葬礼很简单,按照她生前的遗愿,姬天擎把她的骨灰扬入大海。  华天宇全程参加了她的葬礼,他的灵魂和生命在这里得到了一次升华。  代表团因为姬婉昕去逝,在韩国多停留了两天,原本国内那边要举行盛大的欢迎会,但是因为华天宇的情绪始终没有缓解过来,吴作荣在与国内方面沟通后,代表团低调的返回国内,待到华天宇的情绪缓解过来之后,再举行欢迎会。  国内的媒体一直在关注着代表团在韩国的行程,但是这次代表团回归却没有惊动国内任何媒体,而是悄悄的回到国内。  华天宇没有和任何人联系,他回到在京城的寓所,姬婉昕的去逝带给他的冲击很大,对生命的敬畏,对爱情的态度,让他无法平静。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回来的消息,包括他的家人、爱人,还有朋友,他只是想静静的一个人呆着,内心深处总有一缕淡淡的忧伤无法排遣,姬婉昕的音容笑貌始终在他的眼前晃动。  虽然他们之前只有那么几次的交往,可是这个善良的女孩子却深深的印刻在他的心中,他怎样都无法从那种悲伤的情绪中缓解过来。  他在思索人生,生命,他生命中的每一个人。  在经过两天的沉寂之后,华天宇去卫生部见了田镜云,虽然吴作荣等人早已经向田镜云汇报了这次韩国之行的收获和整个过程,但是华天宇始终没有来见他。  他知道华天宇在韩国经了什么,田镜云并不是刻板的人,他更理解华天宇,他和华天宇一样,都是一个敢爱敢恨,有血有肉的男人。  两人在他的办公室谈了好久,田镜云说道:“当年蔓琼母亲去逝的时候,我感觉到天都塌了,但是当我看到洪水过后,肆虐过的土地,那些失去母亲,失去父亲的孩子,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有多么的重大,无论怎样,我都应该肩负起身上的担子,我不仅是要对这些孩子负责,还有自己的一双子女!  挺过悲痛,肩负起责任,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生命中的沉淀和积累是人生中必须要有的经,因为我们是男人,所以终要去肩负自己的责任,忘掉悲痛,缅怀过去,勇敢的面对未来,这是田伯伯送你的话!”  “谢谢你,田伯伯!”华天宇声音带着哽咽,田镜云的话带给他很大的冲击,也让他看到自己该去走的路。  他回到住处的时候,看到田蔓琼过来了,正在帮他收拾房间,他去韩国的这段时间,把钥匙交给了田蔓琼,她每隔几天都会叫人来给他打扫房间。  今天,她自己过来。华天宇回来的这两天,她一直都没有露面。他回来的消息,国内一直在封锁,在韩国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田蔓琼害怕华天宇还不能从这件事中走出来,所以亲自过来了。  看到华天宇走进来,她笑了笑:“以为你会和父亲多谈一会,这么快就回来了,好一些了吗?”  华天宇望着田蔓琼关切的眼神,他心中涌起阵阵感动,他走过去,把田蔓琼紧紧的搂在怀里,田蔓琼没有反抗,任他抱着!  过了好一会,她才拍着华天宇的后背道:“好了,可以了,大家都知道你回来了,你不能一直躲在这里吧!”  只有在田蔓琼身边才能找到那种类似于母亲的温暖,或许每一个男人都有恋母的情节,田蔓琼恰恰能让华天宇感受到这咱成熟女性的关爱,在她的怀抱里,他的心更能平和。  [借用了一首痞子蔡在《第一次亲密接触》中的一首小诗,非常喜欢,喜欢的可以去看一下这本小说】(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