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两下干蒙圈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两下干蒙圈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37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6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两下干蒙圈  “一千二百万!”何逸群在华天宇叫价之后继续加价。  现场的嘉宾全都窃窃私语起来,两人这个叫价法已经超出大家的预料,现场发出阵阵议论,就算是君山先生也有些诧异起来。  年轻人之间争气斗法,他们做长辈的自然不会参于,但是把这种斗气用在慈善拍卖就就显得有些突兀了,虽然最终受益的是组织慈善一方,但是让大家看在眼里就有些不妥了。  华天宇加价无可厚非,因为他是安依萱名正言顺的男友,他与安老一起过来,这就已经说明得到了安老的认可,可是现在何逸群与其斗法,这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同样用钱砸,一个属于正当捍卫‘领土’,一个就有些死缠烂打的味道了。  华天宇一脸气愤,恨恨的望了何逸群一眼,在何逸群叫出一千二百万后,华天宇想都没想,直接叫价一千五百万。  主持人胡志笑道:“华先生加价至一千五百万,请问还有加价的吗?”  何逸群没有想到华天宇直接就从一千二百万加到一千五百万,他也是一楞,那可是真金白银,他以为自己加到一千二百万的时候华天宇就会收手,没想到对方直接加价到一千五百万。  就算他家富可敌国,以这样的价钱买一款珠宝也是没谁了。重点是这款珠宝根本就不值这些,在华天宇叫价后,他随即楞了一下。  可是看到华天宇那愤怒的神情后,何逸群就感觉到心里一阵舒服,只要敌人不舒服,他就会感到快乐,他当即想也不想,再次加价。  “我出一千八百万。”  “哗!”现场哗然,嘉宾们的全都发出惊呼,一个价值三百万的项链,现在硬生生的被叫到了一千八百万,这真是让人惊叹!  刚才华天宇直接加价三百万,从一千五百万升到一千八百万,何逸群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他叫完价后,傲然的望向华天宇,可是华天宇连看都没有看他,而是嘴角边露出一抹笑意,这让何逸群感到一丝不妥!  果然,主持人胡志大声问道:“一千八百万了,一千八百万一次,一千八百万两次,还有没有人加价,华先生,您还加价吗?”  华天宇笑着说道:“不加了,既然何先生这么喜欢我女朋友设计的这款珠宝,我忍痛割爱,等到回去之后,我会让依萱为我专家设计一款,希望何先生能够好好珍藏这款珠宝,那些需要得到帮助的人们一定会为他今天的慷慨而由衷的感谢!”  胡志微笑着说道:“一千八百万,这款由安依萱小姐设计的珠宝由何逸群先生拍得!”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然还有善意的笑声。  何逸群直到此时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华天宇就这么放弃了,他刚才还一脸气愤的样子,怎么转过身来就不加价了。  他此刻才反应过来,x,他竟然让华天宇给耍了,这厮太阴险了,故意露出一脸气愤的样子,实际上却是诱惑他加价,等他真的加价后,这厮竟然果断撤离。  麻痹的,这孙子太阴险了,一千八百万啊,竟然就买了这么一个链子,何逸群有股想要吐血的感觉,表面上他赢了,可是实际上他吃了一天大的暗亏,可是又没地说理。  何逸群这个郁闷啊,可是又不能说出来,更不能不承认,他可丢不起那个人。在众人的掌声中,他不得不站起,满脸带笑的向四周轻轻颔首,表达他的绅士风度。  何逸群气得直咬牙,尼玛啊,让这孙子给坑了,一千八百万啊,说**没了就没了!  “操!”他在心里暗暗‘啐’了一口华天宇。  此时华天宇笑眯眯的坐下,安依萱拼命忍着笑,小声说道:“你太坏了,你故意坑他是不是?”  