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斗(祝美女们节日快乐!)

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斗(祝美女们节日快乐!)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6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6
   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斗(祝美女们节日快乐!)  胡志大声宣布:“今晚最后一件拍品由华天宇先生拍得,恭喜华先生,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恭喜华天宇先生,同时感谢他对慈善事业的贡献。 ”  胡志声音落地,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很多人都感慨华天宇的机智,他刚才的表现的确高明,本来一件众家争夺的拍品,被他两锤定音,无论是智慧和心性在同龄人中都是更胜一筹。  在众人的掌声中,华天宇站起来微笑着向现场的宾客颔首示意。  安老笑呵呵的望着华天宇,可以说华天宇今晚抢去了整个慈善晚宴的风头,这份魄力就不是其他人能比了的,自己孙女的眼光果然不错,安老也是非常满意。  当然,几家欢喜几家愁,刚才和华天宇竞拍的几个富家子弟,一个个脸色铁青,华天宇在整个慈善晚宴中大放异彩,可却把他们几个却给踩到脚底下了,这厮是踩着他们,打着他们的脸上位。  他们的失败反衬了华天宇的机智,几个富家子弟直接就把华天宇给恨上了,尤其是何逸群,整个拍卖他都被华天宇压制住,从他和华天宇竞争安依萱设计的珠宝开始,他就被华天宇压制,这口气憋得他这个难受啊。  原本家里长辈与安文昌有约,两家要结为亲家,华天宇的出现不仅让这个约定成为笑柄,更让他成为朋友圈里的笑话,何逸群这个憋屈,他望向华天宇的眼神满是怨毒,可却拿他没有办法。  拍卖结束,君山先生走上前台,他对今晚到来的嘉宾表示感谢,表达他的谢意,感谢嘉宾对慈善事业的贡献。  慈善拍卖结束后就是酒会,虽然已经很晚,但是并没有阻拦住大家的热情。能够融入这个圈子,对于商人来说那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  年长者因为身体原因,在拍卖环节结束后就离开了,很多刚刚加入这个圈子的人则相互攀谈,借机多结交几个朋友。  现场人嘉宾,三个一伙,五个一堆彼些交谈。尤其是一些小明星,她们更是穿插在豪门公子哥当中,借机搭讪,希望有机会能够嫁入香港豪门,能嫁入豪门,这几乎是那些明星的梦想。  安老因为太晚,他先行离开,原本安依萱和华天宇要陪他离开,安老不许,要他们留下多接解一些人,能来到君山先生慈善拍卖会的都是非富即贵者,这个圈子就那些个人,能够结识更多的人,这对华天宇是有好处的,所以安老要他们俩人留下,他在司机的护送下先行离开。  华天宇自然知道安老的意思,人是社会性动物,必须有交际才能更加发挥自己的光热。  这些嘉宾都是社会精英,什么是社会精英?就是这个社会中处于最顶尖的那一群人,这群人无论是智商和情商,都是领先于普通人的,所以他们都会把握这样的机会。  几个华天宇过去曾在电视里面看到过的内地商人和他主动攀谈,还有几位香港这边的富商也与他主动攀谈,华天宇很得体的与他们交流,并且相互之间交换名片。  何逸群等几个富家子弟则聚在一起,刚才最丢人的是何逸群,他用一千八百万买了一个价值三百万的珠宝,可以说,他被华天宇坑得最惨。  一名公子哥说道:“咱们这些自诩豪门的兄弟今天让这个土鳖给戏耍了,楞是让一个大陆来的土鳖抢了风光,压得咱们喘不过气来,这口气实在憋得慌!”  另外一名说道:“得咧,咱们憋屈什么,逸群兄才叫憋屈,他和安家大小姐的事情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竟然被这个土鳖横插一脚,那才叫憋屈!”  何逸群脸色铁青,被这个圈子里的子弟笑话,他那张脸几乎挂不住了。  