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君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君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31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5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君  安依萱在潜水湾早就已经给华天宇订了酒店,司机把他们两人送到那里,两人上了楼,打开房门,插入门卡,华天宇就把安依萱抵在门上。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全都有些情不自禁,两人自上次分开后,已经很久没有见面,热恋中的男女只有最直接的情爱才能释放自己。  华天宇贪婪的吸吮着安依萱的嘴唇,手也开始不老实在起来,在她的曼妙的身体上来回游走,安依萱软弱无骨的身体让他的欲火不断攀升,身上的衣服开始变得多余起来。  华天宇紧紧的拥抱着她火热的娇躯,恨不得立刻就将她正法,手掌感受着安依萱臀部的惊人弹性,手从下面伸了进去,在那桃园之地轻轻的拔弄。  安依萱呼吸急促起来,双手用力的抱着他,感受着爱郎的抚弄。  华天宇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脱掉上衣,露出健壮的上身,手从后面移动过去,轻轻一拉一松,安依萱的奶罩就从上脱落,双手毫无障碍的从她的小衫下面伸进去,握住那两团高耸的嫩肉。  安依萱发出一声轻哼,身体都软掉了,此时华天宇早已经推起她的上衣,把头埋在她高耸壮观的胸前。  安依萱只觉得自己仿佛都要醉了,感觉到身体一凉,不知何时,她的外裤已经被华天宇褪掉。  她一声惊呼:“不要,天宇,你还没有洗澡!”安依萱满脸娇羞,身子都已经软掉了。  华天宇拦腰把她抱起,放到宽大的床上,此时安依萱早已经被他剥得干干净净,华天宇一个饿虎扑食就扑了上去,直到再次把安依萱吻得气喘吁吁,他这才停下来。  在她娇软的红唇上轻轻一吻道:“等着我!”然后跑到浴室里面。  安依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看到被华天宇扔了一屋子的衣服,她脸上红得发烧,身体里一股热流在流动让,让她无法自抑。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声,脑海里浮现出华天宇健硕的身体,安依萱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只觉得实在羞人。  电话响起,安依萱心里慌张,扎挣着坐了起来,电话果然是母亲打过来。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把电话接通:“妈咪,什么事情?”  安母在电话那边说道:“依萱啊,你在哪里?”  安依萱向浴室那里看了一眼,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妈咪,我在爷爷这里!”  “那华天宇呢?”  安依萱咬着嘴唇:“他...他去宾馆休息了,港大那边他有个演讲,要做一些功课,所以早走了!”  安母说道:“那样最好,妈咪还担心呢!”  安依萱怎会听不懂母亲的意思,她撒娇道:“妈咪,你想哪里去了!”  “妈咪能不多想吗?妈咪是为了你好,怕你吃亏!”  “妈咪,我能吃什么亏,你想多了!”安依萱一颗心砰砰跳着,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和母亲说这样的谎话,可是‘亏’早就吃了,担心也晚了!  “不是妈咪想多,妈咪也是过来人,只是怕女儿提心,还有啊,我刚才想了一下,那只血玉手镯妈咪不能收,实在太贵重了,你和天宇还没有一定,妈咪就这样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感觉好像把自己的女儿给卖了。  这样,明天你代妈咪把镯子还给他,等你们两人有一定了,他一定要送,妈咪再收下好不好!”  “妈咪,你想多了,天宇不是小气的人,再说...我们...我们...妈咪,总之,你帮我劝劝爹地,总之,我是非天宇不嫁的。”  安依萱说着话,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浴室,还好华天宇在里面没有听到,不然羞死人了,不过,她这句话刚说完,浴室的门就推开了,华天宇赤果着身体从里面走了出来。  