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六十一章 清除(求订阅)

第六百六十一章 清除(求订阅)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4057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25
   面对图格必杀的一击,司徒昭然大吼一声:“我中华儿女,生亦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图格,我不怕你!”  司徒昭然,拼尽全力,全力回击。  司徒昭然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图格的对手,正像他所说,生亦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大丈夫死则死亦,又有何畏惧。  就在他以为在劫难逃的时候,一只手掌忽然突兀的从他们两人之间伸了过来,一把就抓住图格的拳头,随后向前一推,图格身体凌空飞起,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这才落地。  司徒昭然诧异的望着出现在他身前的这个男子,他高大伟岸,气势压人,面孔俊朗,他一步上前,挡在他的身前,海风吹动着他满头长发,尤如战神一般,司徒昭然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敬仰之情。  图格神情凝重,他盯着前方的这个男子,随后瞳孔紧缩起来:“你你是风神楚韵风!”  楚韵风上前一步道:“正是我,图玛是你什么人?”楚韵风目光如电,在夜空之中尤如璀璨的繁星。  “他是我弟弟!”  “怪不得,只会蝇营狗苟,趁人之危,似你等这样的小人,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只会在背后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你”图格气得脸色铁青,他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楚韵风,你杀我弟弟,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楚韵风哈哈大笑:“不错,图玛是我杀的,他到我中华大地为非作歹,自然要受惩罚,辱我中华者死,犯我中华者必被诛。想要报仇,尽管放马过来,我楚韵风又岂会怕你这样的蝇营狗苟!”  楚韵风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一股眸倪天下的气势勃然而发。  图格只觉得站在那里的楚韵风气势压人,他如临深渊,不敢妄动。  楚韵风望着不动亦不走的图格,大声斥责道:“战又不战,走又不走,何为?”楚韵风声音高远,正气凛然,在夜色之中传得老远,伴着拍打海岸的海浪声,在图格耳边如同响起一声炸雷。  图格只惊得肝胆俱裂,他脸色苍白,就连与楚韵风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他吓得转身就跑,就恨爹妈少给他生了两条腿。  司徒昭然看得激动异常,楚韵风只一声就吓走图格,要知道,图格号称东南亚第一高手,在风神楚韵风面前,竟然被他一声吼走,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英雄人物。  司徒昭然上前一步,他激动的无以复加,向楚韵风深施一礼:“司徒昭然谢风神出手相助!”  楚韵风点了点头道:“你是司徒先生的大公子?”  “在下正是司徒昭然!”  楚韵风道:“虎父无犬子。好,生亦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说的好,不愧是司徒老先生的儿子,这是我中华英雄!”  楚韵风对司徒昭然无比欣赏,他刚才看到图格阻断司徒昭然的去路,一切都发生在他的眼前,在得知司徒昭然的身份后,他又怎么袖手旁观,果断出手。  当晚,他和楚九歌大败于桐谷和人,他与楚九歌跳入海中,被海水冲到附近的一个礁岛。  