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五十八章 内变(求订阅)

第六百五十八章 内变(求订阅)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168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25
   周敏没有想到周嘉豪竟然背着他独自离开,她甚至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周敏在美国受挫,面对安文卓贪婪的胃口,她除了愤怒再无它法,这些都不重要,她最担心的却是周嘉豪。,  她无法想象曾经如此优秀的侄儿,为什么如此不甚打击,竟一蹶不振,周敏有些心灰意冷。  她长子吴林泉为了颜如玉跳楼,变成终身残废,小儿子沦为纨绔,一点进取精神都没有,只有一个懂事的女儿。  周敏内心无比失落,她原本打算在美东山再起,可是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心灰意冷。  她来到吴林泉在美国洛杉矶疗养的地方,这里山青水秀,景色怡人,她远远的看着吴林泉坐在轮椅上,远眺着远方,聚精会神的画着画。周敏咬着嘴唇,这是她最引以为豪的儿子,却因情变成这个样子。  她永远都无法原谅颜如玉,是她害得吴林泉变成现在的样子,她远远的看着儿子,没有走进去。  当初为了颜如玉,他们母子险此反目成仇,吴林泉无法接受母亲曾对颜如玉母亲所做的恶行,更不接受母亲对颜如玉的打击。  他要母亲放手,可是生性如此的周敏怎么可能放弃,她要让所有对不起她的人付出代价,尤其是颜如玉母女,她永远都无法原谅她们。  看到儿子聚精会神的样子,周敏内心又燃起熊熊的斗志,她没有进去,因为她知道,她进入这个院子,母子又会爆发争吵,她虽然爱儿子,可却永远无法和他的理念融合在一起,他们之间在一起,除了争吵就是争吵。  周敏远远的看了一会儿子,然后毅然的转身离开,她给周浩打去电话,他已经在洛杉矶,她要振作起来,一切重新开始。  就在她离开不久,颜如玉捧着一束鲜花来到这里,她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吴林泉,内心涌起无法言喻的情感。  对于吴林泉,她不知道对他的那种感情是怎样一种情感。当初她明明知道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却主动去引诱他,让他陷入她给他编织温柔乡里。  如果说颜如玉这一生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谁,那无疑就是吴林泉,她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当初对他的伤害。  她当初为了给母亲复仇,无论做什么,只要能为母亲报仇,她不惜一切代价,为此,她想出这样残忍的报复方式。  可是吴林泉在那个阶段给她的的所有关怀与温柔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重来没有过的情感。  吴林泉热情,阳光,对生活充满希望,他就是那个时代的白马王子,任何女孩只要到了他的身边,就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他。他重来不会去伤害别人,对所有向他表达爱意的女孩他都是尽自己的一切,不去伤害她们。  颜如玉主动接近他,让他深深的爱上她,不能自已。她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候享受着他给予她的温暖与呵护,颜如玉甚至曾迷失在吴林泉对她的温柔当中,甚至忘记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  如果说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可能连颜如玉自己都不明白,那是她生命当中第一次为一个人心动过,可是那种心动,是永远都无法说出来的。  她残忍的亲手撕碎了这一切,当她看到吴林泉为了她从楼上跳下的那一刻,她的心是撕裂的,可是为了复仇,她不惜一切。  