安依萱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脸上红得已经像苹果了,可是电话里面,母亲还在说着。  “这丫头,也不害噪,那小子给你灌了什么**汤......”  此时华天宇已经坐到她的身边,轻轻的咬着她耳朵,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谁是电话!”  安依萱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小声道:“是妈咪,不要说话!”可是华天宇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坏笑着从后面把她抱住,双手握住她。  安依萱身体一紧,可是又不怕乱动,用眼神制止他,可是华天宇就像没有看见一样,那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着着。  安依萱甩又甩不掉,连气息都不稳了。  电话那边安母还在说着:“...女孩子要知道保护自己,你这么大了,妈咪不想说太多,可你也要懂得...”  “妈咪,我知道了,我有些困了,想早点睡!”不等母亲说话,安依萱就把电话挂掉了,实是受不了华天宇的骚扰,她声音都几乎变形了。  “你这个坏蛋,人家在和妈咪打电话...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已经被华天宇封上。  室内传来阵阵**的声音,两具白花花的身体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娇吟不时传来,越发的激昂起来!  这一夜,整个房间不时传来男女交合的声音,直到午夜,这种**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下来。  早上的阳光映照在窗帘之上,几缕光线透进来,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华天宇睁开眼晴,怀里的安依萱睡得正香,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带着笑意,凌乱的头发自然的垂在身上,更给人一种朦胧慵懒的美。  华天宇看得眼睛发直,有些情动,可是又敢吵醒安依萱,昨晚两人不知疲倦的做着,究竟是几次,就连他都记不得了,华天宇仔细的回味着,这让他大吃一惊,九次,昨晚竟然一夜九次郎,实在是太疯狂了。  想到那旖旎的风光,就连他也情不自禁的笑了,他们两人实在是太疯狂了,还好他身体正值年轻,又修炼了胎息秘要这样的道家秘要,换成别人,可能早就精尽而亡了。  一夜九次郎,那可不是谁都能够承担起的,吹牛可以,试一下就知道了,只有耕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想到安依萱昨晚积极主动的配合,华天宇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安依萱动了动却没有醒,她实在是太疲倦了,怎么禁得住华天宇如此的征伐。  华天宇不忍吵醒她,慢慢的把手臂从她的脖劲处抽出,可还是惊醒了安依萱,她瞪开眼晴,看到华天宇正一脸笑意的望着她,她展颜一笑,把头挤到他的怀里:“你醒了!”  华天宇轻轻的拥着她,在她脸上吻着:“也是刚醒,怕吵醒你,没敢乱动,你再睡会吧!”  “几点钟了?”  华天宇从床头拿过手机:“快九点了!”  安依萱听到,大叫了一声:“什么,快九点了?”她眼睛瞪大,“哎呀,都这个时候了,爷爷他一定知道我们…哎呀,你害死我了,怎么睡得这么死,才醒来。”  她这样一坐起来,上身裸露出来,美好的身体是那样的美丽,华天宇看得双眼发直,安依萱咬着嘴唇,脸上红润,虽然两人已经如此,可是她天性害羞,看到华天宇的目光,她还是忍不住满脸羞涩。  她用手捂住华天宇的双眼:“不许看!”声音娇媚,听得华天宇一颗心飘忽不定,忍不住再次翻身将她压到身下。  安依萱惊得花容失色,讨饶道:“天宇,不行了,你还要,人家都要被你折腾死了,我那里痛!”、  安依萱可怜惜惜的讨饶,眼里满是哀求,因为她发现华天宇那里再次膨胀起来,昨晚都不知道一共做了多少次,她不知死活的迎合着华天宇,现在才感觉到自己那里发胀发痛。  华天宇在她唇上轻轻的吻着:“哪里痛?让我看看。”他向下移动身体,安依萱双腿夹紧:“不要看,羞死人了!”她双手捂着脸,心砰砰乱跳着。  