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四十一章 父女相认

第五百四十一章 父女相认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09
   司马霆打量着华天宇道:“你就是华天宇,就是那个挑战朴谨言的华天宇?”  “正是晚辈!”华天宇不卑不亢的回答,司马霆身份特殊,又是方月馨的生父,华天宇没有想到司马霆竟然也知道他。  司马霆点了点头:“这就难怪了,你得道医真传,朴谨言一生浸淫医道,虽然同代中人无人能望其项背,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年他拜在方先生门下之时,我就看出他狼子野心,很好,他败在你的手里也不冤枉,你走吧!”  “师父,不能放他走!”  安文诚勉力走过来,他被华天宇伤得很重,此时一身戾气,恨不得立时报仇。  司马霆抬起手来:“大中华地区能出这样一个年轻人,是民族之福,国家之福,他与你无争,何必难为他,让他走吧!”  “可是师傅!”安文诚心有不甘。  华天宇没有想到司马霆竟要放他离开,他抓住机会道:“司马先生可曾记得易水河畔,晚霞拱绕,河水清清,妍影飘飘,先生还记得易水河畔的何清妍吗?”  司马霆望着华天宇,他眼神复杂,半响才道:“是她让你来找我的?”  何蛊婆本名何清妍,她当年在易水门下,就是在易水河畔与司马霆相识相恋,华天宇一句话就勾起司马霆的回忆。当年他受巫师蛊惑,因种种误会与何清妍分离,远赴台岛,而今被华天宇提及往事,他内心涌起情思,百转缠绕。  华天宇神色暗淡下来:“司马先生......”华天宇斟酌一下,还是说道:“何女士已然仙逝,她为先生留下一女......”  “你...你说什么?”  司马霆如遭雷击,他上前一步,双手抓住华天宇的肩膀,双手颤抖,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华天宇被他抓得发痛,忍着疼痛道:“先生节哀,何女士为先生留下一女,我曾答应帮她寻找先生下落,这次冒昧前来就是为了见先生一面......”  即便如司马霆这样的人物,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仍然无法平静下来,他知道自己失态了,这么多年来,他静心潜修,早已做到波澜不惊,但是这个意外的消息让他如雷轰顶。  他放开华天宇的肩膀,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她在哪里?”  华天宇松了一口气,他最怕司马霆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情绪失控,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司马霆强大的心理素质控制着他内心的波澜与情感,虽然他几乎处在爆发的边缘,但是仍然被其强大的内心所控制,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一个人能够战胜自己,这才是其强大的体现。  华天宇道:“何女士为您留下的女儿名叫方月馨,她自幼被方继红女士收在门下,现在是中医古门派易水派的门主,她人就在香港,听说先生在这里,所以前来寻父!”  司马霆闭上眼睛,微微抬头,面无表情,可是华天宇却能够感觉到他内心的悲伤,从他听到何清妍已然去逝之后开始,华天宇就感受到了司马霆的悲伤。  “你带我去见她!”司马霆的声音微微颤抖,他与何清妍二十几年前分开之后,他便终生未娶,现在乍然听到自己有后人存世,也只有他这样强大内心的人才能如此控制自己的情绪。  “师傅,不要上当,他是香港警方的人,是在骗你出去......”  司马霆抬起手道:“是真是假我分得出来,走!”  他率先向外走去。  安文诚眼神阴冷的望着华天宇的背影,蒋天南走上前来道:“阿诚,你没事吧?”  安文诚道:“派人跟上去,我怕这是陷井,香港警方在利用华天宇引师傅出去,带好武器,如有必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师傅护送出港!”  小祝殷的车就等在安宅外面,司马霆从上了车后就一言未发,车行过,直抵利刃在港的驻地。  司马霆至始至都闭着眼睛,对周围不闻不问,他没有问过一句要去哪里,就算是华天宇也不得不佩服他强大的心理素质。  车子驶进利刃的基地,华天宇把车门为司马霆拉开。  “司马先生,到了!”  司马霆从车里走出,第一句话就问:“我的孩子在哪?”  水天一和方月馨已然接到消息,在车子驶进来的一刻,她们两人从房间走了出来。  方月馨望着站在那里的司马霆,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样了,她自小没有父母,在易水派长大,如果不是因为陪同华天宇去韩国见到了何蛊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  可是她仅仅见到何清妍一面,母亲便与世长辞了,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如今见到生父,方月馨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她楞楞的看着司马霆,眼中只有悲伤。  那种血肉相联的亲情让司马霆第一时间就知道对面那个如同墨色山水之间走出的灵秀女孩就是他的女儿。  在见到方月馨的那一刻,就算是如他,有如此强大的内心,也仍然被这种血脉相连的亲情所击中。  司马霆颤抖的伸出手来:“孩子,你是我的孩子,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水天一轻轻拍了拍方月馨的肩:“去吧,他就是你的父亲!”  方月馨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亦步亦趋的走向司马霆,看到他眼中慈爱的神情,方月馨再也忍不住,投入司马霆的怀抱:“父亲!”  ‘父亲’两个字,迅速的打动了司马霆的内心,他刚强、坚韧的心,被方月馨用‘父亲’两个字彻底融化,他这一生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这样,内心被‘父亲’两个字融化,润泽!  他用力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方月馨投到他的怀中,痛哭失声,她要把二十几年失去父母,不知自己身世委屈全部哭诉出来。  只有在父亲的怀里,她才尽情释放,虽然只是一面,但是那种亲情,已然将这父女二人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生命的美丽就在于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