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一十章 礼多人不怪

第五百一十章 礼多人不怪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33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5
   第五百一十章 礼多人不怪  华天宇拿出的首饰盒里面的翡翠正是他从家中地下室解出来的翡翠。  上次参加原石交易会后,华天宇利用灵气购买了一些原石,一直存放在地下室。这些原石里面的灵气被他汲取完后就被他存放到一边,这次从韩国回来后,他把部分原石运送到古老那里,请他帮忙解出来。  华天宇在其中一块蕴含灵气最为浓郁的原石也带了过去,没想到在这块原石里面里竟然解出少半个足球大的红色翡翠。  翡翠以绿为主,绝大多数的翡翠都是绿色,其它颜色的翡翠并不多见,所以一但出现异种颜色的翡翠,其价值都是曾几何数递增的。  像紫色,红色,这些颜色的在翡翠当都是价值连城。  古老当时差点没把舌头吞到肚子里,因为这块红翡是玻璃种的翡翠,这在红翡当中是价值最高的一种,又被称做‘血玉翡翠’,古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华天宇这运气太逆天了。  华天宇请古老把这块红翡打成十几副手镯,余下的材料又雕刻成十二属相的挂件,余下的料子,再根据它的形状随意雕刻,只要不浪费了就好。  像古老这样浸淫在玉石行里的人对于这种工作都是求之不得。因为这种料子可遇而不可求,像他这样的老技师,可能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来完全这样的雕刻工作,古老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华天宇。  所以当安依萱看到华天宇拿出来的翡翠手镯后,她立刻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因为在首饰盒里面静静躺着的这一对翡翠手镯,晶莹剔透,在灯光下露出耀眼炫目的光芒,那种血红一样的颜色让人迷醉不已。  华天宇从中取出来一只,他给安依萱戴在手腕上,她洁白的手腕配上红色的翡翠手镯,就如同一件艺术品。  安依萱惊叫道:“这是...这是玻璃种的红翡,天啊...”安依萱已经无法形容她此刻的感受,这种质地的红翡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也不知道华天宇是从哪里淘来的!  安依萱把手举起,迎着灯光,眼神迷醉的看着手腕上的红翡,这一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天宇,你真的把它送给我了?”安依萱此刻脸色红润,女人在这种翡翠面前根本毫无抵抗力,对于女人来说,这是绝对的大杀器!  就算安依萱这样的女人也不能幸免,玻璃种的红色翡翠,这就是传说中的‘血色翡翠’,是价值最高的一种。  一个男人是否爱一个女人,虽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但是衡量一个男人是否爱一个女人,这种东西就是一种价值体现,就算是圣人也不能免俗!  安依萱简直是爱不释手,看到安依萱喜欢的样子,华天宇只觉得,做为一个男人,此刻充满了极大的满足感。  “当然是送你的,你不喜欢啊,要是不喜欢我就送别人了!”  “你敢!”安依萱恶狠狠的说道,像只护食的小狗,看到她可爱的一面,华天宇忍不住把她揽到怀里,想去亲吻她,两个已经好久没有见面,要说没有那方面的想法那是扯淡。  安依萱连忙推开他道:“讨厌了,在爷爷家你也敢欺负我!”  华天宇被她的娇羞媚态搞得邪火不断上涌,恨不得立刻就和安依萱好好亲近一番。  “那我们换个地方吧!”  听到华天宇的话后,安依萱脸上一红,同时眼中流露出无限娇羞,她咬着嘴唇道:“晚一点的好不好,不然让爷爷知道......”  华天宇像小鸡啄米一样的连连点头。  “对了,你不是还有礼物送给我妈咪吗?在哪里?妈咪最心疼我了,你要好好溜须她!”  华天宇这才想起来,刚才精虫上脑差点把这茬给忘了。