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品侠医>目录>

第六百六十二章 掠走(求订阅)

第六百六十二章 掠走(求订阅)

小说:超品侠医作者:蒸炸字数:2065更新时间:2018-01-03 07:19:25
   司徒霸天眼神犀利的望着簌簌发抖的冯震南,他不怒自威,让冯震南如履薄冰,冷汗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  司徒霸天多年养成的威严直接震慑众人。  “大龙头!”冯震南不由自主的就弯下了腰,他内心是崩溃的,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司徒霸天竟然无事,哪像他之前看到的那个样子,昏迷不醒。  司徒霸天怒斥道:“冯震南,你可知罪?”  “大龙头,我...我...”冯震南满头大汗连看都不敢去看司徒霸天了。  司徒霸天道:“我洪门兄弟,教孝说忠,仁心感通天地。称兄道弟,义气汇聚乾坤。祖宗话头参是非,惟尊兄弟惟尊义,忠义堂前无大小,不欺富贵不欺贫。  冯震南,你教唆兄弟反目,争权夺势。与越南人勾引,打压我洪门兄弟,叫人刺杀我儿,残害兄弟,冯震南,你可知罪!”  司徒霸天厉声质问。  冯震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龙头,我错了,我错了,请大龙头发落!”  司徒霸天道:“如实讲来,是谁撺掇你分裂我北美洪门,有一句不实,以洪门三十六条刑规处罚于你!”  “大龙头,您饶了我吧,全都是,都是...夏长亭撺掇我的,是他撺掇我谋取龙头之位,也是他与越南人勾结,去刺杀大公子,也是他出卖利益,把唐人街产权划给黑龙会,也是他找人陷害赵德显,置赵堂主于死地,都是他......”  冯震南在面对司徒霸天的质问下,他完全崩溃,一古脑的倒了出来,再无一点隐藏。  “废物!”夏长亭鄙夷的望着冯震南,他一步上前,一掌击在冯震南的头顶上,冯震南软软倒地,七窍流血,倒地身亡。  司徒霸天盯着夏长亭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我最看好的接班人,为什么要反我,出卖我洪门利益,这与你又有何好处?”  夏长亭哈哈笑道:“司徒霸天,你可知我是谁?”夏长亭没等他回答,自顾说道:“我父亲就是夏擎州!”  “什么?”司徒霸天瞪大双眼。  夏长亭道:“当年你与我父八拜之交,最后却出手害死他,坐在这龙头之位,残害洪门兄弟的人是你,而非别人,你又有何脸说他人?”  司徒霸天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没想到你是夏擎州的后人,不错,当年是我亲手杀了他。我曾因此痛心无比,失去一位可以将后背托付的兄弟,的确让人心痛。  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杀了他,我华夏儿女顶天立地,吐口吐沫都是钉,我们活得是骨气,是傲气。  当年我与你父道不同,他与东洋人合作,被黑龙会利用,害死我八大堂主,无论功过,他的道错了,害死我洪门兄弟,洪门规矩如此,他怪不得我依门规处罚他,就算他今日在世,我仍然会那样处置,这是法度,是规矩。  洪门兄弟亲如手足,绝不可以因利益而自相残杀,你要为你父亲报仇,向我来即可。当年你父身亡,我代他养育你哥哥夏启圣,之后他远渡香港,与安家创建三合会,在香港成就一番霸主之位,可惜,他生性凉薄,与安家反目,终被杀死。  今日,你分裂我洪门,与外族勾结,是为不忠,残害兄弟,是为不义,这和你父亲、你哥哥当年所做之事一般无二,为何你夏家之人皆是如此?”  夏长亭道:“成王败寇,又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司徒霸天,拿命来!”他一步上前,率先出手,要做鱼死网破之争。  双方这番话却让华天宇茅舍顿开,夏长亭与夏启胜是夏擎州之子,那岂不是说,这人就是安文卓与巫师的小叔叔,华天宇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他到美国后步步被人设计,原来背后之人是夏长亭,所有的事情一下全部明了。  楚韵风大步上前,一拳挡住夏长亭,把他震退。随后,他一步上前,一拳轰出。夏长亭被他他震得凌空飞起,他借势转身就走。楚韵风飞身上前,去阻拦夏长亭。  华天宇只觉得一股巨大莫明的危险向他靠近,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人群当中闪出一条人影,转瞬即到。  ‘嗡’强大的声震,震得所有人晕头转向,就连华天宇也着了道。  那人一把扣住华天宇手腕,他半边身体变麻,失去反抗,随后,那人将他扛起,转身就走。  华天宇看得真切,这天下能一击而成,在楚韵风和司徒霸天手底下抓走他的人也只这么一个人:桐谷和人。  司徒霸天一声怒吼,反手向桐谷和人抓去,他重伤未愈,一击而空。楚韵风知道上当,他转身前来救援,桐谷和人已经抓着华天宇冲出中华楼。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  楚韵风一声怒吼,向前追击。  “轰”的一声,整个中华楼硝烟弥漫,有人在里面安放炸弹,整个中华楼都根着摇晃起来。  楚韵风来不及追击,大吼着:“保护好司徒先生,撤离中华楼!”  华天宇只觉得耳边呼啸,他头脸都被对方用黑布蒙住,桐谷和人挟着他一路狂奔,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华天宇听到耳边传来海浪的声音,偶有海鸥鸣叫,天也渐渐黑下来。  华天宇沉下心思,他知道,桐谷和人此次掠他就是为了‘九字真言’秘术,他没有想到,桐谷和人挺而走险,竟会在洪门大会出手。  ‘九字真言’牵涉甚深,华天宇知晓厉害,他暗自发誓,就算桐谷和人杀了他,他也决不会把‘九字真言’吐露给他一星半点。  桐谷和人终于停了下来把他放到一个汽艇之上,华天宇被他抓住脉门,浑身酸软,根本就动不得,他现在被桐谷和人放下,身上仍觉发软。  汽艇开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登岸,桐谷和人把华天宇抓起丢到地上,华天宇血脉未通,根本动弹不了。  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华大哥!”然后便被一个婉约的女子扶起,头上的黑布也被扯掉,华天宇讶然的望着面前眉目如画的女孩子。  “你怎么也在这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