直到遇上华天宇,她才真正的从那段感情之中走出来,可是那曾经的一切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淡忘,只会凝刻在记忆深处,成为生命里最美丽的一页。  颜如玉从生死之间徘徊了一圈,她感觉自己终可以从这份曾经的感情中走出来了,所以她来了,为了那份曾经的爱,为了她内心深处曾有过的那份悸动,更为了能让自己心安。  她来了!  吴林泉仿佛置身于大自然的美景当中,在他眼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美丽的,都是生动的,他热爱这份宁静与超脱。  感觉到身后飘来的花香,他停下手中的笔,画布上是他挥洒的,对这个世界浓浓的爱,大自然的芬芳在他的画笔下无比生动,他转过身,看到颜如玉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她笑着,那样的动人,就如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像一朵百合,就那样伫立那里。  他笑了,脸上露出温柔的表情,一如他当初第一次见她时,露出的那动人的笑容。  “你来了!”  颜如玉把手中的百合轻轻的送进他的手中,那是他最喜欢的百合花。  吴林泉把百合花送到鼻孔,深深吸了一口:“好香!”  颜如玉脸上露出微笑,她说:“你还好吗?”  “有什么不好,每天都可以融入大自然,享受它的芬芳与美丽,生命再也没有比这更愉悦的事了!”  “你还是那样子,喜欢自然,喜欢融入大自然,过着平静的生活!”  吴林泉笑道:“这样不好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你赋予自然多少,它就会回馈你多少,甚至更多。人类为了发展,不停的破坏着大自然,到最后大自然又给了人类什么?  你赋予它纯真的情感,它必还你一份美丽的生动,这就是大自然,它虽然有时候也会发脾气,但那却是天真无邪的表现,我爱这份宁静!”  颜如玉笑了:“看到你现在快乐的样子,真的好为你高兴!”  吴林泉露出满心欢喜的笑容:“快乐,为什么不快乐呢?”  “哥!”  吴林泉被颜如玉叫出的这一声‘哥’惊得身子微颤,他仰起头来,看着颜如玉眼里的纯真,他一下子笑了,那笑容里竟含着隐藏了许久的泪水。  “妹妹,你是我的妹妹!”  兄妹二人会心一笑,那阻隔在他们两人之间的那道沟壑,不复存在。  “我会尽自己所有的一切,让你重新站起来!”颜如玉握着吴林泉的手,她想,他应该有这样的能力,华天宇模样,在这一刻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心也在这一刻被华天宇所占据。  颜如玉知道,她这一生都逃不掉了!  旧金山,唐人街,中华楼,这里是海外华人洪门总会。  整个北美地区的洪门负责人齐聚一堂。  这次洪门大会是由冯震南召集,他是北美洪门的副山主,司徒霸天重伤,他成为北美洪门忠义总堂的领导者。  冯震南向齐聚一堂的北美洪门各个堂口的堂主道:“此次召集各位堂主在中华楼一聚,实为两件事。  大家都知道,大龙头被桐谷和人重伤,现在生命垂危,我洪门兄弟是一家人,自然要为大龙头报仇雪恨。  日本人欺我洪门,这是黑龙会公然向我洪门挑衅,我等兄弟齐力断金,断不会葬送我洪门香火,挚与黑龙会一决高下。  现在我北美洪门群龙无首,要为大龙头报仇,自然要重新推选出新的龙头,带领海外华人共御外敌。”  冯震南话还没有说完,莲花堂堂主赵德显站了起来道:“冯副山主,大爷重伤在身,虽然未能痊愈,但是仍有治理北美洪门的能力,大爷还没退位,现在就要选山主之位,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赵德显是司徒家族的拥趸者之一,是北美洪门的中坚力量。  赵德显一发话,立刻就有人复议,大家都在观望,不知道今天的洪门大会是为何事。冯震南一说话,在场的各堂堂主似乎明白了今天洪门大会的意义所在。  家后堂堂主冯昆跳出来道:“赵堂主,大爷身受重伤,直到现在仍然处于昏迷状态,桐谷和人已入化境,想来大家都知道,这种层次的伤势,将会多么严重,大爷现在仍然昏迷不醒。  北美洪门自然要早一步做准备,选出新的龙头,共同御敌,这是大势所需,怎么能说是操之过急呢?”  赵德显道:“怎么就不是操之过急,就算大爷还未醒来,大公子司徒昭然也能带领北美洪门继续走下去,为龙头报仇,既然要选,我推选司徒昭然。”  冯昆说道:“这次北美洪门大会,要选出新的龙头,自然要选出能力、德行俱备,德高望重之人担任龙头。