他连忙从行李箱里又取出一个首饰盒,把它打开。  在灯光的映照下,鲜艳的红色从里面迸射出来,耀眼炫目。  首饰盒里呈放着两件吊坠,一件是观音,一件是笑弥勒。晶莹剔透的红色让这两件吊坠显得庄严肃穆,面目栩栩如生。  安依萱瞪大了眼睛,她早就想送父母两件佛家吊坠,保他们平安,只是还没有想到用什么材料,没想到华天宇竟然想到她前面,竟用价值连城的玻璃种红翡为她的父母雕刻了这么两件吊坠,不说它的价值,这份心意就没谁了。  这种材质的佛家吊坠如果放到普通人家几乎都能当成传家宝了。  安依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主动搂住华天宇的脖劲送上香吻:“你说,该让我怎么谢你,我本打算送父母这样一对挂坠,你想的比我还要周到,人家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华天宇笑道:“我什么都不缺,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肉偿了!”  “走开了,讨厌!”安依萱推开华天宇做怪的大手,身子都有些酥软了,这会功夫,这个坏家伙的手就没有老实过。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道:“妈咪和爹地已经回去了,我要把你送给妈咪的挂坠给她传过去,到时让她多给你说几句好话!”  安依萱用手机把吊坠还有那副血玉手镯拍了照片给母亲传了过去,说了一句:“妈咪,好看吗?送给你和爹地的!”  此时,安文昌和妻子刚刚回到家中。  安母说道:“文昌啊,你今天对那孩子有些严厉了,要我看,那孩子不错,小伙子长的帅,医术又好,事业有成,和咱们闺女很配的!”  安文昌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你!”安母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安母低头看了一眼,是女儿发过来的。  她的开手机,顿时看到照片里面的翡翠手镯还有两个佛家挂件。  安依萱很会拍照,选择的角度非常好,把镯子和挂件最美的一面全部凸显了出来。  安母一看到这几件翡翠制品眼睛就直了,玻璃种的翡翠本来就少,红色的玻璃种翡翠就更加难得一见了,那种清澈艳丽可不是谁都能抵挡得住,尤其是女性,对这种颜色毫无抵抗力。  安母把手机拿到安文昌面前道:“你看,姑娘送给我们的,你看这两个佛家挂年,这可是玻璃种的红翡,我早就想给你请这样一个佛家挂件保平安,还是咱们女儿孝心。”  安文昌点了点头,两件佛家挂件的确漂亮,安文昌也是识货之人,这两个挂件,每一个价值都要几百万,尤其是那两个血玉手镯,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不知道女儿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孩子在珠宝行业发展,还是有潜力的,这对镯子很难弄到,足可以做镇店之宝了!”  安母连忙给依萱打去电话:“依萱啊,你在爷爷那里呢,你把两个佛家挂坠请到家里来,你爹地明天要去新加坡的,明天一早我给他戴在身上!”  安文昌道:“你急什么?”  安母道:“早就想给你请一尊菩萨的挂坠,平平安安才是福,难得咱们女儿这么孝顺,那可是玻璃种的红翡,让她送过来。”  安依萱放下电话,冲华天宇吐了吐舌头道:“搞定,妈咪看到这翡翠有些迫不及待了,这就让我送过去,走吧,一起过去,这个功劳我送给你!”  华天宇苦笑道:“伯父会不会把我清出去?”  “你害怕了?”  华天宇一本正经的道:“刀山火海,我舍命陪美女,我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  安依萱呵呵笑道:“那就好!”  安依萱叫了司机,送他们俩人回家。  从车上下来,华天宇还真有些忐忑,不过早晚都要挨这一刀,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走这一趟!  两人下了车,安依萱按下门铃,家里的阿姨把房门打开,两个进去。  