华天宇一脸正色的道:“瞎说,怎么是我坑他,是他自己跳坑,实在是为夫对不起你,没能把你设计的珠宝留下,等晚上回去,为夫给你赔礼道歉!”  “去,死相!”安依萱妩媚的瞥了华天宇一眼,小女儿态分外诱人,看得华天宇食指大动,心头火起,如果不是这样的场合,他恨不得把她立刻正法。  安依萱的这件珠宝立刻成为当前拍卖最高的拍品。  主持人胡志说道:“感谢何先生的慷慨,为慈善事业添砖加瓦,同样感谢安小姐的慷慨捐赠,下面有请工作人员呈上下一件拍品。”  华天宇和何逸群之间的斗法只是一个插曲,拍卖继续。何逸群自从拍了安依萱的珠宝后,就再也没有出手,反到是华天宇花了三十几万拍了一个檀木镂花的‘脉枕’。  ‘脉枕’就是古代中医给人诊脉之时垫在手腕下面的一个物件,学名叫做‘脉诊’,中医给人诊脉,病人把手放在‘脉枕’上,然后医生给人诊病,因为是垫在手腕下面,形状似枕头,所以取名‘脉诊’。  这是整个拍卖现场唯一件与中医有关的物件,华天宇一出价,现场无人和他争,所有人都知道华天宇的名声,与他交好还来不及,谁会主动招惹他,像华天宇这样的医生,那可是香馍馍,谁敢说自己将来不生病,指不定什么时候求到人家头上。  何况刚才他和何逸群竞相争夺安家小姐设计的珠宝,所有人都看出来,华天宇并不是好想与的主,他刚才可把何家少爷给坑了,这样一来就更没人和他争了,华天宇喜滋滋的拍下这个‘脉枕’。  随着排卖接近尾声,最后一件拍品是君山先生拿出的物件。  主持人胡志说道:“还有最后一件拍品,这件拍品是君山先生提供,君山先生在拿出这件拍品的时候我非常诧异,我问他,先生怎么把这件东西拿出来了。  君山先生说:正因为有意义,才更加难能可贵,它放在我手里,只是一件死物,可是把它拿出来,却可以帮助更多的人,这是积德行善的好事,所以我愿意把它奉献出来。  那么大家知道这件物品是什么了吗?是的,已经有人猜出来了,这件物品正是君山先生六十大寿的时候,他的儿子送给他的寿桃,有请礼仪小姐。”  华天宇向安依萱问道:“寿桃?这是什么?”  安依萱说道:“这是君山先生的儿子在他六十大寿的时候送给他的,这是一件罕见的玉石雕刻而成......”  随着礼仪小姐把那件寿桃端了上来,华天宇这才明白‘罕见’两字的含义。在礼仪小姐所端的盘子里面,一个‘鲜美’无比的桃子就那么呈放在里面。  整个桃子是一件精美的玉石雕刻而成,之所以称作‘鲜美’,是因为那桃子栩栩如生,就好像刚刚洗过,让人垂涎欲滴,桃子的上面粉红粉嫩,色彩鲜明,浸色均匀,而下面却又是洁白无瑕,和真正的桃子一般无二。  这样的玉石本身就已经极为出彩,工艺师又将它雕刻成这样的寿桃,给了石头以生命,可谓是一件精品。  当这件寿桃被端上来的时候,就连安老的目光都被吸引了。他是知道君山先生有这样一件寿桃,当年君山先生办六十大寿的,他的儿子把这件寿桃送给他的时候,君山先生喜爱至极,没想到他竟然把这件物品拿出来拍卖。  不过安老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  这件寿桃虽然精美罕见,但是放在霍君山的手里只是一件具有的纪念意义的物件,那是他六十大寿的寿礼。  这样一件东西,如果把它奉献出来,那就具有更大的意义了。因为它拍得的善款可以用来搞慈善事业,而这件物品又是他的寿礼。  华夏人对积德行善,为子孙后代积福的这种信念是根深蒂固的,安老一瞬间就想明白了,为什么君山先生要把它捐赠出来,因为他这是要为后人积德行善。  现场瞬间迸出热烈的讨论声,君山先生竟然把这件宝贝捐赠出来了,这可真是大手笔,老先生可真是下了血本。  这件寿桃一出现,现场嘉宾中立刻就有不少人把目光瞄准了,这样的一件精品可遇而不可求,不少人开始磨拳擦掌。  就连安依萱的眼睛都瞬间明亮了起来,她低头对华天宇说道:“过几天是爷爷的七十大寿,帮我把它拍下来。”  华天宇还真就不知道安老大寿,安依萱发话,那就必须把这件寿桃拍下。  不只是华天宇,不少人都做好了准备,刚才一直萎靡不震的何逸群也瞪大了眼睛,他也在盘算,如果把这寿桃拍下,来年爷爷过寿的时候献给他,那可是相当不错的礼物。  主持人胡志宣布:“这件寿桃底价一千万,现在拍卖开始。”  现场立刻就有人叫起价来:“一千两百万。”  “一千五百万!”  “一千八万,价格节节攀升!”  华天宇不动声色,他看出来了,这件寿桃没有几千万休想能拍到手,因为他看到有几个富家子弟已经开始出手,估计都是想拍到手里送给自家老人,他斜睨了一眼,就连何逸群都开始叫价了。  华天宇眯起眼睛,要想拍到这件寿桃那就得动点脑子了。  眼看着底价从一千万飙升到三千万,华天宇忽然喊道:“五千万!”  “噗......”  几个正加价富家子弟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你妹啊,这谁啊,这么损,有**这么加价的吗?大家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加,这有个缓冲区,下次叫价的时候,都能掂量掂量自已兜里的钱,尼玛的,你一下加价两千万,有这么玩耍的吗?”  只见现场嘉宾的目光全都望向华天宇那里,他这一嗓子直接就给人叫熄火了,这还怎么叫价?  有几个富家子弟对华天怒目面视,这逼太特妈欺负人了,那钱是大风刮来的吗?你一下就加价两千万,你特妈问没问大家的感受,那钱不是你的吗?  所有人都向华天宇看过来,就连君山先生也是诧异万分,望着华天宇的目光都带着一股子欣赏的味道。  “这娃有魄力!”  华天宇可不管别人的目光,安依萱说过几天是安老的七十大寿,那就必须给她拿下。现场都是有钱人,要想拿下这个寿桃肯定得负出相当大的代价,所以,要把别人给它镇住,就得出奇不意。  所以华天宇不走寻常路,都是有钱人吗,那好吧,我直接砸死你们!  就连主持人胡志都楞住了,他主持过几届慈善晚会了,但是像华天宇这样加价的主还是头一个,所以连他都楞住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直到华天宇向他招手,他才回过神来。  “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五千万......”  “五千一百万!”何逸群打断了胡志的声音,紧接着又有几个人开始叫价,不过不像刚才那样,这边落音,那边发声,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在叫价。  毕竟一个寿桃叫到了五千多万,那可不是小数字了,就算是有钱人也不能这个玩法。  别人开始叫价后,华天宇又沉默了。  那几个仍然在叫价的富家子弟差点没把肺子气炸。  “尼玛逼的,你**一下叫价叫到五千万,然后你没动静了,x,你**这是坑爹呢,你妹啊!”  几个人一边叫价一边在心里骂华天宇,这厮太**可恨了,他一口叫到五千万,然后就不动了。  这几位一边加价一边骂华天宇,看热闹的嘉宾们也是忍不住笑。  这个华天宇太可气了,你看那几位叫价的,一个个铁青着脸叫着价,这位可好,没事人似的在那听着。  齐紫琳在一边忍俊不止,美目不时瞟向华天宇。  华天宇可不管别人,等到几个富家子弟把价格叫到六千万的时候,他忽然又是一嗓子:“八千万!”  “噗......”  几个叫价的富家子弟差点没喷出来。  “你妹啊,又来,又是直接加价两千万,你**玩我们呢,麻痹的这厮太**可恨了,不带这么玩的!”  几个富家子弟还在算呢,兜里还有多钱,如果八千万继续加价是不是能承受得了,他们这边正算着呢,那边胡志已经开始喊上了。  “八千万一次,八千万两次,还有没有叫价的了,还有没有,八千万三次!成交。”  就在几个富家子弟还在那里盘算的时候,这边胡军已经落锤。  几个富家子弟此刻才反应过来。  “我操,尼玛啊,已经成交了,我这还没盘算完呢!”  “你妹呢,你个死医生,你**玩我们!”  就算何逸群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谁**参加一个慈善拍卖准备这么多钱,虽然这些钱对于他们来说都能拿得出来,但是也得需要时间考虑,看能不能挤出来。  如果一点一点的叫价,他们都可以慢慢盘算,可是遇上个这么个楞头青,麻痹的,两次叫价,直接把他们这些富家子弟给砸蒙圈了!  “你妹啊~”  这几个富家子弟此刻才反应过来,这厮太阴险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