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五百九十二章 男人的眼泪(二合一大章)

第五百九十二章 男人的眼泪(二合一大章)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70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15
   中x委正式对周珉启动组织程序,周珉在接受组织调查的第二天就服毒自尽了,他应该是事先准备好了毒药,放在领口里,他在接受调查之后,工作人员在第二天早上发现,他已经死在被关押的房间。  周珉属于自杀,他用自己的死亡来结束一切,中x委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调查组的工作人员默默无言。  华天宇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周珉已经死亡了三天,限于周珉的级别,一切消息都被封锁了。  但是周嘉豪和周敏仍然没有消息,他们俩人彻底的消失了,辽东省公案厅发布了红色通缉令,仍然没有一丝线索。  而辽东也开始了一场内部整顿,这场整顿要持续多久,并不是华天宇所关心的,在十、一期间,他接受了辽东卫视著名主持人宋瑶的邀请,接受了她的访谈。  华天宇答应了宋瑶了参加她的节目,他自然不会反悔,同时他也想通过这个节目让公众更加了解他的中医公会,在面对宋瑶的访谈时,华天宇妙语连珠,参加录制的观众大呼过瘾,整个录制非常顺利,华天宇用他博学的中医知识为现场的观众上了一场非常生动的课。  精彩的录制自然赢得了极高的口碑,这期节目播出之后,立刻成为同一时段的收视冠军,宋瑶高兴坏了,她在卫视的访谈节目从来没有这么高的收视率,华天宇简直是她的福星。  徐浩默默的关掉电视,电视里面,华天宇风趣的言谈引得现场观众笑得前仰后合,他关掉电视,眼神阴冷,走进卫生间,不一会,他走了出来,镜子里的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没有人能够把现在这个他与过去的他重合起来。  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此时外面已经黑了,他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两个菜,简单的吃完,随后他打了出租车,交代了一下地点,车停下,他下了车。  这里一是片居民区,他向后面走了过去,居民区的门市房上面写着‘按摩’‘足疗’的字眼。徐浩随便挑选了一个,屋子里面有些阴暗,四五个画的浓妆的女人坐在进门的沙发上,看到徐浩进来,全都站了起来。  一个老板模样的女人用眼角夹了徐浩一眼,脸上堆起笑容:“先生要怎么玩?你看她们几个,哪个合您的味口?”  徐浩指了指中间的女人,她看上去还顺眼一点,年纪略小,妆画的也没有那么浓。  老板说道:“先生打算怎么玩,快炮200,包夜800。”  徐浩说:“快炮!”他把钱丢给老板娘,那个被他选中的女孩子撩了他一眼,率先向楼上走去。  女孩带着徐浩走进一个房间,把门从里面锁上,然后开始脱衣服。徐浩看着她的动作,他点了根烟,女孩没有想到这个客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抽烟,她眉头微皱,但很快舒展开来。  她的衣服已经脱得差不多了,她走过来说:“先生,要不要我帮你?”  徐浩没有说话,深吸了一口烟,他掏出十张红票塞到女孩的纹胸里:“够了吧!”  他一把抓住女孩子的头发,把她的头向下压,女孩子看到那些钞票眼睛亮了,本来还很反感,可是看在钱的份上,她顺从了,她说:“够了!”然后蹲下来,解开徐浩的裤门,徐浩发出‘咝’的声音,他靠在窗户上,闭着眼睛享受女孩的服务,他已经有日子没有碰女人,晚上打听好了地点,这才出来。  楼外传来躁杂的声音,有种鸡飞狗跳的感觉,徐浩拨开窗帘向下看去,几辆警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小区,十多个警察挨个按摩店和足疗店进行着检查,他这里也进来了警察。  女孩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徐浩已经临近了爆发点,他抓住女孩的头说:“不要停!”  他闷哼一声,终于舒畅了,女孩跑到卫生间干呕着,徐浩提上裤子,他向下看了一眼后,果断推开窗户,他从窗沿向下,脚踏在下面探出的空调出口,跳到上面,然后借力跃到地面。  