司徒公子虽然能力出众,但是他太过年轻,恐怕难以服众。  依我看,冯副龙头这些年来跟随大龙头鞍前马后,他对洪门的了解更为深刻,能力有之,德行有之,我看他最为适合!”  司徒芊妤静静的坐在下面,这次洪门大会将要发生什么,她心里早有预感。  华天宇早前向她示警,说北美洪门内部出了问题,她还将信将疑,这些年来,她父亲将北美洪门经营得如同铁桶一块,无人对她父亲不信服,怎么会出问题,司徒芊妤并不完全相信。  可是这次洪门大会一开始,她就明白了什么。  冯震南一直担任北美洪门的副龙头,对她父亲一直以来都是毕恭毕敬,她父亲将冯震南推到这个位置,就是因为他办事牢靠,这些年来在洪门功苦劳高,没有想到今天的洪门大会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开始。  北美洪门一直以来都是以她司徒家为主导,她父亲之前的龙头是她的爷爷,再之前是她的太爷爷,不说这龙头之位是她家世传,也不为过。  原因无它,她司徒家公正公平,视各家兄弟如已出,当年打下这江山之时,她司徒家流血最多,大太爷爷,三太爷爷都为打下这片江山付出了生命,这些鲜血换来的荣耀不可磨灭。  现在这些人跳出来挑衅她司徒家的权威,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司徒芊妤冷眼相看,她要看这些人要跳出怎样的花样。  冯昆的话一说完,立刻就有人随声附和,内八堂有五口堂主声援,外八堂有四口堂主声援。  赵德显怒道:“今天只不是是洪门碰头大会,可不是推选大会,你们这么急着要选出龙头来是什么意思,就算是要选龙头,也要由大爷说明,然后才能选举,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是想造反吗?”  冯昆指着赵德显,与他针锋相对道:“赵堂主,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怎么说我们要造反。大龙头现在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我们这是事急从权,难道要等到大龙头醒来才能选举吗?  大龙头一日不醒,我们便要拖延一日吗?现在黑龙会打上门来,我们选出新的龙头,就是要统一指挥,与黑龙会决不死战,为大龙头报仇,怎么就是造反,赵堂主,如果真要说造反,我看你赵堂主才是造反者!”  赵德显愤怒的说道:“冯昆,你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冯昆冷哼一声。“你可记得我洪门兄弟入我洪门三十六誓?我说你是造反者,那是有实有据。你与莲花堂护印王熊之事**一事以为外人不知,可我却知道。  三十门誓第9.条规定,如有**兄弟妻女姊妹者,当五雷诛灭。你与王熊之妻**,视洪门兄弟为何物?我说你背叛洪门难道是冤枉你不成?”  “冯昆,你血口喷人?”赵德显怒指冯昆。  冯昆道:“血口喷人,不见棺材不落泪,带王熊和他的妻子赵雅!”  赵德显听到这句话后,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现场的内八门和外八门的几个堂主交头结耳,不明所以。  就见从外面走进两个人,一个正是莲花堂护印王熊,另一个正是他的妻子赵雅。  王熊一上来就大哭道:“大小姐,请您为我做主,赵德显他见我妻子貌***辱我妻,他卑鄙无耻,以堂主之位压我,让我不敢言语,我请大小姐,请执法为我做主啊......”  司徒芊妤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种地步,赵德显是她父亲亲手提拔,在内八门里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时候,她无法庇护,她对王熊之妻道:“赵雅,你说说,可有此事?”  赵雅上前一步,哭哭泣泣的说道:“大小姐,确有其事。我与王熊感情很好,相敬如宾,赵堂主有一次见到我后,偷偷向我示好,我不理会他,要没想到,他过了几天,把王熊调出办事。  他晚上来到我家中,竟对我做出那种事,我怕不敢声张,又不敢对熊说出真像,只好瞒在心中。谁料赵堂主变本加利,竟然逼迫我和王熊离婚,让我给他做情人......”  赵雅的话还没说完,赵德显气得脸色苍白,指着赵雅骂道:“胡说八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