楚九歌重伤,楚韵风为保他性命,为他运气疗伤,直到楚九歌没有生命危险。  与桐谷和人一战,让楚韵风受益良多,多年以来一直卡在那里的一膜就此捅破,他为悟道,最终踏入化境那一步。  他在礁岛一心体悟,最终踏出最后一步,一举突破化境,他成为利刃继水天一之后,又一位踏入化境的绝世武者。这也是这段时间以来,为什么利刃百般寻找,都没有找到他和楚九歌的原因。  他今晚最终踏出这一步,在一艘路过的游艇的帮助下与楚九歌登岸,正遇上图格在此截杀司格昭然。  楚韵风道:“司徒公子,图格为何在此截杀于你,北美洪门虽与越南人互看不顺,但也未到兵戎相见的地步,难道不怕司徒先生雷霆之怒?”  司徒霸天是化境高手,这样的人实力恐怖,能够提前预知危险,是把人体修炼到极致,体能达到这个世界巅峰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没人愿意招惹,一但招惹到这样的人物,必将带来无尽的麻烦,有这种人物坐阵的组织,就算是国家机器也不愿意招惹。  在古代,达到化境的高手,那就是陆地神仙一样的存在,如果这样的人化身为刺客,那就是专诸、聂政一样的人物,防不胜防,谁会愿意招惹这样的人物。  洪门在海外传承百年,每一代都有化境高手坐阵,所以,就算国家机器也不愿意去招惹这样的组织,越来人哪来的底气,竟然敢来截杀司徒霸天的儿子,这才是楚韵风的疑惑。  司徒昭然虎目含泪:“楚先生,我父于多日前遭遇桐谷和人,被他重伤,性命垂危,所以越南来才敢趁机落井下石!”  “什么?”楚韵风瞪大双眼,他根本不知桐谷和人重伤司徒霸天的事情。  多日前他与楚九歌与桐谷和人一场恶战,没想到桐谷和人随后便挑战了司徒霸天,桐谷和人当真是进步神速,他已经连败两位老牌的化境高手,司马霆战死,司徒霸天被他打成重伤。  楚韵风神情凝重,他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司徒昭然道:“华天宇为家父银针继命,开具药方,只差一味,我亲自前往洛杉矶取药,在这里被人截杀”  楚韵风点了点头道:“有天宇出手,司徒先生应该无性命之危,走,我送你旧金山洪门总会!”  楚韵风与楚九歌回归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利刃,小祝殷兴奋的热泪盈眶。华天宇同样激动万分,他对小祝殷说道:“有楚大哥护送司徒公子,已无大碍。”  小祝殷道:“司徒霸天重伤未愈,冯震南分裂北美洪门,我利刃不能坐视不理。天一姐姐已经有令,如果冯震南胆敢乱我海外华人根基,杀之。  风神已去旧金山唐人街,他应该与司徒霸天见面了,取信司徒霸天之后,当有所行动,利刃瘊不允许任何人做损我生活海外华人之事。”  小祝殷猜测的很对,司徒昭然回到中华楼,他的回归引起冯震南等人的震惊,他本以为司徒昭然已经被解决掉了,没想到他竟然活着回来。  他给夏长亭打去电话,夏长亭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他没有想到图格如此废物。在与图格取得联系后,他这才知道,是风神楚韵风救了司徒昭然,楚韵风竟然没死。  夏长亭脸色阴沉,他与真央菜子取得联系,把楚韵风还活着的消息报到给桐谷和人,夏长亭只希望借桐谷和人之手除掉楚韵风。  华天宇与小祝殷早早的飞往旧金山中华楼,在司徒芊妤的安排下,他和小祝殷进入内庭。  司徒霸天已经醒来,在与楚韵风一夜畅谈之后,司徒霸天决定以雷霆手段清理北美洪门,尽快让海外洪门安定下来,否则洪门内乱,势必影响整个海外华人圈。  冯震南迫不及待的开坛,要正式接任北美洪门龙头。这是他意见,也同样是夏长亭的意见。  北美洪门的开坛大典在中华楼正式举行,仅在昨天,冯震南被推选为新的龙头,他今日就要在中华楼举行开坛大典,正式接手北美洪门。  家后堂堂主冯昆亲自主持大典,举三半香供奉,由执事红棍夏长亭派青香,高举过头,随后就要斩‘凤凰’滴血为盟。  夏长亭手执大刀,背诵凤凰诗,随后手起刀落,鸡头落地,滴血入酒。  冯昆高举血酒,代头跪在关二爷牌位之前,宣誓为盟。  “我等共举冯震南为我北美洪门第三十六任龙头”  冯昆话及到此,就听到外面有人高声说道:“上一代龙头司徒霸天还未让位,你等就在此宣誓起盟,这可不是洪门的规矩。  要立新龙头,当得上一任龙头默许,或者上一代龙头辞掉龙头之位,才可选举。