其中一名公子哥连忙说道:“子安兄,这和逸群兄没有关系,都是长辈安排,到了咱们这个层次,婚姻有几个是因为爱情,逸群兄还未曾出手,只不过姓华的占了先机,据说,他和安依萱曾是同学,这是近水楼台,以咱们逸群兄的风度怎么可能争不过那个华天宇!”  众人纷纷附和,避免何逸群太过尴尬。  何逸群道:“我听说子安兄学习泰拳已经五六年了吧,不知子安兄可有这个胆量给大伙争可气!”  何逸群不满谢子安刚才的嘲讽,他借机挑拨。  谢子安笑着道:“也好,今天晚上的风头都让姓华的给抢了,咱们这些人反到给他当了垫脚石,我去给他降降温,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这里不是大陆,不是他撒野的地方!”  听谢子安这样说,众人纷纷附议。谢子安是谢家的公子,他不喜经商,却喜健身、游历,没有事就世界各地的旅行,各种户外运动,攀岩,山地自行车,极限运动,这些个户外活动他都喜欢,可以说是这些公子哥里面都会享受生活的一位。  正因为如此他练就了一身的肌肉健子,浑身全是力气。  近几年来谢子安拜泰拳在大师迪亚门下学习泰拳,他本身悟性极高,练习五年,已经是一方高手,见谢子安应允下来,大伙全都兴奋起来。  谢子安的能力大家都知道,有他出手,那姓华的不出丑才怪。  华天宇和安依萱与现场的嘉宾互动了一会就觉得累了,这种形式的交流,对人的精力要求很大,说白了,两个陌生人之间想要接触,那是很费脑细胞的工作,这就是社交。  时间已经不早,华天宇和安依萱也打算离开。  何逸群一众公子哥这时候向他们俩人走了过来,谢子安带队,他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  “这位就是华天宇先生吧?我叫谢子安,很高兴在这里认识华天宇先生!”谢子安向华天宇伸出了手。  华天宇在这些公子哥向他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些人对他抱有善意。  因为他看到过来的几位公子哥都是刚才和他竞争的那几位,何逸群就更不用说了,那是他名义上的情敌,这些人过来肯定是来搞事情的。  安依萱冰雪聪明,她第一时间提醒华天宇道:“小心应付,他们可不是来和你交朋友的!”  安依萱看到这些人就明白过来,其中有两个人过去还曾追求过她,但是都被她无情的拒绝了,这些人组团过来,能安好心才对。  华天宇笑着道:“原来是谢先生,很高兴认识你!”华天宇见对方伸出手来,他也同样伸出手,最起码在礼节上华天宇可不想落了下乘。  “哥们在拍卖场杀得这些公子哥铩羽而归,可不能让人家小瞧,更不能在媳妇面前丢人!”这是华天宇内心独白。  所以他同样伸出手来。  谢子安看到华天宇同样伸出手来,他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他只一下就把华天宇的手握住。  华天宇就是一楞,谢子安的手上满是老茧,就像一个铁箍,一下就把他的手给箍住了。  同谢子安同来的几个公子哥一脸玩味,他们当然知道谢子安所说的‘下马威’是什么,全都一脸笑意的望着华天宇,想看他出丑。  华天宇这才明白这些人的险恶用心,谢子安在握住他的手后立刻施力,原来对方是想用这种办法让他出丑。  谢子安的力气极大,华天宇也暗暗心惊,这个的确有些气力。如果换成过去的他,肯定吃了一个暗亏,可是现在的他可不是过去的那个华天宇。  华天宇冷哼一声,他体内真气自然流转,面对谢子安的施压面不改色。  谢子安有些诧异,他已经用上了六成力气,一般人被他这样握住手,已然痛得不行,他几乎每天都练习握力器,普通人根本挺不住他这样大力握手,可是对方竟然面不改色,谢子安又加大了一些力气。  可是华天宇就好像没事人似的,一脸微笑的与他对望,谢子安心中纳闷,好胜之心也上来了,他再次发力,直到使出十成力气,可是华天宇仍然面不改色。  谢子安都不知道改怎么形容了,这小子难道不知道痛吗?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对方的手上忽然加力。谢子安就感觉到对方的手像一个大钳子一样,一下就把他的手给钳住了。  随后一股大力涌来,谢子安就觉得自己的手仿佛要被对方给钳断了一样,痛彻心菲,他差点没痛得叫出来,头上瞬间就出汗了。  华天宇就像没事人似的:“很高兴认识谢兄,不知道谢兄在哪里供职!”华天宇一边说着,一边摇着手,两人就像是多年未曾相见的老朋友一样。  