可是华天宇早已经轻轻的分开了她的双腿,那处桃园秘地,粉嫩得一塌糊涂,已经有些红肿,华天宇还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女孩子的那个地方。  一种自豪和满足感让他感到无比的兴奋,这就是自已的女人,他俯下身子。  安依莹身子一颤,双腿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声音都变了:“不要,脏!”可回应她的却是那里传来的让她飞上天空的感觉,她整个人都飘了起来,紧紧的抓着华天宇的头发,身体里的那种空虚让她无法自抑的发出阵阵娇吟。  “天宇…求你…不要…求你…上来….”  安依萱身体不住的痉挛,华天宇坏坏的爬上来,盯着她:“叫亲哥哥,好哥哥!”  “亲…哥哥,好…哥哥!”  “求我…”  “求你…..”安依萱紧紧的闭上眼睛,连看都不敢去看华天宇,实在太羞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云收雨住。  安依萱从浴室里走出,身上裹着浴巾,脸上仍上带着欢和之后的红润,只是那种红润却与往常不同,虽然这一晚很累,但是她整个人却焕发着一种从来没有的女人味,那是女人被润泽之后所拥有的那份独特的味道。  看着出水芙蓉一般的安依萱,华天宇都不舍得把目光移开了。  安依萱脸上发红:“都怪你,人家…人家…”  “人家怎么了?”华天宇坏坏的说道。  “人家走路都痛,你就是个暴君,荒淫无度,都要被你害死了!”  华天宇笑着,把她拉过来:“这能怪我吗?还不是你太好看,太动人,我实在是无法抵抗你的魅力,现说,刚才是谁求我来着,这可是你求我的,可不是我……”  “不听不听,你这个坏人!”安依萱捂上耳朵,不听华天宇的话,她脸上涨得通红,想到刚才华天宇俯在她身下,想一想都觉得羞人,身体都酥麻了!  华天宇哈哈笑着,安依萱越是这样娇羞,他越是想要逗她,她这副小女儿态实在让他喜欢,更让他冲动!  两人又调笑了一会,安母的电话打了进来。  “依萱,你在哪呢?”  安依萱冲华天宇‘嘘’了一声,不要让他说话。  “妈咪,我和天宇在浅水湾看海景呢,妈咪,你找我有事?”  安母道:“那你们玩,中午的时候我让阿姨做了几个菜,你带天宇来家里,我要谢他昨天送我们的挂坠还有手镯。”  放下电话,安依萱长舒了一口气,她狠狠的瞪了华天宇一眼,嗔怪道:“都怪你,这几天和妈咪说了好多的谎话,我说话都不敢看妈咪的眼睛了。”这两天的时间,安依萱为了华天宇已经和母亲撒了几次谎,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样过。  华天宇坏笑道:“那就告诉伯母,我们在做什么!”  “去死了啦,你好不要脸,你这个坏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坏了…..”  华天宇抓住她打过来的双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吻着:“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个大坏蛋了吗?上学的时候我就这样,还偷看你!”  安依萱瞪着他道:“我是上了你的贼船,受了你的骗,让你给骗了!”  华天宇深情的说道:“那就让我骗一辈子好不好!”安依萱被他的情话说得情动不止。两人再次拥吻,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开。  他们两人穿好衣服,在餐厅吃了一点东西,这才下楼,走了几步路后,安依萱脸上有些不自然,华天宇扶住她,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安依萱用力的掐了他一点,嗔道:“还不是你害的。”华天宇这才回过味来,他忍不住想笑,看到安依萱走路怪异的样子,他是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气得安依萱追着他打,两个嘻嘻哈哈的一路闹着下了楼。  华天宇捉住她的手道:“还打啊!”  安依萱气呼呼的道:“你就是一个暴君,一点都不知道怜爱人家,昨晚都要被你…被你搞死了!”  华天宇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那怎么办,今晚还成吗?”  安依萱脸上通红:“今晚你自己睡,你根本就不让人家睡觉,你就是个驴子,一个荒淫无度的暴君,你再这样,我只好给你找个小的,我一个人可伺候不来你!”  “真的?”华天宇眼睛亮起来。  “你还真想啊!”两人的欢笑声再次传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