司徒先生尚在,不知道你们选的是哪门子门主,又是尊的哪里的规矩!”  小祝殷声音清脆,她人还未至,声音先到,那清脆的声音如同黄鹂出谷,燕雀高昂,声音到,人已近,她推门而入,出现在门口。  中华楼上的宣誓之声随着小祝殷的进入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望向门口,谁也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怎么进来的。  冯昆怒道:“执事何在,她是怎么进来的,还不把她请出去!”可惜,冯昆的话并没有引来什么执事,外前鸦雀无声,根本没有什么执事!  小祝殷道:“你是在叫那几个大个子吗?不用叫了,他们已经听不到了,好像,呃,我刚才好像看到我楚哥哥让他们睡觉去了。  啊,这不是重点,刚才说到哪了,你们在这里宣誓共主,可曾问过上一代的龙头,这样理不是太不和规矩了。  咱们华夏人最看重的就是规矩,老人言:无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可以立言,更可以立行。你等不守规矩,这样的宣誓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选也罢。”  冯昆怒吼道:“哪来的野丫头,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他一句话还没说完,身子一弓,整个人如同一头豹子一样冲了过来。  司徒昭然从小祝殷身后窜了出来,他虎步生风,抬拳向前,与冯昆的拳头对撞在一起,冯昆被他一拳打得倒退三步。  司徒昭然威风凛凛的站立当场:“这位姑娘所说有何不对,你要对她行凶。我父尚在,并未老得不懂规矩,你们就在此开坛排香,这是何道理?我洪门兄弟何时变得如此了?”  “大少爷,您来了!”  几名被胁迫的堂主,心向司徒家的老人率先站了出来,他们是没有办法,被冯震南的人胁迫才会到现场,否则家人就有生命之危,他们不得以而为之,现在司徒昭然出现,这说明司徒家已经开始反击,他们又岂会助贼焰!  冯昆怒道:“司徒昭然,选举新龙头,乃是事急从权,这是符合我洪门规矩的。黑龙会虎视眈眈,冯龙头为了大局出发,为不使我洪门年基为毁于一旦,这才主动承担这份责任,岂是你所懂的?”  “可笑啊可笑,谋压北美洪门龙头之位,带头分裂我北美洪门,出卖我万千海外华人之利益,与越南人勾结,与东洋人苟且,却在此说的冠冕堂皇,好像有多么高尚伟大,真是巧舌如簧,颠倒是非,指鹿为马!”  冯昆怒道:“黄口小儿,在此搅乱我洪门大会,当诛!”  他一句话没说完,夏长亭率先出手,他如同恶虎下山,风一般的向司徒昭然攻去,他要率先出手解决了司徒昭然,只要杀了他,洪门再无隐患,司徒霸天重伤垂死,再无人敢生乱。  所以夏长亭不顾一切的要击杀司徒昭然,他是北美洪门的双花红棍,除了司徒霸天外,是整个北美洪门最能打的人,司徒昭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轰!”“砰!”  斜侧里,楚韵风出手,他一拳打出,与夏长亭的拳头对撞在一起,直接把夏长亭击飞。  夏长亭稳住身形,定眼望去,他是认得楚韵风的。  他指着楚韵风道:“楚韵风,你利刃胆敢乱我洪门规矩,这是我洪门之事,你敢乱来,我海外洪门必将与你不死不休!”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夏长亭,你还代替不了海外洪门,就算是老夫,也不敢声称敢代替万千海外华人。  我海外华人用百年时间在北美打下这片天地,这是多少华人前贤付出多少生命与汗水换来的,他们披襟斩棘,历经千辛才有了今天我海外华人的地位。  你,又算什么?能代替得了万千海外华人!”  司徒霸天端坐轮椅之上,司徒芊妤与华天宇一左一右推着他从正门进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端坐椅子上面的司徒霸天,都知道他被桐谷和人重伤,生死就在旦夕之间,可是现在他分明生龙活虎的坐在那里。  冯震南吓得双腿发软,呆呆的望着司徒霸天,久久无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