谢子安此时痛得脸都变色了,哪里还回答得出来,原本他是想给华天宇一个下马威,可是转眼之间形势逆转。  那几个富少本打算看一场热闹,可是华天宇一脸笑意,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反观谢子安,他脸上扭曲,好像痛苦的不得了。  那些公子哥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全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  谢子安此时才知道,他这一脚踢到铁板上了,对方是一个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他知道自家的力气,就算是一般的欧美大力士也未必有他力气大,他喜欢极限运动,曾在阿拉斯加的悬崖上攀爬,那需要怎样的胆气与力量。  可是他用尽全身力气,非但没有撼动华天宇,反到让对方给钳制了,谢子安心下骇然,这人得多大的力气啊!  华天宇适可而止,毕竟他和谢子安之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冲突,给对方一个教训就是了,不必结成仇敌,多条朋友多条路,没有必要把人得罪死。  他哈哈一笑,轻轻的松开了谢子安的手:“谢兄的手劲好大,有时间咱们交流交流,我也喜欢运动!”  华天宇不动声色的松开手,谢子安只觉得手上一松,他感觉自己的那只手好像断了一样,他知道如果不是对方放水,今天出丑的就是他了,还好,对方在他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松开了手。  谢子安尴尬的笑了笑:“华兄的手劲也不赖吗?多谢了。”两人相视一笑,华天宇当然明白他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对方是在承他的情,因为华天宇并没有让他出丑,要知道,可是他先挑衅华天宇的。  谢子安说完这然话后,他向安依萱微微颔首:“祝两位晚上玩得愉快!”说完,谢子安转身就走。  几个公子看得莫明其妙,全都跟着谢子安离开了。  周围不少宾客全都没看明白怎么回事,他们以为这几个公子哥应该是去找华天宇麻烦去了,怎么只说了这么几句话就离开了,就连不远处齐紫琳也是看得莫明其妙!  几个公子哥追在谢子安身后:“谢少,怎么回事,你们俩谁赢了,不是给他下马威吗?”  等到走出大厅外面,谢子安才停下脚步。  他转过身望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公子哥冷哼道:“这个华天宇绝对不是普通人,我劝各位还是少和他做无谓之争,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谢子安说完,转身就走,几个公子哥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安依萱等到这些人离开,她才问道:“天宇,怎么回事?”安依萱没看明白。华天宇和谢子安之间的较量电光石火,别人都没有明白过来。  “当然没事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回去吧!”华天宇笑着说道,凑到安依萱耳边小声道:“晚上去我那,咱们换个姿势!”  安依萱一张脸瞬间红得如同开了染坊,她的小手伸到华天宇的后腰狠狠的掐去,咬着嘴唇恶狠狠的说道:“你想死吗?”  华天宇连忙讨饶道:“老婆,我不敢了,快放手,痛!”  安依萱这才松开手。  两人站起来,向霍家的总管告辞,君山先生已经去休息,留下管家招待客人,华天宇他们要离开,管家连忙安排司机把华天宇他们俩人送回去。  两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深夜,两人一进屋,华天宇就把安依萱抵在门上,抬起她的下巴,用力的吻在她的唇上。  “我给你拍到寿桃,说,怎么感谢我!”  安依萱被他抚摸到情动,黑暗之中,她也抛弃了女儿家的羞涩。  “你说怎样就怎样,奴家奉陪到底就是了!”  就听到一声娇呼,人已经被华天宇丢到了大床上,转眼之间,满室风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