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四十九章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第六百四十九章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321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23
   人如龙,枪如蛟,楚韵风长枪一出,如鲸吞大海,一往无前。他人在空,长枪划破长天,刺穿虚空。  桐谷和人凝神而立,面对风神楚韵风,虽然他已进入化境,却依然不敢大意,风神这样的英雄人物,天下无人敢轻视于他。  刀出,刀峰与枪尖冲撞,罡风四起,桐谷和人凝立不动,脚下沙石随着罡风四溅,楚韵风身形在空翻转,长枪再出,楚九歌同时举枪向前,双枪合并,下绞缠。  桐谷和人长刀虚化,一刀拔开楚九歌长枪,刀锋立劈,楚九歌连退数步,刀锋袭卷着空气,仿佛爆裂。他银枪挑,把刀身袭卷而来罡风击散,枪身拄地,止住后行。  楚韵风银枪再进,枪身抖动,化做万千枪影,将桐谷和人周身笼罩,枪尖点点,桐谷和人双手持刀,挽成刀花,他身前的空气随着他的动作疯狂的旋转起来尤如龙卷风,刀向前击,银枪落星点点,漫天枪影零落,刀锋准确无误的击在枪尖,银枪弯曲,而后‘砰’的一声,楚韵风被桐谷和人所发罡气迫退十步,双脚在海滩之划出两道深沟,堪堪止住后退之势,他嘴角挂血。  楚九歌怕桐谷和人进逼,他银枪一挑,地石块被他用银枪挑起,直接桐谷和人。一块,两块,三四块,那些石头在空发出刺耳的尖啸,直扑桐谷。  而楚九歌长枪直击,直刺桐谷和人。  桐谷和人胸腹蠕动,‘吼’,‘兵字决’出,在他身前好像形成一层屏障,那些石头行势减弱,他刀身反拍,飞速袭来的石头被他刀身击得粉碎,满天石屑,楚九歌被那些石屑击,他大口吐血。  风神伸手扶住他,枪身前刺,击碎来石。  兄弟二人对望一眼,眼满是刚毅之色,他二人双枪前指,同时迈进一步。  楚韵风高唱:“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楚九歌接唱:“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兄弟二人引吭高歌,双枪并肩,一往无前,二人正像李白《侠客行》的侠士,‘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英。’  双枪同出,如在世神龙。  桐谷和人瞳孔收缩,楚氏双雄这等一往无前的气势,算是他也被两人的气概所压迫,桐谷和人心生敬佩,这要何等的英武才能吟唱如此瑰丽气魄的诗句。  他凝神静气,不敢任何轻视,长刀前指,刀身罡气布满,他第一次向前迈动,身的衣服无风自起。  刀光,枪影,空气为之击穿,刀与枪的碰撞在这一记交织出灿烂的光辉。  桐谷和人被双枪迫退三步,他刀身挽住,凝视前方,楚氏双雄合击竟迫得他倒退三步,左袖一个枪洞显出。  楚韵风身三道刀痕,一道深可见血,楚九歌显得更加狼狈,可是身的战意却没有任何消退,他身有七八道刀伤,每一刀都可见血,可是楚氏双雄却没有任何退后的意思。  桐谷和人心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虽然他此刻占据优势,可是他却没有任何高兴。  如果华夏之人,人人如楚氏双雄,那将多么可怕。桐谷和人从心里鄙视这个民族,鄙视他的劣根性,可是在楚氏双雄身,他看到的只是不屈的民族之魂,这样的气魄,这样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这,才是这个民族的精气神吧!  桐谷和人杀心已起,他不允许华夏之人有这样的精神,算是有,他也要把它抹杀,将它碾压,他要让它永无出头之日。  他向前一步,双手举刀,一声狂吼,桐谷和人动了杀心,他要杀死楚氏双雄,把华夏人的精神碾碎,让这个民族屈服。  楚韵风枪身遥指,他身气势攀升到了极致,一种难以言明的明悟在他心头荡漾,他感觉自己突破在即,在这生死大战之,他感觉自己好像要突破那种无形的桎梏,虽然他已经受伤,但是,却完全不能阻止他的前进。  长枪出击,他感觉自己好像与这把枪合而为一,枪身好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份,长枪刺出,身内真气流转,如臂指使,枪身爆发发雪亮的光芒,罡气自由喷薄。  ‘呼’  长枪与桐谷和人的刀再次碰撞,罡气相撞,桐谷和人身体微微颤抖,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楚韵风竟在这一刻突破了那层桎梏,晋升化境,罡气外放,这是进入化境的标志。  楚韵风此刻浑身战意澎湃,他眼神彩飞扬,那层阻在他身的桎梏彻底绷开,他有种身化蛟龙的感觉,身涌起无穷的力量。  银枪前挑,他哈哈大笑:“桐谷和人,你我再战一百回合。”  他长枪摇指桐谷和人,口长吟:“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一首《侠客行》,道尽天下英雄气概。长枪一出,如龙似蛟。  桐谷和人心下骇然,楚韵风真是英雄了得,在这样的劣势当,他竟然硬生的突破了,他心杀意更盛,再不能留下此人。  杀!杀!杀!  桐谷和人再不留手,刀身前刺,胸腹蠕动,‘兵字决’杀伐而出,尤如一声惊雷,‘轰’,楚韵风只觉惊雷炸耳,身形受阻,尤如重击。  对方刀身罡气直逼入体,楚韵风千均一发之际,枪身挽成枪花,在桐谷和人刀身一点,‘砰’他整个人被击飞,胸口如同被铁锤击,‘噗’,楚韵风大口吐血。  桐谷和人乘势追击,刀身气势不减,楚九歌狂啸一声,不顾一切的从一侧杀来,桐谷和人回身一刀,刀风布满罡气,楚九歌不退反进,一往无前,要与桐谷和人同归于尽。  桐谷和人冷哼一声,刀尖一挑,直击九歌枪身,罡气喷薄,枪身‘咔’的一声被他挑断,他刀身继续前行,直接斩开楚九歌的胸口,鲜血喷出。  楚韵风长枪后发而至,桐谷和人不得不收刀,风神一拉楚九歌,两人飞速后退,楚九歌脸色惨白,只差一点,便被柚谷和人一刀破开胸腹。  “桐谷和人,咱们改日再战!”楚韵风晓得,即便他突破化境,仍然不是桐谷和人对手,他兄弟二人力拼,九歌重伤,此刻应该走了。  他毫不犹豫走,桐谷和人‘兵字决’再发,他要留下楚韵风。  楚韵风身形颤抖,知道难走,他抱着楚九歌,一往无前,纵身跳入大海!  桐谷和人收刀凝立,摇了摇头,楚韵风跳入大海,他选择了一条九死一生的道路。  风仍旧吹,浪涛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