安依萱拉着华天宇进来,安父安母都在客厅,安文昌看到华天宇,明显的皱起眉头。  华天宇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伯父伯母!”没有办法,想讨老婆就要放低姿态,男人就要能屈能伸。  安文昌哼了一声,安母倒热情:“天宇啊,快坐,第一次进伯母家的门,不要拘束!”  安依萱狠狠的瞪了安文昌一眼,怪父亲没给华天宇好脸色,安文昌只当没有看见,心里却不是滋味,女大不由爹,过去女儿什么时候给过他脸色看,每次回家不是搂着他的脖子。  安文昌想到这里,越发的不舒服了,对华天宇的意见更大了。  安依萱冲父亲吐了吐舌头,她怕华天宇尴尬,拉着他坐到一边,然后取出首饰盒。  “爹地,妈咪,你们看,漂亮吗?”安依萱打开首饰盒,里面的两个佛家挂坠显露出来,那晶莹剔透的红色实在惊艳,安母凑过来,把挂坠拿出来,眼中都冒出光芒来,实在是太漂亮了!  她拿起观音挂坠举到安父面前道:“你看,多漂亮,还是咱们闺女好!”  安文昌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他接过去:“确实漂亮,女儿,爹地谢你了!”  安依萱这才说道:“爹地,你不要谢我,这是天宇送给你们的,可不是我嗳!”  安文昌神情凝滞,他没有想到这挂坠竟然是华天宇送的,这个挂坠价值连城,他是懂得行情的,听到女儿这么说,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还是安母替他解围。  “是天宇送的啊,我代你伯父谢你了!”  华天宇连忙道:“伯母,您客气了!”  安依萱又取出一个首饰盒,推到母亲面前道:“妈咪,这是天宇送你的,你看看!”  安母把首饰盒打开,一抹鲜艳的红色从盒子里面透了出来,一枚红色的翡翠手镯出现在她的眼前。  晶莹剔透的红色手镯一点杂色都没有,艳红的色彩格外迷人,安母眼中异彩连连,她虽然也有翡翠制品的物件,但是和眼前的这件手镯一比基本可以扔掉了。  “这...这也太贵重了,天宇啊,伯母不能收你这样贵重的礼物!”安母虽然迷恋,但是并没有收取。  但是她眼中的留恋之色却极为明显,这样血色手镯可不是女人能够抵挡得了。  华天宇连忙道:“伯母,您别客气,这是我解石解出来的翡翠,做了十几副,您不要客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安依萱也道:“妈咪,你就不要客气了,天宇又不是外人,她是晚辈,见到长辈自然要送礼物,你可别惯着他,不然不知道今后怎么欺负我呢!”  安依萱一边说着,一边取出手镯给母亲配带上,血红的镯子一戴上,安母的身上立马多了一种雍容华贵之象,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就算是安文昌也不承认,这血玉镯子的确能抬高人的身价。  安母一边拒绝,一边脸上露出喜不自胜的表情,这枚手镯的确是大伤器!  安依萱夸张的道:“妈咪,你戴上去好漂亮,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几岁,咱们站在一起,没人敢说您是我母,最多是我姐,你说是不爹地!”  安文昌苦笑道:“没个样子,这么大了还调皮!”虽然对华天宇不认可,但是这镯子的确把人抬高了一个档次,就算是安文昌也不得不承认,华天宇的确是大手笔,这就把妻子给收买了,他看得出来,妻子对这手镯真的爱不释手!  “妈咪,你就戴上吧,不要拿下来,这种镯子可是养颜的,又能调整气血,您就戴上吧,有时间再让天宇给你配副中药好好调理一下,我敢保证,您立马年轻二十岁!”  “丫头,就是嘴甜!”安母听得女儿说话,笑得合不拢嘴了!  “好了,妈咪,我和天宇就先走了,爷爷还要找他聊天呢!”安依萱冲华天宇挤了挤眼睛,华天宇授意,连忙站起来道:“伯父伯母就不打扰了!”  安母笑道:“天宇,有时间就和依萱过来,伯母还真有事情请教你呢!”  华天宇连忙道:“伯母,我会的!”  离开安家,华天宇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安母的态度已经完全扭转,看来,这礼不白送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