二楼房间,警察砰砰的敲着门,女孩从卫生间走出来,没有看到徐浩,她楞了一下,给警察打开房门,里面只有她自己,一名警察看到推开的窗户,他向外看了一眼,然后看到徐浩走到小区门口,他大叫道:“站住!”  徐浩回身看了一眼,轻蔑的兜起上衣,消失在夜里。  回到住处,徐浩躺在了床上,手机里的微信响起,周敏给他发来短信。  “大哥死了,我要报仇,你找人帮我杀了华天宇,还有那个贱人,尽快把嘉豪送到国外,我在美国等你!”  徐浩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他摇了摇头,随后打开电话......  徐扬帆约了华天宇,她就要离开天宁了,徐景天正式向组织提出了辞职,鉴于他的表现,徐景天并没有受到刑事处份,只是内部给了一个严重警告,但是卢琳不同,她因为泄密,触犯了相关法律。  在徐江川的辩护下,卢琳辞去了省电视台副台长的职务,被判刑两年零三个月,缓刑三年,鉴于她的身体原因,实行监外执行,但是在执行期间,她没有出国的权力,要由地方执行监管,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徐扬帆决定离开天宁,她要去完成她的学业,她的父母同意她的决定。  华天宇没有阻拦,他没有阻拦的理由。  徐扬帆终于走了,她乘坐飞机飞往英国,华天宇亲自送她去机场,一起相送的还有她的父母和卢彬,徐扬帆与他们一一道别,华天宇心中万分难舍,却只能看她离去。  直到飞机起飞,华天宇才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抽空了,上次送她远去英国,他拼尽了全力,两人以为再也没有相见的一天,如今,再次送她远行,却是无言的结局。  徐景天对华天宇说道:“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们家人的善意和关心,扬帆有你这样的朋友,是她一生的幸福,是我们对不起你!”  华天宇当然明白徐景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在向他道歉,因为当初他们的决定而葬送了他和徐扬帆之间的这段缘分。  或许人生就是由无数个失之交臂构成,所以才会如此精彩,才会有悲欢离合,才会让人成长。  卢彬邀了华天宇,他们找到一家小酒店,卢彬说:“要不要我陪你一醉方休!”  华天宇说:“本来不想,可是你这样说,我又想了!”  两人笑起来,推杯换盏。  华天宇问:“还没有周嘉豪和周敏的消息吗?”  卢彬摇了摇头:“周珉用死亡选择了闭口,周家曾做过的一切都因为他的死而无从考证,我们只能从侧面了解情况,如果抓不到周敏,有些事情可能就此掩盖。  我们发现,周敏和海外的洗钱组织有很深的勾结,以周家为线,很可能存在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在为国内的很多人洗钱,而周敏只是其中一个联络人,她现在应该已经在国外了!”  华天宇说:“能不能从吴辛身上突破?”  卢彬叹了口气:“吴辛把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他并不清楚,周敏背着他做了很多事,他根本不知道,说白了,他也是一个可怜人,一个傀儡罢了,周敏嫁给他,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占有和难以描述的心理在起作用。”  华天宇能够理解卢彬话里的意思,他见过吴辛,不得不说,吴辛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一个很帅很帅的男人,他能够吸引周敏,又同时吸引了颜如玉的母亲,只能说,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只可惜,他把周敏当成了他通往成功的阶梯,他把颜如玉的母亲当成纯爱的对象,最终酿成了这场悲剧。  华天宇说:“周敏如果在国外,她还能发挥出多大的能量,我担心扬帆,她一个人在英国......”  华天宇没有继续说下去,人有时候就是,越是担心,越是不会往好的方向去想。国外那么大,周敏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呢?  卢彬理解华天宇,他拍了拍华天宇的肩膀:“关心则乱,不会的,周敏没有那么大的神通,只是你们!”  他叹了口气:“人生就是这样,没有十全十美,可能得不到的最美,我们珍惜眼前人,一切都会过去。”  