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五十三章 暗流涌动

第六百五十三章 暗流涌动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79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24
   赵延庭有一个本事,那就是,他的方向感出奇的好,他走过的路,走过的地方,没有记不住的,他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是跑业务,但凡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他都能准确无误的记住,这个本事让他如鱼得水。  他在抵达纽约后,科雷前来接他,路途上的每一个地点他都清楚的记得。他和天天最开始的时候被安排到唐人街的一个地方,他记得清清楚楚。  之后他被转移到郊区,被两个黑人控制在那里,如果不是他机警逃了出来,他可能已经被灭口了。  他知道安文卓与华天宇之间的恩怨,安家血案被各方媒体报道,他在国内也看到过,这次他受安文卓蛊惑把天天带到美国,安文卓的目地就是要把华天宇引来。  赵延庭并不知道华天宇是否来到美国,他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身上,在经过这几日的沉淀后,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天天救出来,别无他想。  他要迪恩去那个地方,他把到美国后,最开始被羁押的那个位置清楚的告诉了迪恩,如果天天还被关押在那里,他无论如何都要过去,哪怕是拼了命也要把孩子救回来,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他没脸去见任何人,只希望救出孩子,让自己的良心能够稍安。他知道,自己此生没有任何希望了,甚至连父母都不可能再见一次,他在美国杀人,他这一生都完了。  他了解华天茵,如果他能救出孩子,华天茵会代他照顾父母,因为她是善良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当初才利用了她的善良做出那么卑鄙的事情,一切都晚了。  迪恩临近傍晚的时候回来,黑小子很兴奋,他对赵延庭说道:“那个地方我去了,我假装走错了地方,里面没有什么人,也没有关押你的女儿。  但是我看到了霍格,我认得他,他也是一名黑人,过去我曾住在他家附近,他母亲对我很友好,霍格对我也不错,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问我来这里做什么?我把他拉到一边,把你的事情说了。  他说,那个华夏小孩子送到布鲁克林这边来了,是他的朋友送过来的。他告诉我,那个小孩子这几天又哭又闹,如果不是上面有吩咐,看押小孩子的那几个人差点就杀了她。  霍格看不下去了,他对我说,现在那个孩子就关在布鲁克林贫民窑的居民区,看押她的有三个黑人。他还说,有一个华夏人一直在找您的女儿,他上面的人一直在利用您的女儿引那个人入套。”  赵延庭没有想到迪恩这么轻易的就打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不用说,寻找天天的人是华天宇,他到美国了。  赵延庭听到这个消息,他非但没有因为华天宇到来而感到害怕,相反,他的心里竟然有些高兴。如果华天宇来了,那么,天天就有救了。  ......  华天宇决定先救司徒霸天,他与司徒芊妤进行了短暂的沟通。  一直以来,华天宇就感觉到此次美国之行极为不顺,他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现在,就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对方忽然以天天为要挟,这不能不让华天宇怀疑,对方是不是想通过天天来阻止他去救司徒霸天。  华天宇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司徒芊妤,他从一开始就被对方引偏了方向,与斯蒂芬结仇。而把他引错方向,正是因为他寻求三联会方面的支持,这才与斯蒂芬结怨。  