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三十四章 义薄云天

第五百三十四章 义薄云天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111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8
   第五百三十四章 义薄云天  负责安家血案的高级督查沈贺这个时候从他们身后走了过来,他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昨晚的事件后,警方对蒋天南严密监控起来,但是并没有证据表明,血洗新义安总部的就是蒋天南的人。  虽然警方抓住了几个嫌疑人,但是这些人统一口径,警方根本从他们口中问不出所以为然,这让警方束手无策。  沈贺走过来,望了一眼尴尬无比的几个手下,他们拦住了蒋天南,可对方根本就不鸟他们。  沈贺望着蒋天南,威严的说道:“这里是医院,香港警方全权负责安老先生安全,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蒋天南冷冷的看着沈贺,眼中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马后炮,安家被人灭门的时候你们在哪?现在来保护,吃屎都赶不上热的,你们也来谈保护,我现在就要去看我大哥,我看谁敢拦我?”  沈贺眉头皱起,他大声说道:“蒋天南,你说话放干净些,我们现在正在执行任务,你最好离开,不然我会以妨碍警方执行公务拘捕你!”  “香港警察好大的威风,我今天就是要见我大哥,我看你们谁敢拦我!”蒋天南一身煞气,他身上的气息外露,几个警察不由自主的向腰间摸去。  陈云峰和戴洪诚劝道:“老蒋,别冲动!”  蒋天南道:“三十年前我陪大哥打天下,一次火拼,我年纪小,大哥怕我吃亏,一个人拦住三个,把我护在身后,他身上挨了十几刀,一个人砍翻了他们,我毫发未损。  我父亲生病住院,我的钱全都挥霍了,没钱给他治病,我大哥知道后二话不说,包揽了我父亲住院全部费用,让我老父多活了十几年。  我被人诱导吸食毒·品,老大知道后,让人废了对方,沉了香江,他把我绑在椅子上七天七夜,我犯了瘾,抗不住了,对他破口大骂,他一个字都没有说我,只是告诉我,把这东西忌了,我还是他的好兄弟。  我结婚生子,老大给我承担所有费用,我大儿子满月,他被香港警方通辑,冒着危险从美国回来给我恭贺。  我玩女人,抛弃糟糠之妻,老大给我两个耳光,他告诉我,人不可以忘本,女人可以玩,糟糠之妻不可弃。  我去澳门赌钱,输得一塌糊涂,对方要剁我手,我给老大打电话,他二话不说,亲自带人给我还上几个亿的赌资,我在他面前发誓,今生不再碰赌博,我剁了一根手指向他明志,他说信得过我,我蒋天南这辈子就再也没有碰过赌博。  他是我大哥,我一辈子的大哥,安家罹难,我忍着不来看他,就是为了调查到底是谁他妈干的,我他妈要让干这事的人断子绝孙,血债血偿。  现在我来看我大哥,你们他妈的拦着我,不让我看,我到要看看,今天谁能拦得住我!”  蒋天南一步上前,整个走廊里的香港警察全都如临大敌。  沈贺没有想到蒋天南竟敢如此嚣张,双方剑拔弩张。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开了,安老在安依萱的搀扶下竟然走了出来。  “警官,我老头子不劳你们大驾,他是我兄弟,一没犯法,二没违规,他要见我,义薄云天,我要见他,天经地义!”  几乎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望向了安老,尤其是香港警方,以沈贺为首的警察一个个的仿佛见了鬼,安老爷子怎么就醒了。  医生早已断言,以安老现在的状态很难清醒过来,可是他......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望着站在门口的安老爷子。此时安依萱就站在他的身边,脸上全是泪水,她用力的扶着老爷子!  华天宇跑过去,扶住他的另一边,他从蒋天南的声音里面听出,他就是安老让他联系的那个人,原来就是他。  沈贺神情复杂的望着安老,他知道,他们所有人都让安老爷子骗了,他一直在隐忍,只是想引出幕后的那个人,这样的隐忍,就算是他,也不得不从内心对安老生起敬意,这才是当年的那个‘安霸天’。  蒋天南上前一步,他眼圈泛红,一把握住安老的手,两个经历大半生风雨的老兄弟,再次握手。  陈云峰和戴洪诚也走上前来,他们此时才明白过来,四个老人再次把手紧紧相握在一起,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彼此看着,用力的摇晃着。  “走,咱们回家!”  安老声音不大,却显示出无比强大的信心,他暮霭一般的脸上显出强大的信念与坚决。  几个香港警察要上前,沈贺摆了摆手,他们无权控制安老的人身自由,安老昏迷的时候他们还可以控制局面,可他醒来,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限制他的自由。  沈贺走上前来,安老道:“沈警官,你要阻挡我回家?”  “安老先生误会了!”沈贺解释道。“我只是想说,老先生为安家付出了那么多,我只希望您能够慎重行事,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沈贺神情复杂的望着安老,他只是希望安老不要和蒋天南一样疯狂,以安家现在的实力,又有蒋天南协助,他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没人能够拦得住他,这正是他所担心的事情。  安老盯着他,他虎目之中的悲伤一闪而过,他说道:“沈警官,如果换成你是我,你该怎么办?”  沈贺想了想道:“安老先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香港是法制社会,您这么多年经营安家,你比我更睿智,更能理智的做出决定!”  安老闭上眼睛,随后睁开,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犀利:“我只除首恶!”说完,转身就走!  沈贺身边的警员说道:“老大,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吗?”  “还能怎么办,吩咐各组,全力监控安家。”沈贺露出深深的无力之感,“只希望安老爷子能够说话算话,只除首恶,不然......”  他摇了摇头,露出深深的担忧,他怕安老会在港再次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推荐美女作家卿若佳人的《娇闺》重生的她只想做个低调虐渣的美女子,却被传言病弱不能人道的他吃干抹净,夜夜笙歌!http://qd.web/1004911968.aspx】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