卢彬说这样的话,他是安慰华天宇,也是安慰他自己,他当初与沈艳分开,就是因为家庭的偏见,虽然他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但是那段恋情已经成为他一生都无法磨平的伤痕,每每想起,仍然很痛,甚至在夜里,他仍然偶而会痛醒。  两人彼此喝着酒,到有了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了。彼此说着一些过往,说着年轻时恋爱的感觉,两人越说,喝的越多。  卢彬的酒量很大,华天宇的酒量也不错,两人棋逢对手,但是这样的喝法,两人谁到难逃一醉,卢彬找他,其实就是想要陪他一醉方休,人生难得几回醉。  卢彬把华天宇送到出租车上,看着车子走远,他才打了一个酒隔,他没有打出租车,而是沿着街道一直向前走着。  夜风吹着他,吹得他酒意上涌,这条道路是他上大学的时候与沈艳经常走的一条路,那个时候没有现在那么多丰富的娱乐项目,身为学生的他,兜里也没有那么多的钱,虽然家境很优越,但是家里一直严格的控制他的零花钱,所以,他那时和沈艳在一起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压马路。  牵着手,哪怕再寒冷的夜也不会感到冷。  卢彬走在这条道路上,那曾经的一幕幕就好像在他眼前闪过。他心里有些抽痛,过了那么久,想到她,仍然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他想到妹妹和华天宇,在他们两人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可是,他没有办法帮到他们,这可能就是命吧,就像他自己一样,与沈艳有缘无份,可又偏偏爱的那么深。  卢彬走到他们两人经常喜欢去的那个公园,他还记得,他们最爱坐的那个长条椅,她靠在他身上,听他说话,听他爽郎的笑声,看着前面湖泊里的游鱼,哪怕是一句话不说,也能感觉到那种快乐。  今晚的酒让他变得格外伤感,可能是看到华天宇和妹妹不能走到一起,触动了他的心弦。  他走进公园,向那个长条椅走去,夜晚了,但是公园道路上两旁的街灯仍然点亮着,卢彬向那里走去,胃里有些翻腾,他的头有些晕,他知道酒意上来了。  他看到了那张椅子,仿佛看到了从前的影子,越来越近了,他走过去,看到一个人坐在那里,那个背影仿佛有种魔力,一下子吸引了卢彬的目光。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些僵硬,甚至连路都有些走不动了,他感觉到鼻子发酸,那个背影是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陌生,可偏偏却是那么真实。  那个背影曾无数次在梦里出现,可又触不可及,可为什么她今晚那样的真实。  卢彬的眼泪要下来了,他感到那个背影是如此的真实,可是他为什么想哭,他用力的擦去眼角的泪水,揉着眼睛,她还在那里。  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曾无数次的幻想过他们未来有一天重逢时的场景,但决不是这里,可偏偏呢...  卢彬知道,一定是他喝多了,一定是的,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上前,他的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他想发声,可是却发不出有意义的音节,他伸出手,想去触碰那个背影。  可能是听到了身后踉跄的脚步声,坐在长椅上的那个女人站了起来,卢彬的心猛烈的跳动着,他颤抖着,期盼着那个女人能够转过身来。  他堵在嗓子里面的那个声音终于能够吐出来,那个声音发出来,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燕子!”  那个女人向前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她缓缓的转过身来,看到卢彬站在她的身后,就像一个雕塑。  卢彬仿佛被重重一击,他身体摇晃,然后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燕子,是你吗?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卢彬发出呜呜的哭声,他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出来,那隐藏在内心深处,似乎已经被磨灭的情感瞬间爆发了出来。  那么多年的想思,终于这一刻,爆发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