华天宇在电话里面对司徒芊妤说道:“司徒小姐,我怀疑在你身边,有人一直在给我布局,请司徒小姐务必查出这个人是谁。”  华天宇的分析不无道理,司徒芊妤是聪明人。她秘密的为华天宇安排了私人飞机直抵旧金山,一切都瞒着所有人在悄悄的进行。华天宇的分析引起司徒芊妤的警觉,她也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  华天宇在旧金山机场下车,就被司徒芊妤派来的人秘密接走,司徒芊妤把华天宇带到内室,司徒霸天躺在床上,胸腹之间轻轻浮动还证明他活着。  华天宇没有多说,他直接上前把住司徒霸天的腕脉,他身上的几条主要经脉全部断裂,可想而知,他和桐谷和人之间的战斗惨烈到了何种程度。  华天宇的‘九转玉龙针’已经可以达到,第四重以气为引,针行于外而攻于内。  葛洪先师在《抱朴子》记载的‘九转玉龙针’一共有五个层次。  第一重为行针,以针刺穴,治疗体表之症  第二重为走针,病入筋骨,以针疏理经络,驱病除邪。  第三重为运针,病入表里,以针运化经络,运针于内。  第四重为气针,病入藏腑,以气为引,针行于外而攻于内。  第五重为灵针,以心为媒,心之所到,气之所到,起死人,断轮回。  华天宇堪堪达到气针,这还是因为他的《胎息秘要》精进,掌握了内循环,否则他根本无法使用气针。  司徒霸天的内伤严重,只有达到灵针,以心为媒,引气接脉才能使司徒霸天完全恢复,但是现在的华天宇根本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华天宇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司徒芊妤,他只能尽力一试,保住司徒霸天的性命,想要他完全恢复,这几乎不可能。  司徒芊妤早有思想准备,早在华天宇来之前,旧金山的中医已经为司徒霸天诊过脉,他们认为,司徒霸天的性命不保,只能听由命,看他自身的恢复能力。  现在华天宇说能够保命,这对司徒芊妤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她同意华天宇为她父亲施针。  华天宇留下司徒芊妤助他,他将司徒霸天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他整个人进入空灵状态,全身真气疯狂的调转起来,以气御针,为司徒霸天继命。  华天宇不得不拼尽全力,司徒霸天的伤势严重,他只能尽全力为他保命,身内真气在他全力催动之下,疯狂的向司徒霸天体内涌进。  他司徒霸天身上至少扎进几十枚银针,用银针搭成‘渠道’,让这些银针代替断裂的脉络,这是‘九转玉龙针’中最高明的一针法,如果不是他能够在空灵的状态下完全掌握一切,根本没有法施展这样的针法。  华天宇足用了两个小时才行针完毕,在拔掉司徒霸天身上的银针后,华天宇直接虚脱掉了,他体内真气消耗过度,无以为继,在最后一根银针拔掉之后,他软软的身后倒去,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靠到一个香喷喷的怀里之后,就人事不知了。  司徒芊妤在最后时刻扶住了华天宇,她还是第一次把一个青年男子抱在怀里,这让她窘迫不已,幸好华天宇已经昏迷过去。  她红着脸把华天宇抱到身后的床上,帮他盖上被子,她这才走到父亲身边。司徒霸天呼吸匀称,身上要比平时的体温略高,他身上的肌肤全部通红,那是血气运转的现象。  就算司徒芊妤不懂,她也明白,华天宇用‘九转玉龙针’推动他父亲体内气血的运转,助他恢复经脉,她父亲现在呼吸有力,脸色红润,再也不似刚才奄奄一息,脸色苍白,华天宇把她的父亲多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司徒芊妤已经不知道该怎样感谢华天宇了,如果没有华天宇,她的父亲可能就此离开她。  她走到华天宇身边,为他轻轻的盖上被子。  华天宇在迷迷糊糊当中,只觉得体内真气耗尽,他整个人都疲倦到了极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可是就在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油尽灯枯之时,丹田那里一热,一股气流自然生成,从他丹田升起,至会阴,至命门,至大椎,至玉枕,内呼吸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在他体内形成一个封闭的内循环。  华天宇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变化,这是道家是周天循环,《胎息秘要》中口诀自然而然的反应到他的脑海当中。  那是胎儿生自先天,内呼吸起,大道天成。华天宇只感觉那股热流在他体内越转越强,到最后,他感觉到自己好像一个循序的大漏斗,把天地之间流离的能理离子全部吸附到他的身体里。  他就好像是宇宙中心,这是胎息法成,大道流转的格局。  一瞬间,华天宇只觉沐浴在阳光下面,身上舒服的不要不要的,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力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体内的真气非但没有减少,而是更胜往夕,从涓涓细流汇聚成江河。  他睁开眼睛,正看到司徒芊妤把被子盖到他的身上,看到华天宇醒来,司徒芊妤没来由的脸上一红。  “华老师,你醒了?”  华天宇坐起来,他问道:“现在几点了,请司徒姑娘帮我安排飞机,我要即刻返到纽约。”  司徒芊妤说道:“华老师,你现在可以吗?”  华天宇看了看时间:“无论怎样,我都要回去。”  晚上九点,李穆白已经抵达布鲁克林的修配厂,这里是一个废旧的汽车回收场地,对方选择这里,就是想通过复杂的环境来给他制造麻烦。  李穆白穿着华天宇的衣服,他身高和华天宇差不许多,在夜色里,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他冒充华天宇前来赴约,走进修理场正中的地方,李穆白停了下来,他模仿着华天宇的声音说道:“出来啊,我已经到了,你们不是想要我过来吗?为什么不敢出来?是胆小鬼吗?”  远处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数十辆摩托车从远处向这里开来,摩托车的轰鸣声掀得空气都在跟着抖动。  数十辆摩托转眼即到,车手骑着摩托围着小李飞刀李穆白疯狂的转着,大灯晃得李穆白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一名摩托车手率先向李穆白冲撞过去,摩托车被他骑得前轮坚,轰鸣着向李穆白冲了过去。  李穆白用手轻轻的挡了一下车灯,身体尤如一个陀螺,一个旋转,转到车手侧面,李穆白高高跃起,一脚踢到对方的身上,直接就把他从摩托车上面踹了下去。  失去控制的摩托车尤如没有脑袋的苍蝇向前冲过去,撞倒了另外一名车手。  带队的车手被激怒了,在他的口哨声中,四辆摩托车并排向李穆白冲了过去,全部是前轮高高坚起,轰鸣着向他撞来。  李穆白大叫一声:“来得好!”他从废弃的,堆放着汽车垃圾堆里一把拉出一个轮胎,他像抛铁饼一样丢了出去,中间的两名骑手躲无可躲,被他用轮胎砸中,两人直接从摩托上掉了下来。  李穆白高高跃起,身体在半空中一个180度的转身,胳膊肘狠狠的撞在一名车手的脖子面,直接被他从摩托车上撞了下去。  李穆白干净利落的动作,转眼就放倒了三人。  与此同时,又是两名摩托车手从两侧开来,他们每人手中拉着一个网兜,想要把李穆白直接兜在里面。  李穆白快带退后两步,他手上一抖,两把飞刀出现在他手中,向前一推,网兜直接被他破开。  然后,他双手齐挥,两名车手直接中刀跌倒在地,摩托车嚎叫着冲向远方。  李穆白拍了拍手:“再来!”  带队的人急急连挥,十多辆摩托分两组向李穆白开去,车手手中挥舞着铁棒,向他李穆白打去。  李穆白战意盎然,他一把抓住一名车手手上的铁棒,把铁棒夺了下来,然后向最近的车手挥去。  李穆白尤如一头恶狼闯了进去,那些车手被他打得哀声载道,那些摩托车七零八落,转眼之间全部被李穆白放倒。  远处传来啪啪啪的掌声,斯蒂芬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华夏人,你很能打,很厉害,但是就算你再能打,你还快得过枪吗?投降吧,我会饶了你,我的妹妹很喜欢你,如果你加入我们,我可把妹妹嫁给你,你看怎么样?”  李穆白哈哈大笑道:“如果你妹妹长成你这个样子,还是算了吧,我怕晚上睡觉吓到自己,我可没有自虐的倾向。  废话少说,用一个孩子来威胁我,算什么本事,有种放过孩子,你们想要干什么,咱们今晚一起清算了!”  李穆白直接叫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